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胸部只值几张照片?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回到自己的公寓,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钟,倒在床上便再也不想动弹。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必须要好好整理一番纷乱的思绪。和程雪之间的事情,不管其过程如何,总之已经走出了第一步,至于将来的结果如何,现在想那些似乎还早了一点。

脑海中,林箐儿的身影不时闪现,一颦一笑,仍然如历历在目,牵动着他的心弦;而程雪饱含深情的眼神,也会时常的望着他,让他感觉到温暖。两份感情,同时住进他心里,失去任何一份,都会觉得人生是不完整的;虽然其中一份只能存在于记忆中,可楚天还是觉得对程雪不公平,人生第一段感情,让他选择放弃,也是绝对不可能的,究竟该怎么办呢?思绪翻飞,不知何时进入了梦乡。

这天晚上,楚天做了个荒诞的梦,梦中他和林箐儿,程雪同时相爱,牵着二女的手一起步上红地毯……只是早上醒来的时候,却什么都记不得了。

也许是昨天太累的缘故,楚天十一点三刻才从床上爬起来。双休日,对所有能够享受双休日的人来说,都是一份难得的轻松。楚天的生活虽然平淡,却并不显得无聊,至少在他看来,充满了无穷的乐趣。忙里偷闲的睡了个懒觉,直到十一点多钟才从床上爬起来,也不叠被,直接一通电话定了份早餐,穿着一条印有白色小花的裤衩,睡眼朦胧的走进卫生间,做着简单的洗漱。

定餐的地方是楼下不远的一家快餐店,楚天有时候懒得做饭,也因为他根本就不会做,当然,面条除外!也懒得出去,便会叫快餐店的人将东西送过来。

正在卫生间洗漱,一阵音乐声忽然响起,愣了一下,谁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这个手机号码也就没几个人知道,而那知道的几个人也都被楚天命令不能打电话给自己了,难道说宴会准备有问题?赶紧从一堆衣服下面翻出信号灯闪烁的手机。

“喂!……”

楚天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电话中的一个女声打断了。“这么久才接电话,还以为你在床上睡死了呢!”

声音很熟悉,听过,但是就是想不到是谁。“你是谁?”

电话里传来一声愠怒的声音。“弟弟,这么快就把姐姐忘了?”

楚天一愣,接着马上想到了昨天酒吧里的那个女人,她怎么知道自己电话的?

“又没亲眼看见,你怎么知道我还在床上睡觉?”

“直觉,女人的直觉一向都很准的,尤其是像我这样的大美女,当然是一猜一个准!”那女人在电话的另一边自卖自夸的道。

楚天还是第一次碰到脸皮这么厚的女生,先是强迫自己做弟弟,接着又这样,心中泛起一股无力的感觉。

“喂,快点出来,我现在要去shopping,免费让你当我这个大美女的跟班,怎么样,这个差事不赖吧?”楚天听见电话里传来她的轻笑声。

“我等一下还要上班,你这个美差,还是留给别人吧!”对她这个小魔女,楚天算是怕了,不敢再软语协商,否则对方一定会打蛇上棍,缠住自己不放,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给面子,不为所动,看她能怎么办?

果然,那女孩被逼退了一步:“什么嘛?大不了人家付你薪水就是了!”

楚天心里偷笑,告诉自己一定不能心软。“对不起,这个工作我可干不了,像我这样的小人物,哪配得上做你这种大小姐的跟班啊!”话一出口,楚天便开始后悔了,这样的言语,很有可能伤到对方的自尊心。

果然,电话里传来女孩哭泣的声音,“你~~我又没得罪你,干吗这个样子说人家?”

楚天愧疚不安的道:“都是我的错,我给你道歉还不成么?”

“不行,我要你当面向我道歉!”

“可是,我马上要去上班啊!”

“我就在你门外!”

楚天:“……”

还好昨天睡觉的时候没有脱衣服,否则连穿衣服的时间都没有,飞得和她来个“坦诚相见”不可。挂断电话打开门,叶婷俏生生的立在门口,好看的眼睛有些红肿,的确有哭过的迹象。楚天诺诺的道:“对~~不起!”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对人说这三个字,不顺口也是很正常的。

叶婷却甩都不甩他,气臌臌的踏着重步走进客厅,走到沙发之前,将天蓝色为主,镶着五彩花边的小背包挪到前面,重重的坐了下去。由始至终没有说一个字,却以实际行动,表明了心中对楚天的不满。

楚天想起上次那女孩在酒吧的时候,似乎对冰镇橙汁情有独钟,飞快的为她端来一杯,小心的放到她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像极了结婚前男人对女朋友的感觉。有这样一句话,女朋友婚前是上帝,婚后是奴隶,而现在的叶婷,就好象是楚天的上帝。

沉默让楚天觉得憋气,为难的道:“你究竟要怎么样你才肯原谅我啊?”

