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御剑术在生活中的实操与应用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不可思议的山海

当社会发生急剧变化的时候,许多相应的问题,也随之而来。

国家的未来,民众的生活,生产工作的变化,新兴事物的出现,人口的剧烈增长,外来的文化与战争的压力,这些都会催生新的思想。

当今诸夏联盟刚刚成立,四方的首领虽然或自愿,或被强迫的,加入了这个联盟,但各个地区的民众生活,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除去北方草原开通了建设工程之外,其余的地区,各有各的生产进度条。

而思想上的彼此认同,或者互相影响,是十分有必要的。

炼气士大会,就是一次很好的思想狂潮。

炼气士们本身,或许是隐世的高人,但是在新时代的剧烈变化中,难以独善其身,而他们的徒弟,或者在大会期间,受到他们思想所启发的人们,则是会成为创造下一个哲学时代的先驱者。

当然,避世的修行者,往往能在动荡的时代,避开祸端,将过去的知识成功带向未来,这是不可否认的能力与功绩。

没有人敢说,时代会永远的欣欣向荣。

更没有人敢保证,天下不会在下一刻突然分崩离析。

故而,黄帝当年埋藏石碑与简牍的事情,被不少人提及出来,认为这种行为是正确的。

“黄帝把思想放在了泥土之中,如果我们这个时代崩溃灭亡,下一个黑暗的时代来临,到那个时候,人们没有道德,以武力为尊,那么也就没有人会在意这些古老的知识。”

“过上一百年,山河就变了颜色,过上一千年,就再也难以寻觅过去亲手遮盖的土壤。”

“终有一日,埋葬在土壤中的,沉睡的这些知识与智慧,会重见天日,跨越数十年,上百年,乃至千年,万年之后!”

“智慧是不会灭亡的,它以人为载体,从一批人传递给另一批人,从上一个时代辗转,但最后,终究会传承到下一个时代去的。”

智慧将会被传承,这些人认为黄帝的行为就是在保存历史,他们和史官有着相同的思想观念,当然也有人不认同,认为智慧不会断绝,藏匿在泥土之中,作为备份是可以的,但不应该说的如此坚决悲壮。

........

各种各样讨论的声音,甚嚣尘上。大炼气士们宣讲自己的大道,而下面听讲的人们,则是会提出自己的问题。

这些问题,往往触及不到大道的核心思想,也距离天理十分的遥远,但却是和日常的生活生产,紧密相连的。

等到帝江来到洪州的时候,稷下学宫的讨论早已如火如荼,其声势之浩大,从学宫到市场,到田野间,到处都能听到有人在进行辨证与反辨证。

昆仑上帝等众神,方回等众多中原炼气士,明邑组等众多海外蓬莱之客。

他们在田野间,看到两个小儿在讨论太阳的距离。

有一个小孩说:“我认为太阳刚升起时距离人近,而到中午的时候距离人远。”

另一个小孩则说:“我认为太阳刚升起的时候距离人远,而到中午的时候距离人近。”

“!”

妘载也惊讶不已,两小儿辩日的这著名历史场面,居然在这里重现,当然,或许很多人都思考过这个问题,甚至讨论过,而两小儿著名的地方,在于它们被孔子所遇到,于是被记录了下来,成为历史的传说。

妘载看到,其中一个小孩,居然是炎融,顿时喊了一声。

“炎融!你不去上课,在这里和别人辩论太阳距离自己有多远?”

炎融有些害怕妘载,此时辩解道:“不是的,今天没有课!老师们都去听稷下学宫的宣讲了,那里的人太多了,谈论的东西也太高深,我们听不懂,只能在田野这里进行小组讨论。”

妘载立刻道:“你根本没有好好上课!太阳距离大地有多远,这是小学二年级的课本上就写过了的!”

妘载的兜里冒出四个小鸡的脑袋。

太阳有多远?太阳就在你面前!

此题已解,下一道!

炎融瞪大了眼睛:

“可我才一年级。”

妘载:“啊这....你不能提前预习下一个年级的课本吗,这还要我教吗!”

倒是中原众人感慨,洪州小学一年级的学堂学生,才刚刚开始上学没有多久,居然都能发出这样惊人的问题,进行如此高规格的讨论.....

明邑组的蓬莱客们,更是说不出话来,他们又惊又笑,惊的是洪州孩子的学识认知,笑的是自己对于天体运转那简陋的观测观察。

“请问....”

有明邑组的人询问妘载。

“这小学二年级,有没有规定上学的年纪啊?”

言下之意,就是自己也想去小学进修一下。

明邑组的人们,认识到天地之大,学问之深广,而妘载可不敢让这帮上古天文学家去上小学,宽慰他们道:

“你们只是呆在蓬莱岛上,不能尽数窥探这天地宇宙的奥秘而已,给予你们时间与智慧,你们将还给这个世界更伟大的结论与知识,所需要的,绝不是一本小学二年级课本。”

妘载的夸赞,让这些古天文学家们,都感觉到羞愧,但同时也产生了强烈的研究动力。

在路上时,又听闻其他的谈论。

有人指着天空:“天空会掉下来吗,地也会陷下去吗?”

