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咕咕四号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汤谷扶桑,红彤彤的帝江落入其中。

大蟹被大天鸡的霸主巅峰气息所震慑,拨开海浪,八字脚乱蹬,慌忙逃走,还带着精神陷入茫然的女丑之尸,消失在海洋中不见。

大天鸡瞪着眼睛,对妘载怒目而视!

就是你这个家伙,让我的兄弟们背弃了原始太阳,离开了汤谷,不再留恋故乡?

就是你这个家伙,使用新的太阳图腾,迷惑了我的兄弟们?

“来吃虫干。”

妘载从兜里掏了一把虫干,这是上次带着焦焦去草原时候,焦焦吃剩下的。

大天鸡顿时怒火冲霄!

你觉得我看上去像是公鸡吗!

“叽!”

谢谢,味道不错。

大天鸡开始吃起虫干来,妘载则是向它推销:“这可是我们中原精心研制的鸡饲料,富含大量的蛋白质和营养元素,能够有效促进小鸡的生长,纯天然无污染无化学成分,让小鸡吃的放心,吃的开心....!”

用一包吃剩下的鸡饲料,就收买了大天鸡,居住在汤谷的大天鸡并没有吃过这些东西,事实上妘载也才得知,原来金乌只需要吸收空气中的积阳之气就能存活。

但是吃东西,正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啊。

妘载看到扶桑树上开满扶桑之花,金色与白色互相辉映,让这座名为“孽摇頵羝”的神山,绽放出永不熄灭的耀眼光明。

而这株扶桑的形态,也和后来华阳国所铸造的青铜神树一样,一日居上枝,九日居下枝,九根巨大的枝干向外伸出,又缓缓弯曲垂落。

“这里给我的感觉很不错,就像是回到了家乡一样,火气旺盛....”

“叽!当然不错,这里当年,可是羲和神女洗澡的地方。”

大天鸡咕叽咕叽的吃着虫干,一边回应夸赞自己鸡窝的好处,汤谷过去可是帝夋居住的地方....

“哦,怪不得我身上的兵器嗡嗡作响!”

妘载拿出帝夋的战矛,大天鸡顿时惊了一下。

这是古代东方太阳神的武器,如今落到了南方太阳神的手里。

“你竟然得到了帝夋的战矛,怪不得你沐浴汤谷之光而没有感觉到呼吸困难,原来不仅仅是你拥有太阳图腾的关系....”

“你说什么!你点亮了东极的七座日月所出之山?你还抵达过崦嵫山?”

“算了,我就勉强承认你是新的太阳神吧,看在这些好吃的虫干的面子上!”

大天鸡以为妘载来到汤谷,是来进行太阳神注册认证的,喋喋不休的说起过去的一些故事。

那大概是在炎帝榆罔以前的一段时代,和黄帝他们的时代接近,那时候,羲和氏,还没有分为羲氏、和氏,统领羲和氏的,是东方部族的首领,羲和神女。

帝夋其实是外来之人,他抵达了汤谷,成为了那个时代的东方太阳神,与羲和神女结合,生下了十个儿子,这十个儿子创立了十个国家,又和常羲部落的女子,生下了十二个女儿,帝女子泽就是其中之一。

“你杀了帝女子泽?”

大天鸡谈到帝女子泽,得知这位帝夋的女儿被妘载咔嚓了,很是惊讶。

妘载不高兴:“怎么叫我杀的,那是她犯法了,我这是替天行道,她犯下的罪孽,那是罄竹难书,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呐!”

大天鸡歪了歪头,不太在意。

死了就死了吧,帝夋也死了,谁在乎呢。

后来,时代更迭,羲和氏从东方迁移,分裂为羲氏与和氏,他们推举共同的女子领袖,依旧称呼为羲和。

黄帝收集了.....不是,黄帝接纳了羲和两个部落,于是黄帝组建了一个观察天文的团队,以一位贤者计苞为首领。

计苞授规,羲和占日,常仪占月,车区占风。

“所以帝夋怎么死的?”

