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徐老太爷病重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正文卷第三百二十二章徐老太爷病重马车在路上几乎是日夜赶路的。

中途除了在城里买点吃食回车上吃,便没有再停留过。

如此不分昼夜的赶路,终于在三天后的清晨到达京城。

到达京城后,纳兰瑾年在世昌伯府门外下了马车。

这个时候太阳还没升起,温暖也才刚醒来,头发有点乱。

纳兰瑾年帮她将有些乱了的发钗整理好“我去一趟镇国公府,中午记得留我的饭。”

“……”这话怎么那么像丈夫对妻子说的。

温暖脸有点红。

可是这话纳兰瑾年以前不是没说过。

她以前听起来明明没有觉得有什么的,现在怎么会想这么多?

温暖驱走心里莫名其妙的想法,乖巧的点了点头“好。”

这时一阵寒风吹过,披风上的毛领弄得她鼻子痒痒的。

“阿嚏!”温暖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秋末初冬的早晨,太阳还没升起来,凉风吹过,寒意甚盛。

纳兰瑾年摸了摸她的小手,软软绵绵的小手已经没有了刚才在马车里被他握在手心的暖和。

纤细的指尖渗着冰凉。

他另一只手帮她拢了拢她身上的披风“快进去!这里风大。”

温暖缩了缩手。

她爹和大哥哥他们也在呢!

她转头看了一眼,幸好几人正在指挥着下人搬行礼,没看过来。

“我进去了。你去看看老国公爷吧!如果有需要的可以找我。”温暖挥了挥手赶紧跑进去了。

纳兰瑾年也有事,和温家瑞说了一声,便匆匆离开了。

温暖家和镇国公府没有什么交往,不好贸然去拜访,虽然温暖是徐老的徒弟,但是还没有办过拜师宴,京城没有人知道。

而且就算要拜访,也是需要递帖子拜访徐老,但这个时候递贴子给徐家,只会让人觉得你不懂礼节。

镇国公府

徐老太爷躺在拔步床上,形容枯槁,脸上已露死气。

徐老太爷是太后的祖父,镇国公府的老国公爷,一声戎马,护国一生。

徐老太爷病重,皇上都很重视。

派了太医院所有的太医前去会诊,但都不见成效,眼看着徐老太爷一天不如一天,太后都急红了眼。

纳兰瑾年进来的时候,太医院几十名太医正在屋里会诊。

一屋子的人脸色凝重。

太后坐在主位一脸疲惫与着急。

一屋的人见纳兰瑾年到,赶紧站起来给他行礼。

镇国公夫人有点怵纳兰瑾年,她行完礼后笑着道“我去让人上茶。”

然后便走出去了。

镇国公对纳兰瑾年笑了笑“十七爷刚赶回来?”

纳兰瑾年没答理他,只是向太后行了一礼“母后。”

太后看见他回来了,松了口气“你曾外祖父可挂念你了。”

“曾外祖父如何了?”纳兰瑾年在太后身边坐下。。

太后摇了摇头,脸容疲倦,这两天都没睡好。

“不见好转,太医院的太医们正在会诊。风神医有没有来?”

“他去深山采药了,我已经让人找他回来。”小黑已经进山找人,但估计没这么快赶回来。

这时门打开了,太医院几十名太医走了出来。

“太医,哀家的祖父今天有没有好一点?”太后马上问道。

纳兰瑾年也看向他们。

太医院院正带头跪了下来“回太后,瑾王,臣等已经尽力,国公爷年事已高,此次风寒来势凶凶,若是熬不过今晚,恐怕得……。”

他想说准备后事,到底没敢说只道“不知神医谷的人今晚能否赶过来?臣等只能保老国公爷一晚的命了!”

老国公年事已高,身体五脏六腑都退化,上次急症来得又猛又烈,将他身体仅剩的生机都耗尽了,还是老神医救了他一命!

现在只是普通的风寒,老国公也抵抗不了,是真的老了,已到了回天乏术,药石无效的地步!

这是寿终正寝的年纪,不是病症的问题,怎么医治?

除非有神丹妙药能够让他的身体恢复生机,不然该准备后事了。

太后的眼泪扑通一下滴下来了。

年幼时,她坐在祖父的肩上,祖父带着自己漫上遍野的跑的画面依然历历在目。

十几年前,他还亲自教瑾年骑射,带着五岁的他征战沙场,教他保家卫国。

老国公八十多岁的高龄,将近九十岁,这在这个朝代其实已经很少见。

太后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依然接受不了。

纳兰瑾年想着将小丫头带过来。

“是十……七回来了?。”这时屋里传来孱弱的声音。

声音很沙哑,听上去有气无力。

纳兰瑾年迅速大步走了进去。

太后抹了抹眼泪,跟着进去“祖父,是十七回来啦!”

纳兰瑾年坐在床边握着徐老太爷的手“曾外祖。”

他看着徐老太爷脸上的死气,心中一沉。

“十七……回来就好,答应曾外祖一件事可好?”

“好。”

“曾外祖老了!本想看你娶妻,教你孩子习武,看来是等不到那天了。答应曾外祖早日娶妻生子可好?”徐老爷子这话说得很艰难。

短短几句,他说了将近半刻钟。

老人家也没什么愿望了,心里记挂的只剩下这个性子冷淡的曾孙早日娶亲生子,千万不要是个断袖。

否则纳兰国的江山谁来继承?

这孩子没人管得了他,也就只有自己的话还能听得进去,这是他的遗愿了,他知道只要他点头,就一定会做到。

纳兰瑾年心中一动“好,只是她还没答应嫁给我。曾外祖父,她懂点医术,我带她来看看你,到时候你让她早点嫁给我可好?”

身旁的太后“……”

儿子这是搞不定暖暖,开始耍无赖了吗?

不过无赖得好啊!

徐老太爷略显激动,精神都好了几分“好!好!”

他闭上眼睛这下死都瞑目了。

等等!

徐老爷子猛地睁开眼“是男是女?”

纳兰瑾年“……”

太后“噗”一声笑了“祖父放心,女的。那小姑娘可讨人喜欢了!”

徐老爷子心放下来,显得更疲惫了“女的,那就好!那~就~好!”

不怪徐老太爷担心,前两年徐老太爷见他丝毫不近女色,可是给纳兰瑾年下了药,但也没破了他的童子功!

所以他能不担心吗?

纳兰瑾年见他这样,心一沉“我这就带她过来。”

他站起来,大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