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百口莫辩归亦难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程虎量天尺一挥,朝纪灵兜头砸下。不等纪灵出手,钟瑶师兄弟四人忙抽剑上前,截下程虎。钟瑶微笑道:“程旗主,你的对手是我们。”程虎咬牙道:“那就别怪程某不客气了。”他手中量天尺长有一尺六寸,通体黝黑,黯淡无光,乃是用玄铁制成,坚韧无比,宝刃难伤。钟瑶不知底细,莽撞地将长剑递了过去。程虎冷笑一声,将手中量天尺迎了上去。只听“喀嚓”一声,钟瑶手中长剑断为两截,而程虎手中量天尺丝毫未损。

钟瑶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他怒喝一声,手持半截六寸长的断剑朝程虎刺去,用的正是“昆仑剑法”中的“玉碎山崩”。这一式乃硬拼的招式,除非万不得已决不能用,如今钟瑶因为剑断而用上这招,他内心的愤怒可想而知。程虎欺他手中乃半截断剑,亦迎面而上,量天尺狠狠砸向钟瑶的肩头。

马明、赵刚、张越三人看到这里,都暗中替钟瑶捏了把汗。待程虎与钟瑶二人相距不过尺余,眼见量天尺就要砸碎钟瑶的肩膀的时候,钟瑶内劲一吐,将手中断剑掷出,直逼程虎的前胸,原来这才是“玉碎山崩”真正的杀招。

一招大出程虎意料之外,避无可避的他眼见就要丧命在钟瑶的剑下,而钟瑶势必伤在程虎的手里,就在这间不容发的时刻,一条人影电射而至,右脚轻轻一勾,将钟瑶的断剑带到一旁,与此同时他又伸手以极快的速度切向程虎的肘部,程虎拿捏不住,量天尺撒手掉到地上。

程虎、钟瑶二人各退了丈余,定睛一瞧,拦住二人的正是纪灵。纪灵道:“事情还未水落石出,你们便先打个你死我活,你们不怕被人利用了吗?”程虎道:“你是什么意思?”纪灵道:“纪某人一生顶天立地,如果人真的是我杀的,纪某人决不会赖帐;可是如果人不是我杀的,我也一定不会认。”

何宁在一旁冷笑道:“说的冠冕堂皇,可老夫又该如何相信你?”纪灵道:“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信不信由你。”何宁冷哼一声,没有言语。纪灵对梅香雪道:“二师姐,看来我们是时候离开了。”梅香雪点点头。纪灵又出言喝止了西门玉霜。西门玉霜冰雪聪明,知道纪灵想尽早抽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她没有难为杨平,立刻收招来到纪灵的身旁。

何宁嘿嘿笑道:“难道你就想这样离开?”纪灵不客气道:“前辈尽管划出道来,如果没有赐教,纪某人就此别过。”何宁亦知道纪灵的厉害,自度不是他的对手,可就这样任他来去自如,他这个做师叔的脸面何存?

纪灵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他冷笑了数声,大步离去。一个星宿派弟子不知深浅,一剑朝纪灵后背刺了过去。西门玉霜等人见了阻拦不及,不禁惊叫出声。纪灵有心杀人立威,他扬起右手,捏住了袭来的长剑,运劲捏断了剑尖,然后头也不回地递了出去。这一手一气呵成,快若闪电,这名星宿派弟子哼也没有哼一声,便被刺中心脏倒了下去。

纪灵脚下丝毫未停,梅香雪和西门玉霜等人依次跟了上去。程虎心有未甘,想追上去。何宁一把拉住他,叹道:“算了,以你们的功夫,是留不住他的。”程虎道:“师叔,难道就这样任他逍遥法外?”何宁道:“放心,我们暂且让他得意几天,等找到你们的大师兄和师妹,我们再一起商量对策,大师兄和二师兄的仇,不能不报。”

