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洞庭湖巨枭授首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时间过的很快,又是三天过去了,距三月初三武林大会不过六天时间。

这一日清晨,尹月仙和陆双双、陆纤纤姐妹长途跋涉赶至,随同她们一起来的,还有峨眉派掌门纤尘师太及门下百余名弟子,其门下清风、清月、清心、清静和王慧娴、刘如梦、凌紫嫣四道三俗七大弟子赫然也在其中。随着一阵粗犷的笑声,昆仑派掌门天玑道长也跟了上来,身后是钟瑶、马明、赵刚、张越四大弟子及门下一百多名弟子。

两位掌门联袂来到,程金凤不敢怠慢,立刻到门外迎接。尹月仙朝程金凤一抱拳道:“程宫主,我们姐妹三人幸不辱命。”程金凤慌忙还礼道:“有劳三位姐姐了。”

见到程金凤,纤尘师太微微笑道:“程宫主,贫尼这厢有礼了。”程金凤忙道:“师太快请起,金凤愧不敢当,快屋里请。”将纤尘师太和天玑道长请到客厅,众人又免不了一阵客套。叙礼后,程金凤将现在的形势向两位掌门略一介绍。听闻“武林圣仙”李归元为救少林、武当等门派弟子突围战死在武当山脚下,两位掌门连连扼腕叹息。又得知大魔黄一乾、二魔钟一坤俱已毙命,天玑道长连声道:“两个老魔头死的好,纪少侠正好为李前辈报了大仇。”程金凤又将“悲天剑”和“九转乾坤珠”所藏的秘密告诉了二人,得知这个消息,纤尘师太高兴道:“如此说来,陆振英这狗贼的日子就长不了了。”程金凤点了点头,面上的表情却带有一点点感伤,纤尘师太正在兴头上,并没有注意。

众人正在客厅内聊着,外面有弟子又来通传:“禀宫主,外面有人自称是星宿派宇文掌门,前来求见纪大侠。”纪灵腾地一下子站起来,道:“莫不成是飞燕妹子?我去看一看。”程金凤也坐不下了,她朝两位掌门一拱手道:“请二位稍等一回,金凤去去就来。”说着,她匆匆随纪灵而去。

到了门外,纪灵和程金凤仔细瞧去,来的不是宇文飞燕还会有谁?窦坚、程虎、杨平师兄弟三人紧随在她身后,再后面是数十名星宿派弟子。二人赶紧将星宿派众弟子请进去,又命弟子给星宿派众人准备房间去休息,接着纪灵将宇文飞燕和她的三位师兄请到客厅,介绍给纤尘师太和天玑道长。如此一来,众人又免不了一番客套。

程金凤没想到距三月初三武林大会的日子还有数天的工夫,已经有三派生力军赶来助阵,实在是太振奋人心了。欣喜之余,程金凤又想起了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见的陆振英,一时间悲喜交加,难以言表。其他人正在侃侃而谈,程金凤的脑海中又浮现出十年前与陆振英携手闯荡江湖的旖旎往事。如今事过境迁,物是人非,程金凤不禁微微叹了口气。

到了中午,大家又准备了丰盛的饭菜,为三大门派接风洗尘,程金凤心情不佳,中途推说有事离开了。梅香雪心思细腻,从在客厅时程金凤的失常就约莫猜到她的心事。她紧随程金凤走了出去,在一处僻静的角落找到了她。

看到梅香雪的到来,程金凤惊讶不已。梅香雪微笑着走上前,道:“程宫主,如果你看得起我这个姐姐,有什么心事不妨对我说出来吧。”程金凤激动道:“梅姐姐,我……”梅香雪看她仍在犹豫,遂道:“程宫主,你可是还想着陆振英?”程金凤点头道:“是啊,想当年仗剑天涯,花前月下,是何等的快意,金凤哪能说忘就忘?”

