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巧破敌兵出重围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程金凤和李归元走到床前,纪灵见到二人,忙挣扎坐起来道:“原来是程宫主和圣仙前辈,纪灵有礼了。”李归元哈哈笑道:“人们都说纪灵谦逊有礼,果然不假。”纪灵谦让了几句,道:“前辈此来,一定会对我们这次撤离武当有裨益。”

李归元道:“老道和徒儿两个人前来就是想听听你有什么见解。”纪灵笑道:“晚辈才疏学浅,如有不当之处还望见笑。”他清了清嗓子,道:“晚辈以为,陆振英此次有备而来,势必要将我们一网打尽,如果跟他们硬拼,抛却一身功力深不可测的陆振英不说,就是在人数上我们也并无优势,这定是武林一场空前绝后的大撕杀。”

在场众人一起摒住呼吸,细听纪灵的下文。纪灵继续道:“陆振英一向心思缜密,此刻一定在山脚布置了严密的封锁,我们要想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恐怕很难。”李归元点头道:“不错。我在上山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我们要想安然离开,就必须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纪灵笑道:“那我们就不妨给陆振英来一招虚虚实实,让他无从捉摸。”李归元沉思道:“虚虚实实?”纪灵道:“唐末安史之乱,叛军令狐潮围攻雍丘城二载有余,守将张巡夜缒稻草人以惑敌军,结果得箭十几万枝;后来他再行此计,敌人以为他故技重施,所以并没有当回事。如此数日后张巡则以五百勇士夜缒出城,结果大败敌军。今日一战,我们何不效法古人?”

李归元哈哈笑道:“纪大侠果然智谋百出啊,只不过陆振英未必能上当。”纪灵微笑道:“正所谓三人谓虎,如果我们多组织几次佯攻,陆振英必定上当不可。突出重围后,我们就兵分两路,圆音大师、玉龙道长和刘威刘寨主取道南阳返回少林寺和太行山,重整旗鼓;我们和程宫主则一路直奔西南,返回七巧宫,届时,我们再商议对付白骨教的大计。”

程金凤欣喜道:“果然好计策,到时就算陆振英不上当,到底该追哪一方也够他头大的了。”李归元道:“事不宜迟,我们要马上行动。”纪灵道:“可将武当弟子、少林弟子、七巧宫弟子搀杂在刘寨主的弟子中,然后分成六拨,每半个时辰派一拨弟子下山虚张声势,尽量将声势弄得大些,待白骨教弟子现身阻拦后,与之纠缠一会便立刻退回到山上。如此反复,白骨教弟子定然疲于应付,而陆振英也会以为我们是虚张声势而不放在心上。如此我们便可以趁他们疲惫不堪和麻痹大意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出,定会让他们防不胜防。即便他们要通知陆振英,那也来不及了。杀出重围后,我们立刻兵分两路,一路北上,一路南下,陆振英也只有扼腕叹息的份了。”

李归元听得连连点头。程金凤道:“大家赶紧收拾一下,入夜后我们便开始行动。”她看了纪灵一眼,对聂小瑜和梅香雪道:“聂前辈,梅姊姊,纪大侠就全靠你们照顾了。”梅香雪道:“程宫主,您现在责任重大,这点小事千万别放在心上,师弟我们一定会照顾周全,不让他出任何差错。”

程金凤开始安排人手,第一拨人由宇文飞燕和刘威带领,包括太行山寨三百余名弟子,以黄鹤道长为首的七八十名武当弟子,惠方率领的二十余名少林派弟子,以及牡丹仙子率领的三十余名七巧宫女弟子,合计有四百余众。

山脚下,陆振英虽稳操胜券,却也不敢大意。他吩咐道:“李旗主、上官护法、公孙护法、韩护法,由你们率一千弟子埋伏在山脚,严防程金凤等人突围下山。”“追魂剑”李聚、“思春婆婆”上官多情、“阴阳扇”公孙智、“梅花剑”韩昌领命而去。陆振英又吩咐大魔黄一乾和二魔钟一坤率一千弟子埋伏在另一侧,待李聚等人有情况,立刻现身接应。一切安排好后,陆振英方才安心地合上了眼睛,在座椅上睡着了。

