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乱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站在教学楼的楼顶上,中土奇怪的看着正望向远处的小胖。小胖从怀里拿出烟,对中土问道:“要不?”他见中土摆了摆手,也就自顾自的点了一根。

喷出的烟雾,模糊了小胖的脸。直到这时,中土才发现,原来从前那个小胖变的有点成熟了。小胖叹了一口气,缓缓道:“阿土!我们算不算好朋友?”

中土架着栏杆,眺望远方,笑道:“当然!”小胖转头望了望中土,却道:“阿土!有件事我不得不提醒你!”中土看着他,等待他的下文。

小胖又吸了一口烟,道:“我知道男人都很花心,我也不例外。但是欣然真的是一个好女孩,就算看到你跟别的女孩在一起,也没有说什么。但是,我作为你的好朋友,我却不得不说,千万不要错过了,才后悔!”

中土知道他的意思,也知道他是担心自己。可这其中的原因自己又怎么能说出口?中土过了一会,才慢慢说道:“你放心,这件事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

小胖静静的看着中土,手中的烟也烧到了烟头。过了半响,小胖才点点头,继续转过身子,看着远方。

血,慢慢的流淌着,恐惧的双眼,深红色的鲜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构成了一副诡异的画面。

“龙种在那里?”黑幽幽的枪顶在了老人的头上。老者恐惧的颤抖着,嘴里发出一阵含糊的语调,只是声音太小,什么都听不清。

拿枪的人,慢慢附耳过去,却突然发出了一阵惨叫。老者满是鲜血的脸绽放出了最后的笑容,停滞在了那一刻,枪声过后,画面停滞了。只留下尸体和掉在地上的耳朵。

天气真好,就像侍宁的心情。侍宁做了一个深呼吸。清晨的空气异常的清新,小鸟在欢叫,京大的校园里人还不多。侍宁又来到那一排白杨树前,一手拉着一棵树,做了一个半圈,又来到下一棵树前,再做了一个半圆。就这样的一棵棵的走过。

走完一段,侍宁看到前方的一个人。长发披肩,是个女生,身上一件淡紫色的裙子,露出一截白嫩的小腿。纵使侍宁自认容貌不俗,但相较之下,也有点失色。

侍宁认得她,她叫苏宁宁,京大校花榜上的第一名,是京大所有男生的梦中情人。

不过,侍宁到很奇怪。奇怪这个平时自命清高的京大第一校花的身边为什么会有一个男人。

女人的好奇心总是很重的,侍宁也不例外。特别是对像苏宁宁这样的大美人,侍宁的兴趣就更大了。

“宁宁,你别生气了。好不好?你告诉我,我那里错了,我马上就改掉!你知不知道,你说分手那句话,我的心都碎了。”一个看起来年少多金的凯子对着苏宁宁哀求道。

苏宁宁却道:“黄埔睿!我根本就没答应过跟你交往,又何来分手之说?你现在知道心痛了?那里甩别人的时候,知不知道别人有多心痛?”

黄埔睿脸色变得煞白,痛苦道:“你是因为我甩了阿荃,才来报复我的?”

苏宁宁冷笑道:“你还不笨。”

黄埔睿哀求道:“宁宁,我发誓,我那时只是年少不懂事,可我对你是一片真心的!真的!如果我失去了你,我将生不如死!”

苏宁宁却一点怜悯都没有,冷冷的留下一句话:“那你就去死吧!”

黄埔睿望着苏宁宁风华绝代的身影,一时无力,跪倒在地痛哭了起来。

侍宁伸了伸舌头,惊讶于苏宁宁如此冷酷的手段,心中却想起一句话,这个女人不好惹!

中土的心乱透了,欣然众女整日的陪在他身边,已经对自己的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困扰。每当欣然等众女做出亲密的举动的时候,外人总人用一种很奇怪了眼光看着中土,好像在看一个花心大少一样。中土的担心,不久就变成了事实。京大的校园里的所有人都知道这届新生之中,出现了一个花花公子,新来到了几个校花级的美女都与他言行亲密,甚至是大二的侍宁学姐和一直冷冰冰的陆芷兰都经常的出现在他的周围。流言是可怕的,很快中土就变成了不学无术的二世祖,用大把的金钱夺下了几个美人的心。

理所当然的,中土成为了全校男生的公敌。女生们见到他也纷纷绕道而行,生怕被中土这样的二世祖骚扰。欣然她们当然是无所谓了,虽然别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她们。可她们一点都不在乎,甚至还有点高兴。没有人来打扰她们和中土亲热,更不用害怕中土去招惹别的女生,不庆祝一下已经算是客气的了。

中土现在可以说是臭名远扬了,原来打算体验大学生活的计划是完全被打乱了。身体内的龙欲神功也蠢蠢欲动,再加上欣然等众女的刻意挑逗,中土三天两头不会宿舍也已经是家常便饭一样的事了。幸亏京大管的松,欣然又在京大附近买了一套房子,那里也就成了中土和众女的临时“爱巢”。

不过,陆芷兰倒是没有过来,想来她定然是害怕欣然了。自己没有打一声招呼,就抢了别人的老公,纵使陆芷兰这样的女强人,也不禁脸红。

其实这都不是中土心中最烦的事,现在他最担忧的却是那个在图书馆里碰到的女孩,担心她知道自己的恶名。其实,中土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起那个女孩的笑容,心就立刻变得平静。有时龙欲神功不稳定的时候,中土想着那个笑容,体内翻腾的龙欲神功便会立刻平静下来,身心尽皆舒爽。

这段时间,和众女胡搞乱搞,龙欲神功的进境一日千里。中土虽然对自己的功力提高,十分的开心。但是同样也发现真气似乎有所悸动的情况,他跟秦洛冰说了。却也没有想出原因,不久后,真气又都恢复原状,中土也就把这件事给搁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