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东方的神箭手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伏羲出现在南方,与黄帝相谈。

两位跨越了一千二百年的皇者,彼此作为自己时代中,智慧最高绝的人,进行了第一次的会面,并且深入浅出的交流了彼此的知识与道理。

最终,还是入世较早的黄帝,稍胜一筹。

这让伏羲很开心,自己输了,才说明后来的人比起前人更为厉害,但黄帝赢的也并不轻松,因为伏羲虽然没有来过洪州,但是他在抵达洪州之前,在陶唐附近转了一圈。

所以,故而接受新文化与新知识的程度,伏羲不能与黄帝相比,但是伏羲的智慧,从基础面板上来说,是高于黄帝的。

这一点,黄帝也不得不承认。

只有这种基础智慧面板极高的英雄单位,才能在那个蛮荒蒙昧的时代,制定各种流传千年的礼仪,能用一根琴弦演奏《驾辨》的乐曲,更能一画开天,衍先天八卦之相,为后来的巫师们开创了一条崭新大路。

“不过现在,你开创的八卦,也被用在甲骨牌上了,这是否代表你的道路,已经走到尽头?”

“不,旧时代的东西,会以新的模样,传承到新时代中去的,不必在意它变成了什么样子,只要它还存在,那就证明是有用的了。”

伏羲笑了笑,从他自己的鹿皮包里,掏出了一些甲骨:

“那么,来打牌吗?”

......

西荒的远征军,回到了陶唐。

风尘仆仆的人们,卸下了作战的重担,得知了妘载比他们还要先回来许久,不由得大吃一惊。

而远征军中,昆仑上帝他们,在这一路上看到了许多不一样的景色,不免感慨.....旅游还是要亲眼到现场才有意思啊,看实况转播还是差了点意思。

听说南方在夏至的时候,会有论道,昆仑上帝等众神非常感兴趣,他们与妘载约定好,在夏至那天到来之前,他们会乘坐帝江号班机,飞向遥远的南方洪州,参与这天下第一论道会。

“不少老东西都出来了啊,看来几百上千年的苦思冥想,最后还是应该和大家多多交流,才能互相得到验证啊!”

“闭门造车,未必能造出好东西....”

“胡说八道,听说南方有了蒸汽机车,拿东西我都想不到怎么运作的,我的想象力匮乏,而这东西就是从车厂里面闭门造出来的....”

薃侯和赤水女子献回到陶唐之后,带来了南方的一些消息。

譬如云中子是黄帝的事情,这让陶唐的首领们大吃一惊!

帝放勋差点一口老醋喷出来,他也见过云中子,实在想不到那位鸡窝头的大胡子就是自己老祖宗!

“为什么不让他来陶唐,我养他啊!”

“得了吧天帝!你今年九十岁了,他三百岁还看起来和三四十岁一样,你和他走在一起,看上去你是他爷爷,你说黄帝怎么好意思。”

帝放勋摸了摸胡子,照了照镜子,感慨一句,岁月不饶人啊。

指不定自己什么时候就无疾而终了,至少现在没感觉身体哪里有毛病。

昆仑上帝倒是送了不死草来,虽然这东西也没有几株了,但是帝放勋认为,这玩意如果大规模培育,一定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人心的贪婪不可控制!

就像是淮水地区传来的消息,水猴子就想要偷窃不死草然后造反,结果被大羿打的嵌在桐柏山下面扣都扣不出来。

而黄帝出现的消息,被帝放勋主动放到了四面八方,透露给前来盟誓的诸夏部族!

这叫什么?

这叫上合天命,下合人情!诸夏部落的结合,四面八方来盟誓,这是合乎天人道理的,连古老的圣王黄帝都出现了,为我们的合体而点赞!

果不其然,听说黄帝出现在洪州的消息,各个来盟誓的部族,都惊骇不已。

虽然很多人都有过猜测,黄帝没死,尤其是桥山墓地的崩塌,里面没有黄帝的尸体,黄帝的死活就变得扑朔迷离起来,而如今,洪州和中原都宣称黄帝出现,那就意味着,黄帝真的可能出现了。

东夷地区、草原地区、百越地区的忠诚度疯狂上涨,而华阳国的忠诚度上涨的最为猛烈,毕竟华阳国的蜀人们受到洪州的帮助,而嫘祖也曾从西陵走出,和黄帝一系的关系十分密切。

帮洪州刷声望的同时,中原其实也借此机会提高了声望,譬如连黄帝都认可的洪州,现在也属于诸夏联盟之一,那你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加入这个联盟大家庭呢?

