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事后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秦洛仙冲进房间,带着哭音道:“然姐,姐姐,中土受伤了!”秦洛冰面色登时变的惨白,急道:“相公他伤的重不重?是谁伤了他?”如今世上,秦洛冰除了妹妹,便只对中土紧张,听到中土受伤了,霎时间花容变色。

秦洛仙道:“听手下人说,中土是被子弹擦伤了肩膀,还好不是太严重。现在陆姐姐正陪着他。只是伤阿土的人好像是一个叫许如峰的人派来的,他是京城许家的人,他家里好像在北京还有点势力。”

秦洛冰道:“我们现在赶紧去看相公吧!虽然只是擦伤,但我也要看到才能安心。”秦洛仙点头称是。

欣然却打断道:“放心吧,阿土那里有陆姐姐看着,她文智武功都不弱,应该没事的。我们现在做的是要尽快查清伤阿土的许家,防止他们再对阿土下手。哼!他们竟然敢伤害阿土,我一定要让他们后悔从娘胎里出来!”

秦家姐妹对视一眼,还是第一次见到欣然那么生气,甚至说话都有点不淑女。却不知道,欣然所以那么淑女,就曾经答应过中土不说不淑女的话。现在欣然实在是急了,才说话有点不正常。秦家姐妹看着欣然怒气的脸,不禁暗道许家这次要倒霉了。

在医院里。

中土的伤并不重,包扎了一下便好了。只是陆芷兰在旁却着急异常,见医生只是将中土的伤包扎一下便了事,不禁问道:“医生,包扎一下就行了吗?要不要开点药,挂个水什么的?”

那医生是个老者,答道:“他受的只是皮外伤,用不着吃药和挂水!”陆芷兰还是觉得心中不安,仔细问中土有没有什么不是,中土答道:“芷兰,我真的没事!”

陆芷兰却急道:“你伤口流了那么多的血,还说没事!不行,呆会去做个x光,看看到底伤没伤到骨头!”那老者在旁却忍不住了,道:“到底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啊!我说他没事就没事了,你要不乐意啊,就另请高明。”

一个女警站在旁边,却忍不住笑了。那女警轻声燕燕,笑若桃花,满房尽是春色。笑过之后,却又严肃道:“中土先生,既然你的伤已经没事了,我可以问一下口供了吧!”

陆芷兰在旁却小声说道:“阿土刚受完伤,也不知道让人家休息一下。”中土笑着对那女警说道:“还不知道你的名字?”那女警道:“我叫徐雪。”接着便开始了一番正常的询问。

徐雪说道:“听你这样说来,这件事是因为许如峰与你有矛盾,才派人来教训你的?”陆芷兰点头道:“那个许如峰实在是个恶人,警察同志你一定要将他抓起来!”

徐雪笑道:“可是,在场的那些人,都被你们打断了手脚,却一致指证你们恶意伤人。更加否认自己是许如峰的人。”陆芷兰见徐雪并没有责怪的神色,便道:“那你一定也知道他们是在撒谎对不对?”

徐雪点头道:“那许如峰的恶名,我也多有耳闻。那些人更都是酒店里的保安,跟许如峰的关系都明白着的。只是我们抓住的那些人身上都没有枪,只能按照正常的斗殴处理。”

这时,徐雪接了一个电话,回来后便奇怪的看着中土。中土被她看的不自在,问道:“怎么了?”徐雪道:“方才我接到通知,许如峰被发现在一个小巷子里,手脚的筋脉都被人割断了。”

中土“啊”的一声叫了出来,道:“是谁那么残忍?”徐雪摇了摇头道:“你不知道?”中土怪道:“我怎么会知道?”

徐雪望着中土半响,见他不似作伪,才喃喃道:“那到底是谁做的?”

侍宁躺在医院的床上,昨天的药力早已经解除了,只是现在身上还十分乏力。一想起昨天自己在中土怀中做出的羞人的动作,侍宁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幸亏中土并没有发现自己那羞人的事,要不然自己可就没脸见他了。

门开,中土和陆芷兰走了进来。侍宁见到中土,还是忍不住害羞。中土走到床边道:“侍宁学姐,你没事了吧!”侍宁埋着头,不敢看着中土,只是轻轻的“恩”了一声。

中土奇怪道:“学姐你难道还没好?怎么说话有气无力?”侍宁哪敢说自己是见到他害羞的啊,却只好忍住羞意,小声说道:“我已经好了,谢谢你中土。”

陆芷兰笑道:“阿宁,你怎么和平时不一样啊,讲话扭扭捏捏的。你外联部长的风范那里去了?”侍宁抬起头,疑惑道:“芷兰,你怎么会和中土在一起?”

陆芷兰调皮的眨眼道:“我是阿土的女朋友,当然会跟他在一起了!”侍宁猛的听到陆芷兰说出了“女朋友”三个字,突然脸色变的惨白。暗道自己真傻,陆芷兰从来不会和别的男生在一起,她跟着中土,自然中土便是她那个神秘的男友了。

侍宁方才的一番心情如同从天上掉进了地下。暗自苦笑自己从小到大第一个喜欢上的人竟然是好姐妹的男朋友。心中虽是对自己嘲讽不已,眼泪却还是不住的掉了下来。

中土见侍宁哭泣,不禁疑惑道:“侍宁学姐,你怎么了?是因为昨天被许如峰欺负了而伤心吗?”

侍宁不说话,陆芷兰却知道她是怎么回事,暗暗将中土推出了房门,道:“我要和阿宁说些话,你出去转转吧!”说着便将房门关了起来。

侍宁失神的坐在床上。陆芷兰却叹了一口气,坐到床沿上道:“阿宁!”侍宁回过神,见陆芷兰坐在自己面前,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她觉得自己喜欢中土的事一定不能让陆芷兰知道,擦干了眼泪故意笑道:“中土就是你夸的天花乱坠的神秘男友吗?我看也不怎么样啊!”

陆芷兰邪邪一笑道:“哦,是吗?昨天也不知是谁靠在阿土怀里,下面就湿了。”昨天侍宁在中土怀中乱动,竟然达到了人生第一次高潮。她原以为没有人知道,却不料自己这么羞人的事却被陆芷兰看到了,脱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

陆芷兰道:“我是不知道,只是昨天我看见某人的裤子上潮湿一片,所以才推断出来的。”侍宁害怕陆芷兰误会道:“芷兰,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中土没什么的。”

陆芷兰却笑道:“就是有什么,我也不会介意的啊!”侍宁方才心痛无比,突然听道陆芷兰这句话,一愣之下问道:“你说什么?”

陆芷兰附耳对侍宁说了一番话,却让侍宁大羞,可是心中的悲伤却全然抛却了,只是小声问道:“真的可以吗?”陆芷兰说道:“一切都要靠你自己。我也帮不了你。”

侍宁想着陆芷兰方才对自己说的话,心中突觉豁然开朗,望着陆芷兰坚定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