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这还是孬生吗?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一阵摩托车的轰鸣从远方传来,紧接着,一辆破旧的连喷漆都打着卷的摩托车,载着一个人驶向了立江大学,直接开进了车库里。

将车停住,摘下头盔,一头飘逸的不是很长的散发飘落。虽然他的头发不是很长,但是由于发丝很纤细,很柔软,所以在摘下头盔的那一刻,还是可以感受到头发在飘动的感觉。

虽然人长的很帅气,可是这身打扮,却让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划分到帅哥这一组,也是与美女彻底绝缘了。一件灰白色的衬衫套在上身,看这衬衣的颜色,估计是由白衬衣洗成灰白色的,也不知道他穿了几年了;下身是一件淡蓝色牛仔裤,整条裤子上什么花样图案都没有,这裤腿口,临近脚跟处,都被磨得起毛了,脚下一双黑皮鞋竟然像包子一样起了十八个褶儿。本来一个很帅气的青年,可是这一身独一无二的打扮,却将整个人的魅力完全遮住了,再无法引人注意了,而这,正是他想要的效果!

翻下摩托,将那灰色的大包往肩上一挂,轻迈着毫没有动力的步子,向车库外走去。整个人一副懒散、没有生机的样子。尤其那双眼睛,单调、沉闷、没有一丝感情色彩,深邃得可怕,仿佛整个世界完了也没有他什么事。沉,是的,沉,整个人阴沉得可怕!

走出车库,向着自己的班走去了,虽然在这个班里待得快半年了,可是他还是没有记住自己班的号码。或许,他现在只知道自己叫楚天!

一个二十四、五岁的青年,一直在这车库外蹲着抽着烟,光从地上散落的烟头看,就知道已经快大半个小时过去了,他在等着什么。当看到楚天走出来的时候,才惊喜地将烟头朝地上一捻,站起来高兴地向楚天迎去。

“天哥!在这学校享受得快半年了,是时候回去了吧,天盟少不了你啊,你不在,我们都快被那斧头帮那帮王八蛋打压死了!”那青年朝楚天焦急地道。

楚天仿佛没有听见一般,依旧背着老式的背包向着教室走去,这些事情,自己已经完全放下了,既然放下了,又何必要重新拾起来呢?即使这天盟真的倒下了,也许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情绪吧,虽然它是自己的心血!

“天哥,你真的舍得抛弃我们这群兄弟?”那青年见楚天没有反应,直接挡在了楚天的前面,拦住了他的去路。

楚天皱眉。

那青年连忙闪开,他知道,虽然楚天平常和自己这帮兄弟都很近,这天盟也是他一手搞起来的,平常没有一点老大的样子,和兄弟们相处地很好,可是,千万不要惹他皱眉,在他皱眉的时候,那就表示他有点生气了!

虽然楚天离开天盟半年多,但他依旧对这个天哥的性子熟悉地很,楚天皱眉,那你就必须顺着他!这已经在天盟内部成为一个定理了!一个虽然没有规定,但却比规定更让人不敢反抗的定理!

“天哥,小南哥他都受伤住院了,天盟没你真的不行啊!”眼见着楚天就要走去,没有丝毫被自己的话说动,难道这次劝说又要失败了?

楚天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但却并不看向那青年,淡淡道:“让阿南好好养伤,天盟我已经交给你们了,它有了困难自然是要你们自己解决。好了,别再跟过来了。”

说着继续向教室走去。

“唉!”那青年看着楚天的背影,叹息一声,转身走去了。

这时候,一辆白色轿车行驶到了学校的大门前停住了。这车虽然不是什么好车,可是那看守校门的门卫却是不敢有丝毫怠慢,别人可以不知道,可是自己在刚领到这个工作的时候就被交代过了,遇到这辆车的时候,绝对不能有丝毫的不敬和懈怠!

