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玄机现小试牛刀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纪灵又想起一件事情,忙对程虎道:“你们曾去过武当,可否知道武林圣仙前辈的下落?”程虎黯然道:“他被陆振英杀了,不过陆振英还算有点人性,将他安葬在武当山上。”

听到李归元的死讯,纪巧巧当场掉下泪来。纪金童安慰了他几句,对纪灵道:“爹爹,时候不早了,我们应该回去了。”纪灵点点头,对宇文飞燕道:“飞燕妹子,我先走了,等你将手头的事情忙完后,我们再找机会相聚。”

宇文飞燕睁着朦胧泪眼道:“纪大哥,那你一路保重,我们后会有期。”纪灵有些伤感道:“飞燕妹子,你也保重。”说着,头也不回地走了。纪巧巧和纪金童朝众人一个罗圈揖,然后快步朝纪灵追去。

回到七巧宫,天已经暗了下来。

纪灵见到程金凤,将事情经过大体上说了一遍。得知何宁已经自杀,程金凤有些惋惜道:“这何宁也是一个人物,可惜走上了歪路。”聂小瑜插话道:“陆振英还不是一样,将来他也不会有什么要下场的。”

纪灵道:“有件事说了怕宫主伤心,但又不得不说。”程金凤顿时花容失色,喃喃道:“纪大侠,可是家师的消息?”纪灵点头道:“原来何宁等人一直暗中注意我们的一举一动,我们在武当山脚的鏖战他们也全看到了。听程虎讲,圣仙前辈不敌陆振英,死在他的手上。”

程金凤终于忍不住悲怆出声,泣道:“师父。”西门玉雪、西门玉霜等人劝了好久,程金凤方才止住哭泣,道:“纪大侠,那家师的遗体呢?”纪灵道:“这个你放心,陆振英将前辈的遗体安葬在武当山上,老前辈此生应无憾了。”

纪巧巧在一旁大声道:“不管他怎么做,师祖都是死在他的手上,师父,我们一定要替师祖报仇。”程金凤一拭眼角的泪水,大声道:“这是自然。不过,我们目前最重要的是参透‘悲天剑’和‘九转乾坤珠’内的秘密,才能有胜算。”纪巧巧道:“那好,我会和爹爹一定会把内中的秘密给找出来。”

程金凤点头道:“巧巧,你有这份信心,那我们何愁贼人不除?”

用过晚饭,纪灵将聂小瑜、梅香雪等人请到自己的房间,大家群策群力,一起来研究悲天剑;另一头,程金凤把西门玉雪、西门玉霜姐妹和牡丹仙子、挑花仙子、蔷薇仙子、水仙仙子四位花仙叫到自己的房间,一起参悟九转乾坤珠的秘密。

纪灵把“悲天剑”交给聂小瑜,聂小瑜把玩了一会,又交给其他人,可是任大家左观右看,想破了脑袋,可仍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一时间大家在那里七嘴八舌,争论不休。欧阳皎月道:“大哥,莫不成这‘悲天剑’只是一把绝世神兵,而真正的秘密是在‘九转乾坤珠’上?”

纪灵点头道:“恩,你说的有道理。不过,这一切只是推测,我们这方面不能有丝毫放松。”大家赞同地点点头。纪灵又一次地将悲天剑拿在手中,当他把目光移到剑身底部的时候,借着蜡烛的火光,纪灵突然发现上面有一寸许大小的地方呈淡红色。

纪灵疑是蜡烛光芒所致,他擦了擦眼睛,发现上面的颜色确实是剑身所呈现出来的,只是颜色极浅,要不是纪灵目光犀利,换做是平常人谁也不会注意到。纪灵想起以前这痕迹并没有出现过,猜想这应该是遗留的血迹,遂用手轻轻地擦拭了一下。谁知淡红颜色没有丝毫变化,象是深深地印在剑身的上面。

