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七雀 第三章 炼狱之火
"爱书网"访问地址更换为 https://m.22ff.org

蓝色的火焰,自空中斜射而下,夹杂着热浪,扑面而来,逼得人几乎透不过气来。转眼,距离过近,要闪躲已是不可能。时间定格在龙天翔将洛绯推开的那一刹那,被熊熊燃烧的蓝色火焰淹没。

洛绯与龙天翔的距离渐渐隔开,她伸出手想要拉住他,可是,够不到。泪水潸潸,洛绯扯着欲哭而又尖锐的声音:“天翔哥哥,天翔哥哥,天翔......”

巨大的蓝色火焰无情地掩盖住龙天翔渺小的身躯。空气被热流扭曲,视线被泪水模糊,想要看清的身影消失在不真实的火焰中,变得再也无法看清。

洛绯呆呆地望着炼狱之火,三魂已走了二魂,失神地喃喃道:“你刚刚不是才说过不会再丢下我的吗?怎么现在又办不到?你这个骗子、大骗子!”她将手紧紧握成拳头,由于太过用力,修长地指甲深陷入肉里。那点滴的痛苦,都化作无数把利刃,插进她心里。如果不是这样的痛苦给些须的清醒的话,或许她就会随着消失的那个身影,一起消失在炼狱之中。

现在,她能做到的只有祈祷。尽管不真实,但也只能祈祷......受惊的马儿拉动马车飞快地向前奔跑,动物的本能刺激着它强烈的求生欲望,步伐如飞。然而,再快的步伐又能到哪去呢?带动的只是茫然,逃出那大的空间后,下一刻,又该到何处去?最后,它停在一开始落下的地方,直觉告诉它,能下来,就能从这上去。

马车内,响起淡淡银铃般地声音:“害怕吗?想上去吗?终究只是动物,只能靠本能作出反应。”随后,又响若有似无地叹息:“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在害怕呢?那天晚上,能那样死了多好。”她如白玉的手,轻盈地向上一抬,马车和马就立刻升到了吊桥的对面。

刚着陆,她内心猛地一惊,情不自禁地道了一声:“天翔......”

雪月拉开布帘。阳光投下,穿过枝叶,留在地上的斑驳,反射着柔光照在雪月秀美的脸上,竟是美得不可思议。莲足踏下,雪月踩在地上,回望着背后那深深地断崖。

阳光如此明媚温暖,都快令人将刚才冰冷的血腥记忆融化掉。清风吹过,林间枝叶沙沙作响,又鸟鸣啾啾,声声醉人,仿佛把人带入了过往。不知什么时候,雪月听呆了。

直到一个身穿淡蓝衣服,年约不过二十三、四的英俊男子问她,道:“姑娘,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这里很危险的,请赶快离开这里。”

雪月转回头来,不自然地一笑,道:“我一会就离开。”

那一霎间,是怎样动心地美丽?那样的笑容,又是怎样的惊艳?那男子不知觉地看呆了。许久,他笑道:“姑娘,听在下一言,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这里妖气很重,据说是有大蛇出没......”

雪月道:“谢谢你的好意。但是,你说这里有大蛇出没,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反而靠近这里?”

那男子揉了揉鼻子,得意地笑道:“姑娘,你有所不知。在下是琼云派的梁晨,听说这里有妖蛇出现,特来次地,斩妖除魔的!”

雪月突然觉得眼前此人面目可憎,并不是听到梁晨这个名字,龙天翔从未在她面前提起过梁晨跟他的关系(看过《六魔石》的人,都知道是梁晨害得龙天翔失去亲人的),但也是受龙天翔的精神影响。因为她是龙天翔的灵源,在七雀将灵源交给龙天翔时,雪月已是接近成形,但最后的部分,是龙天翔精神供给的。龙天翔恨正道,多少她也有点恨正道。故此,她才讨厌眼前的这个男子。

雪月冷道:“是吗?那你还不去除妖?”

梁晨剑眉一皱,表情有点局促,心想:“怎么这个女子变脸比变天还快?刚刚还挺温柔的,现在就跟一团冰山一样。”看着眼前这位美丽的女子,他一点也无法生起气来,干笑道:“姑娘,这里真的很危险。我看,我还是先把姑娘送到完全的地方,再去斩妖吧!”

雪月冰冷地目光扫过梁晨的面容,令他不觉打了个冷颤,道:“你去斩你的妖便好,用不着管我!”

梁晨眉头大皱,眼珠一转,似在想什么,迟疑道:“可是......”话未说完,大地突然一震。梁晨立足不稳,向后退上一步才站住身形。雪月靠着马车,并未受到任何波及。

那条断崖内侧突然冲出蓝色的火焰,直贯天际。梁晨表情愤恨,冷哼一声,道:“妖孽!”言讫,跑向断崖。来到断崖,他并没有立刻跳下去,而是回头,看着雪月。片刻之后,才把不舍的目光移开,跳了下去。

下落,眼前的图象急速闪过,眨眼即逝。耳边生风,呼呼作响。梁晨降到底下,发现周围的岩石都被烤过一般,黑漆漆的,一股焦味都还没散去。他小心地向前走去,口中只留下一句:“娘的,坏我好事!”

看着梁晨跳下去后,雪月的目光开始柔和起来,她自言道:“天翔还在下面。我要下去帮他吗?”

温和的阳光照在雪月赛雪的肌肤上,衍生一片嫣红。她摇了摇头,柔和地目光只停留在眼前的地上,娇气道:“我才不要回去帮他呢!”

这个在人前冰冷地女子也许只有面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展现出真实的自己。

炼狱的火焰不断撕裂着洛绯的泪水。崖顶,翼火蛇的眼睛似乎更红了就几分,狂傲地叫了一声,像是在显摆自己的实力一样。

“你高兴得太早了!”炼狱的火焰中朦胧地出现一个身影,不是龙天翔又是何人?火焰跟着出现的身影开始呈旋涡状,然后,不断读缩小、缩小。

是谁点燃了绝望中的烛火,照亮了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