司机走出来了,是一个中年人,他将后面的车门打开,一个女孩从车里出来了,手里提着一个白色的包,这女孩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乌黑油亮的头发被披在身后,恬静的样子好像一个布娃娃一般。虽然她不是那种绝美的女孩,但也可以说是很漂亮了,想当漂亮的那种!或许可以说,她与绝美相比,只是差了一点打扮吧,她完全是一种自然的美,如果能够很好地打扮一下,天下美女都将黯然失色!

旁边的路过的学生看到她后,都是很佩服的眼神,当然,也有那种色色的表情,可是钦佩的眼神更是居多,可以想到她的才华竟然可以盖过她的美貌了。她,正是大一年级有才女之称的程雪。

程雪一下车便看到了那道没有生气、落寞的影子,看着他漫不经心的样子,自己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李叔,您回去吧,爸爸也许还要用车呢!”梦程乖巧地冲那司机笑着道,她的笑容让人有种很舒服的感觉,这感觉是从心里不由自主生出来的。

“恩!那我就回去了,小姐在学校里也要小心!”那中年人也不多说,钻进车里将车开走了。

见那车子开走,程雪这才松了一口气,从白包里拿出几张纸,翻看了几下后,满意地笑着点点头,抬头看楚天还没走远,提起自己的裙子,向他跑去。

“楚天,等等!”程雪在楚天的身后朝他喊着。

楚天却好像没有听见一般,依旧背着自己那破旧的包,步调散漫地走着。

由于某些原因,他不想和别人走得太近,尤其是美女,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程雪在他的是身后,望着楚天孤寂落寞的背影,脑海中,还残留着刚才一瞬间,那对漆黑却有带着说不尽忧郁的眼睛,里面似乎蕴藏着无尽的沧桑和悲哀,令她的心弦禁不住被深深的震撼。“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啊?”

因为平凡,因为不愿意与别人接近,楚天在学校里根本没有朋友,对于这样一个孤僻的人,也很少有人会去关注他,即使老师也不例外。当然,很少并不是代表没有,此刻,就正有一个人,从楚天跨进学校的那一刻,就默默的注视着他。

程雪见他没理会自己,也没有生气,自己已经习惯了他的拒绝了。快步跑到他身边,那楚天依旧是理也不理自己。程雪将那几张白纸递到楚天的眼前,喘着气道:“老师今天让交的东西,照着它抄一份就可以了。”

楚天忽然止住了脚步,两眼看着程雪,程雪看到他那没有生机的眼神,不由得低头避开了他的眼神,伸出去的手也收回来了。

楚天什么也没有说,转身接着向前走了起来,那程雪像犯了错误的小孩一般,低着头紧紧跟在武文杰的身后。

楚天脚步不停的走进了教室,快步走到了最后一排的座位上,不管上什么课,不管在哪个教室上课,他都会选最后一排靠近右边的这个位置,也不知道是这个位置特别,还是别有原因。

他以为只要自己表现得更普通,就会像一滩死水一样,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可是事实证明他错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上课,总会有一道目光注视着他,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道目光又最初的好奇,逐渐融入了感情,变得复杂起来。

女孩的一举一动,女孩的丝丝情意,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可是,却无法作出任何的回应,而且,女孩子表现得越主动,他反而要逼自己表现得越绝情,于是便有了刚才那令人心酸的一幕。

楚天不曾多看过女孩一眼,更不曾和女孩说过一句话,他不明白,如此这般,优秀的女孩竟然也会喜欢上自己,近乎荒谬!不过感情是天下间最神秘的东西,总是说不清,道不明,你无法预料它在什么时候,什么样的情况下发生;也无法控制它在什么时候,什么样的情况下消失。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缘来的时候,情便会自然而然的产生!

他无法对女孩的爱作出回应,是因为他的心,早在半年多之前,就已经随着那件不幸的事,被那个人带走了,刻骨铭心!

楚天趴在课桌上,他不想想太多,来这个地方就是为了忘掉,既然选择了要忘掉,又何必要想呢?

可是,他可能忘掉吗?