纪灵不以为意,遂将剑收好。众人见依旧没有结果,忍不住叹了口气。纪灵见大家都忙了半夜,便招呼大家各自回去休息。

程金凤这边,也是徒劳无功。大家把“九转乾坤珠”翻来覆去看了个遍,眼前除了一个晶莹梯透的水晶珠,什么异样也没有发生。程金凤甚至试图用内功将“九转乾坤珠”震碎,可出乎意料之外,“九转乾坤珠”并没有丝毫异样,完好如初。

程金凤知道又白忙活了一夜,只要让西门玉雪等人回去休息。她自己也有些劳累,就随手将“九转乾坤珠”放在桌子上,躺到床上和衣而睡。

翌日一早,程金凤刚一醒来,就被突如其来的一阵强光刺得睁不开眼睛。她揉揉惺忪的眼睛,仔细一瞧,这才发觉“九转乾坤珠”突然间变得绚烂无比。程金凤好一阵兴奋,忙裸足上前,神秘的光芒却突然消失,“九转乾坤珠”又回复如初。

程金凤不甘心地将“九转乾坤珠”拿起,在眼前比划了好一阵子,可丝毫没有效果。她极力想起刚起床时的情形,若有所悟地来到窗前,将“九转乾坤珠”对着外面射入的阳光举起,这时,奇迹发生了,原本晶莹剔透的“九转乾坤珠”内突然变得丰富多彩。透过阳光,程金凤发现里面刻画着二十八个栩栩如生的人物,每人均手持一柄长剑,象是在施展一套绝世武功。

由于“九转乾坤珠”本身的放大作用,里面的人物神情清晰可辨,字迹清晰。程金凤这才明白,原来“九转乾坤珠”里面藏着一套绝世剑法。她兴奋不已,继续看下去,这套剑法的名字就叫做“玄天神剑诀”!“玄天神剑诀”共分七式,依次为“开天式”、“辟地式”、“摘星式”、“揽月式”、“追风式”、“逐日式”、“破云式”。七式剑法每式又分为四小式,每式剑招环环相扣,连绵不绝,加之奇招叠出,威力无比,不愧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剑法。

程金凤无意间发现了九转乾坤珠的秘密,欣喜若狂。她心中默念道:“苍天庇佑。看来真的是邪不能胜正啊。”程金凤无法抑制内心的喜悦,她也顾不得自己刚起床,还未来得及打扮一下,便招呼门下弟子道:“来人。”

门外有弟子应道:“宫主,不知您有何吩咐?”程金凤稍微平静下来,她吩咐道:“马上将聂教主、纪大侠等人请到议事大厅,就说本宫有要事相商。”门外弟子领命而去。

纪灵、聂小瑜等人一脸狐疑来到了议事大厅。进到里面,程金凤早已等候多时。落座后,纪灵拱手问道:“宫主,一大早请我们过来,不知有何要事?”程金凤一脸的喜悦,她道:“聂前辈,纪大侠,金凤已经找到九转乾坤珠内隐藏的秘密了。”“啊!”众人听了大感意外,又万分高兴,没想到喜事竟然不期而至。

纪灵激动道:“程宫主可否细说一二?”程金凤遂将今天早晨的奇遇说了一遍。纪灵喃喃道:“真乃天意,天意。”他对程金凤道:“宫主,珠子可否让在下一观?”程金凤便将“九转乾坤珠”交给纪灵。纪灵来到一扇窗户旁,对着射入的光线仔细看了一番,边看边赞叹道:“好绝妙的剑法,足可与少林奇经上的绝学相比拼。”

忽然,纪灵发觉“九转乾坤珠”内有数条粗粗的阴影,仔细瞧去,才发觉原来是自己手上的指纹。好笑之余,纪灵忽然想起了什么。他赶紧让纪巧巧去自己房间取来“悲天剑”。剑取来后,纪灵抽出长剑,找到那处浅红色的地方,将“九转乾坤珠”放到上面。