各位要是不想体面,我中原也不会强迫大家,一定会充分遵从大家的意愿,坚持以真理打动人,以真理说服人。

加上西荒大军那些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恐怖装备,凡是见识到此时中原实力的四方首领,都明确的知晓,自己如果不愿听中原讲道理,那么自己就会亲身体会到“大道的运转”。

“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火箭炮,你知道吗,这东西,隔着一座山,嗖的这么一下....能把你家炸了,你都不知道。”

当然这话是吹牛皮的,最精简版本的火箭炮,射程并没有这么远,但是隔着山达不到,隔着土丘还是能打到的,至少这些飞弹的速度,比你两只脚跑的要快。

我允许你先跑四百米。

........

所谓四荒国,即:孤竹、北户、西王母、日下,皆四方昏荒之国。

北荒,草原东北方向。

听说中原搞了个诸夏的会盟,消息终于从草原上传到了这里。

孤竹国的国王,让人仔细整理了一遍草原方面传来的消息。

“没有我国?”

“确实是没有邀请!”

同时听说,东夷地区与百越地区都派遣了首领前去参与会盟,如今四荒之国中,东荒王就是东夷的首领,已经归顺,西荒王也已经完全同化在中原的版图中,只有自己和南荒王没有受到邀请。

南荒还能说是太远了,消息传递不到,毕竟岭南的路不好走,到处都是大片的原始森林,但自己身为北荒之王,怎么能不被邀请呢?

孤竹国君,心中莫名的产生恐惧。

这尼玛不会是要来打我吧?

“不行,这诸夏的联盟,如此巨大,草原上的胡不与国与震蒙氏,两个部族何德何能,可以被中原的百揆亲自邀请,而我这里,却连风声都没有收到?”

“要是说这其中没有问题,我是不相信的!”

“或许孤竹国长久在东北之地称王,不对中原上贡,现在中原要把我们排除在诸夏之外,我听东夷的那些远客所说,似乎诸夏之内,亲如兄弟,诸夏之外,则为仇寇!”

孤竹国君有些焦虑,对他的几位臣子道:“中原的实力,西灭共工,收西王母邦;北震草原,使得千部归降;南连洪州.....这个洪州,是中原强大的原因之一。”

“我现在必须亲自牵着牛羊,跨越山与水,不敢有半点不恭敬,前往陶唐,参加诸夏的会盟!”

他的臣子们都吃惊不已,有人认为大可不必,反正孤竹身为北荒之主,中原之人难以忍受北荒的寒冷,不一定会来到这里讨伐。

“亚微我王!您是堂堂四荒之主,中原的首领也要礼敬,您怎么可以骑着牛,牵着羊,前去中原低声下气的寻求会盟呢?”

“难道我们不参加会盟,诸夏的部族,就会对我们进行攻伐吗?他们自诩仁义的源头,不会做出不仁义的事情。”

臣子们很乐观,但是这时候,孤竹国中的一位老射师走到这些首领身边,摇头叹气:

“仁义,什么是仁义!”

“我相信你们,都已经听说过孔丘的故事,也应该知道,这个人,他当年推行仁义的时候,用的可是拳头!”

“君主们不相信仁义,那就用拳头让他们相信!所以,道理是一样的,中原现在没有让你去盟誓,或许是他忘了,但如果是他忘记了,那你就更应该前去了!”

“至少你表面了态度,他就无法编造理由来对付你了!如果你不顺从他,那么他所谓的仁义,和你心中所想的仁义是一样的吗!”

“他们联合成为诸夏,诸夏内自有自己的规矩,你不加入诸夏,你不知道他们的规矩,那么他们就能随便用一个理由来讨伐你,或许是你不尊敬上天,或许是你的习惯为他们所不齿,他们认为你不属于文明世界的行列,于是他们就能起兵兴讨你!”

“当然,我也相信,中原的首领们,是正义且仁义的人,我的徒弟就在中原的土地,帝放勋是什么样的人我也知道,即使是新上任的那两位王者,一位仁义,一位霸道,但他们都不是随便攻击别人的首领。”

“但是,等到他们退位,禅让之后,下一代的首领们,还会遵从他们所制定的仁义吗!”

“与其被诸夏所窥视觊觎,不如主动去加入他们,谋取财货与发展的同时,能够带来长久和平的安定!我已经从草原的部族中听说,诸夏的首领中,有黄帝的女儿,帝夋的妻子,炎帝的末代后裔......”

