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月美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苏宁宁惩罚了黄埔睿,心情愉快的回到了宿舍。她哼着轻快的小调推开门,却见自己的好朋友静静的坐在窗户前,正一脸忧伤的垂泪。

她听到苏宁宁的声音,急忙擦干了眼泪,装作没事的打招呼道:“你回来了啊!”

苏宁宁望着她憔悴的脸,脸上的喜悦霎时间都消散了。望着滴在窗台上未干的水滴,怔怔的出了神。

“到底他是谁?”苏宁宁淡淡的问了一句,眼中却升起几分关心。

她笑了,却没有说话。只是怔怔的望着那件挂在衣橱外的紫色旗袍,一时间思绪如潮,往事随之浮现眼前。

苏宁宁望着她时喜时悲的脸色,心中却暗暗下了一个决心。

“中土同学!”一个青春靓丽的少女在下课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了中土的面前,200宿舍的几个舍友都一脸古怪的看着中土,这小子的艳福也未免太大了吧!前段时间在校园里传播的谣言还未散去,几个大校花都先后和中土扯上了,那关系有多暧昧就有多暧昧,更让人吃惊的是几大校花默许的态度,照最近的情况来看,中土还是被倒追的。这些已经足够200的那几个羡慕和嫉妒的了,可是现在却又出现了一个长发披肩,看起来安静温柔的美少女。这怎么能不让200的几个狼友抓狂!

可是,中土一点面子都没给他们,竟然对那个美少女说了一句:“你是谁?”

狼友们皆拜倒在地。

那少女欣然一笑道:“中土同学不记得我了吗?我是月美啊!这次前来是来谢谢上次拉练的事情的。”说完便对着中土半鞠躬道:“阿里嘎多!”

一说起拉练,中土到是立刻想起了那个半身污泥,躲在山坳里哭泣的女孩。眼前的月美一扫第一次见面时的狼狈,身着淡黄色的连衣裙,如丝长发披肩而下,面若晶莹之玉,神态却是泰然中带着几分羞涩。

今天也是巧了,欣然等众女却是一个都没陪在中土身边。往日里,几个小女人无时无刻不粘着他,今天却是一起都说有事,从早上就不见了踪影。

月美的手中却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粉红色的便盒,双手捧着递到中土面前,神色微微扭捏道:“这是我做的一些寿司,手艺并不是很好,不过还是希望中土同学能够收下!”说完,将手上的便盒塞在了中土手中,接着又是一个半鞠躬,人却小跑着走开了。

中土还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却见月美那窈窕的身影消失在了楼梯的拐角。张云清刚回过神来,却是急忙捣了中土一下道:“阿土,你跟那个女孩子没有关系吧!”

小胖却是打趣道:“怎么,你小子瞧上人家了?不过像这种级别的美女,你想追,可不容易啊!”张云清嘻嘻道:“我还就是瞧上人家,怎么着了?阿土都已经有那么多的美女朋友了,我要是不努力,不是拉了阿土的面子嘛!阿土,怎么样?你小子跟她没关系吧!要有,我可惨了!”

中土淡淡一笑,见张云清一脸紧张,却道:“说什么呢?我只不过才见了她第二面,能有什么关系?”张云清长舒了一口气道:“不是就好,如果这个也跟你有关系,我就干脆出家当和尚算了。反正有美女,也轮不到我们。”

小胖连忙叫道:“什么‘我们‘我可是有家室的人了,跟你这个光棍,可不一样!是不是啊,大壮!”几人说了一会,却不见王大壮回答,回头望去,却见王大壮望着中土手里的食盒,流了满嘴哈喇子。和着,刚才说的话,王大壮是一句也没听,光想着中土手里的食盒了。

几人这才想起月美送来的食盒,在众人的期望中,中土打开了那个便盒。一时间,香味四溢,勾起了几个人肚子里的蛔虫。中土忍不住拿了一个寿司咬了一口,登时满嘴便是鲜虾的味道,寿司竟是做的十分地道,很有日本的风味。

旁边的几个馋虫在中土的示意之下,也迫不及待的各自捡起一块吃了起来。首先称赞的就是张云清,高声叫道:“真是太好吃了,如果我以后能娶到她,我不是要幸福死了?”小胖在吃了一块之后,又拿了几块塞住了嘴巴,听到张云清这番说道,却是给了他一个暴栗,道:“还没到晚上,又做白日梦了!”

