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出来打架了!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黑色的影子在他身后瞬间扩大,一群手拿武器,神态暴躁的矮人出现在他身后。

“我靠,塔塔利亚家的和洛伦佐家的,来砸场子了,兄弟们抄家伙干呀!”

出来的人不多,35人,塔塔利亚家的矮人25,十个洛伦佐家的矮人。

这35个矮人却比一般的矮人看起来更加高大,威猛,并且双眼充满着战斗虐菜的光芒。

矮人,最早有另外一个称号:高山氏族,因为征服高山峻岭的理想,这意味着他们都拥有一览众山小的骄傲。

“为我清开道,不要杀人。”

35个矮人齐声喊到“是,校长。”

维多的矮人觉得好笑,35对200人,这不是找死么

但下一刻:

“狂化!”

一个领头的矮人喊到。

顿时三十五人,身体暴涨10%,变得像35只巨兽。

“这还是矮人么?”

霍谷自己心想到。

他确实让这帮矮人自学,但没想到竟然让他们开发出了自身的天赋特性,这也是贪婪笔记在吃下那么多矮人知识,并且浓缩了人体学和机械仿生学后得出的结论。

在不断和书魔挑战的过程中,这些矮人都得到了毁灭性的强化,身体素质与心理素质急剧上升。

最终,矮人们得到了那传说中的天赋技能——狂暴,而现在使用的,则是为了让自己保持清醒的狂化。

一瞬间,枪林弹雨。

维多的矮人就那么乌压压地一片冲上来了。

35个矮人奋勇作战,他们没有像野兽那样的乱打一气,而是继续保持着团队协作的默契,一部分人主动抵挡攻击,另一部分人率先突击,直取对方远程部队。

“我们人多,不要害怕,打他们的脚踝!”

维多的矮人拥有相当丰富的战斗经验,而他们也是经常去狩猎魔兽的人员,有一些甚至就是赏金猎人或者冒险者出身。

但这35只猛兽,已经不是他们可以预测的了。

狂化的矮人吼叫着,街头巷尾都能听得见这种战栗的声响,他们并非赤手空拳,而是挥舞着武器,即使一块木棍在手,那也足以带来令人闻风丧胆的灾祸。

一锤子下去,一块地面上的石头被生生砸开,变成小碎块。

很显然,挥锤子的这个矮人并没有想要瞄准对方的脑袋,因为校长不准。

这已经不是流氓打架,更不是黑道火并。

这是一场没有死人的屠杀。

一个狂化的矮人拿起两个矮人,就这么把他们的脑袋撞在一起,听了个脆响,然后这两个矮人就失去战斗力了。

“攻击脑袋,快!”他大笑着,冲向了下一组目标。

仿佛这成了一场愉快的游戏。

…………

“看来,训练还是不足啊,应该多一些修身养性的理论,魔法师那里应该有一些关于练心养性的宝典,实在不行让他们背默《道德经》吧。”

霍谷那么想着,他等在门口,并没有加入混乱的战局。

这才35人,他现在足有700人,若都狂暴了,足以横扫这个城市。

终于,狂化的矮人有些后继乏力了。

此刻维多的矮人跟他们打起了游击战。

这里是街头巷尾,并不是辽阔的平原。

打架就应该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无所不用其极。

只见一个狂化的矮人被左右两边放风筝,左打不上,右追不行,最后被人偷袭砸晕了。

三打一,这才是打架最高的秘诀——人多力量大呗。

此刻father的矮人不到一百,而霍谷的矮人损失了五个倒地不起,剩下还有30人,但这些矮人都累了。

狂化很消耗体力,但矮人们还是乐此不疲地使用狂化战斗,因为每一次狂化后,他们都可以感觉到自己战斗能力的直线上升,于是每天数次的狂化就成了他们的必修课,因此其余的一些手艺活与阅读就放下了修行。

现在,他们已经智商捉急,应付不足了。

霍谷看在眼里,也许这也是天赋,对于事情的处理应急是很重要的,换言之——

这帮矮人缺脑子。

“四个打一个,瞄准头部和脚踝,远程的瞄准眼睛,躲在角落里,给自己留好了后路!骑摩托车的拿铁链,把他们绊倒!”

一声令下,霍谷看向了原处,那是维多的手下黑根正在指挥。

很快,霍谷的矮人开始了减员,一个又一个,但维多的矮人并没有,反而他们越战越勇。

一个狂化的矮人被绊倒,然后被摩托车无情地碾压,他倒是没死,可是这场面堪比分尸。

“看来形成对抗是必要的,正好拿这帮矮人练练手。”

霍谷想着,在教学中,他自己也吸收着各种经验。

他的大脑因为自己铸造的饰品变得尤其清晰,他很清楚这些经过自己训练的矮人还是太过于脆弱。

尽管已经不再是乌合之众,也不敢被称为乌合之众。

终于,维多的矮人收拾掉了最后的那个狂化矮人,他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校长,让您失望了……”

霍谷看到他倒下没有说什么,只是阻止了那个要用锤子给他致命一击的矮人。

维多的矮人没有死亡,只有重伤,这点让霍谷很欣慰。

维多的矮人们开始狂呼,胜利属于他们。

“为了奉献!”

突然,霍谷的身后又出现了一大片影子,这次,足足有100矮人。

“这是,骗人的吧。”

“请告诉我这是一场梦。”

维多的矮人们看着面前,跟他们剩下的一样多的人数,但战斗力远超自己的矮人们,甚至这些家伙也有远程武器,而且还是重炮,能毁城门的那种,这一下,他们再也没有什么打斗的心思了。

“我,不是来打架的,因为打架解决不了问题。”霍谷喊到:“清路!”

矮人们清开了霍谷眼前的道路,此刻再也没有人敢挡在霍谷的眼前……

本应该是这样的。

黑根挡在了霍谷的面前,说到:“我不允许你进去,father不想见你。”

“我以为你是他们中最聪明的”

“我曾经那么认为。”

霍谷先点头,暗影魔法出手将黑根就那么钉在了那里。

终于,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声音。

一个充满着肃穆的男人正在等自己。

那是这条街上最狠的角色。

也是这一次最大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