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美女老师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轻缓的动作还是引起了中土的一丝察觉,当他伸着懒腰抬起头的时候,却觉得周围一片异样。一阵淡淡的清香传入了中土的鼻中,奇怪的拿起披在身上的衣服,再抬首,却见到一个似喜似羞的美人站在自己面前。

“月儿!”中土忍不住惊讶的叫了一声。眼前的不是别人,却正是王月!王月虽已是中土的人了,但在中土面前却还是害羞异常,中土也搞不懂这么害羞的美女也会作出对自己大胆示爱的行为?

教室里的空气在中土叫出那声“月儿”之后凝结了,学生们看着正作着小女人状的害羞的美女,难道这就是刚才让他们感觉很知性的老师?

说起来,中土跟王月也许久未见了,之前听欣然她们说安排王月重新当老师,看来就是把她调到学校里来陪自己来了。中土望着王月,而王月却也是深情的望着中土。虽然只过了半个月,但她对中土的思念却一颗都没停过!

终于身处众人视线中心的两人察觉到了周围的一样,王月看到自己学生们的那些诧异的目光,既感到羞涩,却又觉得幸福无比。她只觉得自己的脸颊快要烧透了,突然拽着中土便跑出了教室。

张云清看了看旁边空着的位置和已经消失不见的背影,不禁小声嘟囔道:“不是吧!老师也逃课?”

王月直到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才停下来大口的呼着气。中土莫名其妙的就跟着王月来到了学校的小树林,撇眼望去,一对小情侣正望着自己和王月。

中土被看的浑身不自在,看着王月却又涌上一阵柔情蜜意,忍不住说道:“这可怎么说的?我这样出来,不算逃课吧?”王月两颊红晕未消,刚才猛跑了一阵,流了不少香汗,却如雨后的花朵,别有一番可爱可怜之处。

王月又羞又急的说道:“你还说!明天我可怎么见人啊!”她做事固然大胆,为人却害羞的紧,一想起明天还要见那些学生,刚刚退下的红晕又不禁爬上了面庞。

中土见她害羞,却忍不住逗她道:“那你怎么还跑出来了?诱骗学生的老师可不是好老师哦!”王月听了却没又中土想象中的那样又急又恼,却是害羞的埋下头,小声嘀咕道:“人家……人家还不是因为太久没见到你了嘛!”

中土心中一荡,不禁牵起王月的手道:“这么说来,这半个月你就在忙着调到京大当老师的事了?”王月感觉到中土手上的温暖,小声的回答道:“恩……欣然姐她们跟说我你要来京大上学,我……我就来啦!”

中土疑惑道:“你想来京大教书,让欣然她们打声招呼不就行了?怎么那么长时间没来见我呢?”王月娇嗔道:“哪有那么简单?你也知道我原来是教语文的,现在突然要来教英语,当然要好好补习啦!”王月其实没说实话,自己为了能陪在中土身边,抓紧这半个月中一点一滴的时间来补习英语,其中的辛苦可想而知。只是她怕中土担心,便没说出来。

中土虽不知实情,但对王月的一番柔情还是感动非常,抓着王月的手不禁紧了紧。王月看见身边有人,更加害羞了。中土看着王月像小鹿一样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岂料身边的那对情侣刚从自己这边转回视线,小鹿便突然亲吻上了他的嘴唇,软软的,湿湿的,还带着些许甜意和芳香。

这一吻,直到两人都喘不过气来才停止了。王月又赶紧低下头,瞄了瞄旁边的那对情侣,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中土想起欣然她们今天都不在了,问起王月这事。王月却轻声回答道:“她们是真的有事啦!而且今天是我……是我来见你,所以大家都走开啦!”

中土却更疑惑了,欣然她们会有什么事?王月见中土不说话,轻轻的问了声:“阿土,我今天突然来看你,你不会不高兴吧!”中土笑道:“怎么会呢?我其实也很想你呢!”

王月兴奋道:“真的?”直到中土点了点头,她又高兴道:“恩……还有一个人其实也要来看你了,我想你也一定会很开心的!”中土随口问了一句:“谁?”问了出口后,才猛然想起,算了算自己周围的女人好像都来的差不多了,唯独有一个到现在还不见踪影。

中土有点欲哭无泪,哭丧着脸道:“不会……不会是小猫吧!”一想起那个小魔女,中土就感到一阵头痛。王月的回答却无疑打破了他最后的希望。王月道:“就是小猫啦!阿土,你真聪明!(中土暗道:“这也算聪明?你们都来齐了,剩下的一个是小猫,还用猜吗?)”

只听王月高兴道:“马上京大就要建校百年了,校长特意邀请了小猫来京大参加庆典,到那个时候,我们姐妹几个就都到齐了。那时,我再跟别人说,小天后小猫和我是好姐妹,一定会让很多人羡慕的!”中土听了不禁翻了翻白眼,原来你那么高兴就为了这个啊!

中土正和王月聊的热火朝天,却不知道远处有一双眼睛在密切注视这着他们,目光中却流露出几分仇恨。不知何时,他的身后却多了一个黑影。一个清脆的声音说道:“你不会忘了我们的任务只是安安全全的把龙种献给主上吧!”他又望了望已经走远的身影,狠狠道:“我的事,不用你管!”

那个清脆的声音却冷笑了一声道:“你的事,我才懒的管!只是你要是伤了龙种分毫,管事大人是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他转过身,盯着身后的人影说道:“你不要忘了,如果没有我,你早就饿死了!”顿顿却又道:“我只是奇怪,一向冷酷无情,只知道执行任务的月神怎么也多起话来了?”

月神却道:“我只是害怕你坏了我的任务,害我受管事大人的责罚!你不要想的太多!”忽而,一阵风吹过,月神便消失在了眼前。

他却还独自一人的反问道:“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