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石林扑街!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嗡~”

正准备弹第三段时间,石林的手机响了。

石林放下琵琶,看了一下手机,上面备注显示:“书月姐”

“喂,书月姐,怎么了?”

“东西什么时候送过来啊?”

“哦哦哦,我现在正在回去的路上了,等一下,马上您送过去!”

大客户催单了,石林赶紧往外跑,但是这时,李老头一把抓住了他,非常不满的说道:“你这小伙子怎么回事啊,曲还没弹完呢,跑什么跑!”

石林不耐烦的甩了甩手,“你放开,我忙着去赚钱呢,现在那有空弹着玩意。”

他确实没空弹,挣钱不香吗,没见大客户都电话过来催了嘛。

甩开李老头后,石林赶紧往家的方向跑。

看着跑路的年轻人,李老头叹息了一声,“真江山代有才人出啊,老了老了,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用琵琶教训到了,哎~”

………………

过了一会儿,已经跑到家的石林,小心翼翼观察着家里的情况。

父母出去了,见家里没人,石林赶紧回到卧室,拿出了一个旅行包,又来到他大哥石磊的房间。

仔细观察一下房间的摆设,记住东西的位置,石林开始搬!

被子枕头床单,全带走!

他又看了一下,还有什么可以快速拿走的,毛巾不错,拿走!

这个工艺品不错,两颗红心,书月姐应该喜欢,而且应该不会被说什么,拿走!

衣服……嗯,太少了,而且没什么好替代,暂时记一下款式和尺码,网上到时再查一下,有没有同款的。

看了实在没有什么可拿的了,石林赶紧从旅行包中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套相同的被子枕头床单,按之前的位置摆放好。

收拾了一下,装好换下来的东西,石林正准备走,但是他又犹豫了一下,打开他哥的衣柜,盯着一件黑色裤衩看了半天,纠结了一下,要不要拿一件呢?

毕竟这会时间紧,带的东西不多,他怕买家不给好评啊,要是影响结账就麻烦了。

就纠结了一下,石林快速的把那件黑色裤衩塞包里,提着包就出去了。

入过客厅,石林还小心翼翼的观察一下,见还没有人回来,他赶紧出门。

但是刚打开门,他就碰到了刚从外面转悠回来的父母亲,吓得他的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

看小儿子提着一大包东西,慌慌张张的要出门,老石开口问道:“小林,你这是准备去哪里啊,慌慌张张的?”

去哪里?

当然是去进行私下交易啦!

额……石林当然没有敢这样理直气壮的说了,他现在心虚得很呢。

他就随便找了借口说道:“没去哪里,额……今天有一个老师组织的课外活动,下午回来,那个老爸老妈,我先走了,同学催了!”

说完,石林就往外跑了。

看着急匆匆出门小儿子,二老也是无语了。

“算了,他也是个不喜欢着家的人,老石去切点水果,我想吃。”

听到老佛爷的指令,老石瞬间把对石林说的课外活动的疑惑,抛到脑后,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是要把老佛爷伺候好,不然今晚就要睡客厅了。

哎~小磊回来了,没多余的房间了给他睡了,现在他都不敢大声说话了……

而出门的石林,在来到楼下后,快速的戴上帽子和口罩。

行走在路上,石林都不敢抬头看路,心慌慌的,虽然不是他第一次干这种事了,但是懂的都懂,干这种偷偷摸摸的事,人会很心虚的,一有点风吹草动就担惊受怕起来。

走了一会儿,石林准备来到王书月的住处。

这时,一个戴帽子的人从他旁边跑过去了,相遇的时候,石林还被对方撞了一下,手里包脱手而出。

石林想去把接包接住,但是因为重心不稳,他摔倒了,包还掉到了洒水车刚经过,留下的小水洼里。

石林感受着脸上冰凉的快感,内心充满了绝望,这不是一个简单包,这是钱啊,他的钱!!!

气愤的石林,一把扯下口罩,在挣扎起来后,提上滴着水的包,赶紧去追前面那个把他撞到的人,他要讨个公道!

这时,他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怒吼:“前面的,站住别跑!”

正满腔怒火的石林,听到身后竟然有人让他别跑,他可是受害人啊,这天底下还有王法吗!!!

看都不看后面的人,石林继续追着前面的人,同时还喊道:“去泥马的,你让老子站住就站住啊,有本事追上老子再说!”

石林使出了吃奶的劲,也才和前面的人拉进了点距离,但是就是差着好几步。

没办法,石林在情急之下,直接把包甩向前面那个人,不得不说,他甩包还挺有天赋,甩得非常准,直接砸到那个人的头部。

看前面那个人被他砸到,滚了两圈,石林赶紧上前,把包捡了回来,还做了一个很酷的摸鼻子动作。

“哼!让你得罪小爷,不知道小爷的三分球很准吗!”

自夸了一下后,石林看对方还倒在地上不动,感觉不对劲,赶紧跑近一看。

那人头上流着血,翻着白眼,吓得石林腿都软了。

“卧槽!我我……我警告你哈,别瓷我哈,小爷在这片生活了十几年了,可不是吓大的~”

这时,后面追赶着的两个人,也赶到了,气喘吁吁的喊到:“可以啊,你小子还挺嚣张的呀,双手抱头蹲下!”

石林抬头一看,是蓝色的。嗯……识时务者为俊杰,他立马双手抱头蹲好,内心非常的紧张。

张青眉掏出一副银手镯,给现在非常老实的石林带上,然后问了一下,正在查看倒地那人情况的同事,“怎么样了,没死吧?”

那个同事查看了一下,回应道:“还有气,应该死不了,具体的等救护车来了才懂。”

听到对方竟然还有气,张青眉气得直嘟囔,“这种人,死了才好,不死还要治好他,简直太浪费!”

听到张青眉的抱怨,那个同事立马就批评道:“张青眉同志,在执行任务过程中,请不要带个人情绪,犯人该怎么处置,法律说了才算!”

被批评的张青眉心情很不好,把目光转向了,正蹲地上瑟瑟发抖的石林。

“小子,刚才喊得挺有种的啊,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姐姐~我我……叫石林,那个……能给个头套吗?”

听到对方说要头套,张青眉打趣的说道:“哟嚯,还挺懂啊,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啊?”

内心极度惶恐不安的石林,在被问做了什么亏心事后,他突然想到了电影里的一句台词:“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他赶紧解释道:“漂亮的大姐姐!我是大大滴良民啊,从小纯良,哪里做过什么亏心事啊,冤枉啊!大大滴冤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