其他人不敢多呆,忙悄然退了出去,按照陆振英的嘱咐去布置。

很快天黑了下来。

按照纪灵事先的叮嘱,宇文飞燕和刘威带领第一拨四百余众,人人手持两支火把,高声呼喝着往山下冲。喊杀声惊动了埋伏在山脚的李聚等人。李聚循声望去,火把在山路上形成一条巨大的火龙,声势浩大,看来这次程金凤等人要趁夜色冲下山。李聚不敢怠慢,忙让弟子迎上前去,一面向另一侧的黄一乾示警。黄一乾接到信号后,不禁冷笑道:“看来这次程金凤等人是黔驴技穷,上门送死来了。”钟一坤深服其见。

宇文飞燕等人冲到山脚,和黄一乾、钟一坤、李聚等人撕杀在一起。黄一乾拦住了宇文飞燕,冷哼道:“怎么只有你,程金凤和圆音秃驴呢?”宇文飞燕嘿声笑道:“老魔头,有本事胜得本姑娘手中的长剑再说。”黄一乾勃然大怒,手中厚背大砍刀卷起层层刀影朝宇文飞燕扫去。宇文飞燕亦是了得,长剑舞得风雨不透,二人你来我往,过了二十余招仍不分胜败。

黄一乾羞怒有加,暗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才人出,我二十招内竟连个黄毛丫头也拾掇不下,还有何脸面再在江湖上混呢?”黄一乾眼睛凶光一闪,左手已经不由自主地伸向腰间的百宝囊。

宇文飞燕似乎已看透他的心事,恰到好处地跳出战团,好整以暇地招呼其他人撤退。就这样双方各丢下十数具尸体后各自罢手。黄一乾没有陆振英的指示,又生怕是程金凤等人的陷阱,所以不敢贸然追击。

宇文飞燕安然无恙地回到了山上,程金凤、圆音大师和玉龙道长等人是又惊又喜。宇文飞燕把大体经过述说了一遍,程金凤欣喜道:“看来一切都在纪大侠的算计中,我们还是按计划行事吧。”

接着,程金凤又安排了第二拨人手。除了太行山寨三百名弟子,由少林寺戒律院首座圆智大师率本寺二十名棍僧,纪巧巧和蔷薇仙子率三十名七巧宫弟子,玉心道长率八十名武当弟子,外加尹月仙、上李秀莲、欧阳皎月、东方倩等好手,一行四百多人经过短暂休息后,眼见半个时辰已到,便立刻点上火把,呐喊着冲下山去,一时间整个武当山喊杀声惊天动地。

李聚刚想睡个安稳觉,一听到突如其来的喊杀声,他的头都大了。他立刻吩咐道:“来人,给我去看看怎么回事?”一名弟子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禀报旗主,山上有一只队伍浩浩荡荡朝我们杀奔过来。”李聚登时瞠目结舌,连声道:“看清楚了没有?我们半个时辰前才和他们交过手呢。”

这名弟子忙道:“不会错,属下看的清清楚楚,里面除了太行山寨的人,少林、武当、七巧宫的弟子也都在里面。”李聚低头沉思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长子李扬见李聚愁眉紧锁,不禁开口道:“爹爹,你说他们这葫芦里到底卖的啥药?”李聚道:“先不管这些,扬儿,你马上和几位护法去截击,我立刻去将此事禀告教主。”

纪巧巧等人刚到山脚,立刻被白骨教两侧人马拦住去路。黄一乾恨声道:“你们这群臭秃驴、牛鼻子,王八羔子,我家教主不是说了明天和你们一决雌雄吗?难道你们真的想急着去投胎啊,老夫成全你们。”

