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打寿春(下)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第二天早上。

寿春城外。

有队兵马站在寿春城外叫骂。这五队兵马分别打着“周”、“裴”、“关”和“张”的旗号。这五队兵马的将领不是别人,正是当年的黄巾军首领、关羽之子、关羽收的义子和张飞之子——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

现在,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受到了陆逊的计策,来攻击寿春。不仅如此,他们五个也受到了陆逊的计策,让他们五个在这场战斗之中,只许输,不许赢。这样做,为的是让寿春太守从而掉以轻心。

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在城外大喊道:“城中的士兵们听着,速速出城投降!如若不投降的话,我们就攻破城池。攻破城后,你们就死无葬身之地!”

寿春城内。太守府内。

寿春太守正坐在里面。此时,他正在和诈降他的陆逊、太史慈和周泰商议如何击退吴国罗洪的大军。

这时,有一名士兵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他跑到了寿春太守、陆逊、太史慈和周泰的面前。

寿春太守、陆逊、太史慈和周泰看见那名士兵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寿春太守看见那名士兵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觉得很奇怪。但是,陆逊、太史慈和周泰看见那名士兵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就知道了其中的意思。

寿春太守问那名士兵:“何事?”

“太、太守,吴国大将——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在城外叫阵!”那名士兵对寿春太守说道,“他们五人说,让我们速速投降。如若我们不投降,就攻破城池。攻破城池之后,我们就死无葬身之地!”

话音刚落。

这时,寿春太守用他的右手拍在了桌案上。他十分地愤怒。

寿春太守生气地说道:“该死的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张苞,如此的嚣张跋扈!伯言、子义、幼平,你们三人留守寿春,不让敌人攻入城中!”

“是!”陆逊、太史慈和周泰知道寿春太守中计了,就双手抱拳,对寿春太守说道。

说罢。

寿春太守站了起来,就和那名士兵一起向外面走去了。此时,他不知道,自己离开后,陆逊、太史慈和周泰开始行动了。

然后,陆逊、太史慈和周泰站了起来。他们相互看去。

陆逊用他的眼神示意了太史慈和周泰。太史慈和周泰看见陆逊的变化,就知道陆逊用他的眼神在示意他们自己。于是,他们三个就向东、西和北这三座城楼上走去了。

寿春城外。

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正在外面等着寿春太守带着大军来迎战他们。此时,他们五个等了很久。

这时,寿春的城门打开了。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看见了,立刻做好了备战状态。

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看向了他们自己所带的士兵:“做好战斗准备!”

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所带的士兵们听了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的话后,都站了起来。他们也和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张苞一起,做出了备战的状态。

只见寿春太守带着六千兵马,从城中出来了。然后,他勒住了他所骑的战马。

紧接着,寿春太守便与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对阵。

寿春太守拿着他手中的大刀,对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说道:“你五人,曾经败在我大魏文皇帝之手上。如今又来,莫非又要寻死乎?”

“汝这匹夫,安可在此饶舌!”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听了寿春太守的话后,很是生气,但是为了能够让赵云、张辽、关羽、张飞和张任能够偷袭寿春成功,也能够让陆逊、太史慈和周泰成功夺取城中的士兵,所以他们就忍着自己心中的那团怒火。

寿春太守听见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骂自己是匹夫,大怒。他大叫了一声。然后,他拿着手中的大刀,骑着他的战马,向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跑去了。他用自己的力量,去杀死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

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看见寿春太守骑着他的战马,拿着他手中的大刀向他们自己跑来,就骑着他们胯下的战马,拿着他们的大刀、长矛和偃月刀,向寿春太守跑去了。

他们六个面对面。

寿春太守用他手中的大刀向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砍去了。他想要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的命。

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看见了,就用他们手中的大刀、长矛和偃月刀挡住寿春太守的大刀的攻击。然后,他们用他们的大刀、长矛和偃月刀向寿春太守砍去了。

寿春太守看见了,就用他的大刀抵御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的大刀、长矛和偃月刀的攻击。

他们六个相互交战了大约十五个回合。

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调转马头,骑着他们胯下的战马,拿着他们手中的大刀、长矛和偃月刀,带着他们的兵马,向后面跑去了。他们要带着寿春太守和他的兵马引入他们的陷阱之中。

寿春太守看见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调转马头,骑着他们胯下的战马,拿着他们手中的大刀、长矛和偃月刀,带着他们的兵马,向他的前面跑去了。他看见了,就骑着他胯下的战马,拿着他手中的大刀,带着他的兵马,去追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以及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所带的兵马。其实,他已经中了陆逊的计策。

