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七雀 第一章 尸变
"爱书网"访问地址更换为 https://m.22ff.org

清晨的浓雾尚未被打开,天地间浑然一白。一片碧绿的森林给这白色的水雾,添了几分绿意。森林有一端隔着断崖,仅凭一座古老的吊桥来往。

马声嘶鸣,一辆马车慢慢地停在吊桥前。驾车的是一位看上去十七、八岁身穿白衣的少年,他停下马车,目光聚在吊桥上,思忖片刻,喃喃道:“士别三年,你又增添了几分古色。”

马车内,传出一阵如银铃般脆而妙的声音,“龙天翔,谁增添了几分古色?”

这个叫龙天翔的少年呵呵一笑,乐道:“洛绯,雪月知道吗?过了这座古老的吊桥,我们就算是回到故乡了。”

马车内,传出另一个柔媚的声音,“天翔哥哥,那是你的故乡,不是我和雪月姐姐的。你不能说是我们。”

龙天翔一笑置之,道:“管它的。马兄,走了。驾!”鞭绳一抽,马儿飞快地奔向前方。到了桥的中段,摇晃得很厉害。马儿因动物的本能而感到害怕,惊叫一声,身体向上一仰,前蹄又猛地向下一踏,重重地踏在陈旧的木板上。哪知这木板年久失修,经不起这么大的折腾,“哐”一声,垮了下去,马蹄下陷,整个马身被卡在吊桥上。

马车内,一个如银铃般地女子的声音,冷冷地响起,似乎她对这么大地摇晃震动,没有丝毫感觉一样,“怎么了?”

龙天翔摇头苦笑道:“马被卡在吊桥上了。”

马儿前蹄踩不到实地,更加惊恐害怕,挣扎得越来越猛。然而,它不知道越挣扎越往下陷。终于,木板放弃了支撑,“哐”又一声,马儿掉了下去,却因为缰绳拴得紧,拉住脖子,吊在半空中。这般地痛苦,弄得可怜的马儿颤抖着嘶鸣,渐渐地,气息越发微弱。

龙天翔不禁莞尔,道:“一整个活吗上吊。算了,救马一命胜造三级浮屠。”说完,鞋子轻轻在木板上一点,只听又是“哐”一声,马车也随着掉了下去。这下好了,马儿不用再受窒息之苦,但是向下急降也不是好受的,它四蹄乱扫,想要在空中找到一点立足之地......悬崖并不是太深,很快就能见到底了。龙天翔单手一比,向地面一划,一股强大的气刃打在地上,反弹上来的气流,使他们轻轻地来到地上。那只受惊的马儿来到坚实的地上,立马欢呼雀跃起来,还跑到龙天翔面前舔他的脸,一时之间好不亲热。

龙天翔好不容易摆脱了马儿的纠缠,转过头来,笑道:“两位姑娘,没惊到你们吧?”

马车内,传来一个女子冷冷地哼声,继而,是另一个柔媚而生涩地声音,“放心吧,天翔哥哥。雪月姐姐,没事。我、我也没事。”

龙天翔呵呵一笑道:“那就好,那就好。”当他转回头来时,眼前的事实不禁让他动容。刚才由于气流的关系,将浓雾吹散,所以现在能看得很清楚,不再迷蒙。

遍地尸骨,因为长期处在阴暗潮湿的环境,早已开始腐烂、发霉。引诱而来的是满地蛆虫,它们蠕动着肉白色的身体,在尸身肆意地乱爬。干涸地血泊,使褐黄色的土壤凝固成血红色的土块。空气中弥漫着令人恶心地异臭。

龙天翔目光立刻冷了下来,声音较之刚才也是冷了许多:“看来我们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来了。”洛绯探出头来,正想问龙天翔什么不为人知的地方的时候,却看见这遍地的蛆虫、尸骨,又闻到空气中带来的异臭。这些几乎让她晕厥,她连忙捂住瑶鼻,把头缩了回去。

入了车内,洛绯似乎还闻到那恶心的臭味,她柳眉轻蹙,眼圈发红,看了都令人心痛。

雪月摇了摇头,伸手在洛绯的鼻尖轻轻点了下,一丝美丽闪烁地白光进入了洛绯的瑶鼻,道:“这下,你闻不到气味了。”洛绯半信半疑地吸了一小口气,果真闻不到什么臭味了,眉开眼笑道:“谢谢雪月姐姐!”

龙天翔按辔徐行,一路上左顾右盼,想眼看看这些尸体都长什么模样。只可惜,这些尸体的样貌不是已经腐烂,就是爬满了蛆虫,到头来什么也看不到。

他们来到一条小道,宽度大概只能容纳七、八个人左右。在这小道上,却是尸体最密集最多的地方。一具没有头颅的尸体,手指动了一下。龙天翔他们穿过这条小道,那具无头尸突然站了起来,跟着所有的尸体都站了起来。

穿过小道,来到一个满地尸体硕大的空间,同样也是一个死胡同。龙天翔眉头一皱,掉转马头,就看见那些尸身动了起来,一步一步地靠近他们。龙天翔剑眉倒竖,道:“尸变?”

马车内,洛绯惊呼一声,脸色发白,害怕地道:“天翔哥哥,别吓我好不好?什、什么尸变?”

龙天翔道:“尸体无冤无辜地就动了起来,而且还要咬人,它们最喜欢咬你这样美丽的小姑娘了,这就叫尸变。”洛绯“啊”一声,躲进雪月的怀里,惊道:“绯儿不是小姑娘!绯儿不是小姑娘......”雪月柳眉微皱,冷道:“龙天翔,你觉得吓人很快乐吗?”

龙天翔干笑一声,对着逼近地僵尸,吼道:“看吧!都怪你们,害我被训了!”说完,单手食指一弹,一道红光如箭击爆一具尸体的头颅。然而,那具尸体的头部都没有了,还依然向他们走来,像没事一样。龙天翔惊道:“呃,怎么不死啊?”

雪月冷哼一声,哼声中尽带讥讽,道:“它们早都已经死了,你还要它们怎么死?”洛绯轻颤一下。

一滴冷汗勾勒出龙天翔英俊的轮廓,他怪笑道:“这可棘手了。”

那群僵尸在离龙天翔还有几步之遥时,突然猛冲而上。龙天翔道:“照顾好洛绯。”话落,右手一比,左手一划,一阵强大的气浪,直接淹没僵尸的先头部队。趁着气浪,他飞到半空中,双手举向天空,聚集出一个巨大的炎珠,向下打出。

一道炎热的红流,如惊鸿直接贯穿密集的僵尸群,通过那条来地小道。

过高的温度致使蛆虫从尸身上掉下来,落在地上,不住地左右摆动,最后蜷缩成一团,直至火化燃烧。

半空之中,一道人影轰然而下,其势如雷,人未至而疾风到。刚才被火化的蛆虫赫然被放弹开,龙天翔点足至地,举重若轻。目光嗜血,冰冷地一扫。

他,怔住了。

有一个令人感觉亲切的地方,叫故乡。

“呼”崖底突然起风了,飘动着龙天翔的衣角。曾经多少次想乘风归来,曾经多少次按奈住内心的想法。

龙天翔失魂地退后一步,喃喃道:“王二叔,怎么会......不可能,但......”

那具尸体没有丝毫感情,依然将他那只沾满了血腥的手,伸向龙天翔,它渴望鲜血,渴求鲜肉地滋味。

是不是人死了,感情也跟着一并死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