纪巧巧也不跟他生气,连声笑道:“老爷子,您消消气,陆大教主现在武功深不可测,谁还敢留在这里送死啊,所以您就别怪我们这些人急着开溜啦。”黄一乾看到纪巧巧,气不打一处来,他冷哼道:“臭小子,上次没有要了你的小命,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李扬看到妹妹李秀莲,忙道:“妹妹,那小子如今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你还跟着他干什么?现在回头还来得及,我和爹爹一定会在教主面前为你求情,保你没事。”

李秀莲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她极不愿意见到这种兄妹反目的场面,可如今三位兄长和爹爹在歪路上越走越远,自己又有什么办法?李秀莲内心还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劝道:“哥哥,白骨教多行不义必自毙,你该醒醒了,不要一错再错。”

看着李扬犹犹豫豫的样子,黄一乾在一旁怒道:“臭小子,还跟她罗嗦什么?马上给我杀了她。”李扬吃了一惊,道:“太上护法,她是晚辈的妹妹,晚辈又如何下得了手?”黄一乾怒哼一声,人如轻鸿般飘至,甩手就是一个巴掌。这一掌打得李扬可不轻,张口吐出一股血箭,内中还夹杂了两颗牙齿。黄一乾犹不解气,恨声道:“我身为本教太上护法,就是教主也得敬我三分,你一个小小的堂主,竟敢跟我顶撞,若不是看你爹爹三分薄面,老夫一掌毙了你。”

纪巧巧见李扬为了维护妹妹而挨了黄一乾一掌,心中颇有些感动,对他的印象没有原先那么坏了。纪巧巧怕李扬再次受辱,忙高声道:“老魔头,我们现在就要冲下山去,你们还有闲心在这里内讧,可笑啊可笑。”黄一乾怒声道:“臭小子,老夫现在就来要你的命。”说罢,他不再理会李扬,人如闪电般直取纪巧巧。其他白骨教弟子立刻跟了上去,双方人马撕杀在一起。

纪巧巧自从身上内伤痊愈后,不但个子长高了不少,内功修为更加精湛,七巧宫绝学混元功也已修炼至最高一层第五层,一身功力更上层楼。这次面对大魔黄一乾,纪巧巧信心十足,手中灵蛇剑一式“灵蛇摆尾”,随手拈来,劲气十足。黄一乾手中厚背大砍刀连消带打,破了这一式,但兵器相碰所产生的后劲却让他的手臂感到一麻,连兵器也差点脱手。

黄一乾仔细地打量一眼这个年轻后生,怎么也想不明白纪巧巧的武功何以精进如此。当下他不敢大意,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和纪巧巧周旋起来。纪巧巧现在是艺高人胆大,一柄长剑如梨花带雪,不断往黄一乾身上招呼。二人武功超绝,要想分出胜败恐怕要到百十招外。

尹月仙与“思春婆婆”上官多情交上手。尹月仙知道她的大名,是以不敢轻敌,力求稳打稳扎,而上官多情则使出她的看家本领“风吟十三剑”,不但招式精奇,而且迅捷多变,一时半刻,二人竟斗得旗鼓相当,不分胜败。

少林派戒律院首座圆智大师欲扑向“阴阳扇”公孙智,却被长白高手“魔笛”高适拦下。圆智大师打量了他一眼,双掌合什道:“敢问施主高姓大名?”“魔笛”高适哈哈笑道:“老秃驴,我们现在是生死相搏,还那么多客套干啥?”说罢手中长笛朝圆智大师兜头拍了下去。圆智大师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任他佛法如何精深,此刻也是羞怒交加,当下他大喝一声,双掌一错施展出大力金刚掌,朝“魔笛”高适左臂削去。二人甫一交手,高低立判,圆智大师一身功力远胜高适,眼下“魔笛”高适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纪巧巧一边同大魔黄一乾交手,一边观察四下的形势。见到“魔笛”高适竟然如此不济,被圆智大师迫得连连后退,纪巧巧心中百思不得其解,暗道:“难道这高适只是徒有其表么?”