一天的课程很快结束了,楚天虽然一直在课桌上趴着,可是课上的情况自己也一直在听着,对于他来说,这课只要听着便能够明白了。

当一天的课程结束后,楚天并不是马上回家,而是像往常一样,去了校园最安静的一个地方――图书馆。

半年之前,发生那件事情之后,为了逃避一些人和事情,楚天孤独的踏进了这所立江大学,为了不想与太多的人有接触,清静的图书馆,便成了他理想的乐园,或者说是避难所。

图书馆,楚天独自坐在角落里,手上捧着一本书,身旁的地上,还乱七八糟的摆放着十数本,什么《黄帝内经》,什么《微观世界》,甚至还有什么《大般若经》和《道德经》等等,内容不一而足,也不知道是他兴趣广泛,别有所需,还是只是为了打发时间,随便乱翻。同时,也不得不叹服这间学校的图书馆,藏书之丰富,在众多的大学图书馆中,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前面,是林立的书架,书架之上,都摆放着琳琅满目的书籍,在楚天待的这里,视线受阻,如果不走到这个角落,是很难发现天星的存在的。

此刻,在楚天手里捧着的,是一本叫做《人类心理概论》的书,也不知道他怎么地,就在这一大堆书里偏偏挑中了它。楚天读的书很杂,他读得也很快,但是只要被他读过的书一般都很难忘掉了,传说中的过目不忘?也许吧!

“呀,终于被我找到它了,没想到它在你这里,能借我看下吗?”声音婉转清脆,打断了正在看书的楚天。

一道纤细的身影正站立在楚天的眼前,一百七十公分的身高,在女性中可以算是佼佼者,一头漆黑的长发,柔顺的披在背后,盈盈一握的腰肢,修长的双腿,给人带来无限的遐想,光洁稚嫩的俏脸上,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闪着动人的光芒。

一时之间,楚天有些走神,不过瞬间便又恢复过来,看着眼前的那女孩双手环在胸前,似乎抱着什么东西,靠得近来,一丝清新淡雅的香味飘进天星的鼻孔,也不知道是她独特的少女体香,还是某种香水的味道。

在楚天抬眼看向她的那一刻,少女被他那双漆黑却蕴涵浓重忧郁的眼睛吸引过来,一双深邃饱含着忧郁的眼神,这双眼神,加上楚天这瘦弱的身影,不觉给人一种心疼的感觉,他到底经过了怎么一番打击呢?为何这双眼充满着对世事的不屑?

“有什么事情吗?”楚天低下头继续看着书淡淡道。

“喂,你不知道跟别人说话的时候,不看着人家的眼睛是很没礼貌的吗?”看着楚天根本不愿意理会自己的样子,天之娇女的她,向来都是被身边的人捧在手心,何曾受到过这样的委屈,心里酸酸的很不是滋味,又如何能受得了楚天这幅对自己不在意的模样。可是,她没有想到自己这样在图书馆冒然出声打断别人,是更大的不礼貌。

可是,在她说出话的时候,便一下子后悔了,楚天眼里的那分浓重的忧郁,让她不忍心再在上面划下一道伤痕,哪怕是一点点也不行,自己刚才那样说他,现在后悔得要命。

见楚天抬起头来,她又满含歉意地道:“刚才是我说重了,你不介意的吧!”

“没关系!”楚天淡淡道。人家都这样说了,自己还能怎么做,况且刚才她说的也没错,自己确实有点失礼了。

不知道是因为对这个神秘的青年感兴趣,还是天性使然,嘴里老是在说个不停:“你没关系我就放心了,我叫江绮,学的是建筑设计专业,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楚天再次转过目光看向了书,一边简单的答道:“楚天!”样子冷漠,好象是例行公事一般。

这让江绮碰了个软钉子,同时也对这名和自己年纪相仿的男生产生了好奇,不管是他和年龄不符的犹豫的眼神,还是非同寻常的冷漠,都勾起了她想要一探究竟,做更深入的了解的兴趣。

“你有什么事情吗?”楚天见她还站在这里,抬头问道,他经过半年多的习惯养成,在自己看书的时候,身边还有个人,很不舒服。

“哦!”江绮将捂在胸口的那本书在楚天的眼前晃了晃,说道,“我找这本书很久了,没想到在你这里,看见你没有看着,想先借来看一下。”

楚天继续低下头,看起了书,说道:“那就拿去吧!”