纪灵、梅香雪等人出了四海山庄,不敢稍停,立刻踏上返程。一行人到了江边码头,只见一条双桅客船停靠在一边,西门玉霜道:“纪伯伯,这船不错。”纪灵点头道:“那就乘这条船。”船头坐着一粗壮汉子,头戴一顶蓝布毡帽,帽檐压得很低,让人一时看不清他的真面目。船尾处有十多人在忙碌着,纪灵见没有什么可疑之处,便走了过去。

船首的粗壮汉子见来了生意,忙跳下船首,上前含笑道:“诸位可是要乘船?”纪灵从帽檐下看去,此人有三十多岁年纪,有一张硬朗的国字脸,还长着一双异常锐利的眼睛。

纪灵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伸手不经意地按在粗壮汉子的肩膀上。他稍微用了点力气,那粗壮汉子立刻眉头皱起,“哎哟”叫出声来。纪灵忙歉然道:“对不起啊,船家,在下不是有意的。”粗壮汉子伸手柔了柔肩膀,道:“客官,您看上去就是一个白净书生,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力气?”纪灵笑了笑,粗壮汉子也不再计较,忙让人将纪灵等人带到船舱里。

进了船舱,纪灵忙让茶花仙子和百合仙子把守住舱门,观察外面的动静。梅香雪忙惊问道:“师弟,怎么啦?”西门玉霜和钟瑶等人也大惑不解。纪灵冷笑道:“想在我面前耍阴谋诡计,他们还嫩了些。”

西门玉霜急道:“纪伯伯,你就不要卖关子啦。”纪灵沉声道:“这些船家有问题。”梅香雪道:“这怎么可能?你刚才上船的时候还试过他呢。”纪灵道:“二师姐,刚才你也看到我用的力道很轻,就算一个普通人也承受的起,何况他们成天在江面上打滚,一身筋骨比普通人可强多了,表情用不着那么夸张呀。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明知道我在试他,所以就故意夸大表情,让人造成错觉。”西门玉霜恍然大悟道:“只是他没有想到如今碰到一个比鬼还精的人,聪明反被聪明误。”

众人一阵大笑。梅香雪嗔怪道:“小丫头,还是这样口无遮拦。”西门玉霜嘿嘿笑道:“我没说错啊,纪伯伯就是个鬼灵精。”梅香雪笑问道:“师弟,我们该怎么办?”纪灵道:“现在船已经到了江中,我们不能硬拼,只能智取。我现在就去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你们先呆在这里,听到我的啸声就马上冲出去。”

话刚说到这,茶花仙子突然道:“纪大侠,有人过来了。”纪灵忙招呼大家坐到一起,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一条青衣汉子端着四碟精致的小菜走了进来,放到一旁的桌子上,躬身道:“几位客官,请慢用,招待不周还请见谅。”纪灵笑道:“船家太客气了。既如此,我们却之不恭,这点银两还请收下。”他掏出一锭银子交给青衣汉子。青衣汉子走后,西门玉霜将鼻尖凑了上去,猛吸了一口气,惊叹道:“哇,好香啊。”

纪灵微笑道:“香是香,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吃?”这要搁在以前,西门玉霜会毫不犹豫地大吃一顿,可是纪灵说过这船上的人身份不明,她立刻心生戒备,不敢下箸。

梅香雪从发髻上拔下一根银簪子,慢慢地将它伸到盘子里。簪子甫一接触到菜,前端立刻变成了黑色,这菜里果然被下了剧毒。西门玉霜脸色变了数变,咬牙道:“这群可恶的东西,真是阴魂不散。”其实不用说,大家心里都明白,肯定是星宿派的人干的。

外面立刻有人哈哈笑道:“臭丫头,虽然你们识破了我们的计策,但是你们别以为这样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话音刚落,立刻响起数下“扑通”落水声。纪灵一张脸立刻变了颜色,惊道:“不好。”他头一个扑了出去,四下一瞧,甲板上已经空无一人。