事情往往出人意表。“魔笛”高适连退了六七步,忽然顿住身形,右手屈指成勾抓向圆智大师的腋下。这一招来得突然,圆智大师促不及防,登时被“魔笛”高适指尖扫中,他吃痛后退了几步,额头上冷汗直冒。

纪巧巧见圆智大师受伤,忙迫开大魔黄一乾,飞身上前将他扶起。纪巧巧见圆智大师脸色苍白,忙惊问道:“大师,您没事吧?”圆智大师忙摇头道:“这厮诡计多端,竟然留有后手。若非老衲见机得快,恐怕一条胳膊要保不住了。”

纪巧巧仔细观察了一下双方的形势,见时机差不多,便低声对圆智大师道:“大师,我们表演的差不多了,是时候抽身回山上了。”圆智大师点头道:“纪少侠,老衲有些不适,还是由你来指挥大家吧。”纪巧巧说声好,便下令全部撤退。

黄一乾见纪巧巧等人来得快,去得也快,不禁怀疑程金凤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不过纪巧巧等人这么一折腾,累得黄一乾等人草木皆兵,可把黄一乾给气得够戗。

这时,身后有人高声叫道:“太上护法。”黄一乾一回头,发现是李聚赶来了。黄一乾沉声道:“李旗主,刚才你不在自己的岗位上,到底去哪里了?”李聚微笑道:“太上护法您别生气。方才在下去拜见教主,将此处情况向他一一禀告。教主说这是程金凤的阴谋诡计,意欲消耗我们的体力,好让我们明日无力攻山。教主要我们监守不出,只要程金凤等人不攻我们,我们就任他们折腾,到时,程金凤自然是山穷水尽,黔驴技穷了。”

黄一乾略一思索,不禁哈哈大笑道:“对呀,程金凤不过是想让我们自乱阵脚,他们好从中取利,只要我们不让她牵着鼻子走,那她就无可奈何了。教主真高见。”李聚道:“那属下马上去布置一番。”

且说纪巧巧回到山上,将黄一乾等人暴跳如雷的丑态向众人述说了一番,逗得众人是大笑不止。梅香雪微微笑道:“程宫主,看来我们的计划奏效了,不如让我带一队人马再去添把火。”程金凤笑道:“这火候也得恰倒好处。梅姊姊,你一切要多加小心啊。”梅香雪道:“我自晓得。”

这时“武林圣仙”李归元插话道:“梅姑娘,此时陆振英想必已经知道我们几番突围的消息,他一定会以为我们只是虚张声势,让手下教众坚守不出,避而不战。你此次前去要掌握好火候,如果白骨教弟子不出来拦截,便在他们阵前做做样子,让陆振英更无怀疑。”

梅香雪领命而去。李归元、程金凤、聂小瑜、圆音大师和玉龙道长等人便坐在座位上,等候梅香雪的消息,一时间整个紫霄宫变得鸦雀无声。

不消半个时辰,梅香雪顺利返回。果不出大家所料,把守山脚要道的白骨教弟子以为梅香雪等人只是虚张声势,所以并没有派弟子出来迎战,只是安排弓弩手守住阵脚。梅香雪亦不敢过于靠近,只是让手下呐喊吆喝了一会,便退了回来。

程金凤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有些喜形于色道:“太好了,看来陆振英这个魔头终于上当了。”李归元亦点头道:“纪大侠果然智谋百出。不过,我们还要再安排两拨人手下山试探一下,如果白骨教再无大的动静,那么,我们的计划便是成功了一大半,我们突围的机会到了。”

于是程金凤便安排纪金灵、纪金童姐弟和七巧宫桃花仙子、蔷薇仙子、水仙仙子带一队人马下山。探得白骨教没有异动后,程金凤又由尹月仙、窦坚、陆纤纤、陆双双等人带一队人马下山,白骨教弟子依旧是充耳不闻。

程金凤等人知道山脚下的情况后,各个激动异常。李归元清了清嗓子,开口道:“看来白骨教已经认定我们是虚张声势。现在该我们给他们重重一击的时候了。”程金凤道:“师父,还是由你来主持大局吧。”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李归元道:“既然如此,老道我就当仁不让了。”