江绮虽然对这个青年充满着好奇,可是人家已经下了逐客令了,自己哪里还好意思再留下,只能捧着书走了。

楚天烦躁地翻过几页书,看书的心情被那女孩打乱了,看来今天是看不下去了,楚天有个习惯,他往往不喜欢勉强什么东西,不适合,那就甩开,从不勉强自己做什么事情。这次也一样,没了看书的情绪,那也不勉强自己看下去了。可是,可能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不正是在勉强自己忘记她吗?

骑着破旧的摩托在回家的公路上奔驰着,这次他没有戴头盔,也许是想放松下,感受这种迎面风的感觉吧。摩托疾速驶过,楚天齐肩的头发飘扬在后,整个人和这摩托好像结合成一体了一般,线条流畅,简直就是一副作品嘛!

从正面看,楚天竟然闭着眼!

闭着眼在车辆川流不息的公路上疾速飞驰,他长着第三只眼吗?恐怖,的确是让人害怕!

一路平安。到了自己的家门,将车停下,楚天正要进门,忽然停了下来。

皱眉。

“出来吧!”楚天淡淡道,可是在他的身边一个人也没有,这个声音在这里显得很突兀。

一个人影忽然在楚天的身后出现,好像一直便站在那里一般,是一个和楚天一般大的青年,光着头。

“少爷!”那青年恭敬地冲楚天道,他在楚天回来的时候便知道瞒不住他的,这位少爷的恐怖,当年的自己看着都害怕!

“回去告诉父亲,他如果再派人来找我,那我便真的躲到他也找不到的地方!”楚天背着他冷声道。

“是!”他知道这个少爷的脾气。

待楚天进去房间后,那光头青年才叹息一声,摇着头再次闪身消失了。

两室一厅的屋子,和大多数独身男人一样,杂七杂八的东西凌乱的摆放着。这里,是楚天所独有的空间,也只有回到这里,他才能无所顾忌的作回真正的自己。将老式的背包随手仍在老旧的沙发上。到浴室洗了个澡,洗去了一天的疲惫,觉着一身轻松。走到卧室,睡觉之前望了一眼床头相框中的照片,照片很模糊,除了隐约知道是名女子之外,看不清楚她长什么样子。楚天也不需要看清这张照片,因为那名女子的样子,早已经深深刻在他的脑海,刻骨铭心,永远也抹不去。望着照片,眼神中的忧郁更深了。

楚天,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一直以来,教过他的老师都对他只有一个评价――孬生!

楚天很不受管教,在哪个学校都是最出名的一个,打架事件、各种批评、破坏事件,那就跟吃家常便饭一般。

楚天够狂,每换一家学校,都会放出一个口号:“我来了,你们便只有弯腰称臣的权利!”

楚天够傲,每到一个班级,都会是同一个介绍:“今天起,你们便只能被我踩在脚下!”

楚天够放肆,他敢指着校长的鼻子骂他“治校无方”!

楚天够嚣张,他敢竖着中指指责老师“教学无能”!

什么?把楚天开除了?他舍得吗?楚天历次考试是全省前三,他们请还来不及呢,哪能赶呢?况且,他们也不敢,楚天背后的傲天集团的势力不是可以小窥的!

狂有狂的本事,傲有傲的能力,放肆有放肆的依赖,嚣张有嚣张的本钱!所以他能够狂、傲、放肆加嚣张。即使是做孬生,也是需要资本的!

可是,现在的楚天哪里还有一点以前的影子!哪里还有一点狂、傲、放肆、嚣张的样子!他完全被埋没在了立江大学的众多的平凡学生当中了。那个横扫校园的青年再也从楚天的身上看不出了。

比起楚天现在的样子,他的世家和天盟的成员更喜欢他以前的样子。

可是,他真的能永远这样沉寂下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