梅香雪鼓励她道:“金凤妹子,请恕姐姐直言,你所喜欢的陆振英,如今已经变成彻头彻尾的武林公敌。你所怀念的只是十年前的陆振英,但他已经死了,你应该从他的阴影中走出来。你还年轻,有更美好的生活在等着你,千万不能想不开。”程金凤道:“可我,我还是忘不了他。”梅香雪道:“爱情有时就是这么盲目,但关键时刻,宫主你可千万不能意气用事,否则一世英名将付诸东流。”程金凤当然晓得其中的厉害,她坚定地点了点头。

随着三月初三这天的临近,各大门派陆续前来赴会。二月二十八日,黑鹰堡堡主杨风携爱子杨少华和儿媳柳若仙到达岳阳,随行的还有一百六十名堡丁;二月二十九日,南宫世家少主南宫俊生、襄阳钱家公子钱通到了翠竹轩,两位的到来让程金凤非常感激,毕竟两家已经很少过问江湖事;三月初一,少林派方丈圆音大师与圆智、圆泽两位大师率门下数名惠字辈高手及两百余名少林棍僧匆匆赶到,武当掌门玉龙道长亦率门下数百弟子紧随其后;三月初二,淮南鹰爪门掌门杨万里、海沙派掌门雷鸣山各率数百门下到达岳阳,两派的到来更增添了武林正派的实力。

其后,又有两位武林人士的到来让大家非常兴奋,正是“岭南双虎”杜威、杜卿兄弟。二人自从扬州武林大会一别后,返回岭南加紧习练武艺,以期报仇。由于二人身在数千里外,所以程金凤才没有打搅他们,不过杜威兄弟二人无意间得到消息,马上千里迢迢赶来,希望能助程金凤一臂之力。

现在,各大门派俱已到齐,只差太行山十八山寨总寨主刘威了。圆音大师对程金凤道:“宫主放心,老衲曾按纪少侠的意思,派弟子给刘寨主送过信,刘寨主表示一定鼎立支持。何况,武当山一役刘威损失惨重,有五名寨主战死,数百弟子丧命,这个仇他一定会报的。”

程金凤稍微放下心来。果不其然,三月初三清晨,有弟子报:“太行山刘总寨主率弟子赶到。”程金凤忙前去迎接。这一次,刘威尽遣寨中高手,随行弟子一千五六百人,由于行程缓慢,所以才晚到。程金凤马上命人将刘威手下弟子安排好,用过早饭后,程金凤将各派掌门请到大厅,正式召开武林大会。这次武林大会,唯一的话题就是商讨对白骨教的最后一战。

程金凤命人将东方倩所绘的君山地图挂起来。地图上,君山的地理形势一目了然,机关、陷阱布置也都一一标志出来,圆音大师看完,不禁叹道:“程宫主竟然连君山的机关布置都了如指掌,老衲好生佩服。”峨眉派纤尘师太亦道:“如此一来,陆振英焉能不败?”

程金凤微笑道:“两位过奖了。这副地图是东方倩姑娘所绘。她曾经是白骨教的护法使者之一,所以对君山的情况了如指掌。虽然如此,但陆振英毕竟不是易与之辈,一定会对机关布置有所调整,因此,我们此次出击决不能放松警惕。”

圆音大师颔首道:“宫主说的是。”玉龙道长道:“程宫主,既然我们大家都已到齐,你就下命令吧。除魔卫道,哪怕是流血牺牲也是理所当然。”武当派三番两次遭受白骨教的袭击,更有数百名弟子牺牲,所以玉龙道长对白骨教有切齿之恨。

程金凤道:“道长,你的心情金凤理解。请您少安毋躁,金凤马上调配人手,部署攻打君山的各项事宜。”玉龙道长歉然道:“贫道失态,还请宫主见谅。”程金凤大声道:“现在本宫开始调配人手,希望大家都能听从调遣。”众人均道:“愿尊宫主号令。”

程金凤指了指地图,对圆音大师和昆仑天玑道长道:“大师、道长,烦劳你们二位带领门下弟子,从西面攻打。”二人点头称是。程金凤道:“掌门道长,有劳你和雷掌门率门下弟子,从南面攻打。”玉龙道长和雷鸣山连忙点头。程金凤道:“君山北面是一道悬崖峭壁,这里的防守虽说不是很严密,但易守难攻,所以也不能大意。就有劳纤尘师太和杨掌门率门下弟子负责从北面攻入。”纤尘师太拱手道:“宫主放心,贫尼一定要从这里撕开一条口子。”“闪电鹰”杨万里亦道:“老夫决不会让宫主失望。”