接着,李归元道出了自己的下一步打算:“五更天后,大家摸下山去,然后趁白骨教弟子麻痹大意的时候,我们一起杀出,任他们人再多,也一定会杀他们个措手不及。我们便一鼓作气杀出重围。到了青微铺,大家就分道扬镳,一路直奔西南返回七巧宫,武当弟子则随圆音大师返回少林寺安顿下来,以图后策。”

纪灵正在厢房休息,纪巧巧来到房内,忍不住哈哈笑道:“爹爹,果然不出您所料。”纪灵心中一动,“哦”了一声道:“你且说来听听。”纪巧巧便把山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一遍。纪灵听了忍不住振臂一挥道:“太好了,陆振英终于中了我们的圈套。”纪巧巧道:“爹爹,我看还是他太自负了。”纪灵点头道:“那你母亲她们有没有商议什么时候突围?”纪巧巧道:“师祖已经定下五更天突围,我们趁他们松懈的时候摸下去,他们一定摸不着头脑。”纪灵笑道:“你这小鬼,真是越来越聪明了,看事情看得这么透彻。”纪巧巧笑道:“这都得自于爹爹你优良的品种啊。”

父子俩在屋里你吹我,我捧你,差点没把外面的人给酸死。聂小瑜、尹月仙、梅香雪依次走了进来,纪灵父子俩这才发觉,忙都闭上了嘴巴。纪灵忙道:“见过师父,大师姐,二师姐。”

聂小瑜虽平常老爱板着脸,此刻亦被二人逗得忍俊不禁,她嗔怪道:“你这做父亲的应该教育孩子千万不要自满,怎么能反其道而行之呢?”纪巧巧嘿嘿笑道:“娘,爹爹这是实事求是嘛。”

纪灵打住了他,对聂小瑜道:“师父,我们是不是该起程了?”聂小瑜点头道:“不错,我们就是来看看该怎么带你下山。”纪灵长叹道:“都是我太没用,耽误大家了。”纪巧巧不满道:“爹爹,你怎么能这么说,要不是你拼死一搏,又怎么能为我们争取到这一天的宝贵时间?”

梅香雪亦劝道:“师弟,这不干你事,陆振英已练就神功,换作他人同样讨不着半点便宜。”

聂小瑜道:“事情都已经过去,我们别去想它了。待会我们下山,程宫主会安排四名弟子用担架抬着你,我另外安排金童和金灵两人一路守护左右。巧巧现在的武功已经今非昔比,突围的时候少不了他,届时一定会有一场血战。”一听有仗可打,纪巧巧心都痒痒起来。

不一会,四名红衣少女来到门外,见了纪巧巧,四人俏生生地喊道:“巧少爷。”纪巧巧认得四人是牡丹仙子手下的四名弟子,忙道:“是你们啊。”一人应道:“我们奉宫主之命,前来侍侯纪大侠上路。”纪巧巧道:“爹爹他马上就收拾好了,你们稍微等一下。”纪巧巧对聂小瑜道:“娘,爹爹的东西带齐了没有?”聂小瑜道:“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时间紧迫,你让她们把担架台进来,我们赶紧上路。”

四名红衣少女将担架抬了进来,众人一起动手将纪灵扶了上去。聂小瑜把纪金童和纪金灵叫至身边,郑重嘱托二人道:“下山后,我们势必有一场硬仗要打,呆会如果我们顾不上你们的爹爹,一切就全靠你们了,千万不能让你们的爹爹有任何闪失。”纪金童和纪金灵一拍胸脯,满口应道:“师祖,您放心吧。”

聂小瑜、尹月仙、梅香雪和纪灵等人来到紫霄宫外,眼前的广场上已经聚集了黑压压一大片人,包括武当弟子在内。李归元、程金凤一脸肃容,站在众人眼前。很快,圆音大师上前向程金凤合什道:“禀盟主,少林弟子都已到齐。”接着,武当掌门玉龙道长上前道:“程宫主,武当弟子也已经到齐。”程金凤点了点头,道:“那其他人呢?”