叶婷发红的双眼盯着楚天,“除非你能答应,明天陪我出去玩!”

明天星期一,虽然有课,但楚天进大学,不过是为了逃避面对一些不想面对的人和事情,而且,耽误一两节课,也没是要紧的,因此上不上都无所谓。“那好吧!”楚天被迫接受了这个丧权辱国的条约,痛心疾首啊!

“还有!……”楚天的心都楸了起来。

“以后叫我的时候,不准带上我的姓,也不能不带我的名,至于究竟应该怎么叫,你自己去想吧!”整了一大堆,也不闲麻烦,想让天星直接叫她婷婷,明说不就行了,唉!女人,男人永远也无法理解。

楚天觉得自己有点上当受骗的感觉,但还是点头答应下来,而叶婷表面上虽然还一副委屈的样子,但心里早就乐翻了天,笑某个男人落入了算计之中而不自知。

“好了,你先走吧!我也该去上班了!”

“我开车送你吧!”

“不用了,我骑自己的车就好,你还是去忙自己的事情吧!”楚天委婉的拒绝着,再让这个小魔女缠住自己,还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和住的地方的?”楚天疑惑地问道。

“这里的地址是通过你的摩托车查到的,怎么样,姐姐很厉害吧!”叶婷一笑,妥协的解释着。

楚天恍然,看叶婷的气质就知道她的身份不凡,通过摩托车的牌照查到主人的住址,并不是什么难事。

叶婷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也不继续纠缠,爽快的开车离去。楚天不禁松了一口气,骑上摩托车车,朝工作的地方――思源百货商场驰去。

思源百货,也不知道这个名字是谁取的,不过饮水思源,意境倒是挺不错的!提起思源百货,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要是地球人都知道,其知名度之高,比起省排名第一的傲天集团来,也不遑多让。因为思源百货在全球各地,除了南极洲之外,都设有连锁店,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一定少不了需要日常用品,而想要购买日常用品,就要去思源百货!

楚天走进立江市的思源百货商场,并不是为了购买什么日常用品,而是每周六的下午和每周日的上午,都会到这里来打工。因为半年前的那件事情,他决定离家出走,并且不和家里人保持任何联系。自食其力,做临时工,偶尔也会给报社或者出版社写点东西,赚取微薄的稿费,而思源百货商场的工作,算是其中最固定的一个了。

别看他住了那么大的房子,说出来让你吓一跳,穷得叮当响,差人家三个月的房租,再不快点解决,很快就会被房东扫地出门了。唉!谁叫他喜欢舒适,一个人还要住两室一厅的大房子呢?

以楚天不爱说话的性格,在商场里做推销员肯定是不行的!不过脑筋灵活,做个管管帐目的柜台收银员,还是挺合适的。别以为这个工作就只是站在那里,收钱找钱那么简单,要知道像思源百货这种大型的商场,光顾的人一直都络绎不绝,想要工作得迅速准确,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可是,今天的楚天却不是来上班的,他今天是过来辞职的。

答应了程雪的爱,那也就不用再继续隐瞒着什么了,是时候出来透透气了!

辞职后,在路边的一家快餐店,楚天将摩托车停靠在路边,进去随便点了份快餐,既是他的早餐,也是他的午餐,找了个靠边的座位,透过落地的玻璃墙,可以看见停在路边的摩托车,还可以看见大街上川流的车辆和熙攘的人群。看着如此多的人为了生活,为了理想不停的劳碌奔波,满脸疲惫,心中涌起无数感慨,自己是不是也会有那么一天,为了一些逃避不了的责任,疲于奔命呢?

表面看起来,这个社会一切都很平静,就好象水满了会溢,人老了会死一样,再自然不过。如果将社会比作水面,那么这张水面上,平静无波;水面之下,却一直都是暗流涌动,所有的肮脏邪恶,都会把自己掩饰得很好,令人无从发觉!