梅香雪和西门玉霜等人都拥了出来,看到这里也不禁心生一股寒意。这时,船体发出轰然剧响,然后剧烈地抖动起来。纪灵叫道:“他们在水下凿船,大家都小心了。”他对梅香雪道:“二师姐,你照顾好他们,我下去看看。”梅香雪点点头,纪灵纵身跃起,一头扎入水中。

到了水中,立刻有数人手持利刃,向纪灵围了过来。纪灵冷哼一声,侧身躲过离他最近的汉子的攻击,然后顺势一带,将这汉子揽入怀中,夺过他手中的短刀趁势插入他的胸口。鲜血汩汩流出,在水中渐渐扩散开来,几名汉子愤然上前,无奈却被扩散开的鲜血挡住了视线。正当他们惊恐万分的时候,纪灵已快速游动到几人的后面,一一将其宰杀。

纪灵慢慢浮出水面,只见客船大部已经没入水中,梅香雪等人在船上束手无策。纪灵双手一拍水面,整个人立刻从水中窜出,径直落到甲板上。他沉声道:“大家不要慌,我们趁船还未沉没,立刻往岸边划。”说着,他操起一条船桨,用力划了起来。其他人见状,立刻学着他的样子找来船桨划船,没有的人干脆用手。

突然,水中钻出一条人影,将一名正在划桨的红衣少女拖了下去。事情来的如此突然,大家促不及防,很快又有一名七巧宫女弟子给拖下水,不见了踪影。西门玉霜气得眼泪都流了下来。纪灵一张俊面变得铁青,他低声道:“你们继续划,这里交给我。”他拿着船桨装作继续划船的样子,其实眼睛在四下张望着。果然,很快又有一条人影从水下钻了出来,纪灵怒哼一声,操起厚重的木桨扫了过去。

木桨去势极快,加上纪灵恼怒之下已运了八成功力,这条人影躲避不及,登时被木桨拦腰断为两截。又有一条人影从水中钻出,纪灵头也不回,扬手将木桨掷出。木桨挟风雷之势,直贯来人的前胸,将他重重击落水中,激起滔天浪花。

纪灵施展如此骇人的功夫,再也没有人敢露出水面送死。很快,纪灵等人将船划到了江边,船也终于支撑不住,沉没水中。纪灵等人上了岸,也顾不得身上湿淋淋的,继续徒步赶路。

西门玉霜抱怨道:“纪伯伯,我们能不能找个地方歇息一下?”梅香雪安慰她道:“小丫头,我们到现在还没有脱离险境,千万不能松懈啊。”纪灵插话道:“你梅阿姨说的不错,看来何宁下定决心要让我们有来无回。”

气氛陡然间变得异常沉闷。还是西门玉霜打破了场上的寂静,咯咯笑道:“有什么嘛,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他们不成?”钟瑶慨然道:“西门姑娘说的是。纪大侠,我知道你是在替我们担心,但死有重于泰山,轻于鸿毛,如果老天爷注定要我们死在这里,那也得等我再杀几个坏人不迟。”

纪灵朗声笑道:“你们身为各派的后起之秀,果然没给你们的师门丢脸。既然你们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我纪灵又何惧哉?这条路虽然荆棘丛生,但我纪灵自信还能带你们闯出去。”众人一听,立刻振奋起来。纪灵道:“你们一定要听从我的安排,知道吗?”众人点点头。

梅香雪道:“师弟,你有什么计策,赶快说出来吧。”纪灵道:“大家不要着急,前面不远有个镇甸,我们且去休息一下,再慢慢斟酌。”梅香雪嗔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卖关子。”纪灵道:“二师姐你不用着急,到时自有分晓。”众人都耐着性子赶路,十多里外到了一处比较繁华的镇甸。