宇文飞燕上前道:“程宫主,太行山寨的人都在这里。”牡丹仙子禀道:“宫主,七巧宫弟子都已到齐。”接着,窦坚、欧阳皎月、东方倩、李秀莲等人各自报上名号。证实再无一人漏下,程金凤满意道:“既然大家都已经聚齐,那我们立刻出发。”

一行两千余人趁着茫茫夜色,缓缓朝山下走去。“武林圣仙”李归元、七巧仙子程金凤以及聂小瑜、梅香雪四人走在最前面,后面依次跟着少林掌门圆音大师、武当掌门玉龙道长、七巧童子纪巧巧等一干好手,其他各门派的弟子走在最后。为方便照顾纪灵,程金凤安排四名弟子走在中央,严密保护。

山脚下,正在值哨的白骨教弟子早已疲惫不堪,一人实在熬不住,连连打了几个哈欠。李聚正在巡视,见状立刻上前老大一个耳刮子抽了过去,将这名白骨教弟子打醒。李聚声色俱厉道:“现在什么时候了,还敢打哈欠,你们把眼睛擦亮一点,千万不要松懈。”这名弟子嘟囔道:“旗主,现在都五更天了,我想他们不能再下来折腾了。”

李聚冷哼道:“你以为老夫想这样整天没日没夜的啊,要不是教主和两位太上护法发下话来,老夫也想找个安静地睡大觉去。”另一弟子嬉皮笑脸上前道:“旗主,我看您也忙了一天,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们就行了。”李聚哼道:“就你们啊,老夫可不放心。”他想了想,道:“这样吧,你们轮换着值哨,我到那边去困一会,有情况立刻叫醒我。”两名白骨教弟子忙不迭地答应。于是李聚找了一处平坦地,将一条毛毡铺开,倒下呼呼大睡。

见到李聚如此模样,其他白骨教弟子也没有心情值哨,除了十几名弟子在强撑着,其他人东倒西歪,鼾声顿起。

程金凤等人来到山脚,悄无声息地接近了李聚等人的防线。可怜那十几名弟子,还未反应过来就稀里糊涂地做了刀下之鬼。干净利落地除掉了白骨教的值哨弟子,程金凤赶紧指挥众人往外冲。人还未过去一半,李聚突然被一声巨响惊醒,原来是一名武当弟子不小心踢翻了一只酒罐。

李聚见到眼前大批人马,早已睡意全无,他一个筋斗跳起,大声喊道:“各大门派要突围,大家给我杀啊。”说着,他拿出一只花炮,以极快的速度点燃,然后抛向空中。花炮在半空中炸出绚丽的烟花,对面立刻响起雷鸣般的喊杀声,原来这就是李聚和黄一乾商定的信号。

李归元一皱眉头,道:“糟糕,被他们发觉了,我们加快速度冲过去,有胆敢阻拦者杀无赦。”程金凤点点头,立刻号令大家一起跟上,这时,李聚已纠集不少弟子围了上来,双方之间立刻展开一场殊死搏斗。

程金凤一马当先,一剑朝李聚刺了过去,李聚亦是剑术名家,他挺剑迎上,和程金凤斗在一起。程金凤抖擞精神,一口气接连刺出十八剑,正是灵蛇剑法中的一式“灵蛇群舞”,这一招气势澎湃,凌厉逼人,李聚勉强接了十剑,已是汗透重衣。

梅香雪手持长剑,扫向迎来的“梅花剑”韩昌。这韩昌虽说剑术了得,但梅香雪一招“漫天花雨”,已让他收起轻敌之心。梅香雪知道现在不能恋战,为求速战速决,梅香雪每一招都用了十成功力。“梅花剑”韩昌接了她十多招,已经感到压力越来越大,分心之下,梅香雪长剑一摆,将他的长剑荡开,然后顺势一抹,削向他的手腕。韩昌大惊之下,竟然不由自主地将长剑脱手。还未等韩昌反应过来,梅香雪长剑一递,直刺他的心口。韩昌惊叫一声,危急关头他拼力后退了数尺,方才躲过这致命一击,不过胸前衣襟被削掉一大片。