张辽、赵云、张飞、关羽和张任看见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带着他们的兵马,引着寿春太守和他的兵马,带进了陆逊所设置的陷阱之中,就站了起来,包围住了寿春。

寿春城的东、西、北的城楼上。

寿春的守城士兵们看见张辽、赵云、张飞、关羽和张任,以及张辽、赵云、张飞、关羽和张任所带的兵马,大吃一惊。他们看见了,倒吸了一口气。现在的他们,手足无措,因为他们的太守不在城中,去追赶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张苞和他们所带兵马,所以他们很慌张。

这时,有三个人——陆逊、太史慈和周泰带着他们所带的几千名兵马,走了上来。他们来到了城楼上的士兵们的面前。

城楼上的士兵们看见陆逊、太史慈、周泰和他们所带的几千名兵马走了上来。他们看见了,大吃一惊。

陆逊、太史慈和周泰对城楼上的士兵们说道:“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寿春已经成了一座空城!现在,外面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你们的太守最后会被杀死。其实,我们三人是吴国派来的奸细。如若你们不投降,唯有死而已。若你们投降,你们可以活下去,可以去见你们的父母、妻子!”

城楼上的士兵们听了陆逊、太史慈和周泰的话后,觉得很有道理,因为他们知道,寿春太守对他们十分残暴。不仅如此,他们还知道,曹操之子、当今魏国第二任皇帝——曹叡之父——曹丕篡汉,建立大魏国,汉朝灭亡,人神共愤。而吴国的皇帝——罗洪是为了匡扶汉室,替汉室复兴,才不得已,在建业称帝,领皇帝的传国玉玺,建立吴国。

罗洪之所以带兵北伐三次中原,就是为了重建汉室,一统天下,剿除汉贼曹氏。他的这一举动,使得天下的百姓们都投向了他。不仅如此,连中原、西凉的百姓们都纷纷投军,为的是能够重建汉室。而且,连他们都摆脱了孔子和孟子的儒家思想,去学习韩家思想和墨家思想。自此,他们的思想更为进步。不仅如此,他下令了男女平等和女性不能裹小脚这两条条案,使得他得到了百姓们的爱戴。

城楼上的士兵们就放下了他们手中的兵器,跪了下来:“我等愿降吴军!”

陆逊、太史慈和周泰看见了,很开心。于是,他们让士兵们打开南门,让赵云、张辽、关羽、张飞和张任进来。

然后,寿春的城楼上的士兵们就打开了城门,让吴将赵云、张辽、关羽、张飞和张任进城。

城外。

赵云、张辽、关羽、张飞和张任看见城门被打开了,大吃一惊。他们五个相互看了一眼,不知道怎么回事。然后,他们五个向城楼看去了。这时,他们五个看见陆逊、太史慈和周泰站在城楼。他们五个看见了,很是惊讶。但是,最多的还是开心。于是,他们五个骑着他们胯下的战马,拿着他们的长枪、大刀、青龙偃月刀、丈八蛇矛,带着他们的士兵们,向寿春走去了。

就这样,寿春被吴军给占领了,成为了吴国的一座城池。

一片树林里。

有四个人各自带着一队人马,躲在草丛里。这四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魏延、马岱、姜维和许褚。他们四个领着罗洪之命,陆逊之计在这里埋伏。现在,他们四个正在等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带着他们的大军引诱寿春太守的大军来到他们四个所在的埋伏圈。

这时,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带着他们的大军引诱寿春太守的大军来到了魏延、马岱、姜维和许褚所在的埋伏圈。

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有时候和寿春太守交战,为的是不让寿春太守起疑心。不然的话,陆逊的计策就会泡汤。

魏延、马岱、姜维和许褚没有急于出去,为的是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带着他们的大军能够先离开,他们自己好出去消灭寿春太守。

不久,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带着他们的大军离开魏延、马岱、姜维和许褚所在的埋伏圈,而寿春太守的大军来到了魏延、马岱、姜维和许褚所在的埋伏圈内。

魏延、马岱、姜维和许褚看见寿春太守的大军来到了他们的包围圈,就站了起来,带着他们的兵马,冲出了草丛,向寿春太守和他的大军杀去了。

寿春太守和他的大军看见魏延、马岱、姜维和许褚带着他们的大军向他们杀来了,大吃一惊。他们这才知道自己中计,特别寿春太守,这才知道,原来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打不过自己,就是为了引诱自己来这里,就是为了杀死自己。顿时,他自己就后悔了。

寿春太守说道:“撤!赶紧回寿春!”