纪灵找了一处不错的客栈住下。些微用些饭菜后,梅香雪已急不可耐地让他交个底。纪灵朝她附耳说了几句,听得梅香雪连连点头。西门玉霜不耐烦道:“你们夫妻两个嘀咕些啥啊,难道不能说给我们听吗?”梅香雪笑道:“你这丫头,难道我们能害你吗?你跟我出去办点事情。”

二人离开后,钟瑶一脸的疑惑,道:“纪大侠,您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纪灵道:“到时你们就知道了,你们也别闲着,去给我找四个和你们身材差不多的男子到客栈来,记住,行事千万不要声张。”钟瑶师兄弟四人领命而去。

纪灵又对茶花仙子和百合仙子道:“两位姑娘也要辛劳一下,去找十名年轻的姑娘到客栈来,届时我自有主张,记住要小心行事,不要过于张扬。”二人立刻去办。

一个多时辰后,大家都赶了回来。纪灵问道:“交代大家的事情,都做好了吗?”梅香雪道:“放心。”纪灵满意道:“那你们立刻照我说的做。”大家都瞪大眼睛听他说。纪灵道:“钟道长,你们四人立刻与他们换过衣服。”钟瑶一愕,不明白他的意思。西门玉霜推了他一把:“赶紧照纪伯伯说的做啊。”钟瑶啊了一声,忙和三位师弟去了。

纪灵又道:“玉霜姑娘,你从七巧宫弟子里面找出十个身材跟她们差不多的,也把衣服对换了。”西门玉霜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她兴奋道:“纪伯伯,你想来一招‘偷梁换柱’啊。”纪灵微笑道:“你们快点去进行吧。”

等大家都准备好后,纪灵说出了下一步计划:先由钟瑶和西门玉霜等人着普通百姓的服装上路,然后纪灵和梅香雪等人骑马跟随在后面,彼此遥相呼应,待半路遇上伏击,就可以混淆他们的视线,趁机杀出重围。

商停后,众人马上按计划进行。西门玉霜、钟瑶师兄弟四人和十名易容改装的七巧宫弟子装做普通百姓,分几批陆陆续续出了镇甸。纪灵、梅香雪等人则骑马上路,与西门玉霜等人只有一里远近。

走了十多里路,一片茂密的树林挡在面前,幽长的小路一直延伸到树林深处。纪灵低声道:“前面可能有埋伏,大家小心。”众人小心翼翼地策马前行,不过半柱香的工夫,两旁树林中人影憧憧,包抄上来,将纪灵等人团团围住。纪灵沉声道:“不知是哪路的英雄,拦住在下的去路?”

一条黑影从人群后走上前,哈哈笑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纪大侠虽然不是这种专走小路的人,但是凡事也有例外,我们知道纪大侠一定会挑小路,所以在这条出川的必经之路上等候多时了。”

来者是一瘦长男子,一身黑色劲装,头戴黑色面罩,无法辨别他的真实面目。纪灵不动声色道:“敢问阁下高姓大名?”黑影紧紧盯住纪灵的脸庞,道:“老夫不过一介寻常武夫,贱名恐污纪大侠的双耳。”纪灵朗声笑道:“在下虽然名动江湖,但能一眼认得出在下的,绝非泛泛之辈。”黑影干笑道:“纪大侠谬赞了。”他说话的腔调有些怪异,应该是故意捏的,生怕被人认出。即便如此,纪灵仍然听得出声音有些耳熟。他心中有了八九分确定,于是冷笑道:“阁下必然是在下认识的一位故人,可否亮明身份,我们亲近亲近?”

