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时间石
"爱书网"访问地址更换为 https://m.22ff.org

粉红的花瓣悠悠飘落,伴随着花瓣落下的,还有带着悲伤的泪滴。无论花瓣多么轻盈,多么轻柔地飘落,都丝毫减轻不了沉重的悲痛。

龙天翔对着石碑跪拜了三下,脸旁的泪痕展示着他脆弱的一面。这是第一次吧,别后三年第一次见面。其实早就知道是这样,可是内心还是如此的沉重、如此悲痛。他缓缓站了起来,对着石碑,不,是他的父母,道:“爹,娘,你们安心地去吧。孩儿已经帮你们报仇了。”

正当他要转身离去之际,一阵柔和的风吹过,像是要抹去他脸上的哀伤。轻轻荡起碑角几片落花在空中行舞。石碑底角那一串被花瓣遮住的鲜红字文,顿时显现:义子张秋生立。

张秋生没死?一瞬间,这个念头在龙天翔脑海里闪现出来,这个念头对他来说,无疑是绝望中的烛火,本以为自己失去所有的亲人,一无所有了,却是上天开的一个无聊玩笑。如此说来,萧若琴也很有可能没有死,如果她死了,也应该有一个她的墓碑......

欣喜之中,龙天翔带着一丝奇怪的感觉,为什么神阳镜里的画面和现实不相符?基于好奇,龙天翔单手一翻,凭空出现一面六边古铜镜,想要用它再看一次过去。可刚拿出的一霎间,神阳镜发出一阵强大的能量,然后,自身发出碧绿的光,一闪一烁,似在吸引着什么。

龙天翔惊讶地看着手中的神镜,一股强烈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他将目光移向洛绯,然而,又一次令他惊讶了,洛绯脖子上挂的一块黑色月牙形的石头,也闪烁着黑光,似在被什么牵引着,慢慢地移向神镜。

靠近了一段距离,黑石被串着的红细线拉着,不得近一步靠近神镜,顿了一会儿,只见黑石猛地向前一冲,硬生生将红线扯断。洛绯道了一声“好疼!”,用纤细的手指捂着刚才秀颈应痛的地方,目光依旧好奇地盯着眼前所发生的事。

这一刻,仿佛整个世界都静了下来,很宁静,很安静。两个人的好奇心也都静了下来,仿似彼此间微弱地呼吸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当黑色月牙形的石头距神镜只有一寸时,两物同时放出更耀眼的光芒,绿黑交织又绿黑分明,光芒之盛,龙天翔和洛绯闭着眼睛几乎都能感觉到刺痛。下一刻,耀眼的光芒将他们淹没。

琼云山,高耸巍峨,直逼九霄。山间长满了青葱树木,碧意芳华,似乎连心都轻飘起来。远远看见,琼云山宛如一把青刀,插于天地之间,又如苍龙俊岭远远垦去,不见尾端。山上有一名派,琼云派,号称天下正道之首。此山因此派而得名,所以很受世人景仰和向往。

广场上,成千名正在练剑的弟子目光被远方绿黑光芒所吸引,停下了本在舞动的剑。

正殿上,站着一位身穿如雪白袍,看上去年不过二十五、六的男子,他目光炯而有神,锐鼻挺翘,整张脸英俊不凡,全身散发着无比锐利却不伤人的剑气。站在他旁边的一位老者道:“江时,你怎么看?”

那位叫江时的男子,目光一凝,让人觉得极其深邃,冷道:“如此强大的能量,只有魔石才拥有,看来最后一块时间石出世了。”老者捋了捋胡须,赞同地点头道:“没错,绿色的光就代表时间,黑色的光应该是玄武,呃,那方向不是你师弟梁晨去斩妖蛇的方向么?”

此翻提起梁晨,动了江时的心思,他叹道:“不知师弟能否除掉翼火蛇,要知道翼火蛇的鳞可是刀枪不入的,而且它又是上古奇蛇之一,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老者目中精光一闪,背手而立,道:“江时,如果换做是你,你怎么杀掉那妖蛇?”

江时冷笑一声,仿佛根本不当一回事,走了出去,看着远方,那处碧黑交织的光芒所在,头也不回地对老者道:“师傅,虽然我们现在只有青龙石,但是我们一定能得齐其他五块的,参透出长生不老之秘。对了,张秋生师弟呢?”老者道:“大该又是去后山了。”

另一处天空上,一位身穿七彩艳服的男子,脚下踏着一只奇长无比的蛇,在天空中遨游,不是七雀又是何人?这只蛇嘴如鸟嘴,身体呈白色,全身裹着烈火。七雀道:“关了我三百年,现在我得好好活动活动,免得容易变老。腾蛇,带我到处去逛逛。”腾蛇应了一声,飞向远方。

别处,一块巨大的岩石上,坐着一位身穿天蓝纱衣,秀美绝伦的女子,她的脸色突然白了一下,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一名男子的模样,可她从未见过这名男子,为何脑海里会出现他的样子?她旁边站着一位同样与她穿着天蓝纱衣的女子,问道:“杨清雪,怎么了?不舒服吗?”

杨清雪摇了摇,娇笑道:“师妹,我没什么。大概是身体里的白虎石有所感应吧。”起先问他的那位女子立刻满脸不高兴,道:“我不是说过你只呼我名字萧若琴就好了,要不叫我若琴也可以。哪来那么多麻烦的规矩?”杨清雪苦笑道:“对不起,我忘了。那个......若琴。”萧若琴点头道:“这不是很好吗?对了,你说白虎石是不是感应到我身上的朱雀石了啊?”

杨清雪摇头道:“不是,是另一块。看来又会一场腥风血雨。”萧若琴看着天空,湛蓝如水晶,点头道:“是啊。”

绿色和黑色的光芒渐渐微弱下来,龙天翔试着睁开一只眼睛,但见起初的神镜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块碧绿的晶石,它慢慢地移向龙天翔,然后,落到他手中。而刚才那块黑色月牙形的石头则飞回了洛绯的手中,她跑过来,看着晶石,好奇道:“这是什么啊?我能看看它吗?”最后一句话是问龙天翔的,见他点头。洛绯伸出纤手小心地去拿晶石,不料,手指刚一触碰到,便被弹开,如此反复几次,洛绯只好放弃,无奈道:“唉,看不成。”

龙天翔笑道:“洛绯你那块黑色的石头是怎么来的?”洛绯指着手中的玄武石,娇笑道:“这个?是我娘给我的。”龙天翔猛然惊醒,几乎脱口而出:“你娘是洛凝霜?”洛绯点头好奇道:“天翔哥哥,你怎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