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汤谷神话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原始时代的黑暗中,出现了新时代黎明的曙光。

妘载并没有杀人,只是把土地纳入了版图,并且传授给这些人中原的礼乐道德,并且为他们编造古老的故事。

“我来告诉你们,你们居住在大荒的寒冷东北角,是因为上古的君主,将你们放逐过来受罪,如今你们的罪孽已经结束,流放的土地也要重新回到家乡的怀抱.....”

遇事不决,寻找背锅侠。

这个锅,扣在黄帝头上!

总之,要为这片土地上的民众,塑造一片神话,在处于旧石器时代的人们,对于古老的神灵与君主是敬畏的,而且这片土地上,流传着中原的传说,很显然,在古老的时代,除去扶阳子之外,必然还有其他的人抵达过中原,亦或是中原曾有人抵达过这里。

妘载寻思,据说黄帝旅游的时候,还真的向东方走,抵达过泰远之国,说不定这片土地上的故事,还真就是黄帝自己带过来的。

故而此时流放的锅,扣在黄帝头上,也未尝不可。

你们没有祖宗,我来帮你们制造祖宗。

你们没有信仰,我来帮你们制造信仰。

你们没有故土,我来帮你们制造故土!

妘载挥手,扬起火焰,燃烧出陶器,那些人就像是得到了天神的恩赐,惊喜不已,连那些头领和巫师,都跪拜下来,用他们所能知道的,最尊敬的行为方式,来感谢妘载的馈赠。

至于妘载要拿掉他们的领袖头衔,他们也不敢有半点异议,虽然有贵人向妘载发起挑战,但是这个人连妘载的一拳都没有接住,当场被打成了一团焦黑的灰烬!

这一幕,让这里的民众,更加的惧怕与敬畏,而妘载告诉他们:

“并非是我要杀死他,而是他怀着必死的勇气,向我发起了挑战,你们敬畏我,却又要尊敬他,这是一位勇士,会被史书所铭记下来。”

妘载把人打死了,还要把他高高捧起,作为一个标杆,毕竟死人不会说话,任凭妘载的包装,将他制作成勇气的化身,或许在这片土地后来衍生的神话中,这位无名的贵族,会成为掌管勇武的神灵,享受到来自后世民众的祭祀.....

于是,民众们更加尊敬妘载,认为,自远方而来的太阳神,是讲究道德与武德的。

什么是道德,这就是道德之一!

妘载宣道德许久,又指定了一些人作为新的管理阶层,与原本的头领与贵人们进行分庭抗礼,实现了当地民众的分化。

大致到了夏至的前两天,妘载才从阜落国离开,此时这个国家,已经具备了初步的道德与文明,摆脱了旧石器时代的阴影,算是步入了新石器时代。

并且他们拥有了“失落”的“先祖神话”。

妘载坐着帝江离开,红光卷过大海,此时夕阳日暮,渐渐天色黑暗下来,突然见到了一座岛屿上有明亮的光芒,过去的时候,发现有人在观测月亮,与其交谈,才知道这里就是明邑组的部落。

涛之起也,随月盛衰。这就是他们最早时候,得出的古代天文结论。

“月亮,不会转动,它永远是一面,面对着我们。”

“天河之中,有星星,好多的星星,它们都在发光法亮.....”

“我怀疑,日月本质上是一样的,月亮的光芒柔和,因为它小,而太阳的光芒炽烈,是因为它大,我们不能直视太阳,所以无法得知太阳有多大,距离我们有多远....”

明邑组的人所提出的各种问题,让妘载也惊讶不已,并且发现,他们居然有洪州的简易望远镜!

妘载询问,听说当年,你们这里的巫师,还会把活人进行人祭,来祭祀日月之神?

这些观测天文的古老部落民众,听完之后,哈哈大笑,告诉妘载,当年的巫师,都已经上升到天空中,成为闪耀的群星了。

明邑组最近的改变,是因为大人之国.....

