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传说中的英雄救美?(上)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出来已经晚上九点了,楚天推着摩托从酒吧出来,宁夏的夜风,吹在身上凉凉的,感觉特舒服。头上,闪烁的繁星点缀着夜空,浑圆的月亮,洒出一片银色的光芒,照着下面熙攘喧嚣的尘世。

不知道为什么,楚天觉得今晚心绪不宁,好似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推着机车,满无目的的在公路上行走,冀望凉爽的夜风,能吹走心中的那份不安。

脑海中思绪飘渺,离家半年多所经历的各种事情都纷至沓来,平淡却也平静!不知不觉,周围的光线开始变弱,抬起头来,才发现自己原来走进了一条偏僻的小公路,两怕只有稀疏的路灯,好象是人之将死,在散发着最后一点微弱的光芒。

楚天无奈的摇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跑到这样一个地方来,这条路也根本不是他回家所要走的。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晚上十点一刻,掉头跨上机车,便想尽快离开这里。一阵凉风吹来,楚天竟然奇迹般的感到一丝寒意,这是他自从那次家族训练回来,所不曾有过的现象。

一丝轻微的女声夹杂在夜风中传来,“救命啊!救命!”声音中带着惶急和恐惧。声音很低,换作是其他人,一定听不见。

声音入耳,却仿佛魔爪一般,抓住他的心楸了起来,那份不安的感觉也更浓了。“莫非,呼救之人同我有着什么关系?”楚天如此揣测着,追踪声音传来的方向,很快便在右边的树林里,感应到有一间小木屋。

楚天将摩托车丢在路边,体内力量全速运转起来,如闪电流光般冲进了右边的树林,速度之快,即使有皎洁的月光照耀,也没留下一丝身影。这样的惊慌失措,楚天还只是在半年之前,那件事发生的时候才出现过,心中隐隐觉得,这个人对自己非常重要。

木屋相当破旧,应该是守林人的临时居所,飘摇欲坠,好似垂暮中的老人,但此刻,屋子里却发出一阵令人血脉膨胀的声音。

楚天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木屋的窗口,抬眼朝内望去,五个小混混背对着窗口站着,并没有发现现场已经多了一个人。一个女孩子倒在地上,轻轻抽泣,捐躯着身体,因为被五个混混挡住了视线,天星看不清女孩的面貌。

“嘿嘿!漂亮妞见多了,也玩过不少,但像这个级数的还是第一次碰到,不知道操起来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的美妙滋味!”正背着天星的一个混混淫笑着说道,头发染成金黄色,一只耳朵上挂了个大的耳环。

“兄弟们放心,今天晚上大家都有份,这么好的货色大哥我又怎么能忘了自己的兄弟呢?”混混头继续说着。

“老大快上吧!兄弟们心痒得慌,都等不及了,看她的样子,好象还是个原装货呢!”一个獐头鼠目的混混如此说着,双眼却直勾勾的盯着地上的女孩不放,一只手更伸进裤裆,迅速的捣鼓着。

混混头脱着身上的衣服,“好,就让老大我来给她开苞,兄弟们,给我拔光她!”

早就按耐不住的四个小混混,一起扑了上去,撕扯着女孩身上的衣服,同时不忘乘机在女孩柔软的身体上摸一把,发出淫亵的笑声。

女孩蜷缩起来,拼命的闪避着混混的侵犯。“不要,不要啊!救命……”声音中带着强烈的痛苦和绝望。

“救我,楚天!啊!……”一声惊叫,夹杂着衣服被撕裂的破响。

正要破门而入的楚天身体猛的震了一下,胸口一阵阵的刺痛,他终于知道屋子中的女孩是谁了――程雪,一个苦恋他而未果的好女孩!怒火在心中腾的燃烧起来,不仅没有让他失去理智,暴跳如雷,整个人反而显得更沉静,也更可怕,似乎来自地狱的索命无常,表情冰冷,看上一眼,便有一种如坠入万年冰窖的错觉。

手按在木制的门扉上,体内的力量狂涌而出,那木制门轰然碎裂开来,木屑溅落满地。“放开她!”声音冰冷,好似刚才万年冰窖中取出来般,掷地有声。

五个混混不禁打了个冷战,停止了手中的动作,转过头来,惶恐的望着眼前突然的闯入者。程雪听到楚天的声音,身体也是微微的一颤,她没想到竟然真的迎来了这个救星,可是,楚天能对付这五个人吗?心中忧喜参半,一时间五味陈杂。

楚天望着地上的程雪,右边肩膀上的衣服已经被撕破,露出一大片洁白滑嫩的肌肤,还有半边粉色的文胸,满头的秀发凌乱披散,绝美的脸庞上,还残留着班驳的泪痕以及惊魂未定的表情。修长的双腿夹紧卷缩在一起,一只脚露在外面,鞋子早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满布水雾的双眼显得楚楚动人,眼神中似乎在传达着一种信息,闪烁不定,表明此刻她内心的挣扎,最后,定格在一种毅然而然的绝望。楚天可以很清楚的从这样的眼神中读到浓浓的情意和眷恋,还有一种,竟然是叫他赶快离开的焦躁之情!

