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 我们不要战争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面对摆在眼前的一大堆类似于废铁的金属,当然里面还有不少类似于超高级魔石的东西。

“那个矮子还没回来么”

“您是指提利昂大人提利昂大人说是找到了一直在寻找的东西的踪迹,而且牛头人和人类的部队也发现了。”

“那只是个传说,男人,就喜欢为了这些传说不顾一切。告诉他尽快回来,他的才能应该放在更需要的位置上。”

“是。”

下面回复的矮人在得令后立刻消失了。

提利昂被誉为女王陛下最忠实的右手,或者——女王陛下最忠实的走狗,若不是提利昂,女王早就被弄死在半路上,因此女王对提利昂是十分依赖的。

这次E区的开放意味着下一年的资源争夺,对于各方而言,都有重大的意义。因此,提利昂身先士卒,希望可以掌握E区的秘密。

“若是提利昂在,我也不用操心虫区的问题了。”

女王想着,这时,一个手下来报:“女王陛下,不好了,虫区出事了!”

女王一阵高兴,虫区终于闹起来了。

“怎么样,死了多少人!”

“不知道。”

“不知道战况那么激烈啊”

“不是,根本没有打起来,虫区五大家族,四个家族都消失了!”

………………

此刻,霍谷将最后一个家族的人装进了书空间里,尽管和这些人有些小摩擦,但他也通过和这帮人的斗殴了解到,矮人是绝对崇尚武力与战斗的,在“平等”的条件下,强大的战斗力几乎等于威信。

“卖垃圾资源的和什么都卖的,难怪这帮人都被father收拾了,到现在抬不起头来。”

四个手下正在收编剩余家族的物资,原先占据他们地盘的流氓矮人开始接受所谓的“自发式”正规教育。

“洛伦佐,塔塔利亚,霸气尼和普莱默……这种实力也敢号称四大家族估计亲卫军只是懒得管他们,要是真动起手来,十分钟就可以灭了他们。”

剩下的两个家族,足足收了450人,加上之前的250人,现在霍谷手里的矮人有700人之多。

当然,这些是虫区矮人中稍微差劲点的,其余的一些不愿意加入的人都跑了。

虫区,算然分成了不同的管辖区域,但总体上没有太大的区别,凌乱的街道,乌烟瘴气,充满着不健康的娱乐与斗殴,啤酒的味道掩盖了某种恶臭,但死人不常见,除了那些非矮人的族群。

霍谷正准备前往下一个区域,也就是father的地盘,但他停下了脚步。

“既然来了,现身吧。”

一群高矮胖瘦不一的人围住了霍谷,他们穿着相同的遮脸斗篷,拿起各自的火器瞄准了他,很显然这些人和自己收拾掉的完全不在一个档次,这些人更加训练有素。

“霍谷先生,我们主人想请您帮个忙。”

“哦”

“请您离开,回到您自己的地方去,否则。”

影子爬在了众人的身上,他们突然感觉到压力十足,移动变得很缓慢。

“开火!”

其中一个人喊了起来,但没有太大的用处,他们发射出的子弹偏离了自己的路线而霍谷造就消失在了他们的包围之中。

子弹穿过了彼此,其中两人倒下,这是被对面的友军误伤的。

而霍谷习惯性地出现在了威胁自己的那人背后,一招捏住了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的脖颈。

“你们主人还说了什么”

“如果我们办不成事,我们也不用回去了。”

“很好,起码说明你们的主人是个绝对不好惹的人。”

霍谷将其打晕,剩余的人不敢妄动,但很显然,这些人里有魔法师,并且他们已经和霍谷拉开了距离,维持一个挡拆的遁走模式,要留下他们所有人,并不那么容易。

突然一束暗箭从霍谷的正背后射过来,他猝不及防,暗箭射穿了他的右胸。

一个极为性感的身影从暗处跳出来,霍谷惊讶,什么样的暗箭能够射穿自己

他忍痛拔出了箭头,看着上面,流露出一种神鬼莫近的感觉。

“这是破魔箭矢!!”

破魔箭矢,顾名思义,能够穿透魔法,直接攻击本体。

如果霍谷当初和偶婆打,有这玩意儿帮助,怎么会打得那么辛苦

但这种箭矢极为罕见,是由一种天生不喜魔法的精灵族创造的,为什么这个女人会有而且这个女人的弓术竟然强到可以扎透自己的防御

“霍谷大师,我们没有收到要你命的合约,但主人确实希望您能不要插手矮人族的内政,毕竟您改变不了任何事,所以还是请你回格里芬吧,或者您想回E区继续探险也可以,当然我们希望您不会选最后一条路。”

这是威胁,又一次威胁。

“为什么”霍谷问到。

“哎,我们不想要战争,熔炉堡更不想要战争,矮人的内斗最多是一家人打架,但您是外人,往往就会引发真正的大战,这是我们主人不想看到的。”

“你们只是想要继续统治,继续这一切维持原样罢了,可你们的统治与管理,迟早将会带着这个城市,乃至这个种族走向灭亡。因为你们全都是胆小乖,你们已经失去了改革的勇气了。”

“这是上头的事情,话已经带到了,但是看来您还是不打算放手的意思。”

说话的女人拉开了弓,瞄准了霍谷的眼睛。

她很明白,眼前的人需要攻击要害才能毙命。

“永别了,霍谷大师。”

被破魔箭矢攻击简直堪比海楼石的影响。霍谷无法调动魔力,身体夜如钢铁般坚硬,无法挪动半步。

突然,一打纸牌如同飞刀般切向了这些伏击的刺客,他们有的被割伤,有的多开,一个拿着手杖,穿着奇怪的矮人走了过来。

“扯。”那个女人离开带人离开了。

霍谷没有追,前来解围的人也没有,而是先扶了扶霍谷,让他安心坐下,顺便帮他把背后的箭根拔了出来。

“你是,木塔,女王的顾问”

“很高兴您还记得我,不过您还是先疗伤吧。”

“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

“我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难得看到魔法师大人能够受重伤,也不知是荣幸还是不幸。”

破魔箭矢被霍谷攥在手里,这笔账自己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