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开天辟地之人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节气在不断的变幻。

夏至的日子越来越近,南方和北方都在积极发展,同时扩大对于周边的影响力。

北方的草原与中原建立了联系,中原给草原开拓了道路,划分了牧场,进行一定程度的基础建设,而东夷地区的部落首领们,也怀带着不甘心和悲壮,前往陶唐进行盟誓。

然而,他们去到陶唐之后,并没有多久,就不愿意回到东夷了!

见识过大城市的繁华,东夷连乡下都不如啊!自家住的地方,还没有陶唐的厕所高级!

此间乐,不思东夷也!

而南方地区,玄女口中所说的人,或者是“人们”之一,终于出现在了洪州。

他的身上,所拥有的图腾,也是龙。

但是和黄帝的龙比起来,更为张扬和凶猛,少了一丝祥瑞庄严之相。而且这条大龙的身边,还有一只小蛇。

这个人戴着斗笠,披着蓑衣,赤着双脚,穿着鹿皮做的衣服,腰上挂着葫芦和扇子。

他来到大防洪城,惊叹于这座奇观的伟力,将大江中多余的水流引入水渠,既防止了洪水,又利用了水利,进行灌溉与生产使用。

水利大纺纱车在运转,冶铁水排也在转动。

“这就是炼气士们都称赞的土地么?”

“确实是令人惊叹,且目不暇接。”

“视默所告诉我的这片土地,一直未曾来到这里,今日来到这里,才明白什么叫做不虚此生。”

巨大的奇观,要耗费庞大的生产力和人力资源,但是得知洪州修建这座奇观,用了十几年,而且现在还在修建当中,并没有停工,也没有被天灾所阻挠,他不免为此而赞叹起来。

这是需要强大的设计力,以及地形考察,才能将这座伟大建筑,一点一点的建设起来。

而且洪州的生产力,也大大超乎于他的想象。

尤其是当他眼中,看到蒸汽机车的时候!他几乎是惊呆了,甚至无法呼吸!

那律动的声音,喷薄的蒸汽与烟雾,在这春夏交替的时候,那铜铁外壳上所闪耀着的光芒....每一样都深深映照在他的心里。

“我活了一千多年,没有见过这种东西。”

他来到洪州,一路上都有人看到了他,有些人并没有在意,但是他走着走着,人越来越多,注视他的目光也越来越多。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这人觉得很奇怪,这世间不会有认识自己的人,可这些人的眼神都不太对劲的样子。

就像是早已知道自己要来一样。

很快,他就被人拦了下来,质问他的身份,此人用伪装的身份进行回应,被拦路的人一言道破。

“不对,这个身份是假的,到了这里还需要伪装吗,你究竟是谁。”

拦路的人正是黄帝,手里还拿着市场上刚买的包子,收到玄女的消息之后,连早饭都没吃就来大路上堵门。

他一定要看看,这个所谓的伟大人物,到底是谁,难道比自己还伟大?

“难道你是神农?”

黄帝啃了包子,皱着眉头,怀疑的开口。

来人愣了愣,叹息一声,又笑了笑:“你是谁呢?”

“我是黄帝。”

“黄....哈哈,学黄帝做好事,我知道,我知道。”

“是真的黄帝!”

黄帝恼火了,之前自己极力避免掉马甲,现在马甲真的掉了,说真实身份,这人居然还不相信!

那人也有点惊讶,打量黄帝的造型:“你,是姬轩辕?我怎么看也和传说中的不一样啊。”

“传说是传说,图片仅供参考,以最终实物为准。”

“......这,有点道理。”

那人仔细思考了一下,觉得黄帝说得对,确实是很多事情,都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的。

“你说得对,外物的影响,是很大的,人总是会把自己想象中的传说人物,进行美化,但事实上,根据时代的不同,人物本身是带有各种缺陷与遗憾的。”

“谁说黄帝不能是大胡子,鸡窝头呢?”

“赤松子也穿过草裙跳舞,做野人的模样,谁又说古老的圣者一定要有风度呢。”

这人笑了起来:“不过,倒也真的颠覆我对你的印象,如果你真的是黄帝,而没有骗我的话。”

“古老的圣王,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出现在后人的眼前?”

“难道你觉得,你的时代还能继续下去吗?”

黄帝哼了一声:“时代是在进步的,我从没有觉得时代会因为我一个人而停止下来。”

“况且这个新时代,本就有我的功劳,那些学堂里面的孩子,他们的化学课还是我教的。”

来人疑惑:“化学课?学堂....好像在陶唐听说过,那几个新的王者,做的还不错,不论是妘载还是姚重华,或者是已经年近九十的帝放勋,他们这一代人比我们那一代强多了。”

“也比你那一代要强多了。”

来人伸手,从黄帝的麻布兜里面掏了一个包子,吭哧吭哧的啃起来,同时含糊道:

“既然如此,我也不必隐藏我的身份,连你这样伟大的人,都不在避讳自己的身份,我也可以光明正大的行走在世上了。”

“或许新时代中,有没有我们的存在,都不会影响那些后人的行事行为了。你藏起来的时候,想法与我不同,至少我那时候,所想的,是如果我不死的话,后面的人就会不思进取了。”

“我不死,他们会奉我为神,不再思考,凡事只需要听从我的命令就可以了,于是到最后,说不定还会催生出一些野心家,想要杀死我,然后抢夺部落的神权,这样又会导致战争和死亡,并且部落最后的结果,也绝对不会好。”

“人是最重要的,而且不应该成为神,所以我隐姓埋名,死去了一千五百年。”

“现在,我可以活着了,因为我的智慧,已经沦落到不如这个年代的普通人了,或许我也可以和你一样,享受这个时代所带来的好处,真正的活在当下,把一切都交给后人。”

黄帝目光一凝:“你说的也不对,不能说把一切都交给后人,我告诉你吧,活到老学到老,自认为达到了智慧尽头,这种话本身就是错误的!”

“你在希望后人做出贡献的时候,一定要把自己所学的一切都传承下去,并且教导到每一个人的身上,这样你才能说,你把一切都交给后人,不然你就只是在养猪而已。”

“你自己本身的存在,也是缔造这个时代的重要因素!”

“而且野心家什么时代都存在,最早是人皇的儿子提挺氏,这是不可避免的,所以要正常的看待与面对,及时的制止与控制,只要民众们都知道了什么是对,什么是错,野心家鼓动人心的手段,就不会有效了。”

“况且这里不缺吃喝,人们生活的很好,过去也有一些野心家来到这里,但最后他们都失败了。这是历史验证过的。”

那人顿时一怔,而后缓缓点了点头:“是的....你说的是对的。”

“可惜神农是真的死了,不然我们三个人凑在一起,也算是佳话,相信我们一定有很多道理,可以互相交流一下。”

黄帝:“所以你,不是神农,那你到底是....”

那人微笑:

“伏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