夏天正午的太阳,像个强盗似的掠夺着地上的水分。

吃完饭,楚天结账走出了餐厅。推着摩托在路上走着,心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一辆黑色轿车疾速从他的身边掠过,与他身体竟然只差那么一点!本来以楚天的灵觉应该可以感觉到的,可是他刚走神的时候没注意,才险些被撞到。

汽车掠过楚天依旧疾速行驶,“不好!”楚天心中大惊,那辆汽车竟然笔直地朝一个在人行道上的小女孩撞去!

小女孩本来和妈妈在一起,可是她让妈妈到去买冰淇淋去了,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等着。

路边一个手拿着冰淇淋的女人,见到那轿车向女孩撞去,直接傻了下来,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冰淇淋也从手里滑落下来。

情况刻不容缓,天星根本没有时间来考虑是不是应该继续保持低调,体内力量全部运转,身体化为一抹流光,在小女孩被汽车撞到之前,将其截了下来,接着向撞过来的汽车跨去,脚踏着车顶高高跳起,然后稳稳地落在了地上。女孩大概是被惊吓过度,神情麻木,小身体也在瑟瑟发抖,让人怜惜。

将小女孩送回她妈妈身边,那女人激动地搂住了小女孩,没想到竟然在最后一刻被奇迹般地救了下来,大悲转向大喜,女人的情绪已经完全乱了下来,只能紧紧地抱着女孩。

正在感慨的楚天忽然感觉到身后有光芒闪了两下,猛的回过头来,见是有人拿照相机对着他。

开玩笑,要是让她拍下这些照片,如果她将照片发表出去,那自己还有什么安宁日子可过。第一次,楚天觉得很生气。

拍照的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很年轻,大概二十一二岁,秀发柔顺,即使经过刚才的骚乱,也不见有丝毫的凌乱,精巧的五官镶嵌在晶莹的脸上,完美无暇,一双藕臂露在外面,肌肤胜似白雪,挺而不夸张的胸脯,恰倒好处,双腿修长,给人一种婷婷玉立的感觉。

美,美得令人震撼,看过一眼,这一辈子都别想忘记!

只可惜,不知道楚天是对美的反应迟钝,还是真的修炼到了无色无相的地步,竟然对这样的美女一点面子都不给。

“喂!你知不知道,随便乱拍别人的照片,是侵犯肖像权的!”

俞若兰从来没碰到一个男人,敢在她面前这么嚣张的,即便楚天离嚣张还有一段距离。不禁有些发愣,“我~~我是记者!”

楚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搞的,居然对眼前的美女不依不饶起来。“记者又怎么样?记者就可以不哺他人感受,顺便乱拍照片吗?快点,把底片给我!”

俞若兰出于一种身为记者,对珍贵的新闻资料倍加保护的自然反应,将相机紧抱在怀里,怯生生的道:“这是我的,不给!”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刚才事件的影响,现在的她哪还有一点美女记者的风采,倒像是一个怕被人抢了心爱东西的小女孩。

楚天见她不给,竟然伸出手去抢,这种举动,根本就不是昨天以前的他所能够做得出来的。手碰到俞若兰滑嫩的肌肤,有刹那间的失神,接着便用力想要将相机抢到手。

一个想要,一个不给,一男一女两个成年人,就像两个孩子在争抢喜欢的玩具一样。一个不留神,楚天的手按在了俞若兰挺立的胸脯上。瞬间,两个人都定住了,一动不动的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两个人的脑海,都在刹那间变得一片空白。

过了好一会儿,楚天才尴尬的收手,诺诺的道:“你走吧!那些照片我不要了!”心里却在暗暗的道:“我怎么都忘记了,拍照根本就对我没用的!”转身便走,手心还残留着那种美好的柔软感觉,隐隐有一股冲动,很想将手放在鼻子前闻一下,看看会不会沾染上一点香味。

俞若兰还在傻傻的望着楚天瘦弱的背影,想到刚才被他……那仿如触电的瞬间,就不禁耳根发热,面红心跳。“他不要照片了,难道是对刚才的事做出补偿!”照片保住了,心里松一口气,却又有些不忿,“难道我的胸部,就只值几张照片吗?”

这个问题,好像就有点严重了,不知道以后俞若兰,会怎样报复楚天这次对她胸部的“轻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