最后便是主攻方向东面了。由于君山东面是大片滩涂地带,地势平坦,视野宽阔,不易防守,陆振英一定会在这里设置重重机关,部署大量弟子。这里一定是块难啃的骨头。程金凤一脸肃然道:“就由本宫和纪大侠等人率领其他弟子从东面攻打。大家务必要听从号令行事,千万不能卤莽,知道吗?”

随后,程金凤又指着地图对大家道:“这里是陆振英主政的天成殿,我们攻上岛后,就在这里汇合。”调配人手后,程金凤发布号令道:“现在我们马上赶到码头,准备登船。”

说完,程金凤长身而起,大踏步走了出去,其他人依次跟在她的身后,到了外面,各派弟子早已整装待发。程金凤一声令下,各门各派数千人,浩浩荡荡赶往江边。而江边早已有数十艘大船停靠在码头,静候他们的到来。

各大门派的弟子陆续登船,由于人数较多,整整花了一个多时辰,各门派的弟子才登船完毕,程金凤把手一挥,船队起碇缓缓朝君山方向驶去。这一天天气晴朗,水面上清风徐徐,程金凤等人屹立船首甲板上,看着四周如画的景致,感到心旷神怡。

船队行驶了近半个时辰,远处的君山已映入眼帘。船队又行驶了一刻多钟,程金凤下令船队分开,按照事先的部署,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直逼君山。岛上的白骨教弟子看到武林各大派组成的庞大船队,立刻鸣螺示警。

君山上早已乱成一团。白骨教弟子按照陆振英的指示,纷纷进入预先布置好的阵地。船到近岸,程金凤等人也早已将岸边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一队队白骨教弟子依托一道道小山冈,手持各式兵器,严阵以待。

程金凤长剑一挥,主攻东面的各派弟子纷纷跳下船,涉水朝岸上攻去。刘威率太行山寨的一千多名弟子冲锋在前,呐喊着一拥而上;七巧宫、星宿派、黑鹰堡和碧罗岛的弟子紧随其后,一并朝岸上杀去。

刚冲到沙滩上,一排排弩箭从岸上左右两侧的山冈密密麻麻射出,刘威所率的弟子促不及防,纷纷中箭倒地。不过这些来自北方的汉子很英勇,一些人倒下了,后面的人踩着尸体继续前进,多么惨烈的一幕。

程金凤见状,忙招呼己方的弓弩手与岸上的白骨教弟子对射,已期将他们压制下去。这招果然奏效,刘威见岸上逐渐哑火,把手一挥,率弟子们又冲了上去。白骨教弟子见抵挡不住,立刻往后退,放弃了第一条防线,转而防守第二条防线。

程金凤、聂小瑜等人跟随在队伍当中,左右调度。顺利攻取第一道防线后,刘威率领手下弟子继续朝第二道防线冲去。在他们眼前出现了一大片树林,程金凤在后面看得明白,想要喝止刘威,却已来不及了。刘威率弟子们冲入树林,却没发现一个白骨教弟子。就在他们四下搜寻的时候,一弟子不小心被麻绳绊倒,刘威刚扶他起来,树林深处突然射出一排排长矛。事发突然,大家根本无从防备。只听惨叫声此起彼伏,一名又一名太行山寨的弟子被活活钉死在树上,惨不忍睹。

刘威双目几乎要喷出火来,他刚往前迈了几步,又踩到一条麻绳。这一次却是数不清的飞镖雨点般飞了出来,众弟子无从躲避,死伤惨重。程金凤急忙从后面赶了过来,大声叫道:“刘寨主,千万不能硬冲,快点退出树林。”刘威看了看遍地的尸体,一向流血不流泪的他竟然滴下了数滴泪水。刘威内心挣扎了许久,想起千余名弟子的性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他极不情愿地吼道:“大家先退出树林。”到了树林外面,刘威粗略点了一下人数,太行山寨的弟子已折损三百余人。