“谁知道呢,反正没死在汤谷,古代的帝主经常互相征伐,那时候炎帝的部落很强大,或许是和那一代的炎帝争斗落败了吧。”

妘载觉得也是,都是陈年旧事了,那个年代的高手战死频率还是很高的。

身为古代东部地区的最高首领,和炎帝部落发生大规模的摩擦争斗也很正常。

山海之中还有更多无名的古帝,他们都曾经是一个或者多个部落共尊的古老君主,但他们现在都死去了,有些甚至连名字都留不下来,相比起他们,依旧被代代传颂,甚至能驾驭天神,让人与神共同敬畏的帝夋,已经是非常强大的古代帝君了。

“帝夋的故事,我会记下来,然后写到史书之中的,不至于让他的传说失散....”

妘载向大天鸡表达了自己的来意。

自己来到汤谷,其实并不是来做太阳神登记认证的。

主要是来旅游逛一圈,顺便问问你,有没有让成年金乌,变回小鸡的方法的。

“什么!你说什么,有我的兄弟成年了?”

“人族,你不要太....啊不对,太阳神帝妘载,你不要太嚣张了!我的兄弟历经了千辛万苦,才终于成年,你居然想要把它们变回未成年的样子?”

“我是不会告诉你这种方法的!我的兄弟们,注定要回到汤谷扶桑,重新站立在扶桑之上,看着东海日升月起,永放光明。”

“你等着吧,金乌会回到汤谷的,原始太阳的光芒,会召唤它们前来的!一旦成年,就会受到吸引....!”

妘载哦了一声:“也就是说,可以在成年的形象,与寻常小鸡的形象之中来回变幻?”

大天鸡:“我可没有说!”

妘载又哦了一声:“但是我家的那些金乌,也是我养大的啊,你想要它们回来,那你的意思是,要结清一下这些年饲养的饲料钱咯?”

“饲料?什么饲料钱?你说海贝财货?岂有此理!”

大天鸡愤怒的抬起爪子:“你居然向异兽索要财货!”

妘载很理直气壮:“这不是当然的吗,你说那些金乌是你的兄弟,那你就要为它们的饲料付账,不然我这么多年是在替你养小鸡吗?”

大天鸡稍稍沉默了一会,呵斥道:“我这里没有人类用的财货,这汤谷的边上有很多海贝,你要是认为这些东西有价值,你就都带走好了。”

“你以为你吃的东西不要钱吗?你以为这点点海贝就能打发我?你知道你吃的饲料有多贵吗!”

妘载开始忽悠,反正异兽也不知道其中的门道。

妘载告诉大天鸡,我们养鸡场生产的鸡饲料,那都是纯人工养殖的大青虫,又肥又大,这些虫子生长在美丽碧翠的小青菜上,喝着春天的第一滴晨露,这些晨露能有效促进大青虫的血液循环,让它们的体内产生大量血红蛋白.....更是要听着惊蛰前的第一道雷声,这些雷声能促进它们的生长,让虫子体内变得饱满多汁.....

大天鸡被忽悠的愣了,怒气消散,觉得自己刚刚吃人嘴软,有些担忧:“我没有财货,但是我知道,海里面有珊瑚,你们人族都很喜欢.....”

“珊瑚?那不过是浮游生物死亡之后,堆砌留下的骸骨而已!”

“只有那些无知的人才会因为好看,而把珊瑚当做宝物,这种东西既不能用在生产上,比起美丽来,能代替它的东西又多得是,鲛人国没有其他的出产物,才会把珊瑚交给大人国进行贩卖,以此来谋取高价,换取其他的生产物资!”

妘载循循善诱:“所以,只要你告诉我,小鸡和金乌成年体,到底怎么变换,我不仅免了你欠的这些财货,而且我还会多送你几包饲料,就当是我的一点心意...”

大天鸡一开始动心了,但是很快严词拒绝:“叽!不可能,我是异兽,我坚决不会付款,我吃到肚子里的就是我的,有本事你把我杀了,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妘载顿时皱眉:“我本来看你威风凛凛,其貌不凡,乃霸主异兽中的顶尖神禽,你我相对,讨论金乌抚养问题,我本以为你必有一番高论......”

然而,大天鸡听了这一番言论,突然收起了杀气,此时居然显得有些骄傲。

“叽!那是自然,我是东方天下最闪亮的神禽,是太阳在人间的化身!”

真没有办法啊,既然你都这样夸赞我了!

那我也只能透露给你一点点的消息!