黑影见纪灵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知道瞒不了他,于是索性脱下自己的面罩,纪灵等人一瞧,黑影赫然就是星宿派掌门宇文保的三师弟何宁。纪灵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他冷笑道:“原来如此,前辈可真是煞费苦心啊。”何宁得意地笑道:“纪大侠如今才明白,是不是有些晚了?”纪灵摇头道:“我只是不明白,自己在你的计划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何宁叹道:“起初老夫只是想嫁祸给你,并没有其他的意图。但是老夫思前想后,觉得只有将阁下除掉,才可以高枕无忧。”纪灵点头道:“要想成为一代枭雄,首要的条件就是心狠手辣,这一点我理解。只是我们之间鹿死谁手,尚可未知,手底下见真章吧。”说完他抽出“悲天剑”朝何宁刺了过去。何宁扬手一抖,将两条人影抛了过去,被纪灵拦腰断为两截。

纪灵哈哈笑道:“前辈如此胆小,难道还敢成大事吗?”何宁不动声色道:“老夫自知不是纪大侠的对手,但是我手下有二百余众,纪大侠要想活着走出去,也很难。”

纪灵哈哈大笑道:“前辈难道天真地以为就凭这些人也想拦住在下的去路?”何宁见他轻视自己,声音陡变道:“纪灵,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纪灵轻蔑道:“少在这里耍嘴皮子,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吧。”何宁怒极而笑道:“好好,老夫就成全你。”他双掌一错,朝纪灵扑了过来,道:“让你见识一下老夫的手段。”纪灵见他使出摘星七式,立刻凝神戒备,待何宁右掌离自己前胸不过数寸,挥掌将其格开,又马上回敬了一掌。

何宁不敢硬接,却从腰际取下一条软鞭,冷不防朝纪灵的右臂卷了过去。纪灵乍逢意外,不禁“呀”了一声,右手却不慌不忙屈指成勾,抓向何宁的软鞭。就在他抓住鞭稍的时候,一股怪异的力道从鞭子上传了过来,纪灵竟然拿捏不住,将鞭子脱手,手掌给擦出一条清晰的血痕。

纪灵大吃一惊,忙疾退数尺。何宁哈哈笑道:“纪灵,没想到吧?”纪灵沉声道:“前辈乃是星宿派百年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晚辈自然不敢轻敌,只是没有想到前辈竟然练成了星宿派的镇派绝学‘神斗七星鞭’。”何宁嘿嘿道:“你知道的倒还真不少,是不是那丫头告诉你的?”何宁一提及“丫头”二字,纪灵神色凄然,象是勾起不少往事。

何宁见纪灵分神,自然大喜过望,忙使出一式“叱咤七星”,手中软鞭如同狂风骤雨般朝纪灵袭去。纪灵先机一失,被何宁一阵狂攻逼得连连后退。何宁得意道:“本派的绝学果然不同凡响。”纪灵闻言会心一笑。他不退反进,“悲天剑”带鞘一挥,一式“风吹劲草”迎面而上,顿时将何宁的凌厉鞭影化解得无影无踪。何宁连退了数步,象看怪物似的看着纪灵,喃喃道:“不可能,这‘神斗七星鞭’玄奥无比,你怎么如此轻易就破得了它?”纪灵摇头道:“你错了。‘神斗七星鞭’固然精妙,但关键是看使用它的人秉性如何。你心术不正,难免心浮气躁,施展起来总会留下破绽,所以遇上我这样的高手必然无所遁形。”

何宁狂吼道:“你少自以为是,今天老夫誓要将你毙于此。”一番话激起了纪灵的怒火,他高声道:“现在不出手更待何时?”他话音一落,树林里立刻又多了十数人,朝何宁所带的弟子们招呼过去,一时间惨呼声不绝于耳。

何宁没有想到纪灵还有这一手,他咬牙道:“大家给我上,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纪灵呵呵笑道:“这片树林无边无际,现在你在明,我们在暗,你人再多也枉然啊,哈哈。”他招呼梅香雪道:“二师姐,我们退。”说着,一马当先,往来路奔去,梅香雪等人紧紧跟在后面。再看西门玉霜和钟瑶等人,在一鼓作气斩杀了三十多名黑衣人后,立刻潜伏到树林里,不见了踪影。

