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雪地打猎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咔嚓咔嚓~

宋依依,陈悦拍照,发完朋友圈就给远在新海的刘小欣发过去,瞬间刘小欣觉得手里的鸡腿不香了。

“我虽然没去,但你们要给我堆个大雪人~“刘小欣说着,然后大口的吃葡萄。

新海艳阳高照,街上随处都是露胳膊露腿的美女,但遥远的俄国北部,现在正是大雪纷飞,人人穿着厚厚的衣服。

陈实等人下榻到了“莫克雪场“山峰右侧的一民宿旅馆里。

大胡子,壮的如同北极熊一般的“谢洛博汉克斯基“今年45岁,是民宿的老板,同时也是伐木工,打猎爱好者。

陈实以老谢称呼大胡子。

以每人每天1000卢布的价格,陈实,李彤等四人以及由龙四,龙五率队的10名保镖,一共14人,住进了他的房子。

卢布:人民币≈8.7:1

并且由于俄罗斯经济不好,俄卢布还有大幅贬值的趋势。

第二天,艳阳初升。

老谢虽然很喜欢陈实等人的钱,但陈实发现这家伙自视甚高,眼神,话语间看不起陈实一行人。

陈实决定教训他。

直接,果断的方式————掰手腕!

有着几十圈年轮的大木墩,两人半蹲,右手肘部置于木墩上,老谢信不过陈实的手下,让自己的一个酒鬼邻居“巴洛夫“当裁判。

3,2,1……

两人瞬间僵持住了,不过站在一旁的李彤明显看出了问题。

陈实云淡风轻,面不改色,但老谢已经脸红脖子粗了。

“呀~“老谢大吼,如同愤怒的蛮牛,可惜手腕还是一点一点的被陈实搬倒。

“哦!“

陈实的体形相比老谢要小很多,他能赢,瞬间一群保镖都高声喝彩,掌声雷动。

“不行,我刚刚没使出全力,咱们再比一场~“

与陈实享受掌声不同,老谢得到的是几个白人邻居的奚落,瞬间大脸盘子越发红润,一个大酒糟鼻如同小丑的红鼻子。

陈实笑笑,也不在意,继续跟他比。

结果又比了三次,全是老谢落败,陈实知道不能让老谢太没面子,笑道:“我就是力气大而已,喝酒是绝对比不上你的!“

老谢认清了陈实的实力,给台阶就下,瞬间哈哈大笑,“陈,你是我谢洛博汉克斯基的真朋友!“

…………

莫克雪场非常大,李彤等人会滑冰,再滑起雪来非常容易,很快就不摔的狗啃泥了。

嗖嗖嗖~

陡坡之上,陈实,以及李彤,刘小欣等人迅速划过,扬起的雪粒四散飞溅,在阳光下闪着晶莹的光泽,如梦似幻。

滑雪服厚密紧实,在极度寒冷,呜呜呜~冷风一直吹的雪地上,依然让陈实感受不到丝毫的寒冷。

众人之前在老谢民宿旁堆起了6个雪人,五大一小,李彤坚持给刘小欣肚子里的孩子也堆一个。

胡萝卜大鼻子,扫帚手,陈实的有牛仔帽,李彤等人的则是或粉或紫或橙的小裙子。

众人滑雪非常兴奋,陈悦身体中的冒险因子被激活,笑靥如花的直言:“以后我们每年都来这里滑雪好不好?“

“这个,要看有没有时间,有时间就来。“陈实笑着。

宋依依眼尖,一眼看到极远处一毛茸茸的东西,杏眼圆睁,大喊:“小白兔!“

可惜,小白兔非常贼,前腿往前蹿,后腿用力蹬,屁股一抬一抬的很快跑没影了。

宋依依噘嘴,不开心。

“好了好了,一群母老虎追它,它已经被吓得亡魂大冒喽~“陈实笑呵呵道。

“噗嗤~“

“咯咯~“

“好呀,敢说我们是母老虎,姐妹们,把老公埋起来~“宋依依瞬间笑着扑向了陈实,李彤,陈悦紧随其后。

嗯,在陈实的规劝下,她们确实很注重锻炼身体,一个个怪力女,陈实故意惨叫着让她们得逞了,她们纷纷拍照,舒坦了~

滑雪,极速飞驰,肾上腺素飙升,这种感觉真的会上瘾!

这次滑雪的经历,深深的印在了陈实的脑海中,十几年后还记忆犹新。

回到民宿,听说陈实他们发现了一只肥兔子,并为对方逃走而惋惜时,老谢哈哈大笑,拿上猎枪带陈实等人去打猎。

这是陈实第一次坐雪橇,沙沙沙~十几只大狗哈着热气跑的很稳,人多坐不开,老谢找邻居借了一辆。

“砰~“

老谢用的是xm1014散弹枪,意大利货,枪托都包浆,泛黄了,显然他经常使用。

枪口飘荡一缕白烟,远处一只短尾鹿应声而倒,声音回荡在树林,树枝上的积雪被震的噗速速掉落。

“不错不错,今天晚上我做鹿肉面包给大家吃,绝对让你们吃一回想第二回!“老谢把鹿抗到雪橇上,自豪的吹嘘自己的厨艺。

陈实心里表示自己信他个鬼,要是厨艺那么好,怎么会连个婆娘都混不到?

不过嘴上,陈实还是说着谢谢,毕竟对方免费邀请他们品尝“美食“,理应感谢。

老谢让陈实放两枪,陈实第一枪瞄准一只兔子,由于不熟悉放偏了,吓得兔子抿着耳朵逃远了,又过了十分钟,又找到一只兔子,看样子比刚才那只还肥。

砰~

一枪毙命!

“厉害!“老谢满眼惊讶,对陈实竖大拇指,要知道当初他得到这杆猎枪时,可是足足过了一星期才如臂使指,就这样,他还被朋友称赞了一番。

晚上。

外面再次飘起了雪花,烟筒飘着青烟,与夕阳的余晖共同映照成一副醉人的画卷。

“咔嚓~“

李彤,宋依依,陈悦分别站在雪地民宿前,背影是落日,炊烟,远处的山,雾,意境深远。

拍完单人的又拍合照。

晚饭时,众人围着壁炉,暖洋洋的。

临出国前,陈实突击了一下俄语,背了500个句子,花10小时背了600个俄语词汇。

他勉强能和老谢交流,实在听不懂的由龙五翻译,龙五学了好几天的俄语,比陈实流利的多。

咔嚓~

闻到烤鹿肉的香气,陈实心中隐隐就觉得,老谢的厨艺差不了,入口之后,果然如此!

陈实连吃了好几大块,一块块鹿肉被煎的外焦里嫩,油花敷在肉的表面,很快整间屋子里都是烤肉的香气。

“陈,你一定是你们国家的大人物!你竟然会用枪!太不可思议了,你们华夏不是禁枪国家吗?

而且你竟然有这么多精悍的保镖!比“尼夫斯基“那智障玩意还厉害!“

尼夫斯基是洛斯克市的议员,大资本家,为人吝啬而喜欢夸耀自己功绩,曾卷入“js女仆案“,最后虽全身而退,但很多洛斯克市市民依然认为他就是凶手。

老谢非常讨厌那家伙。

陈实无语笑笑,不过还是解释了新海“射击馆“这种事物的存在。

新海射击馆就在高尔夫球场不远处,枪械齐全,市国资委持股80%,价格贼贵,打一发子弹要花20块-500块,但猎奇的豪客络绎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