有人就嘲笑他:“看书不认真,天是气所积累成的,地是泥土与尘埃积累成的....”

有人道:“我当年参与过对三苗的作战,但不曾参与讨伐巴人,我见到三苗的战士逃跑时,能一口气跑出去五十步,而听闻巴人的战士撤退时候,一口气能跑出去一百步,由此可见,巴人并没有三苗的勇武啊!”

有人进行回应:“五十步笑百步而已!三苗因为恐惧而撤退,巴人也因为战败而逃离,他们都是失败者,难道三苗的人会嘲笑巴人,说自己只跑了五十步,而感到自己更加勇武吗?”

有人询问道:“我曾经听过太子长琴弹奏乐曲,天地间的鸟儿都随之起舞,但后来的时候,对着牛马弹琴,牛马却不为所动,这是为什么呢?”

又有人路过嬉笑:“那是因为,牛马只听得懂哞哞和驾驾的声音啊!”

来到稷下学宫,到处都能看到“诸子”坐在高处,外面围着许多的人,甚至有些诸子,在宣讲自己道理的时候,还会相互彼此进行联动,当然了,这个联动,大部分都是互相对喷,驳斥对方的观点。

“弇堈吊,不是大家笑话你,你自封天下第一炼气士的名头,到处批判这个,又批判那个,干脆就成立一个批判家,也不用太过深邃的思想,只要每天磨磨嘴皮子就行了!”

这种话,不用猜测,伸长脖子一看,果然是无庄在砸场子。

要不是据梁拉着,现场估计就会出现美少女打拳击的事件了。

弇堈吊毕竟也是大炼气士,所以不会在炼气士大会的时候,出去招惹其他人,毕竟他也有自己想要宣讲的大道,但是无庄可没有这么多顾虑!

现在没有人管她了,这可真的是放飞自我,每个地方不喷上两句再走,属实是心中痒痒!

妘载等众人在周围吃瓜,同时中原来的人们已经散开,各自寻找感兴趣的宣讲点去听课!

赤松子在宣讲天体与天文的学科。

广成子在宣讲剑术和物理的联系,他爬到房顶上,丢下了两个大小不一的铁球。鸦鸦混在人群中,脱离了麻麻载的裤兜,跑到了这里来。

传豫子在宣讲阴阳动静的关系,以及正统炼气如何入门的方法。

通玄子在宣讲心理学以及如何预判对方的行为。

古大子在宣讲仁义与礼,以及道德和思想品德。

赵车子认为,人与人应当兼相爱交相利。

青乌子在讲述医术的用途与各种治病疗伤的方子。

丹朱、义均:

黄帝在宣讲化学与炼丹术,他带来了很多瓶瓶罐罐,让人望而生畏。

伏羲在宣讲治国中的各种政策,他这里聚集的人大部分都是首领级的人物。

除去炼气士之外,还有一些洪州的首领们,也在进行宣讲,他们的课程,同样受到追捧。

大业在宣讲法制社会,以及邦国阶层的构成。

续耳在宣讲商业贸易带来的好处,以及如何利用贸易赚差价,包括对银行业的宣传,希望得到更多外地商人的投资....

蘖芽氏等种植大户,在向其他人传授自己家中新的种植技巧,他们这里更像是交流,不太像是宣讲,发言的人并不只是一个人,而他们的位置边上,插着写有“神农氏传承者交流会”的告示板。

张宏在进行做菜的现场直播,由于味道过香,而导致附近听讲学的人频繁发出投诉。

崇伯鲧在进行水土地理知识,以及建筑结构工程的宣讲,告诉大家如何正确的打灰。

而羲叔,却意外的没有在讲语文,他竟然在宣讲兵法韬略!天时地利人和等各种战术,层出不穷,毕竟羲叔是当年,看着妘载大羿重黎等人到处打仗,也经常参与其中,学习很多,俨然成为了兵法宗师。

这里的人也比较多,大部分是外地来的人,认真听讲的同时,似乎准备回去就掀起战争....

而无庄挨个点都要跑过去喷一句,进行抬杠,除去丹朱和义均的展示区没有去之外,其他的地方都跑遍了。

每当事情要不可收拾的时候,据梁就会把无庄抓走。

这时候,又来到了下一个地点。

无庄正准备开喷,但是听清楚了上面在讲什么之后,立刻就闭上了嘴。

小天师泰隗:

“有一个妇人在河边洗碗,路人甲路过询问,杯子怎么如此的多,妇人回应说家中有客人,路人甲问有多少个客人?妇人回应,2人共一碗饭,3人共一碗羹,4人共一碗肉,一共用65只碗,问有多少客人?”

这里,正在宣讲数学题目。

说完,看了一眼路过的无庄,周围倒是不少人开始计算起来,而无庄完全就像是没看到一样,径直离开了。

据梁奇怪:“之前每个宣讲点,你都要去喷一顿,怎么到了这里,就不说话了?”

无庄沉默良久:“这,这个喷不了,太专业了,超出了我的学问范围,数学方面只有1和0的区别,没有给我质疑的余地,所以只能换下一家!”