纪灵望去,“九转乾坤珠”内显现出一些细小的文字,应该是以微雕技术镌刻到剑身上去的,由于纪灵用这柄剑杀了不少人,刻纹内沾染了血迹,所以才导致刻字部分呈现淡红色。

纪灵仔细地往下看,脸上早已堆满了笑容。

聂小瑜道:“灵儿,你在傻笑什么?”纪灵忙笑道:“师父,这剑上果然也有玄机。”他对程金凤道:“程宫主,麻烦你赶快让人准备一套文房四宝。”程金凤赶紧命人去准备。笔墨纸砚送到后,纪灵对梅香雪道:“二师姐,我读你写。”梅香雪赶紧研墨,铺开纸张,做好了准备。

纪灵道:“这剑身上刻的是‘玄天神剑诀’的内功心法,名叫《玄天真经》。二师姐,我念一句你写一句。”梅香雪点点头。

纪灵启唇念道:“太古之时,混沌初开,盘古开天辟地,始有阴阳,万物乃生。阴阳造万物,万物有阴阳。人有阴阳双脉,阳脉主躯壳,阴脉系五脏。阴阳相生又相克,是谓生死玄关。武学之道,当破除阴阳之分,破生死玄关,阴阳相济,方可大成。”

这《玄天真经》共分上下两篇,上篇着重讲述了练功的诀窍和要领,下篇则讲述了练功的法则和几个关键步骤,如何才能达到阴阳结合的地步。

纪灵将整篇《玄天真经》念完后,自己也颇有心得。他缓缓站了起来,道:“程宫主,如今我们已经参透了两件至宝中的秘密,不如把它们传授给在场的几位悟性较高的人,让他们抓紧时间钻研,也好了却我们的心事。”程金凤道:“纪大侠说的是,那我们就到外面去吧。这武学秘籍可遇而不可求,大家都用心学,若是小有所成,那将一辈子受用不尽。”

到了外面,大家得到传授后,各自找地方领悟去了。纪巧巧将口诀背熟,“玄天神剑诀”的招式也已烂熟于胸,他来到一座假山的后面,盘膝而坐,闭目凝思,细细回味真经里面的一字一句。“阴阳相生相克,达到无的境界,”到底指的是什么意思呢?纪巧巧一边思索,一边默运功力,这时,他才发觉体内数道真气相互影响,相互牵制,以至于不能将各种武学的威力发挥到极至。突然,纪巧巧体内灵光一闪,已经找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他尝试着用《玄天真经》的下篇所述的方法,慢慢将体内的多股真气融为一体,形成一股更为雄浑,更为精纯的真气。

突然,纪巧巧双目圆睁,舌绽春雷,双掌抖然向前拍出。只听“嘭”的一声巨响,眼前偌大的一座假山竟然被纪巧巧一双肉掌击成了碎片,无数碎石屑四面飞散,周围的人们一脸骇然,纷纷躲避。

待灰尘散尽,纪巧巧站了起来,朝纪灵等人走来。此刻纪巧巧双目精华内蕴,不怒自威,内功又上层楼。纪灵微笑道:“巧巧,如何?”纪巧巧兴奋道:“爹爹,我将真经练成了。”

纪灵喜道:“不愧是爹爹的好儿子,做的好。”他将悲天剑丢给纪巧巧,道:“那你再接再厉,来练一套‘玄天神剑诀’。”纪巧巧伸手接过悲天剑,道:“孩儿遵命。”

说着,他凭借自己的记忆,开始演练起七式剑招。有了内功的突飞猛进,配合天下第一神兵悲天剑,纪巧巧一套剑法使来更具威力,到最后只闻剑声,不见人影。地面被纪巧巧的无匹内力割出无数道剑痕,其他人见状,纷纷前来观看。