何宁气急败坏道:“纪灵,看你往哪里逃。”他命令道:“留下一半人在这里,其余的人给我追。”说着,带人追了上去。

纪灵等人一路狂奔了数里,见身后何宁还没有追上来,纪灵对梅香雪道:“二师姐,我们就在这里下马,那些找来的老百姓让他们继续赶路,待回到镇甸将衣服和马匹丢掉,这样他们就安全了。”

梅香雪将纪灵的话向他们转述了一遍。这些人被纪灵找来,一直惴惴不安,一听说可以回家,立刻欢呼起来。梅香雪又给他们每人分了十两银子,叮嘱道:“要想活命,大家就不要顾惜力气,赶紧赶路。”叮嘱完后,纪灵等人目送他们离去,接着便隐身到茂密的树林中。

何宁一路追了上去,可追到镇甸,哪里还有纪灵等人的身影?何宁恼怒道:“妈的,还是让他们给跑了。”一弟子道:“师尊,接下来该怎么办?”何宁稍微冷静下来,道:“量纪灵插翅难飞,你速回四海山庄,让程虎、杨平带白虎旗弟子前来相助。”

树林里,纪灵等人找到了西门玉霜等人。纪灵笑道:“见到你们就放心了。”西门玉霜甜甜笑道:“纪伯伯这招‘调虎离山’果然高明啊。”梅香雪有些放不下心道:“师弟,那些人会不会追上来?”西门玉霜道:“梅阿姨,您放心吧,剩下那些人尽是些酒囊饭袋,吃了点亏后哪还有人敢再四下搜索?只是扯着嗓子吆喝几声就马虎了事了。”

纪灵点头道:“现在我对你们的承诺也终于兑现了。事不宜迟,我们马上起程赶回七巧宫。”

经过一路奔波,三天后,纪灵等人终于安然回到了七巧宫。到了山门外,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是,前来迎接的竟然是七巧仙子程金凤和聂小瑜。叙礼后,程金凤将纪灵、梅香雪等人请到客房,询问一下事情的经过。

纪灵把事情的经过向师父聂小瑜和程金凤述说了一遍。听说一代宗师宇文保竟然被自己的师弟杀死,二人也不禁扼腕叹息。聂小瑜动容道:“没想到你们此行竟然遭受如此大的磨难,还好平安无事。”西门玉霜笑道:“前辈,多亏纪伯伯足智多谋,方能化险为夷。”

纪灵奇道:“师父,您和程宫主何时回的七巧宫?武当山上的事情都解决了吗?”程金凤道:“纪大侠,黄一乾受到那么大的打击,一时半刻也无力再有大的行动。我已经与众位掌门商议好,来年三月在武当山召开一场武林大会,共同商讨对付白骨教。”

纪灵颔首道:“如此甚好。对了,巧巧和金童呢?”聂小瑜有些生气道:“这些孩子们就是闲不住。他们已经被程宫主派到江南大小门派下帖子去了。”程金凤有些不好意思道:“纪大侠,事先没有征得您的同意,请不要见怪呀。”纪灵笑道:“哪里话,程宫主,我还要感谢你给他们一次锻炼的机会呢。温室里的花终究难历风雨,他们就应该到江湖上去历练历练。”

众人又聊了一会,得知窦坚亦在七巧宫,纪灵面露难色道:“程宫主,这件事终须要告诉窦坚,你看该怎么办?”程金凤道:“纪大侠做事顶天立地,难道还怕窦坚怀疑你吗?”纪灵摇头道:“可我总觉得是我害了宇文保。”西门玉霜道:“纪伯伯,这哪能怪您?要是他们老老实实在星宿派呆着,还会发生这种事吗?”众人一阵哄笑。