“梅花剑”韩昌见不是梅香雪的对手,立刻败下阵去。梅香雪并不追赶,她几步上前,和聂小瑜联手一起对付赶来的大魔黄一乾。黄一乾怒哼道:“枉你们是成名多年的人物,如今也学会以多欺少。”聂小瑜一点也不生气,她悠然道:“反正我们不是什么好人,又何必跟你这邪魔歪道讲什么江湖道义。”

黄一乾气得几乎吐血。要是和二人中的任何一人交手,也许黄一乾能略占上风,但梅香雪和聂小瑜联手,黄一乾万万不是对手,两人双剑齐出,一如苍龙入海,波涛汹涌;一如风雷大作,电光火石。不过三十招,黄一乾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黄一乾暗暗叫苦,却不能表现出来让别人笑话。

梅香雪看出他的窘境,不禁挖苦道:“没想到雪山四魔之首就只有这般本领,可笑可笑。”黄一乾顿时变了脸色,他怒吼一声,一刀迫开了聂小瑜和梅香雪,然后左手快速地伸向了腰间百宝囊。

梅香雪脑海中急速地闪过一个念头,她立刻提醒聂小瑜道:“师父,小心无影神针。”她话音刚落,只听到两下细微的声响,两枚细长的暗器朝两人射来。聂小瑜不禁脸色大变,她立刻一个鹞子翻身,将暗器躲过,梅香雪也闪身避了过去。两名少林弟子正在与敌酣斗,却莫名其妙地抽搐了几下,倒了下去。聂小瑜咬牙道:“好恶毒的暗器。”

黄一乾一击不成,立刻后退数丈,有几名少林弟子不知好歹围了上去,登时被黄一乾砍为数截。圆音大师见门下弟子惨死,早已悲痛万分,他手中禅杖一挥,意欲与黄一乾决一死战,玉龙道长见机得快,忙一把拉住他,道:“大师,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我们赶快趁机杀出去。”圆音大师恍然大悟,立刻挥舞禅杖,朝白骨教弟子扑了上去。白骨教弟子见他如此威猛,一时间不敢靠前。

约莫一刻多钟,程金凤带领各门派弟子浴血奋战,终于撕开一个口子,安然地突出重围。正当大家高兴之际,后面传来一个阴森森的声音:“程金凤,看你们往哪里逃。”

“是陆振英。”程金凤的声音有些发颤。李归元怔了一会,立刻说道:“凤儿,你立刻带领大家撤退,这里我来殿后。”程金凤吃了一惊,忙道:“师父,这怎么成?”纪巧巧亦道:“师祖,我们不会丢下你一个人。”

李归元急地一跺脚,道:“你们怎么不听老道的话。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如果让陆振英赶上来,那我们先前的努力不是都白费了吗?”程金凤泪汪汪道:“师父,可你这么一去那是九死一生啊。”

李归元意味深长道:“好孩子,为师活了七十多岁,收了你这么个好徒弟,知足了。你现在是整个武林的领袖,就应该有领袖的样子,担负起你应负的责任,带领大家重整旗鼓,除魔卫道,知道吗?”程金凤含泪道:“弟子知道,师父你一定要保重啊。”

和李归元依依不舍分手后,程金凤率领大家马不停蹄,继续前行。

李归元见程金凤等人远去后,才稍微放下心来。这时,一条人影倏忽闪现在他的眼前,速度之快,轻功之高,就是李归元这个老江湖看了也不禁暗自心惊。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白骨教教主陆振英。紧随陆振英身后,其他白骨教弟子也陆续赶了上来。

看到李归元拦在路中央,陆振英不禁冷笑道:“李归元,我敬重你是武林前辈,希望你立刻让开路。否则,就别怪本座不客气了。”李归元哈哈笑道:“贫道活了一把年纪,早就活得不耐烦了,今日老道就来见识一下陆教主的绝学。”陆振英双眼射出凌厉的光芒,怒哼道:“你找死。”