欧阳皎月在纪灵身边看得连连点头,忍不住开口问道:“大哥,以巧巧现在的修为,能和你相比吗?”纪灵道:“巧巧天资过人,以他现在的实力,和我旗鼓相当。如果再让他继续修炼,不出十天半个月,足可以和陆振英一较高低。”欧阳皎月不禁咂舌道:“这么厉害。”

纪灵抬头望去,不经意间,已经日薄西山,大家整整练了一天。纪灵道:“师父,程宫主,大家也不急于一时,还是先休息休息吧。”聂小瑜和程金凤虽说悟性极高,但两人修练了半天也没有丝毫进展。二人非常沮丧,听了纪灵的话也没有说什么,默默地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梅香雪和女儿金灵、儿子金童在一起修习。纪灵来到他们三人身边,三人遂停了下来。纪灵看了看儿子、女儿,又看了看妻子梅香雪,道:“二师姐,要练成‘玄天神剑诀’,必须以《玄天真经》为根基。《玄天真经》强调阴阳相济,达到一个‘无’的境界,就是要我们屏弃以前所修行的所谓剑劲、刀劲、掌劲、拳劲,将它们融为一体,成为既精且纯的无上内功。”梅香雪和纪金灵、纪金童三人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的工夫便到了二月。经过十多天的苦练,纪巧巧的《玄天真经》和“玄天神剑诀”都已大成,此时的他在武学上的成就,早已超过了纪灵等人,他的武功到底高到什么程度,无人知晓。

程金凤见时机已经成熟,便邀请纪灵等人到议事大厅商讨对付白骨教的大事。人到齐后,程金凤道:“据可靠消息,陆振英派黄一乾、钟一坤两个魔头占据武当山,自己则坐镇君山与他们遥相互应,让武林正派人士寝食难安。”纪灵道:“程宫主,如今巧巧的武功已臻化境,足可与陆振英一战,我们是时候全力反击了。”

程金凤点头道:“纪大侠说的是。但只凭七巧宫一派之力,难成大事,金凤的意思是广发英雄帖,定在三月三日那天在岳阳举办武林大会,共同讨伐白骨教。”

纪灵道:“宫主好主意。黄一乾、钟一坤两个魔头始终是心腹大患,我们应该早日将他们除去,也为三月三日的武林大会扫除障碍。”程金凤道:“纪大侠说的是,只是人手方面如何调配,金凤甚是头疼。”纪灵微笑道:“巧巧神功既成,就应该给他一个大展身手的机会,这次反击,就由他来全权指挥。”程金凤有些犹豫道:“纪大侠,这……”纪灵明白她的担心,遂解释道:“宫主尽管放心,巧巧如今脱胎换骨,不再是以前那个任性胡为的孩子了。”听了纪灵一番话,程金凤再无怀疑,将纪巧巧唤到身边,道:“巧巧,这次为师就将重任交给你,你一定要慎重行事,知道吗?”纪巧巧点头道:“师父放心,弟子一定不负所托。”

程金凤点头道:“我另派你两位师姐和东方倩姑娘、李秀莲姑娘从旁协助,荷仙、荷露、雨夜、翠红四婢照顾你的起居,到了武当山下,少林、武当两派会有人接应你,此次行动万不能有失。”纪巧巧道:“弟子遵命。”

纪巧巧走后,程金凤道:“那联系江湖各大门派的事……”纪灵笑道:“程宫主如能放心,纪灵愿往江东走一趟。”程金凤欣喜道:“那就有劳纪大侠。”尹月仙亦道:“那我就同两位陆家妹子去峨眉、昆仑走一趟,权当出去散散心。”程金凤连连表示感谢。

纪灵道:“程宫主,事情完后,我会去岳阳翠竹轩打点一下,你忙完身边的事情,就请移驾那里,共商大计。”程金凤笑道:“如果陆振英知道我们在他眼皮底下商量对付他,不把他气死才怪。”