这个食盒做的份量极多,纵使中土四个人一起吃,还是吃不完。张云清看来是铁了心要追月美了,吃完饭就追着中土问这问那,可怜中午一点的休息时间,中土也不得安稳,疲于应付张云清的八卦攻势。

今天下午还有两节英语课,中土被张云清缠了一个中午,没有休息一下。平时他都有午睡的习惯,今天乍的不睡,却是困意上涌,来到教室便趴在桌上睡了起来。

张云清却是兴奋异常,还在吸收总结方才中土提供的宝贵资料。甚至还拿出了一个小本子,将资料分类写在了本子上。小胖来到教室,看见他家那口子,立刻飞奔了过去。而王大壮却也和中土一样,在桌上长眠不起,不过那个鼾声倒是如同惊雷一样。

平时因为中土的缘故,欣然等众女都会陪着一起上课。今天突然不见了她们的身影,张云清到是有点奇怪。

“铃铃铃……”上课铃声一响,方才还呼声震天的王大壮便猛的从桌上直起腰,倒是吓了张云清一跳。今天听说英语课换了老师,张云清并没有十分在意,可是当他发现进来的是一位如何漂亮的知性美女时,他就有些后悔了。这种美女,他怎么事先一点消息都没有呢?要不然他也不会穿的这么随意啊!给美女留了一个不好的印象。

美女老师夹着书走到了讲台,却是环顾教室一番,直到看到张云清那边,停住了几秒,才做起了自我介绍。张云清在那美女老师看向自己的时候,心却是碰碰直跳,自恋道:“莫不是,我英俊潇洒,美女一下子就看上了我?”身子却不自然的直了直,装做认真听课的样子。

一时间,张云清正在自恋中也未听清美女老师的自我介绍,只好像听到她叫什么月。倒是张云清察觉到那美女老师上课时老时不时的望向自己这边,心中却越发的有种肯定了,想起方才的月美,心中却想到,要是这个美女对我有意思,怎么办?”

正当张云清在做自我斗争的时候,教室里的学生都望着一个人。那人不是别人,却正是中土。第一,是因为最近的流言,学生们都认得他。第二,却是因为他座在第一排,却在睡觉!你说大学里面睡觉,本来没什么的。可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京大!全国最高学府的老师当然也不是一般人,人家常说有本事的人一本脾气都比较大。更不要说想京大这种充满各个牛气老师的大学了!敢在京大老师的课上睡觉,恐怕也只有中土才敢做了。

学生们都注意到了美女老师时不时的望向中土睡觉的方向,都静静的等着看好戏。终于,课上了一半,美女老师放下了手中的书,向中土的方向走去!

学生们的心都吊起来了,注视着美女老师和中土。老师慢慢脱下了她身上的那件薄薄的风衣,露出里面一件短袖,显示着美女老师那傲人的身材。学生们无不一凛,老师脱衣服还能干什么,看来这个美女老师也是练过的啊,应该马上就要对那个叫中土的学生出手了!

正当周围的学生以为美女老师是因为中土在她课上睡觉而要打中土的时刻,张云清看到的却是美女老师望向自己的目光中的如水柔情。一步,两步……距离在慢慢的拉近,张云清的心都仿佛要跳了出来。远处的小胖见中土还在睡觉,想叫他却苦于距离不能帮助。

终于,美女老师走到了中土面前,中土却还趴着呼呼大睡。张云清这时才发现原来望向自己的柔情已经全聚集在了中土身上,心中既有坦然,又有失落。他到是放的开,想起那可爱的月美,心情却有立刻好了起来。

不过这时,美女老师的一个动作,却是跌破的众人的眼镜。

她竟然将刚刚脱下来的风衣,披在了中土的身上!那动作是那么的轻缓温柔,就好像在呵护自己最心爱最心爱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