妘载明白了,原来是大人国那位商人来到了这里,进行贩卖货物的同时,把洪州的一些知识带到了这里,不过这些知识,已经落后了三五年了。

“在我的故乡,有一场盛大的讨论会,将要开始,我想邀请你们,前去参与讨论。”

除去明邑组的这帮上古天文学者之外,妘载让帝江飞向汤谷的方向,要见一见大天鸡。

答应了他们一天之后,就会回来。

帝江的工作很忙碌,回去陶唐的时候,还要带昆仑上帝他们前往南方。

在前往汤谷的路上,妘载感觉到某种恶意的注视,意外的在海中看到一只如岛屿般的巨大螃蟹,螃蟹的背上站着一尊青衣的巫女。

“是东海的女丑。”

女丑之尸有两具,西方的女丑叫做女仞,东方的女丑尸没有名字,她乘坐在大蟹的背上,遨游在东海之中,对太阳抱着极大的敌意。

妘载感觉到了,这股气息,和当年焦焦屁股里藏着的那一缕气息,完全一致,不过那道气息被自己运转积阳之气所震灭.....

女丑之尸,对帝江发动了袭击,一如当年对咕咕和焦焦发动袭击时一样。

但这一次,帝江背上坐着的,可不是两只小鸡。

“打我?抱歉了。”

妘载弯弓搭箭,随着一根爆炸箭的射出,海面上传出轰隆的巨响,那只如小山一般的巨大螃蟹吃痛,开始逃跑,而女丑尸正面中箭,砰的一声摔倒在大螃蟹的背上,但依旧有怨毒的声音传出来:

“任何窃取太阳力量的东西,都不应该存在于世上!”

这是这具女丑之尸的执念,她发出刺耳的啸声,怨恨凶猛,即使被火焰所灼烧,也依旧不依不饶,她驱使大蟹,要追击妘载。

妘载一看这是个疯女人,虽然是可悲时代的产物,但是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痛下杀手....

不过,此时已经临近汤谷,感觉到女丑的作乱,汤谷之中,飞出一只巨大的“咕咕”!

太阳之火,照耀东海,女丑发出惨叫,那只巨大的,白色与金色羽毛交错的金乌,张开翅膀,化身为乳白色的初生之阳,平复了女丑那凶猛的性情。

同时,对妘载发出了呼唤:

“你的身上,有我同类的气息....!”

妘载也是目光一凝!

传说中的大天鸡?

那么,你能变成小鸡的样子吗?

.......

夏至的风,即将吹拂到山海的各个角落。

盛世的光,照耀在古老的土地上。

南方的洪州,稷下学宫的改建也完成了,国家大学正式成立,各方炼气士受到邀请,进入其中进行讲学,宣扬自己的思想与道理!

签下这份劳动合同,从此以后你再也不是仙人。

当然,称呼为诸子百家,或许还为时过早。但是诸子百家的前身,这大量的新型思潮已经从山海的四面八方聚涌过来。

或许再发展上十年,二十年,各位炼气士中的大能人物,就会自己找到一个山头,开宗立派,直至再过上十年二十年,在年复一年的修仙之后,也一定会有人选择把修行的理念,套用到政治上面。

就像是从天理到大道的称呼转变,既然能为炼气士所使用,既然同样能为平民百姓所用,那么为什么不能为国家,为政治,为其他或有形,亦或无形的事物所使用呢?

大道在贵重之地,在蒸汽的工厂,在山头的矿坑,在盐田的池沼,在稻谷与青菜,在每一个肉眼可见亦或是不可见的地方,在极高的天也在极微小的尘埃里。

在洪州呆的久了,甚至已经有人认同于大业所制定的法律,有人来邀请他,希望大业成为一门学科的教授,亦或是门派的宗主。

“不行严法,不能富国强兵!”

有人喊出了这样的口号,打开了法家的思想门栓,他们要奉菜市场门口的那根木桩为圣物,这是妘载当年制定九条基础法律,而立下的木头。

但有人如此表态,自然也就有反对者,并且反对者极其之多。

“错!此言是错误的!洪州最初的时候,也只有九条法律,民众不害生,不盗杀,与四方贸易,依旧富邦强大,严酷的法律,会让民众戴上枷锁,而遏制生产力的发展,这些年出现的法律,已经足够多了!”

上古的年代,关于法律的争论本就出现过多次,如今再度出现法律的争论,自然有人把中原的法搬出来说事。

皋陶制定五刑,舜帝制定象刑,这些都不是严重的惩罚,天下的法律,没有比洪州更完善与严肃的地方了。

“我听说,中原的皋陶,把自己关在房屋内三个月,抓苍蝇和老鼠,关押起来,对它们进行审判,中原的法律和洪州的比起来,已经相差无几,甚至在某些方面更为完善,这怎么能说洪州比中原要严刑峻法呢?”