商议完毕后,大家各去办自己的事。

纪巧巧率牡丹仙子、桃花仙子等八位花仙及所属二百余名七巧宫女弟子,经过长途跋涉,终于在五天后赶到了武当山脚下。纪巧巧不敢大意,将大家安排在一处隐秘所在休息,又和李秀莲、东方倩去联络少林派、武当派弟子。不出他们所料,少林弟子一百多人在圆智、圆泽两位大师带领下,早已埋伏在山脚多时;武当弟子四百余众也在武当掌门玉龙道长的亲自率领下,在山脚静待时机。

见到几位前辈,纪巧巧忙上前施礼。玉龙道长招呼他起来,一脸感激之色道:“纪少侠,我们已经收到程宫主的飞鸽传书,真是有劳你了。”纪巧巧道:“前辈客气了,我们各大门派同气连枝,休戚与共,就应该相互扶持。”一席话说得玉龙道长等人连连点头。纪巧巧又道:“几位前辈到此多时,可有什么破敌良策?”玉龙道长道:“山路狭长崎岖,不利于我们白天行动,看来只有等晚上了。”

纪巧巧道:“前辈考虑的是,晚上白骨教弟子的戒备一定会松懈下来,我们到时突然出现在他们的眼前,一定会杀他们个措手不及。”接着,纪灵又说出了自己的看法:“白骨教弟子如果不敌,一定会向后山撤退,和我们捉迷藏。掌门道长对武当山的地势非常熟悉,我们攻上山后,就由掌门道长率门下弟子直奔后山,切断他们的退路,晚辈和两位大师则直逼紫霄宫,吸引两个魔头的注意力,到时我们前后夹击,白骨教弟子只有束手就擒的份儿。”纪巧巧把自己的主意和盘托出,玉龙道长等人既惊讶又兴奋,道:“纪少侠这一招果然高明。”纪巧巧有些不好意思道:“晚辈愧不敢当。如果几位前辈没有异议,我们就依计行事。”玉龙道长和圆智、圆泽大师等人忙点头答应。

天黑下来以后,纪巧巧等人沿着山路匍匐前行。山顶的白骨教弟子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人偷袭,不明不白就做了刀下鬼。很快杀散了把守山门的白骨教弟子,纪灵和圆智、圆泽两位大师大张旗鼓地杀向紫霄宫,玉龙道长则率弟子轻车熟路,赶至后山,将占据那里的白骨教弟子逐一剪除。白骨教弟子在几位堂主的率领下拼死反抗,无奈玉龙、玉心、玉虚三位道长武功比他们高出很多,尽管白骨教弟子在人数上占有一定的优势,但武当弟子各个奋勇当先,以一抵十,白骨教弟子很快败下阵来。

纪巧巧和圆智、圆泽两位大师率两派弟子大张旗鼓,径直杀奔紫霄宫而来。大魔黄一乾和二魔钟一坤接到弟子禀报后,气急败坏地赶到了紫霄宫,与纪巧巧等人打了个照面。黄一乾见到纪巧巧,不禁冷笑道:“小兔崽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今天爷爷就打发你上路。”

纪巧巧嘿嘿一笑道:“老魔头,当日在扬州你害我几乎丢了性命,今天这笔帐我也要和你好好算算。”黄一乾狂笑道:“恩,你倒狂得可以,老夫就让你尝尝厉害。”纪巧巧也不答话,抽出灵蛇剑朝黄一乾迎面刺去,第一招用的就是“玄天神剑诀”第三式“摘星式”。

这一剑去得快极,剑尖抖动起来如同漫天繁星,罩向黄一乾全身八处要害。黄一乾识得厉害,忙纵身后退了数尺,方躲开这凌厉一击。纪巧巧冷笑道:“老魔头,你怎么后退了?知道怕了吗?”黄一乾额头冷汗涔涔,他没有想到纪巧巧竟然练就了如此高深的剑法。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黄一乾既然看出纪巧巧此次是有备而来,当然不会束手就缚,而是马上考虑脱身之计。纪巧巧见他不说话,早已看透了他的心事,不禁冷笑连连。二魔钟一坤哪能忍受纪巧巧如此“骄狂”?他厉声道:“臭小子,少在这里卖狂,老夫来领教你的武功。”