宇文飞燕知道他心里十分难过,遂上前劝慰了他几句。刘威感激道:“多谢宇文掌门的关心。放心吧,老夫一定会坚持下去,直到取下陆振英的狗头,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程金凤把纪灵等人叫到身边,商讨一下如何才能安然通过这片树林。方才的惨状纪灵也全看在眼里,他沉吟了一下,道:“程宫主,时间紧迫,纪灵有个主意,不知妥当否?”程金凤正头疼呢,一听纪灵有主意,忙道:“纪大侠请说。”纪灵道:“既然这机关全是由绳索控制着,我们何不安排弟子在前面探路,将机关全部找出,然后予以破坏,那其他人就可以安然通过了。”这个计策果然高明,但必须有人充当敢死队。所以纪灵说完后,场上立刻鸦雀无声。程金凤叹道:“看来这个计策还是不可行。”

纪灵知道大家在犹豫什么,他呵呵笑道:“其实事情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么困难。我们只要做一条简易的木筏,然后在见面扎一道高三尺的厚重篱笆,两个人撑着木筏在前面开路,遇到操纵机关的麻绳就将它们砍断,如此一来,要想通过这个树林就容易多了。”

纪灵这么一点透,大家的心情也放松了许多,毕竟这样就安全多了。纪灵道:“我们立刻动手做三条木筏,每十丈一条,这样,我们通过树林的速度就会快很多。”程金凤不禁敬佩道:“纪大侠的智谋,果然是无人能及。”纪灵微微一笑。

众人齐心协力,木筏很快做好了,上面还扎了结实的篱笆,就算是射来密集的长矛也穿不透。为了给大家做榜样,纪灵和梅香雪踏上一条木筏,紧接着朝树林深处划去。纪金童和东方倩相视一笑,也上了一条木筏。纪巧巧正要抢最后一条,聂小瑜把他拦下,道:“你不准去。”纪巧巧知道母亲心疼自己,只得打消念头。

这时窦坚跳上一只木筏,“玉面小孟尝”杨少华也跟着跳了上去,在大家热烈的欢呼声中,三只木筏依次向远处驶去。树林里传出了阵阵暗器破空声,听得大家心惊肉跳。

过去了有半柱香的工夫,树林里渐渐平静下来。程金凤知道纪灵等人应该差不多冲出了树林,遂大声道:“大家给我冲啊。”众人沿着三条木筏开辟的道路向前冲去,果然再没有触动任何机关埋伏。冲出了这片树林,纪灵等人早已等候在那里。

眼前是一片开阔的地带,不远处是一片宏伟的建筑,那里应该就是君山的中枢所在了。眼下等待众人的,是黑压压一大群白骨教弟子,足有千余人,为首的,正是白骨教教主陆振英。在他左右两侧,有幽魂剑客曾远泰、“金烟杆”张逸辰、“思春婆婆”上官多情以及“追魂剑”李聚、东瀛刀客宇田直树等高手,看样子陆振英还想做最后一搏。

陆振英看到程金凤等人安然无恙,不禁切齿道:“没想到你们竟然能闯过我精心布置的机关,果然有些能耐。不过,就是不知道你们还能不能闯过我这一关?”纪灵哈哈笑道:“陆教主,你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就算我们不杀你,老天爷也决不会饶了你。”

陆振英冷笑道:“少废话,本座就看你有什么本事胆敢闯我君山?”说着,他纵身一跃,直扑纪灵。其他白骨教弟子如潮水一般,席卷过来。程金凤凤目圆睁,纤手轻轻一挥,刘威等人立刻冲上前,与“幽魂剑客”曾远泰等白骨教弟子撕杀在一起。

陆振英欺纪灵不是自己敌手,欲将其毙于掌下。纪巧巧看得真切,立刻跳到纪灵的跟前,拦下陆振英道:“老贼,你的对手是我。”陆振英一双眼睛似乎要喷出火来。他哈哈笑道:“臭小子,你以为上次是本座怕你么,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本座的厉害。”

