第六十七章 侍宁的邀请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秦洛冰最近像是从人间消失了一般,中土多次追问欣然等众女,却始终没有结果。只是王月心软透露说一个星期之后,秦洛冰便会出现。中土相信以秦洛冰的身手不会出什么事,久问无答之下,也只好乖乖的等待一个星期了。

月神自那天出现之后,中土便再没有见过他的面。对这个行踪神秘,武功高强的杀手,中土总会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有点熟悉,有点亲近。

陆芷兰从欣然那里得知月神曾来找过中土,不禁万分紧张,命令首都的圣教教众全力寻找月神。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这也在中土的意料之中。如果月神是那么好找的,那他早就不知被杀死多少次了。

陆芷兰也知道其中的道理,这几天便时刻陪在中土的身边,以防不测。事到没有发生什么,只是原来还不敢见欣然的陆芷兰在这几天却和欣然三女成了好朋友,这倒是中土意料之外的。

这天上完课,陆芷兰却带了一个人来见中土。起初那人藏在陆芷兰背后,看起来有些扭捏,知道陆芷兰把她拖了出来,中土才看清原来来的却是多日未见的侍宁。

中土惊讶叫道:“侍宁学姐!”侍宁却低着头,轻轻的恩了一声。陆芷兰在旁,见她不说话,不禁急忙小声在侍宁耳边说道:“阿宁,你还等什么,快说啊!”中土见两人咬耳朵,不禁奇怪,却不敢多说什么。

过了半响,侍宁才细声细气的小声道:“中土,今天晚上……”后面说的十分的不清楚,中土也没听到什么。只见陆芷兰反倒是急了,对中土说道:“阿土,今天晚上学生会有个舞会,阿宁想让你陪她去!”

中土结巴道:“舞会?我……我不会跳舞啊!”侍宁被陆芷兰一说,倒是放开了不少,对中土说道:“其实,最近有个人想追我,可是我拒绝他许多次了他还是天天会给我送花,下课也会来缠着我。今晚的舞会他也会去,所以我才会想到让你陪我去的。”

说道这里,中土已经了然,当下便答应道:“好吧!”陆芷兰娇笑道:“阿土,今晚我可把阿宁交给你了,你这个护花使者可要当的称职一点哦!”

当下两人约好一个小时以后在舞会地点的门口汇合,陆芷兰便拉着侍宁去了。中土见还有点时间,先是打了一个电话给欣然,告诉她们今晚会晚点回去。欣然最近已经将家搬到了苏家的别墅,三女正在忙着布置新房,接到中土的电话,欣然等女都嘱咐中土要小心。

好多天没回宿舍,刚进门,却见张云清穿得一身笔挺,头上喷了摩丝,脚上穿着亮蹭蹭的皮鞋,看样子也是要出去。他见到中土倒还楞了一下,不过立刻兴奋的过来拥抱了中土叫道:“阿土!月美答应跟我约会了!”

中土讶然,没想到张云清这小子那么快就和月美约会了,不禁说道:“这真是好事啊!恭喜你了!”张云清也是一脸高兴,看了看时间,突然叫道:“不好,要迟到了,我得走了!”说着就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

小胖在里面嘀咕了一句:“上课也看你小子跑那么快!”中土和小胖,王大壮打了一声招呼,想起今晚要去参加舞会,从衣橱里翻出了一件还算正式的衣服,便套上穿了。中土最近不在这里住,衣服却没拿走。

一切都整理完了,时间也不早了。等到中土来到舞会地点的门口,远远却见侍宁一身白色裙子,显得十分的显眼。身边却站着一个身着西装的男子,在旁说着什么。看着侍宁一脸厌恶的表情,中土便明白了那个男子就是最近骚扰侍宁的人。

中土无声无息的走到侍宁的附近,侍宁眼尖,见到中土便一脸欣喜的跑了过来。那男子见到侍宁亲热的跟中土打招呼,不禁也快步跟了过来。

中土看着走进的侍宁,却见她今晚打扮的格外漂亮,有种和平时不一样的美,看起来显然是在打扮上下了一番功夫。

走进的侍宁突然一把搂住了中土的手臂,对跟过来的那人说道:“这就是我男朋友,回去跟你们老大说,不要再来烦我了!”中土被侍宁搂住,立刻便闻到了她身上发出的淡淡幽香,也不知是怎么了。中土突然间便觉得气血上涌,有种想要立刻扑到侍宁的冲动。

那人看了看中土,对侍宁说道:“你会后悔的!”便转身离开了。侍宁见那人离开,欣喜的转头去看中土,却见中土面如血色,目泛奇光,心中不禁有些害怕道:“中土,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此时的中土,浑身燥热。清清楚楚的听到侍宁的说话声,却不能回答,只是死死的盯着侍宁那丰满的胸部,喉咙里发出了一股犹如野兽般的唾液声。其时,天色已经渐暗,中土和侍宁所在的地方却是小树林的旁边,周围没什么人。

侍宁看的有点害怕,刚想再次出声询问。突然间,中土便抱住了她,中土的手也有些粗鲁的在侍宁身上游走。侍宁刚想叫,却被中土吻住了唇,发不出半点声响。侍宁起先还有点惊慌,可是随着中土的手在她的敏感部位的抚慰,口中也不禁发出了阵阵快乐的呻吟声。

中土竭力保持着头脑的最后一丝清醒,明知自己不该这样做,可潜意识里却有种快感在驱使着自己。侍宁中土的揉捏之下,终于一阵痉挛,自两腿之流出了清流。

就在这时,中土却突然恢复了神智,好像之前的一切从未发生过一样。只是侍宁瘫软在自己喘着气,提醒这方才的一切都是真的。中土不知改说什么好,一动不动的站着,连放在侍宁两腿之间的手也不敢挪开。手上却有种湿湿的,粘粘的液体的感觉。

(提醒一句,偶是不写郁闷的,所以月美决不可能和张云清这个配角在一起的,大家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