说着钟一坤日月双轮一抖,径直来取纪巧巧的人头。纪巧巧大叫一声:“来得好。”他不闪不避,灵蛇剑如闪电般迎头而上,用的正是“玄天神剑诀”第一式“开天式”。这一招气势如虹,定会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二人一触即分,纪巧巧停顿了刹那,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到西门玉雪等人的身边。再看钟一坤,在那里停留了足有半刻钟,然后他突然怪叫一声,整个人立刻浑身冒血,然后他的整个身体被留在体内的强横内力分割得支离破碎。

黄一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大叫一声,踉踉仓仓来到钟一坤零碎的尸体旁,蹲下身子将钟一坤残存的头颅捧起。看着钟一坤仍然睁着的双眼,黄一乾终于忍不住老泪纵横。西门玉雪等人被纪巧巧一身鬼神难测的功夫所震撼,象看怪物似的盯住他不放。

纪巧巧缓慢上前,对黄一乾道:“老魔头,你还有何话说?”黄一乾扔掉钟一坤的头颅,突然哈哈笑道:“真没有想到,短短数月,你的武功竟然精进如此。如今老夫虽然已不是你的对手,但想让老夫乖乖就范,休想。”说着,黄一乾趁纪巧巧不注意,抖手丢出数枚暗器。

黄一乾的“无影神针”独步武林,纪巧巧虽然练就神功,但仍不敢大意,忙几个起落避开。再看黄一乾,早已掉头逃走。纪巧巧大叫一声,纵身追去。黄一乾知道武当后山山峰众多,足可甩掉纪巧巧,于是便发足狂奔。可黄一乾只跑出了十多丈远,便停了下来。只见玉龙道长率领门下数百弟子,早已从黄一乾的背后包抄了上来,截断了他的退路。

黄一乾大惊之下,忙顿住身形。就在此时,纪巧巧身形如电,一步步逼了上来。黄一乾回头看了看纪巧巧,不禁问道:“臭小子,如果老夫猜得不错,这一定是你的主意,对吧?”纪巧巧也不否认,点了点头。黄一乾哈哈大笑道:“果然是智谋百出,老夫败在你的手中,也算不冤了。”黄一乾知道自己已无生还的希望,他转过身子,朝纪巧巧扑了过去,看来他已经抱定必死的决心。

纪巧巧见他来势非常快,忙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长剑一抖使出“玄天神剑诀”第七式“破云式”。这一招虚无飘定,就如同天上的云朵般无从捉摸。黄一乾暗自叹了口气,缓缓闭上了眼睛,让出胸前空门。纪巧巧的灵蛇剑透背而过,带起一蓬血雨。黄一乾哼也未哼一声,整个身体缓缓倒了下去。

两个老魔头既已毙命,其他白骨教弟子惊慌失措,早就没了斗志,或杀或擒。随同黄一乾、钟一坤一起镇守武当山的“梅花剑”韩昌,“魔笛”高适,见两个魔头已经毙命,仍想做困兽之斗。

纪巧巧勃然变色,厉声道:“你们两只陆振英的走狗,现在到了这个份上,还抱着幻想吗?”“魔笛”高适高声道:“臭小子,你别得意,我‘魔笛’高适也非浪得虚名,哪能这么容易就认输?”纪巧巧冷笑道:“本少爷知道你有些能耐,但你自认为武功还在两个魔头之上吗?”高适哈哈一笑道:“两个老魔就会逞匹夫之勇,才会让你们有可趁之机。今天本大爷就露一手,让你们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纪巧巧怒极反笑道:“好啊,本少爷等着。”

