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墓
"爱书网"访问地址更换为 https://m.22ff.org

少年呵呵一笑,装蒜道:“是啊,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住下?”说完,目光微移,看着红衣少女,显然是在问她。嫣红的晨光中,映照出少女脸上的朵朵红晕,煞是明艳动人,美得令人窒息,她细声道:“天翔哥哥,你不是说这里是你的故乡,所以,我们才、才......”说到最后,微带羞涩的声音,渐渐小了,直到再也听不见。

那位大叔似被点醒了什么,作沉思状,喃喃道:“天翔哥哥?天翔哥哥?天翔,龙......哦,你是龙文的儿子,龙天翔!没想到一别几年不见,如今都长成俊俏小伙了”顿了顿,看着少女,兴奋地道:“好小子,连媳妇都娶了,不错不错,比你老子长出息。”

这位少年自然是――龙天翔,而那位少女则是――洛绯。

龙天翔尴尬一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空白的脑海闪现出一副骇人的画面,他急声问道:“李叔,我们村的王二叔怎么了,是不是去世了?”洛绯好奇地盯着他,好好的不知道为什么说到这上面来。李叔甚是吃惊,随后,又平静下来,道:“你王二叔几个月前就死了,可你才回来不久怎么会知道他死了?”

龙天翔叹了口气,目光带着哀伤,指向那片不带哀伤的天空,似回忆很久远以前的事,每一个字都无比沉重,道:“我在来的路上,见到了他的尸体......”李叔叹道:“他是死于蛇吻的。天翔,你也许不知道。我们村一年前来了一只巨大的蛇,开始还好,只咬一些鸡鸭作食,可随后,它的食量越来越大,我们村经不起那么大的食量。于是村民组织起来捕杀这只蛇,却没想到把它惹火了,不断的虐杀村民,也有些被它吃了。现在我们村已经不剩多少人了。”

龙天翔不解地问道:“那大家不搬走吗?”李叔道:“搬?这里是我们的故乡啊!我们能往搬?”龙天翔神情藏着几许叹息,挪开脚步,向外走去。洛绯连忙跟上,李叔问道:“天翔,你去那里?”

“出去走走。”李叔开着龙天翔越走越远,摇了摇头,也甩开脚步离开。洛绯对龙天翔问道:“雪月姐姐呢?”龙天翔道:“还在睡觉,看来是累了。让她在休息下吧,我带你到处逛逛。”

北山,坐拥在平水村的北侧,高大巍峨。山上的桃树,自从翼火蛇来后,便没有开过。然而,今天山上的桃树又开了,一片片粉红花瓣飞舞飘落,除了一阵阵沁人心脾的花香,还会有什么?难道还会让人记起翼火蛇屠杀了村民后村庄的沧桑么?

有人说:越美好的事物,越是会让人想起与之相反的存在。相聚时,总会担心离别;拥有时,又担心失去。龙天翔沉思片刻,向山上行去,花瓣扑满小径,粉红装饰褐黄,零星几点褐黄色分外显眼。若天堂般美丽,却没有天堂那般纯净。龙天翔内心里始终劈不开这层迷蒙的乌云。

在如此美境之下,洛绯的心似乎轻盈起来了,此刻的她开心得竟像一个稚嫩的孩子,娇笑道:“天翔哥哥,你看你看,这里好美哦!”龙天翔勉强一笑,他心里还被王二叔的死所困扰,毕竟他毁了王二叔作为人活在世界上最后的存在,也许这就是天意吧?世事变化无常,人生又几经周转。这次毁灭他的遗体,对他不也是一种解脱吗?纵然魂飞魄散,也摆脱了僵尸无轮回之苦。

想通此节,龙天翔内心的七分沉重化作三分轻盈,他回过头,目光瞬间凝固了,凝固在洛绯的身后。一棵盛开若伞的桃树下,孤单地立着一块石碑,石碑上鲜红的字纹,不断刺激着龙天翔的双眸:义父龙文之墓。义母柳月儿之墓。

不管曾经多少次认定自己已经接受现实,可当真遇到时,为何内心还是如此不平静,为何还是不能自已?龙天翔迈开脚步,现在似乎每一步都负着过去的岁月,沉重得让人抬不起头来。洛绯不明所以,但见龙天翔目光锁在自己身后,出于好奇,也转过头去。

一座抹着陈旧的石碑就那样立着,或许,除了上面宛若鲜红地字纹,已不辨是谁人之墓。但洛绯听龙天翔提起过双亲,所以她知道上面刻着的人是谁。

龙天翔来到石碑前,“砰”一声跪下,哽咽道:“爹,娘,不孝儿回来了。”

此时,在村口,许多人围着一位身穿淡蓝道袍,看上去年不过二十五、六的男子。

“神仙大人,谢谢你为民除害,帮我们杀掉那妖蛇。现在好了,我们不用提心掉胆过生活了。”

“真的,不愧是神仙大人。好人哟!”

“老头,你说错了神仙大人是神,不是凡人。”

......

一阵赞扬议论之后,被围着的那男子,脸带微笑,道:“好,好,大家不要说了。我可不是什么神仙,我是琼云派的梁晨。”

一位少女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出来,目光如炬地盯着梁晨,兴奋道:“梁大人,你好,我叫刘小玉。还没吃早饭吧?不如到我家去吃。”不由分说地拉着梁晨挤出人群的包围。

梁晨的目光闪过一丝残忍,被拉着行过一段路程,走过小桥,他皮笑肉不笑地道:“不用了,不用了。我还不饿。”刘小玉道:“不用客气。我家就在这附近的。”话落,目光似铁石附磁被吸引在一个女子的身上,口中喃喃道:“好美!”

梁晨冷哼一声,循着她的目光看去,却是有一位貌若天仙般地女子,一身衣服洁白如雪,可她的肌肤更胜三分,明媚的阳光中,展出一片红润。梁晨甩开少女的手,走上去,笑道:“姑娘,又是你呀!我们可真有缘,在树林一别后,没想到在这儿也能见面。”

这位美丽的女子不是雪月又会是何人?她早上起来不见龙天翔,以为他出去,所以也决定出来走走,不料碰到了不想见到的人,她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梁晨目光似亮了几分,打趣道:“在下怎么不能在这儿?莫非姑娘是想在下了?”雪月冷哼一声,转过头,不愿再多看梁晨两眼。那位刘小玉酸了鼻子,跑过来,醋意横生地道:“你们什么关系?”梁晨用右手食指点着自己的脸,若有所思地道:“我们什么关系?是呀,我们什么关系!我连姑娘的名字都不知道,姑娘认为我们什么关系?”雪月冷道:“没什么关系!”说完,转身便走。

刘小玉见她要走,松了口气,又听梁晨道:“等等,姑娘,不如我们一起去吃点早饭好不好?”雪月理也不理,身影渐远渐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