说着他凝神聚气,双掌交叠向前击出,正是绝学“千瓣莲花掌”。纪巧巧冷哂一声,抽出“悲天剑”使出“玄天神剑诀”中的“揽月”式,直取陆振英的项上人头。陆振英只觉得寒气逼人,待发觉纪巧巧手持的乃是“悲天剑”,不禁大吃一惊。不过陆振英艺高人胆大,小心应付之余他不断抢攻,二人你来我往,三十招过去竟不分胜败。

纪灵在一旁看得仔细,他不禁惊叹道:“《金刚般若波罗密经》果然是一部武学奇经,巧巧纵然是练就《玄天真经》也只能与陆振英打个平手。”陆振英心里可不这么想,在他看来,与纪巧巧交手这么多招,竟然胜不了他一招半式,真是奇耻大辱。可如今的纪巧巧,武功深不可测,陆振英非但胜不了他,还得时时提防绝世神兵“悲天剑”,这也让他伤透了脑筋。

陆振英此刻与纪巧巧缠斗在一起,分不开身,其手下的白骨教弟子可就遭了殃。程金凤率先攻向“幽魂剑客”曾远泰,曾远泰抖擞精神,拔剑迎了上去,二人交手五十多招,程金凤一招“灵蛇天怒”,竟将曾远泰一剑劈成了两半。

纪灵则直取东瀛刀客宇田直树。宇田直树的东瀛派刀术与中原刀法大相径庭,难以捉摸。不过纪灵面对宇田直树还是绰绰有余,不过三十招,纪灵便一剑封喉,结果了他。

“思春婆婆”上官多情被宇文飞燕拦住,斗在一起。上官多情的风吟十三剑虽有其独到之处,但宇文飞燕在剑术上的造诣明显高过她。上官多情勉强支撑了一百多招,被宇文飞燕一剑贯胸而过,横死当场。

黑鹰堡堡主杨风与李聚交手五十多招,依旧不分胜败。两人功力相若,要想分出胜败恐怕在三百招后。李秀莲虽然恼恨父亲是非不分,投靠了白骨教,但是她又很担心父亲的安危,如此一来她免不了分神,几次差点伤在白骨教弟子的刀下。

纪灵解决了东瀛刀客宇田直树,又替下了黑鹰堡堡主杨风。李聚见到纪灵,手心不禁沁出汗来。虽然李聚是李秀莲的父亲,等于是纪灵的亲家,但纪灵出手并不留情,数招后,纪灵一掌击中了李聚的后背,将他重伤至吐血,接着纪灵又在他胸前击了一掌,将他全身的武功废去。李聚哇呀一声跌倒在地,纪灵将他拽起,李聚朝他吐了一口鲜血,森然道:“纪灵,你为什么不杀了我?”纪灵摇头道:“你是秀莲的父亲,我不会杀了你,但你作恶太多,有许多人恨不得剥你的皮,抽你的筋,我会将你交给他们,由他们来处置你。”纪灵将他扔给了杨少华和柳若仙二人,柳若仙感激道:“多谢纪伯伯。”

李秀莲见爹爹李聚被杨少华和柳若仙虏获,知道他一定凶多吉少,所以赶紧杀退围攻自己的白骨教弟子,来到纪灵的身旁,求他放过李聚。纪灵道:“秀莲,令尊终归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我们要做的,只有期盼他能够幡然悔悟,来世做个正直、善良的人。”李秀莲亦知道父亲犯下了滔天罪行,她没有再为父亲求情,只是衣襟早已被泪水打湿。

另一边公孙智被梅香雪杀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不过三十多招,梅香雪一剑削掉他半个脑袋。其他白骨教弟子早已心力交瘁,如今终于支撑不住,开始全线溃退。

陆振英一张青铜面具更加狰狞可怖。他一边同纪巧巧交手,一边厉声道:“大家给我顶住,给我顶住。”可任凭他喊破了嗓子,早已无人再听他的指挥。陆振英见大势已去,也顾不得与纪巧巧交手,他一掌迫开纪巧巧,天成殿方向退去。