“魔笛”高适将笛子放到嘴边,纪巧巧等人耳边立刻响起一支欢悠扬的曲子。曲音或高或低,悠长深远,让人听了心旷神怡。突然,“魔笛”高适加了几分内力,纪巧巧等人只觉得耳中一痛,整个人也跟着恶心难受起来,有不少弟子功力稍弱已经忍不住倒在地上直打滚。

圆智大师惊呼道:“是摄魂魔音,大家快屏气凝神,运劲抵抗。”纪巧巧意识到自己一时大意,几乎让“魔笛”高适有机可乘,他连忙施展《玄天真经》的无上心法,顿时全身清新气爽,一切不适一扫而光。“魔笛”高适一见纪巧巧很快变得神采奕奕,惊怒之下将功力增至八成。纪巧巧冷哼一声,抽出灵蛇剑然后屈指轻弹,发出“铮铮”一连串脆响。

纪巧巧现在的内力已臻化境,他这一弹发出的声音不但破解了“魔笛”高适的“摄魂魔音”,还将魔音反弹了回去。“魔笛”高适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自己的招式所击中,立刻哈哈大笑不止,笛子也丢到地上,看来他已经疯癫了。圆智大师长宣佛号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玉龙道长叹道:“自作孽,不可活。”

“梅花剑”韩昌见“魔笛”高适已疯,也没了以前的锐气。纪巧巧道:“事到如今,你只有弃剑投降,才是唯一的出路。”弃剑对一个剑手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梅花剑”韩昌哈哈笑道:“我韩昌学艺二十余载,与人交手不下一千次,即使战败,也从未弃剑,今日更断不可能。”纪巧巧怒道:“好有骨气,是个男人,可你自甘堕落,与陆振英等武林败类为伍,即使你说得再慷慨激昂,我们也决不会同情你。受死吧。”

纪巧巧出剑不再留情,一招“揽月式”大开大阖,气吞山河。“梅花剑”韩昌竟然被他的气势所夺,长剑停在胸前久久未出。纪巧巧毫不客气,闪电般进击。只听“喀嚓”一声,这一剑不偏不倚,从“梅花剑”韩昌手中长剑的剑身穿过,直没入胸。“梅花剑”韩昌痛呼一声,仰面跌倒,鲜血从胸前狂喷而出。

其他白骨教弟子见大势已去,纷纷弃械投降。终于收复了武当山,武当掌门玉龙道长对纪巧巧和圆智、圆泽两位大师感激万分,诚挚邀请几位在武当山逗留几日。纪巧巧觉得眼下无甚大事,遂答应了玉龙道长的邀请。在武当山上,纪巧巧虚心向玉龙、玉心、玉虚三位道长讨教剑法上的一些问题,而三位道长也不吝赐教,让纪巧巧受益良多。

三天后,纪巧巧终于踏上回程。临行前,纪巧巧向玉龙道长和圆智大师转达了师父程金凤定于三月初三召开武林大会的消息,二人慨然表示两派届时一定会参加。

在回七巧宫的路上,纪巧巧接到了程金凤的飞鸽传书。纪巧巧展开纸笺,西门玉雪、西门玉霜凑了过来,问道:“师父都说些什么?”纪巧巧看了一遍,欣喜道:“原来爹爹已经前往江东去各大帮派送信去了,师父说爹爹送完信,便会赶往岳阳翠竹轩,为三月初三的武林大会做一下布置。师父要我们忙完这边的事情,立刻赶赴岳阳助爹爹一臂之力,同时严密注意白骨教的一举一动。”

一女弟子轻笑道:“这下又有的玩了。”纪巧巧板起脸来,斥道:“就知道玩,我们可是有重任在身,马虎不得。”这名女弟子赶忙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不敢再笑。李秀莲笑着打圆场道:“那我们还等什么?赶快去岳阳和爹爹会合吧。”

纪巧巧道:“好,那我们即刻出发。”一行人就这样踏上南行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