话音刚落。

这时,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带着他们的大军,折了回来,向寿春太守和他的大军杀来了。

寿春太守看见了,就立刻带着他的大军回寿春了。

魏延、马岱、姜维、许褚、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看见寿春太守带着他的大军向寿春跑去了,就立刻追去了。他们这样做,就是为了寿春太守回到寿春城下的时候,杀死他,收复他的兵马。这么一来,吴国的士兵就会增多了。

寿春城内。

此时,陆逊、太史慈、周泰、赵云、张辽、关羽、张飞和张任已经占领了整个寿春城。不仅如此,他们已经安抚寿春的百姓们的心了。现在,他们站在城楼上,等待寿春太守的回来。

寿春的城楼上。

陆逊、太史慈、周泰、赵云、张辽、关羽、张飞和张任正站在城楼上,看着城外。此时的他们,正在等着寿春太守的到来。

寿春城外。

寿春太守骑着他胯下的战马,拿着他的大刀,带着他的残兵败将,来到了寿春城外。这时,他看见自己镇守的寿春上的旗帜从“魏”改为了“吴”。不仅如此,他还看见城楼上站着八个人——陆逊、太史慈、周泰、赵云、张辽、关羽、张飞和张任。而且,他还看见上面的旗帜还插着六个旗帜——“陆”、“太史”、“周”、“赵”、“关”和“张”。他看见了,大吃一惊,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竟然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陆逊、太史慈和周泰给骗了,也上了陆逊、太史慈和周泰的当。他很后悔,也是咬牙切齿。

寿春太守拿着他手中的大刀,向站在城楼上的陆逊、太史慈和周泰说道:“陆逊、太史慈、周泰,汝等竟然骗了我!”

“骗了汝又如何?”陆逊、太史慈和周泰异口同声地对寿春太守说道,“如今我军势如破竹,北伐魏国,深得民心。现在寿春被我军所得,为何不投降?”

寿春太守对陆逊、太史慈、周泰、赵云、张辽、关羽、张飞和张任说道:“我身为魏国之臣,死后必然是魏国之鬼。汝等劝降我,做梦!”

“射箭!”陆逊、太史慈、周泰、赵云、张辽、关羽、张飞和张任听了寿春太守的话后,知道他是魏国的忠臣,就没有去劝降他,就下令用弓箭来射寿春太守和他的残兵败将。

寿春太守和他的残兵败将看见陆逊、太史慈、周泰、赵云、张辽、关羽、张飞和张任下令城楼上的士兵向他们射来,大吃一惊。很多士兵被弓箭给射中了,倒在地上,而寿春太守用他手中的大刀挡住弓箭的攻击。

这时,远处又来了九队兵马杀来。这九队不是别人的队伍,正是魏延、马岱、姜维、许褚、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的军队。他们浩浩荡荡地杀来,就是为了寿春太守的性命。

然后,魏延、马岱、姜维、许褚、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的军队来到了寿春太守的军队的后面。他们开始和寿春太守的军队决战了。

寿春太守看见魏延、马岱、姜维、许褚、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的军队来到了自己的军队的后面,大吃一惊。他倒吸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的性命,肯定死于城外。于是,他继续用他的大刀,继续挡住弓箭的攻击,并将他的佩剑从他的剑鞘拔了出来。紧接着,他将他的大刀插到了地上。

这时,有很多的弓箭射中了寿春太守的身上。

寿春太守的身上被很多的弓箭给射中了,嘴里流出了很多的鲜血。然后,他将他的佩剑放到了他的脖子上。紧接着,他将他的佩剑在他的佩剑弄去了。只见他自刎了。随后,他从他胯下的战马倒到了地上,死了。

魏国的这一大将,就这么陨落了。

魏延、马岱、姜维、许褚、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张苞、陆逊、太史慈、周泰、赵云、张辽、关羽、张飞和张任看见寿春太守自刎于自己的战马上,落到了地上,甚是惋惜。他们低下了头,表示对寿春太守的吊唁。

魏延、马岱、姜维、许褚、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让他们自己的兵马停止了攻击,而陆逊、太史慈、周泰、赵云、张辽、关羽、张飞和张任让他们自己的士兵停止射箭。

这时,后面又出现了一大队兵马。这队兵马,是罗洪和其他人所率领的兵马。然后,他们来到了魏延、马岱、姜维、许褚、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的队伍旁边。

魏延、马岱、姜维、许褚、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看见罗洪和其他人带着大军走来了,双手抱拳,道:“皇上!”

“免礼吧。”罗洪看见魏延、马岱、姜维、许褚、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就对魏延、马岱、姜维、许褚、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说。

魏延、马岱、姜维、许褚、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对罗洪说道:“多谢陛下!”