程金凤立刻命人追击。大家小心翼翼地前行,在东方倩的带领下终于到达了天成殿,而此刻少林方丈圆音大师、武当掌门玉龙道长等人早已到达多时。经二人介绍,原来陆振英在西南两个方向布置了不少弟子,并让李聚的三个儿子李扬、李志、李莫愁守西面,总坛旗的几名堂主守南面。双方一交手,尽管白骨教有厉害的机关,但几大门派的弟子士气高涨,奋勇上前,白骨教弟子根本就不是对手,一触即溃,而李扬兄弟三人和其他几位堂主也命丧当场。李秀莲听闻三位兄长俱已战死,悲痛之下竟昏了过去。纪巧巧好生呼唤才将她唤醒,看到李秀莲一脸的悲伤,纪巧巧劝道:“事已至此,你就别伤心了,他们三人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李秀莲慢慢停止了抽泣,内心依然伤痛不已。

现在就差峨眉派掌门纤尘师太和淮南鹰爪门掌门杨万里还未赶到这里和大家汇合。纪灵一皱眉头道:“难不成他们遇到了麻烦?”程金凤对圆音大师道:“大师,可曾看见陆振英从这里经过?”圆音大师摇头道:“白骨教弟子现在已经群龙无首,老衲看到许多人漫无目的地四下逃窜,就是没有注意到陆振英。”

程金凤表情凝重道:“刚才我们还同他交过手,后来他往这边逃走,追到这里就不见了人影。”纪灵道:“纤尘师太等人定是遇到了陆振英。程宫主,我们立刻赶往驰援。”

程金凤等人立刻起程,到了半路果然遇见纤尘师太和杨万里率门下弟子将陆振英团团围住。陆振英此刻已经杀红了眼,不时有弟子倒在血泊中,纤尘师太中了陆振英一掌,倒在凌紫嫣的怀里不醒人事;“闪电鹰”杨万里与陆振英交手不过数招,便立刻处于颓势,被迫得连连后退。

看到眼前这副情景,纪巧巧忍无可忍,道:“陆振英,我来会你。”陆振英看到纪巧巧也不答话,立刻扑了上来。二人俱是当今武林的绝顶高手,一出手便用上了八成功力。顿时场上劲风呼啸,迫得周围的人连连后退。二人你来我往,很快三十招已过。陆振英见双方仍不分胜败,开始焦躁不安。

纪巧巧抓住机会,全力反击,无奈陆振英功力高深,纪巧巧的反击见效甚微。见手持“悲天剑”仍不能胜陆振英,纪巧巧也有些泄气。忽然,他灵光一现,使出“玄天神剑诀”中的第七式“破云式”。这一式刚柔并济,变化万千,让陆振英无从捉摸。

眼见劲招迫近,陆振英一咬牙,双掌运劲推出,正是“千瓣莲花掌”中最霸道的一招“莲动梵天”。二人甫一相遇,立刻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地面激起漫天尘土。

接着,二人又硬拼了十数招,每一招都用上了八成功力。众人细瞧去,二人的嘴角都渗出了血丝,可见这场拼斗如何惨烈。陆振英见纪巧巧仍顽强地站在那里,知道自己胜不了他,不得已只好后退。

程金凤等人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继续向前逼近,把陆振英逼到一处悬崖上。陆振英见退无可退,不禁惨笑道:“看来,本座只有全力一战了。”纪巧巧闻言,忙拉开架势,等待陆振英拼尽全力的一击。这时,程金凤突然幽幽说道:“陆振英,你这又是何苦呢?”

陆振英摇头道:“你不会懂的。我陆振英之所以有今天,全都是拜你们所赐。”说罢,陆振英将脸上的青铜面具狠狠扯下,露出一张惨不忍睹的脸。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脸上象火灼一般,光滑的肌肤早已不见,只余下黑褐色的伤疤层层叠叠,覆盖在上面。五官也残缺不全,鼻子早已不知去向,嘴巴如同豁了一个大洞,大的吓人。眼睛被划烂的肉包裹着,整个人看上去无异于一具僵尸。

程金凤哽咽道:“原来是这样,难怪你会对我们恨之入骨。”陆振英哈哈笑道:“你少在我面前假惺惺的,现在我已经成了瓮中之鳖,你应该满意了?”程金凤含泪道:“我是恨你,恨你为什么不争气,把你我之间的约定抛到九霄云外;恨你为什么会结识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最终把你引向一条不归路。你是应该恨我,可是你何曾从自身找过原因?为什么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会成为今天恶贯满盈的魔头?”

