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打寿春(中)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寿春城外的吴军军营中。大账内。

陆逊对罗洪说:“陛下,臣的意思是这样的:臣、太史慈将军和周泰将军诈降于魏军,作为内应,陛下让赵云将军、张辽将军、关羽将军、张飞将军和张任将军埋伏城外。我让寿春城内的守将带着大军出城,留少部分的军马在城内。等到寿春守将大败,回到寿春城外的时候,那时,我、太史慈将军和周泰将军早已经拿下了寿春城。之后,我们就以前后之军去消灭寿春守将的剩下的兵马。这么一来,寿春就是我军了。”

“好计啊!”吕岱听了陆逊的计策,很不错,说道。

华歆也听了陆逊的计策,也觉得很不错,说道:“是啊!”

“好,朕决定用此计。”罗洪下定了决心,说道,并看向了太史慈和周泰,“子义、幼平,你们二人就和太傅一起到寿春城内去诈降。不过,你们二人一定要保护好太傅,明白吗?”

太史慈和周泰站了起来,双手抱拳,对罗洪说:“臣等领命。”

说罢。

太史慈、陆逊和周泰转过身,向外面走去了。

营寨外。

太史慈、陆逊和周泰骑着他们三个各自的战马,带着三千兵马,前往寿春。此时,他们三个正在前往寿春。

寿春城外。

太史慈、陆逊和周泰骑着他们三个各自的战马,带着三千兵马,来到了寿春城下。

周泰向寿春的城楼上的士兵喊道:“有没有人呐?”

“何人啊?”寿春城楼上的士兵们听见了,就看向城外的周泰、太史慈和陆逊。

陆逊向寿春的城楼上的士兵说:“我们是吴国将领,只是因为受不了吴国皇上罗洪的威压,特来投靠魏国!”

“等一下,我去报知我太守!”那名士兵对陆逊、太史慈和周泰说。

太史慈向那名士兵喊道:“速去,不然我等被吴军看见,性命不保也!”

不久,寿春的城门被打开了。

寿春的太守带着一些士兵走了出来。太史慈、陆逊和周泰看见了,就下了他们各自的战马,向寿春的太守走去了。

他们四个面对面。

寿春的太守双手抱拳,问太史慈、陆逊和周泰:“三位将军,为何要投奔我魏国?”

“太守,这里不是说话所在。”陆逊对寿春的太守,“我很担心吴国的士兵埋伏于此。”

寿春的太守听了陆逊的话后,顿时醒悟过来:“也对,请吧!”说着,他做了个“请”的手势,表示让陆逊、太史慈和周泰以及陆逊、太史慈和周泰所带的大军一起进入寿春城内。

陆逊、太史慈和周泰看见寿春太守向他们做出了“请”的手势。于是,他们三个就牵着他们各自的战马,带着他们那三千兵马,和寿春太守、寿春太守所带出来的一起进入了寿春城内。

紧接着,寿春的大门关上。现在,寿春城楼的士兵们继续严格的看守寿春。

此时,城外的吴兵细作看见了眼前的一切,就敢肯定,陆逊的计策已经成功了。于是,他就偷偷地向吴军营寨走去了。

在吴军营寨内。大账内。

罗洪等人正坐在里面。此时,他们正等着陆逊、周泰、太史慈和他们所带的五千兵马进入寿春的消息。

这时,细作跑了进来。

罗洪等人看见那名细作跑了进来,肯定是好消息,心中忐忑不安。

那名细作半跪在地上,双手抱拳,对罗洪说:“陛下,太傅陆逊、龙骧将军太史慈、上大将军张辽已经成功进入寿春了!”

罗洪等人听了那名细作的话后,很是开心。

平西将军马岱对那名细作说:“你先下去吧!”

那名细作领命下去了。

会稽王罗毅看向了自己的兄长:“皇兄,现在是时候行动了吧。”

“是啊,陛下。”平北将军徐盛也对罗洪说,“会稽王说的对啊!”

罗洪下定了决心:“好!翼德、云长、子龙、文长、张任,你们五个每人带着一万兵马埋伏寿春城外草丛之中于一天。待到寿春守将带兵出城来和我军交战失败后,你们就带兵从草丛之中杀出,杀他个出其不意。不过,你们五人一定要杀死敌军一半兵马,知道吗?”

“领命!”张飞、关羽、赵云、张辽和张任站了起来,双手抱拳,对罗策说。

然后,他们五个就领命下去了。

罗洪看向了周仓、裴元绍、关平、关兴和张苞:“周仓、元绍、关平、关兴、张苞,你们五人明日每次和寿春太守决战。不过,你们每次都要输,不要赢!”