妘载没想到这只大金乌这么好糊弄,原来是个顺毛驴,只要夸它,它就会什么都自己说出来!

“确实,我没见过比你还要漂亮的羽毛了,我们洪州的村口,有一只五色的老母鸡,据说它就是凤皇,是山海中最漂亮的禽鸟,但现在看来,它不及你万分之一的美丽啊!”

妘载果断把老母鸡拉出来,当做垫脚石。

“叽!咕!”

大天鸡很是受用妘载的夸赞。

凤皇?不过在村口孵蛋的家禽罢了。

这一次,妘载用了花言巧语,把大天鸡从汤谷骗了出来,而大天鸡在妘载的赞美攻势下,很傲娇的表示,自己并不是因为妘载的夸赞,而放弃了原则!

只是在还清对于妘载的欠债罢了!

看你还是个忠厚人啊!这忙,我也就帮了!

“叽!但是说好,金乌最后都要回到汤谷,绝对不能待在外面的!”

“那是当然,最后的最后,明天的明天,金乌一定都会回到汤谷的,其实我正在为此而努力!我听说极西之地,有一个埃及之国,当中供奉的就是你们金乌,或许是当年十日凌空,有一轮太阳向极西之地坠落,到了那个国家....”

“叽!居然还有这种事情!我的兄弟一定要找回来的!它叫什么名字呢?”

妘载咧嘴一笑:“咕的翼神龙!”

大天鸡定下了目标,它一定要找到所有的兄弟,其他的兄弟还需要很长时间的复原,金乌的阳离之气,会随机附着在山海中的禽鸟蛋中,孕育出新的金乌来。

妘载也在想这个事情。

当初大羿在路上杀了四只金乌,也曾说过,最后一只金乌向极西坠去,所以这并不是妘载胡说八道,而是真的有金乌离开了。

此时,大天鸡变化了形态!

在汤谷的金光泡泡中,大天鸡收拢了羽毛,跳起了奇怪的舞蹈与步伐,这种行为,让帝江也开始手舞足蹈起来。

“没让你跟着跳啊!”

帝江:!!!

汤谷的各位,让我们嗨起来好吗?

在舞蹈中,帝江依旧是那个帝江,但是大天鸡产生了变化。

在火焰与光辉中,阳气不断的收束积压,最后从火焰中,走出了一只白色羽毛的小鸡!

这只白色羽毛的小鸡,有红黄蓝三色的尾羽,看上去既朴素又华丽!

但是,虽然是一只小鸡的外形,可霸主级巅峰的气息,不断的向外溢散,很难相信,一只小鸡居然如此的霸气外露....

妘载盯了半响,有些惊讶。

那么,咕咕的能力是爆炸,焦焦的能力是喷烟,鸦鸦的能力是御剑飞行,你的能力是啥呢?

........

帝江带着明邑组的原始天文学家们,前往了繁华的中原。

部族里面的大祭祀,甚至给妘载当场表演了一通“求学”。

此去诸夏,深知蓬莱自强之计,舍此无所他求。背负国家之未来,取尽诸夏之科学....

帝江的身上,妘载的头上顶着一只新的白毛小鸡。

乘风破浪,回到了陶唐之后,明邑组的人们,就像是从原始森林一下子来到了现代社会,繁华的人口与强大的生产建设,让他们目瞪口呆,久久说不出话来!

而同样震惊的,还有已经长大的咕咕。

.......

咕咕因为变得很大,而没有办法跟着妘载到处乱跑,这让咕咕又产生了惆怅。

小时候,做梦也想着长大,但是长大了,又怀念小时候。

为什么会有这样那样的困扰呢?

本来以为长大之后,小伙伴们就会越来越多,但是小伙伴们都没有长大,甚至都不和自己玩耍了,长大之后,除去能够和精卫姑娘生蛋之外,所剩下的就只有孤独,以及.....羔子。

羔子回来了,站在畜牧厂门口,遥望远方,和里面驯养的牛羊们,嘴巴里叼着一根小麦,缓缓说起了自己征战西荒的岁月。

不过,就在这成长的烦恼,出现不久。

麻麻载回到了咕咕的眼前,同时出现的,还有一只看上去很眼熟的,而且非常威武的白毛小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