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有猪来拱白菜啦!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温玉的确懂。

但见过京城的贵公子,温玉现在又怎么会将祝镇轩放在眼里?

本来也没将他放眼里,只是喜欢他时不时给她送点东西而已。

温玉看了他手中的盒子一眼,上面有镇上珍宝阁的标志。

珍宝阁的首饰,老土得不行,顶天也才一百几十两,她心里嫌弃,但还是接了过来,甜甜的道:“我在京城等镇轩哥哥哦!你一定要考上啊!”

小朱氏这时也被祝镇轩的娘杨氏拉着在屋里说话:“玉儿她娘,你看,玉儿和镇轩的亲事是不是先定一下?这两人自小就青梅竹马。”

小朱氏笑了,心里却是浓浓的不屑:“嫂子,这事我现在做不了主。玉姐儿的亲事,大皇妃说帮她做主呢!她让我们带温玉进京,就是为了给她说亲的。”

杨氏听了这话瞪大了眼:“可是玉儿和我儿两人情投意合,我家镇轩连定亲信物都送过不少给玉儿,.......”

小朱氏听了这话黑下了脸,赶紧打断了她:“你说的是什么话呢?你这样说不是想毁了你儿子的名声,说他私相授受吗?我家玉儿可是将你儿子当成哥哥而已!什么定情信物!”

杨氏:“........你这是不认账了吗?如果不是玉儿,我怎么可能让镇轩和温暖退亲!”

现在温暖那丫头可是成了郡主了,昨天一个破鞋改嫁,都有十里红妆,以后那丫头出嫁,那得多少嫁妆?

她都后悔死了!

但还好温婉成了大皇孙的妃子,这样温玉也不差。

小朱氏脸一沉:“杨夫人这样说就不对了!我可没有答应过两人的亲事,提都没提过,什么时候不认账了?”

“可是……”

“没有可是,其实暖姐儿现在还很喜欢镇轩!听说她屋里都有镇轩的画像!贵为郡主的她可比我家玉姐儿身份更高!你不妨可以上门再提亲。”

“真的?”

“当然是真的,因为现在暖姐儿是郡主,上门提亲的人可多了。可是都被吴氏拒绝了!就是因为暖姐儿还惦记着你家镇轩,才一一拒绝,你可得抓紧时间了!”

杨氏听了这话倒是眼睛一亮!

她表面不显,一脸高傲的道::“我家镇轩是状元之才,就算是娶公主也是够资格的,一个病坏娇,退了就退了!如果不是和你交情好,我还打算等镇轩高中状元后才议亲的,那时候一定很多公主郡主,看上他。”

小朱氏笑了笑:“对,对,对,镇轩一表人才,娶公主也是够格的!”

杨氏冷哼一声,然后便匆匆走了。

她要去找媒婆上门提亲。

小朱氏露出一抹笑,饱含鄙视和奸诈。

现在她虽然还报不了仇,但让人去给他们添添堵,膈应一下他们还是可以的!

她还找人在何涣洪和雷氏面前挑拨了一番。

等着吧!

哼,只要有机会,她绝不让他们一家子好过!

要怪就怪他们做得太过分了!

——

下午的时候。

媒婆就找上门,那速度是真的快。

八公主正好走出来,听见媒婆上门,居然是有人向温暖提亲,她马上找到大灰:“大灰,快去叫十七叔来啊!有猪来拱白菜啦!”

小白站了起来,四处张望:猪呢?它可以赶猪!

大灰撒腿就跑了!

小姐姐这白菜必须是主人这猪的,不然必以后它没饭吃,也没媳妇儿抱了!

树上的小黑也飞了!

它怕大灰交待不清楚!

以后的日子都没法过了!

山上

纳兰瑾年坐在书桌旁,那奏折,昨天晚上是这一本,今天依然是这一本。

上面每一个字他都认识,可他看到最后一个字,他就忘了这奏折上写了什么,又重复看一次。

如此批了一天一夜,最终在奏折上写下了:吾家有女初长成。

纳兰瑾年搁下笔,将奏折扔到一堆已经批好的奏折上。

他走到窗台,看着深秋的山,层林尽染,万千金黄。

这是他们相识的季节,那时山上的树叶还没这么红,阳光也是金色的。

一年多了。

小丫头这一年长高了十几公分,已有少女亭亭玉立的样子。

五官也是愈发的倾城了!

令他只想将她拥进怀里不让人看见她的绝世风华。

……

小黑这时从窗户飞了进来,落在桌上一本黑皮书旁边,着急的抓了抓。

纳兰瑾年回过来神来,转身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过去。

是那丫头有什么事吗?

他一页一页的掀书,结果得出:你的白菜有猪来拱了!

纳兰瑾年嘴角抽了抽。

但还是明白了!

冰眸碎成冰渣渣。

他养了一年的白菜,岂容猪拱了?

纳兰瑾年蹭一下站了起来,往外走。

大灰示意他坐自己身上,就他这速度别害它丢了媳妇!

纳兰瑾年刚从大灰背上下来,还没敲门却被温玉叫住了。

温玉是知道杨氏找了媒婆上门,特意回来看热闹的。

她看见纳兰瑾年,赶紧上前,柔声叫住了他,在他面前,敛衽行礼:“十七公子,十七公子是来找暖姐儿的?十七公子知道暖姐儿以前的事吗?”

姐姐说十七公子就是风华举世无双,权倾天下的瑾王!

贱种真是走了狗屎运才遇上这么俊美无俦的他!

纳兰瑾年转头淡漠的看着她,眼睛又冰又冽。

一眼看过去,温玉连呼吸都不太敢了。

“她什么事?”声音又凉薄,又傲慢。

就算是这样,那张脸依然美得惊人。

温玉等看着纳兰瑾年心砰砰砰直跳,就算害怕,也忍不住心动。

“暖姐儿以前和人定过亲,她喜事那个人喜欢得死去活来的,甚至为了他跳河自杀,是被男人救起的,而且现在她的心上人又来向她提亲了,是因为她念念不忘!”

纳兰瑾年笑了,笑容又冷又邪,看着她:“退亲了,她也是我心里的明珠!”

温玉:“……”

“别恶意中伤她,后果你承受不起!”

声音又傲又冷!

冰眸摄魂!

纳兰瑾年转身敲了敲门。

门房开了门恭敬道:“十七公子!”

纳兰瑾年点了点头算是应了,抬脚走了进去。

温玉捏着手帕的手指紧了紧,纵使害怕,也大声道:“我没有中伤她,她真的退过亲!啊!……”

大灰直接扑在她身上!

小黑落在她头上双爪猛抓!

太坏了!

太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