说罢。

然后,魏延、马岱、姜维、许褚、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和张苞将他们的双手给放下了。

罗洪看向了寿春太守的剩下的兵马:“汝等将军已死,但汝等无罪。今朕决定,放了汝等。但朕问汝等一言,汝等是否归降于朕。”

“我等愿降!”寿春太守原来剩下的兵马听了罗洪的这句话后,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罗洪的话后。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寿春太守对他们太暴力了,也残酷地对他们进行迫害,所以他们就向罗洪和他所创建的吴国,以及他所带领的吴军投降。

罗洪、魏延、马岱、姜维、许褚、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张苞和其他人看见了,很开心。他们露出了崭新地笑容。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寿春太守原来剩下的兵马向他们投降了。不仅如此,他们的势力明显增长了不少,而且他们的领土有增长了。

这时,吊桥放了下来。不仅如此,城门打开了。

只见陆逊、太史慈、周泰、赵云、张辽、关羽、张飞和张任从寿春城内走了出来。他们八个站在城门外。

陆逊、太史慈、周泰、赵云、张辽、关羽、张飞和张任双手抱拳,对罗洪、魏延、马岱、姜维、许褚、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张苞和其他人说:“还请陛下和诸位进城!”说着,他们八个做出了请的手势。

“走吧!”罗洪对魏延、马岱、姜维、许褚、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张苞和其他人说道。

魏延、马岱、姜维、许褚、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张苞和其他人双手抱拳,对罗洪说道:“是!愿听陛下之言。”

说罢。

罗洪、魏延、马岱、姜维、许褚、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张苞和其他人骑着他们的胯下战马,拿着他们手中的武器,带着他们的兵马,向寿春走去了。

寿春城内。太守府内。

罗洪、魏延、马岱、姜维、许褚、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张苞、陆逊、太史慈、周泰、赵云、张辽、关羽、张飞、张任和其他人都走了进来。然后,他们按照主臣之位,坐了下来。

罗洪对魏延、马岱、姜维、许褚、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张苞、陆逊、太史慈、周泰、赵云、张辽、关羽、张飞、张任、诸葛亮、徐庶、庞统、庞德、马谡、步骘、诸葛瑾、文聘、马忠、简雍、糜竺、糜芳、刘封、关索、王忠、丁奉、罗毅、罗琦、徐盛、王累、黄权、霍峻、孟达、诸葛均、王平、泠苞、吴懿、吴班、廖化、刘璝、吴兰、雷铜、胡班、费祎、郭攸之、蒋琬、向宠、吕岱、董和、吕凯、许慈、杨议、董允、孟光、来敏、张嶷、张嶷、冯习、李严、赵累、朱治、阚泽、吕范、骆统、陈武、潘璋、全综、周舫、张温和郄正说道:“如今寿春依归我吴国。朕决定,犒劳诸位五日。五日后,去将淮南的城池光复于我吴国。这么一来,汉室可恢复。”

“是!多谢陛下!”魏延、马岱、姜维、许褚、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张苞、陆逊、太史慈、周泰、赵云、张辽、关羽、张飞、张任、诸葛亮、徐庶、庞统、庞德、马谡、步骘、诸葛瑾、文聘、马忠、简雍、糜竺、糜芳、刘封、关索、王忠、丁奉、罗毅、罗琦、徐盛、王累、黄权、霍峻、孟达、诸葛均、王平、泠苞、吴懿、吴班、廖化、刘璝、吴兰、雷铜、胡班、费祎、郭攸之、蒋琬、向宠、吕岱、董和、吕凯、许慈、杨议、董允、孟光、来敏、张嶷、张嶷、冯习、李严、赵累、朱治、阚泽、吕范、骆统、陈武、潘璋、全综、周舫、张温和郄正听了罗洪的话后,很开心,就对罗洪说道。

就这样,寿春归于罗洪,也归于吴国。现在,罗洪在寿春城内犒劳三军于五日。五日后,罗洪就要带着他的大将魏延、马岱、姜维、许褚、周仓、裴元绍、关兴、关平、张苞、陆逊、太史慈、周泰、赵云、张辽、关羽、张飞、张任、诸葛亮、徐庶、庞统、庞德、马谡、步骘、诸葛瑾、文聘、马忠、简雍、糜竺、糜芳、刘封、关索、王忠、丁奉、罗毅、罗琦、徐盛、王累、黄权、霍峻、孟达、诸葛均、王平、泠苞、吴懿、吴班、廖化、刘璝、吴兰、雷铜、胡班、费祎、郭攸之、蒋琬、向宠、吕岱、董和、吕凯、许慈、杨议、董允、孟光、来敏、张嶷、张嶷、冯习、李严、赵累、朱治、阚泽、吕范、骆统、陈武、潘璋、全综、周舫、张温和郄正,以及他的士兵们,准备去收复淮南地区和淮南的所有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