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七雀 第九章 离别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第一部七雀第九章离别

龙之印

清风轻拂,万籁寂静,静得让人扫不去内心的烦躁。阳光映照下的身影很显寂寞,孤单的花瓣飘落在寂寞的影子上,孤单与寂寞交织,不过是沉重得让人无法举起放下的疼痛。

龙天翔,那个少年,想向前踏上一步,却终迈不过过去与现在的相界线。他回过头,回望着那座三年来不曾改变的北山,桃花依旧悠然落下,是自己改变了么?

那棵桃树下,自己曾亲手把朱雀石埋入;那棵桃树下,自己曾亲手将朱雀石掘出。朱雀石,是你么,耗尽了我与她的缘,一如艳香阁的相遇,又无力地离别。那个雨夜里,世界渐渐褪尽了颜色,变得无法还原,只剩下一片白色,能简单地用线条来辨别。

“啪!”一只脚踩断了树枝发出的脆响,脚步声逐渐明朗清晰起来。龙天翔如梦处醒,淡然道:“梁晨你又回来了么?”从背后走出的是一位身穿黑衣的中年男子,他的声音极附磁性:“梁晨?不是萧若琴吗?原来小子你也风流,又有新欢了?”

龙天翔望着这名男子,似在他身上探寻一丝熟悉的味道,然后,像是打开尘封的记忆,慢慢地道:“原来是你。”中年男子呵呵一笑,看着三年过后少年脸上的沧桑,欣慰地道:“你我三年前不过一面之缘,但你还记得寡人,着实让寡人吃惊。记得三年前,你答应寡人什么了吗?”顿了顿,看龙天翔一脸茫然,续道:“是答应拜寡人为师!”

龙天翔看着面前这名男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确实答应他了某件事,可当时也不记得答应了什么,不禁问道:“有么?我真的答应了你?”中年男子冷眼看了龙天翔一眼,道:“你反悔就算了,就当没那回事。”说完,作势欲走。龙天翔岂会让人看不起自己,叫住他,道:“对,我曾答应过你。”中年男子搁浅着一抹笑意,走近一步,道:“那好,你既是寡人天绝的徒弟,就得听寡人的话,来,跟寡人来。”说完,转身便走。

天绝。这个名字宛若通天惊雷打在龙天翔耳畔,接下来,他再也听不进去任何话语。天绝是谁?圣门的魔血神帝,实力在圣门可算第二人,他的哥哥天破,人称魔魂圣皇,就是圣门的领主。

天绝见龙天翔没跟上来,又道了一声:“乖徒儿!”龙天翔猛然惊醒,讶道:“你是圣门神帝?”天绝摸了摸鼻子,哈哈笑道:“怎么,你怕了?”龙天翔眸中怒意一闪,脱口而出:“我自出生就没怕过什么!”他字字说得极慢,却字字斩钉截铁。

天绝看着他半晌,忽地冷笑,眼神中有几分轻蔑的神色,道:“那个雨夜,你不就怕了。”

“我没怕!”龙天翔恨恨地盯着天绝,愤恨的眼神中似乎想要藏住内心的脆弱。天绝装作没看见,每一句话依然冰冷凌厉:“你怕了,那时,你怕你会失去一切。你面对琼云那道士时,你害怕你会死。三年后,你面对你师傅的遗骸时,你怕你杀错了人。看着的你师姐的遗体时,你又痛惜自己失去了一位对自己好的人,然而,她却是被你所杀,对,用的就是你这双血淋的手!”每一个字都敲击着龙天翔内心柔弱的防御,几近把他逼到疯狂的边缘,天绝接着道:“说到底,你不过是个可悲的胆小鬼。”

龙天翔双目失神,内心的毅力,支撑着他下一句话:“如果我是胆小鬼,我为什么还要不顾自己的死活去救他们?”这位外表坚强,内心的脆弱的少年,内心最后一道防线,最终被天绝无情地打破:“你不过是害怕亲人在你的眼前死去,别把自己说得那么伟大,你只是一个胆小鬼而已!”

“砰”一声无声在心里的破碎声,回荡在早已没有灵魂的空壳之中,黑暗淹没视线,口重只剩下一句凄凉的话语:“我,不过,只是一个胆小鬼......”黑暗的世界里,看不见任何东西,听不见任何声音,甚至没有任何感觉。

轻风拂面花撩人,碧空留云人不在。刚才还在树阴之中的两个男子的身影早已消失。空留下的,只有摇摆不定的风。宁静之中,“天翔哥哥!”一句打破绿荫下的晨光,红衣若天仙的少女怔怔地站在原地,仿佛不相信眼前的事实。衣衫若雪的绝色少女却只是冰冷的模样,谁也不曾察觉,她嘴角滑落的惆怅。

未完待续,欲知后续情节,请登陆www.zhulang.com,章节更多更新更快,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