“不别亲疏,不殊贵贱,一断于法!这样才会有绝对的公平,皋陶的行为,是正确的行为。”

在这个夏至的时节,似乎任何事情,都可能成为讨论的源头。

有人提议拓展商路,增加造船厂来横渡大江;有人提议强化完整的教育,从两年提高到十年,增强民众的知识素养;更有人提倡,要普遍的践行礼义与德行....而且非常的正能量!

“不强身健体,就不能完整的实践礼义,当人人都有铁锅大的拳头,为了避免争斗,才会使用礼的方法来解决问题,这才叫真正的文明人,强壮野蛮的身体,不代表没有一颗高雅的心.....”

“修炼的最终要义,是为了让煞批能心平气和的,接受你所说的道德.....”

“强大的拳头是为了保护弱小的人而锻炼的,这就叫义!当所有人都拥有强大的拳头之后,能完整的明白礼与道德的知识,人人都能主动遵守,天下的风气就会一直保持着良善,人人都会充满正义感....”

“兼相爱,交相利!”

“我完全赞同你的一切言论,过去的天下之所以大乱,是由于人不相爱导致的,上古人皇氏的时代,所有人都为了找到新的家园而同心协力,但是九河一定,提挺氏便篡权夺位,这就是因为人和人之间只有互利,而没有相爱,相爱要放在互利之前....”

“请弘扬黄帝的道德!”

“错!我不认为是如此的,弘扬相爱的前提,是每一个人都具备爱人之心,但人和人生来是不一样的,正因为如此才有了区分,世上绝对没有两朵相同的花朵,最多只是拥有相似的形态。”

“主观的行动利,必然是来源于利己的思想!最早做出改变的赤方氏,也是因为想要吃得饱穿得暖,所以才会去制作犁具,来在短时间内提高粮食的收成,如果当年赤方氏没有制作犁具,那么他们现在也早就灭族,这里也没有洪州了。”

“我来说吧,仁可以去做,义是有所图谋,礼则是相互欺骗的!”

由于城市化的政策推行,洪州附近已经形成了巨大的原始城市网,许多的部族已经进行迁移,来到距离洪州更近的土地上生存。

学宫中的高人们在讨论大道,他们所关心的是整个天下的未来,他们说选择的行为,是不普遍的,教导的行为,也依旧有所不及,只有大道的存在,可以达到无所遗漏的境界!

路边的市井民众在讨论邦国的制度,城市化让许多人积累了财富,让孩子接受了学堂的教育,于是他们能生活的更好,他们对整个邦国的制度是犹为关心的。

外来的务工人员,则在讨论自己家中又添置了多少财货与器具,他们属于最底层,也是外来者,对于洪州的归属感较为薄弱,但是会给洪州带来大量的人口流动与生产力,他们为了自己,既有前进的方向,也有离开的后路。

这是家国天下。

讨论的氛围在这里蔓延,就连抢银行的人,也在斟酌。

抢还是不抢,这是个问题;

直接抢还是拐弯抹角的抢,用刀剑抢还是用弓箭抢?哪个风险更小一点,哪个危险系数更大一点?

在选定了方案之后,他们最终选择了速战速决,但是还没有走两步就撞上了新来的安保人员。

当劫匪挥起刀具,砍在对方脑门上,但是对方的脑门把刀具崩成八段的时候,劫匪已经傻了眼,随着几声巨大的响动,抢银行的行为宣告失败,并且赠送了精美铁手镯六套,以及十字架六副。

银行门口,多出了六个十字架,上面挂着六个人。

银行则派人,前去稷下学宫,请了法家学派的大佬们来到这里,进行手操实习。

“不容易,这是个大案子,我认为直接一点,可以适用第二百三十六条法律,入室盗窃并且数额巨大,在核实三轮之后,进行死刑....”

“不可以,他们这种情况,属于正在犯罪中,但是犯罪被强行终止,我认为,应该适用第三百零一条法律,进行等额的赔偿....”

在法家学派的大佬们,经过多方面的论证,以及互相之间的据理力争之后,这六个抢劫犯,免掉了死刑,罚款也都免了,改判二十年有期徒刑劳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