“他们有钢铁制作的武器,有能开山爆破的火药,有能够翱翔天空的热气球,连洪水都被他们所治理平定了,你们觉得,孤竹国空守着这片荒芜的土地,空是统治者数万的人口,但真正和对方作战的时候,他们手里拿着的铁锅,都比我们的石器要强大!”

老射师带上了弓箭,拿起了行囊,从孤竹国离开。

孤竹国的国王,亚微,使劲的挽留他:

“您为什么要离开呢!您才是真正有大智慧的人啊,请留下来帮助我,一起建设孤竹国吧!”

但是老射师摇头叹息:

“我虽然告诉你保全孤竹国的方法,但不代表我就喜欢这样!我不喜欢被人牵着鼻子走,而且我已经太老太老,活不了多久了,留下来帮助你也没有用,事实上你不需要我帮助,想要让孤竹国走下去,可以去中原,那里会有你的答案。”

老射师离开了孤竹国,他的消息,全都是他的徒弟托人带给他的,他对于徒弟现在的状况很欣慰,同样,他也已经太老了,死期已经快要到了。

人生的最后时刻,应该好好享受享受,在山中高歌,在林间狩猎,与那些强大的生灵战斗,杀死它们,或者被它们杀死!

完全抛弃自己的智慧,犹如一头古老的野兽奔腾!

老射师从北方向南方行走,走了很远很远,来到东夷的地界,抵达东方的极点。

他遁入一座山野中,在东大荒的东南角,有一座高山,名称是皮母地丘,从这座山向东方、北方望去,有几座高山。

大言山、明星山、鞠陵于天山、东极山、离瞀山、壑明俊疾山,猗天苏门山。

这七座山,是太阳和月亮升起的地方。

山下居住着黑齿国、中容国、玄股国,都是帝夋的子孙国之一,属于东夷。而这五座山上,还有帝夋的两座祭坛,一群五色神鸟在这里飞翔,看管着这两座祭坛。

大荒东方风神折丹,就居住在这七座山的中央,处于大地的东极,主管风起风停。

奢比尸国居住在五座山的彼方,他们的神灵是奢比尸神,他们是迎接太阳升起的第一个国家。

有个国家叫女和月母国,有一个神人名叫鹓,她就处在大地的东北角控制太阳和月亮,使它们不要交相错乱地出没,掌握它们升起落下时间的长短。

她与西方的噎鸣神相对,是属于东方的时间之神。

在大荒当中,有一座山名叫孽摇頵羝,这座山上有棵扶桑树,高耸三百里,那就是汤谷所在的地方。

东海当中,还有一座流波山,黄帝所杀死的雷兽夔牛,就在这里出没,发出的亮光如同太阳和月亮一样耀眼,声音就是天上的雷鸣。

老射师进入到那七座太阳和月亮闪耀的光芒之山中,寻找强者以求勇武的死亡。

不过,在进入山野的时候,老射师却看到,一个年轻人拿着弓箭,向着一座山头射了一箭,这让老射师嗤笑一声。

难道这个年轻人,想要把山头上的那些日月光芒,都给射击下来吗?

弓箭的力度有所不足,真正的强者,倒是可以试一试把山给轰塌!

而且这个年轻人的身边,还跟着一只奇怪的异兽,肥肥胖胖像是个球,背上有六个翅膀,红彤彤很鲜艳。

随着那根箭矢的飞走,忽然,七座山野中,传出一声愤怒的吼叫!

天地间的日月光芒多出一道,在那山野间,有什么东西在吸收日月光华,此时被箭矢击中,愤怒的飞了出来,一脚苍身,体型巨大如小山,正是夔牛!

老射师大吃一惊!

自己居然都没发现这头夔牛藏匿的情况,这个年轻人居然比自己还要早发现!而且还射箭击中了对方?!

在这么远的距离上?!

老射师吃惊又激动,他看着这个年轻人,仿佛看到了一块未经过雕琢的美玉!

这一定是凭借过人的直觉和观察力,才在如此遥远的距离上,发现的夔牛!

于是他跑过去,高喊起来!

“等一等,年轻的神射手!你,你是怎么察觉它的呢!”

........

妘载傻了眼,看看眼前暴怒的,冲出来的这只霸主夔牛!

搞什么鬼!

自己只是在射鸟而已啊!

野兽狩猎的时候,请不要藏在乱七八糟的地方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