陆振英缓缓低下头,似乎在考虑些什么。程金凤从怀中掏出了两副卷轴,将它缓缓打开,然后对陆振英道:“这个你还认识么?”这是一副对联。陆振英仔细瞧去,上联是:一剑冲霄汉,神鬼莫测;下联是:英名震九天,宵小胆寒。这不是自己年轻时所作的么?陆振英道:“它怎么会在你的身上?”程金凤动情道:“这是我生平最爱的那个男人所作,我一直以他为荣,这副对联我会永远带在身上。”

听到程金凤把自己说成是她最爱的男人,陆振英十多年来第一次深受感动。他沙哑着声音道:“难道现在你还爱着他?”程金凤黯然道:“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我依然爱着他。我只希望他能重归正道,不要辜负了自己,不要辜负了所有尊重他、爱护他的人。”

陆振英惨笑道:“原来这个世界上最可笑的人是我。我千方百计要报仇,归根到底却是我咎由自取,哈哈。”良久,陆振英对程金凤道:“金凤,是我对不起你。这些年来我一直误会你,更千方百计与你为敌。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所牵挂,希望我能用自己的行动洗刷掉曾带给你的耻辱。”说着,陆振英缓缓闭上眼睛,朝悬崖一头栽了下去。

程金凤惊呼一声,立刻快步上前,毫不犹豫地跟着跳了下去,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陆振英。陆振英苦笑道:“金凤,我是咎由自取,你又何必……”程金凤捂住他的嘴,笑道:“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和你在一起。如今我终于可以抛下红尘俗事,达成自己的心愿了。你还会离开我吗?”陆振英含泪点头道:“金凤,我们再也不分开。”

纪巧巧见程金凤跟着跳了下去,早已怔在当场,其他人也都傻了。待纪巧巧赶到悬崖边,大声呼唤着师父,程金凤早已杳无踪迹,只余下一连串的回音:“巧巧,为师不在后,就由你来接管七巧宫。千万不要为师父伤心,师父达成了多年的心愿,于愿已足,今后武林就全靠你们了。”

纪巧巧垂泪道:“师父,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盼的。”李聚看到陆振英殒命,不禁喃喃道:“死了,就这样死了。”说完他不禁哈哈狂笑起来,脸上的皱纹又多了几条,让人见了不禁心生怜悯。

回到岳阳,有人在翠竹轩等候纪灵多时。来人一身白色劲装,国字脸,卧蚕眉,一对耳朵几乎垂肩,正是公门中大名鼎鼎的“白衣神耳”朱伯秀。纪灵见了他十分惊讶,忙道:“朱兄怎么有空到这里?”朱伯秀哈哈笑道:“难道我的来意阁下真的不知?”

纪灵又岂会不知,他为难道:“我当然知道朱兄的来意。只不过李聚曾杀害莲花堡堡主柳无非,我已经将李聚交由柳无非的独生女儿柳若仙处置,现在再让我收回所说的话,是不是有些强人所难?”朱伯秀笑道:“你为难,老兄我更为难,皇上令我调查赈灾款银被截一事,我总不能空手而回吧。”

纪灵笑道:“赈灾款银不是没有丢么?我有一样东西,足以让你交差,至于李聚,你就告诉皇上他被人所杀,不就结了吗?”朱伯秀苦笑道:“你呀,真拿你没办法。”纪灵从怀内拿出一封信笺,是当时李聚写给官军内应宋褚的亲笔信。纪灵道:“有了这个证据,你不就可以结案了吗?”朱伯秀点头道:“的确如此,那兄弟就告辞了。”纪灵盛情挽留道:“朱兄何不留下喝杯水酒?”朱伯秀笑道:“你的酒,还是少喝为妙。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