纪灵摆手道:“算了,还是由我去向他慢慢向他解释吧。”他起身道:“师父,程宫主,你们稍坐,我先去了。”有七巧宫弟子将纪灵带到了窦坚的住处。见了纪灵,窦坚呀道:“纪大侠,您什么时候回来的?见到家师没有?”纪灵把宇文保被害的消息告诉了他,也把何宁构陷他的事情一并说了。

窦坚乍听到师父遇害的消息,几乎昏了过去。听完纪灵的叙述后,他却出奇的平静,道:“纪大侠,我想问一句,家师的遇害真的与你无关?”纪灵郑重道:“窦兄,纪某人敢以人格担保。”窦坚叹气道:“纪大侠敢来向我坦陈一切,足见心胸坦荡,窦坚相信你。”纪灵道:“事已至此,你想怎么办?”窦坚咬牙道:“两个师弟还蒙在鼓里,我一定要告诉他们真相。”

纪灵忙劝阻道:“窦兄,你的心情我理解,可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要是让何宁知道你的意图,恐怕你也会遭受不测,我们必须考虑周详后才能有所行动。”窦坚道:“我现在是一点主意也没有,一切都听纪大侠的。”

何宁知道纪灵安然回到七巧宫后,气得差点吐血。一弟子道:“师尊,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何宁思虑良久,道:“纪灵知晓我们全部的秘密,今后势必成为我们的心腹大患。好在我们还有程虎、杨平二人可以利用。”这名弟子道:“师尊,难道你不怕他们知道真相后对我们不利吗?”何宁冷哼道:“如果真有这么一天,我也会先下手干掉他们。”他告戒众弟子道:“今后在他们面前说话要仔细一些,千万不要露出破绽,知道吗?”

见何宁说得如此郑重,一干弟子忙应声是。

何宁从座位上缓缓站起,道:“如今之计,我们只有先找到宇文保的女儿宇文飞燕,等我登上掌门之位,那么大事成矣。”另一名弟子小心翼翼道:“师尊,弟子打探到一个可靠消息。”何宁霍然转身,道:“什么事,快说。”

这名弟子二十多岁年纪,一副精明干练的样子。他禀道:“弟子打探到,白骨教朱雀旗旗主是一位外号叫‘冰山罗刹’的神秘女子,她的真实身份据说只有白骨教教主陆振英知晓。不过弟子打听到,这‘冰山罗刹’剑法精奇,只用一招便让太行山十八山寨总寨主刘威败得心服口服,弟子猜测,这个神秘女子会不会就是我们的师姐?”

何宁脸上立刻绽放出光芒,他用力拍了拍这名弟子的肩膀,哈哈笑道:“行之,你果然是为师的好徒弟。你的这个消息非常重要,如果是真的,为师一定会好好赏你。”

林行之忙跪下道:“多谢师父。”

何宁道:“你且把这个消息告诉程虎和杨平,明日,我们便前赴朱雀旗一看究竟。”林行之将事情告诉了程虎和杨平,二人听了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道:“林师弟,你说的是真的?”林行之道:“两位师兄,你们身为白骨教白虎旗的正副旗主,难道就没有见过她么?”

程虎叹道:“林师弟,你哪里知道,我们五大旗主各司其职,没有教主的手谕,平时根本就凑不到一块,更遑论认识了。”林行之点头道:“我亦打听到这‘冰山罗刹’平素一袭紫纱蒙面,真实面目谁也没有见过,所以,她的身份到现在都是个迷,我们此行就是要去揭破她的身份。如果真的是师姐,她是掌门师伯的独生女儿,那么星宿派的今后就全靠她了。”

程虎不住地点头道:“林师弟言之有理,我们这就去找师叔,准许我们俩一起去。”

见到程虎和杨平来找自己,何宁一点也不意外,而且满心欢喜。程虎向他说明了来意,何宁道:“我知道你们为师报仇心切,好吧,你们就随我一起去吧。”他向林行之吩咐道:“行之,马上告诉其他师兄弟,明天一早出发赶往伏牛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