“这是为什么呢,陛下?”裴元绍很不解,问罗洪这个问题。

罗洪解答了裴元绍这个问题:“我之所以让你们输,是因为让寿春守将以为他自己的武艺特别的好。随后我会让人去用他真是的实力去击败寿春守将的。”

周仓、裴元绍、关平、关兴和张苞听了罗洪这么一解释,一下子全都明白了。原来这是罗洪早已经计划好了的。

罗洪看向了魏延:“文长,你明日带着三千兵马等到周仓、元绍、关平、关兴、张苞连续战败十五回合后,你再带兵去歼灭寿春守将。”

“是!”魏延站了起来,双手抱拳,对罗洪说。

说罢。

魏延转过身,向外面走去了。

罗策看向了马忠和王忠:“德信、王忠,你二人去前门站岗,不能让魏兵的细作到我们营寨内。这可是朕给你们的重要任务,不能办砸了。知道吗?”后面的“知道吗”这三个字,是看马忠和王忠能否办成这重大的任务。

马忠和王忠站了起来,双手抱拳,毫不犹豫地对罗洪说:“陛下将此重任托付于我二人,我二人岂敢不领命。”

“很好。这才是我大吴国的栋梁之才啊!”罗洪很欣赏马忠和王忠,对马忠和王忠说。

说罢。

马忠和王忠转过身,向外面走去了。现在,他们两个去完成罗洪交给他们的任务。

罗洪站了起来,对其他人说:“大家都下去休息吧,为明天的战斗做准备。”

“是!”其他人都站了起来,双手抱拳,对罗洪说。

说罢。

他们都下去休息了。他们要为明天的战斗做好体力和精力。

寿春城内。太守府。大厅之中。

陆逊、太史慈、周泰和寿春太守走了进来。然后,他们四个分主次坐下了。

寿春太守问陆逊、太史慈和周泰:“不知三位如何称呼?”

“我姓陆,名逊,字伯言。”陆逊先进行了自我介绍。

太史慈跟在了陆逊的后面,也进行了自我介绍:“我姓太史,名慈,字子义。”

“我姓周,名泰,字幼平。”周泰最后一个自我介绍。

寿春太守听了陆逊、太史慈和周泰的自我介绍后,大吃一惊。他竟然将吴国的三个大将给给放进了城中。然后,他站了起来。

陆逊、太史慈和周泰看见寿春太守站了起来,知道肯定很惊讶,也知道寿春太守肯定会下令会将他们给处死的。不过,他们三个很镇静。

陆逊对寿春太守说:“太守,请你先坐下。”

寿春太守听到了陆逊这句话后,就立刻坐下了。他要看陆逊说什么。

陆逊对寿春太守说:“太守,我和二位将军以及那五千将士们投奔魏国,只是受不了吴国的连年征伐魏国。因为吴国耗费的粮草和银两十分巨大,我三人不忍见百姓们如此被吴国皇上相逼,就带着五千兵马,来投靠魏国。”

“是这样啊!”寿春太守听了陆逊如此的谎话,点了一下头,对陆逊说,“我刚刚太冲动了,真是不好意思啊!”说着,他双手抱拳,看向了陆逊、太史慈和周泰。

陆逊双手抱拳,对寿春太守说:“不打紧。对了,太守,我们明日在出去与吴军交锋。”

“为何?”寿春太守听了陆逊如此之说,觉得很奇怪,问陆逊。

陆逊对寿春太守说:“因为吴军一来,必然人困马乏。今日他们必然不会有所准备,但是我们也不会有所准备。我们必须也要有所准备,故明日去攻打吴军。”

“那么,我就听伯言之言吧。”寿春太守对陆逊说,“来人,带伯言、子义和幼平下去休息。”

有一名侍从对寿春太守说:“是!”

“多谢太守!”陆逊、太史慈和周泰站了起来,双手抱拳,对寿春太守说。

说罢。

陆逊、太史慈和周泰转过身,和那个侍从一起向外面走去了。

其实,寿春太守不知道,自己已经中了陆逊的计策。现在的他,还不知道自己会在明天下午的时候被陆逊、太史慈和周泰所带的兵马和城中向陆逊、太史慈和周泰投降的所剩下的兵马给乱箭给射死于自己的马下。现在,他还以为自己可以为魏国立下战功,也为自己未来的前途而着想的幻梦之中。然后,他转过身,向后院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