陆振英话音刚落,人已经到了李归元身前不过尺余,右掌蓄含千斤之力,朝李归元胸前狠狠印了下去。李归元吃了一惊,忙抽出长剑护住胸前要害。只见他长剑使来沉稳干练,简直无懈可击。

陆振英一击不中并没有继续跟进,反而后退了一步,轻拍双手哈哈笑道:“武林圣仙果然不简单,不过,接下来本座就要让你见识一下我真正的实力。”说着,陆振英双手抱圆守一,将丹田之气缓缓引入双掌,然后他暴喝一声,双掌交叠攻向李归元,招式之精奇,足以让人叹为观止。

李归元手中长剑上下飞舞,一招“长江三叠浪”施展起来风雨不透。然今日的陆振英武功比以前精进何止数倍,他冷哼一声,双掌由急变缓,慢慢向前递出,一股强大的内力从他双掌涌出,竟然隔空硬生生地制住了李归元手中的长剑。李归元大骇,连忙抛掉手中长剑,急速后撤。陆振英冷笑一声,掉转剑柄运劲射出,长剑如闪电般射向李归元的后背。这一剑来势极快,李归元纵使武功再高也很难躲避。只听噗的一声,长剑从后心直贯前胸。

李归元顿住身形,低下头看了看穿胸而过的剑尖,脸上的表情异常古怪。然而他毕竟是武林前辈,宁死不辱,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他也没有哼一声。

大魔黄一乾和二魔钟一坤从后面赶至,看到眼前的景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再看看眼前的陆振英好整以暇,黄一乾和钟一坤纵然闯荡江湖数十载,此刻也不得不被陆振英那出神入化的武功所折服。

李聚上前贺道:“恭喜教主,贺喜教主,您神功大成,就连鼎鼎大名的武林圣仙也不是您的对手。”陆振英哈哈狂笑道:“什么武林圣仙,从今天起,我就是天下第一。”

“教主武功天下第一,教主武功天下第一。”白骨教弟子纷纷呐喊起来。听到如此恭维和谄媚之词,陆振英不禁飘飘然起来。然而他很快冷静下来,道:“现在程金凤他们应该走远了。今日差一点就可以把他们给一网打尽,真是功亏一篑。”

“思春婆婆”上官多情咯咯笑道:“教主又何必介怀?以教主今日的武功,可以说是震古烁今,区区程金凤等人又何足挂齿?”陆振英点头道:“说的对。如今武当山已经在我们的掌握中,我们就到紫霄宫去,商讨下一步的对策。”

且说程金凤招呼众人突围,自己却担心师父李归元的安危,步伐渐渐慢了下来。见李归元仍没有追上来,程金凤心中有一种极度不安的感觉。有好几次她内心挣扎着要去救师父,可都被理智克制住了。

纪巧巧隔老远看到程金凤落在后面,忙从人群中钻了出来,赶到她的面前道:“师父,您怎么拉?”程金凤的眼睛里泪光闪闪,纪巧巧这还是头一次见到师父在别人面前流泪。纪巧巧试探着问道:“师父,您是在担心师祖么?”程金凤叹气道:“师傅他老人家到现在还没有追上来,应该是出了意外。”纪巧巧劝慰道:“师父,既然如此,我们还是继续赶路吧。师祖他老人家在天有灵,也不希望我们有事。我们只有留下有用之躯,才能为师祖他报仇雪恨。”

程金凤擦了擦眼角的泪痕,噗嗤笑道:“你这个滑头,什么时候学会开导别人啦。不过你说的对,我们赶紧走吧。”

众人赶到青微铺,天色已经大亮。程金凤赶紧安排圆音大师和玉龙道长等人坐上渡船,赶往对岸的丹江口。只要过了河,他们就安全了。和圆音大师等人告别后,程金凤和聂小瑜等人转向西南,直奔巫山。

宇文飞燕这次和纪灵重逢后,再也舍不得离开他,就这样一起上路。窦坚看到一路上宇文飞燕和纪灵有说有笑,纪灵对他这个师妹也并不疏远,心中甚是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