最难消受美人恩,楚天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好重,重到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傻丫头,自身都难保了,还要替别人担心!这个人,可是一次又一次辜负你心意的人啊!”第一次,楚天对程雪的称呼显得亲昵,尽管这句话并没有说出口,面对玉人如此的情深意重,心如果还能够平静如水,古井不波,继续保持冷漠,那他还算是人吗?

也不理会旁边呆立着的五个混混,径直走到程雪身边蹲下,伸出手轻抚着暴露在空气中香肩,一寸一寸,专注的神情,就像是相恋已久的情郎。手下还能感觉到女孩的身体在微微颤抖,忽然低下头去,将双唇印在了带着淡淡幽香的光滑肌肤上。

程雪迷惑的看着楚天的一举一动,这样亲密的场景,曾经在她的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现在真的在现实中发生了,可是时间,地点,气氛都不对,感觉怪怪的。直到楚天的吻落到胸前,感觉到一滴灼热的东西在冰凉的肌肤上滑过,心弦忍不住剧烈战抖,缓慢的合上了眼帘,眼角溢出一串幸福的泪水。

五名混混看了一眼瘦弱的楚天,再看一眼门槛的地方,黄褐色的粉末,惊恐,怀疑,不甘心,表情瞬息万变。最后见楚天竟然做出如此亲密的动作,既不甘心已经到嘴边的肥肉就这样飞走,也出于男人的妒忌,不想看到别的男人占有这样美妙的女人!

“小子,我们斧头帮的人你都敢惹,太岁头上动土,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混混头怒喝道,不过却有些底气不足,毕竟门板变成粉末的事实还摆在那里,虽然不是亲眼所见,但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希望斧头帮的名头,能将其吓走。

程雪从幸福的感觉中惊醒过来,不得不面对她心中自以为残酷的现实。“楚天,你快走吧!我~~不要你管!”爱得义无返顾!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楚天不想做的事,没有他不敢做的事!将女孩横在胸前抱了起来,“雪,我带你离开这里!”说出口的,只是后面一句话,他还是无法忘怀过去,也无法确定自己心中的感情,是遗忘过去,还是接受现在,陷入了两难的抉择中。楚天不是一个薄情的人,无论是要他放弃旧的感情,还是接受新的感情,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程雪感觉到托起自己的瘦弱却有力的手臂,望着楚天坚定的眼神,她选择了信任,信任所爱的人一定能拯救自己脱离险境,心中的恐惧消失了,双手环住男人的腰,螓首靠着男人不很厚实的胸膛。

见到如此情景,混混头怒火冲天,“兄弟们,给我上,挂了这个不知死活的混蛋!”自己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在没有弄清楚对方的底细之前,还是小心点好。

四个小混混都不是笨蛋,当然知道老大打的什么注意,可是帮规如山,如果不听以后肯定不会有好日子过,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心中祈祷不要太倒霉才好。平时做坏事的时候,没见他们想到天上还有一只眼睛,事到临头,才抱起佛脚来。

楚天横抱着程雪,轻蔑的看着冲上来的四人,将体内力量运于双腿,闪电间便踢出了四脚。混混头只见四个小弟刚冲过去,四声闷哼之后,又以三倍的速度倒飞了回来,撞在木头的墙壁上,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当场昏死过去。

本就破旧的木屋哪承受得住四股力量的同时撞击,噼里啪啦的轰响声中坍塌下来,屋顶咂到楚天头上的时候,好似受到一股无形能量的冲击,蓦然从中间撕裂开去,散落在周围。

混混头在屋顶掉下来的时候,躲避不及,被咂了个正着,倒在地上,鲜血汩汩的从头上冒了出来,脸孔因为痛苦而扭曲,双眼惊恐的望着楚天。

楚天根本没想过要几个人死,只是要狠狠惩戒他们一番。“没有那个实力,就不要出来做坏事,更不该不长眼睛,惹到你们惹不起的人!斧头帮?哼,是时候了。”冷漠的丢下这句话,抱着程雪飘然而去。

混混头望着楚天消失的方向,心有余悸的喃喃自语:“他究竟是人是鬼,刚刚的是武术还是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