下一家是谁呢?

“啊,那不是圣熊和罗罗吗?”

虎背熊腰映入眼中,狗熊和老虎正在亲切的向别人传授切肉的技术。

只见罗罗爪起刀落,给其他的猎手展示技巧,他宰杀猪肉,爪子接触的地方,肩膀倚靠的地方,后爪踩踏的地方,膝盖顶的地方,哗哗作响,进刀挥爪时豁豁,依照猪的生理上的天然结构,砍入猪肉肥瘦相接的缝隙,顺着油脂间的空处进刀下爪....

圣熊则是给人展示它神乎其技的刮鱼鳞技术。

“这,这什么世道啊,不过它们也是食肉动物,教其他食肉动物和人族,如何去捕猎和正确宰杀,似乎也很合理....”

“不,罗罗的技术是锻炼出来的,它毕竟已经偷了十年的猪肉了.....猪的每一块肥肉的位置,几个月大,公猪母猪,它应该一闻就知道了,无它,唯手熟耳....”

那么,你这些肉,保熟吗?

......

稷下学宫的氛围热烈,从年迈的老人到年幼的孩子,从外来的人到本地的人,东南西北四面八方的人都有出现,而安全工作也是做到位的。

应龙的鼻孔喷着白烟,在附近盘踞起来,事实上,炼气士大会中如此多的高人,不可能出现什么意外情况,但是必要的安防措施还是要有的,防止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出现,制造混乱。

譬如黄帝的化学药品,如果失窃了,被人带出去,那肯定会酿出祸事的。

不过....

应龙此时,还真的发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这个人穿的衣服也较为华丽,还有几个随从跟着,他在稷下学宫附近转悠一会,然后见到了一个孩子,居然跟了上去,离开了稷下学宫的范围,过了一会又回来,明显是在避开这里高手们的感知。

“偷小孩的?胆子不小啊!”

应龙开始沟通洪州地区的各个神灵图腾。

表示自己这里,发现了人贩子。

“大魏,有活干了。”

传音之后,应龙又通知了广成子,广成子此时正宣讲到兴头上,听到应龙的传音,愣了一下,随后对身前的听课者们道:

“御剑术,在生产生活当中,不仅仅可以做到千里买菜,譬如你在洪州就可以吃上三苗差产的稻米,同时,还能有效的帮助我们,追击一些跑得快的敌人。”

“各位,接下来,就是御剑术的实际应用,大家都要看好了,不要走眼,我只实操这一次,将演示千里飞剑取人首级,如探囊取物!”

听课的人们顿时凝神摒气。

连混在人群中的鸦鸦也是挺起胸脯!

叽!这就是广成子的剑术实操课程吗!叽一定认真学习!

.......

这几个人抓住了前面的孩子,把孩子迷晕了之后,带离这里。

“很好,这些孩子,都将被带到我们的部落,让大巫师为他们进行洗涤,遗忘他们的故乡,我们的土地距离这里遥远,他们找不到回来的路。”

“我们需要他们的知识,必须善待他们,等到他们成长起来,就能让我们的部落获得振兴与强大。”

“北户氏绝不会加入诸夏的联盟!”

这些人竟然是南极之地,北户氏的王族,曾经羲叔居住在北户氏,后来离开,羲叔的子孙们也迁移到洪州这里,只剩下几个成年的族人还在北户氏中,负责日月运行的勘测。

而北户氏失去了监督,又听闻诸夏的成立,不胜惶恐,好在他们有地形的优势,南方多大山瘴气,密林猛兽,要从洪州抵达岭南,那真是困难无比。

“王,刚刚在田野间,听到几个小孩在谈论太阳的距离,我认为他们很有学识,应该可以抓来。”

有人刚刚听到了炎融他们的小组讨论,认为炎融等几个孩子是不可多得的好苗子。

北户氏的王,是一位神巫,曾经抵挡过因因呼的风暴,论起实力比起北门成等人不遑多让,算是神巫中少有的魔武双修的强者了。

他此时脸色阴沉,虽然抓小孩这种行为,不应该让他这位尊贵且强大的王者来做,但是为了部族的崛起,为了能与诸夏抗衡,他不得不如此做。

而此时,他忽然心中生出危险的预感,对其他道:“我们动作必须要快点,抓了那几个孩子,就离开这里吧,我感觉似乎有人察觉到异常了。”

只是,他们还没有走多远,忽然一根弩箭飞来,将其中一名随从射倒,这根弩箭是图腾射手所发,威力惊人,竟然将那随从直接插死在地上!

大魏端着弩箭,腰间插着钢剑出现,身后还跟着一大堆战士:

“北户氏的王,堂堂四方荒国之主,居然亲自来洪州拐卖小孩?对不起,我是那些孩子的老师,我不认为你能从这里离开。”

北户王冷笑一声:“区区参云级的战士,也说得出这种话来?我是神巫,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啊....”

话音未落。

天外一柄飞剑卷来,剑气纵横,白虹贯日,将他身后的几个随从的脑袋瞬间串成了麻辣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