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圣山
"爱书网"访问地址更换为 https://m.22ff.org

时间飞逝,转眼又是一个元会过去。

在最近这一个元会里,不知从何时开始,平静了六个元会的洪荒开始变得喧嚣,无论是兽族与盘古族,还是兽族中的不同种族之间,各种争斗与厮杀都变得越来越频繁,积少成多,对洪荒世界的破坏成度也是与日俱增……

是日,盘古族,族地中心。

一群约有近三千的盘古族人表情肃穆,正以一个玄奥的阵型围绕在圣山之外。

圣山,盘古族的生命之山,他们之中除了一些特殊的存在,基本都是在圣山的庇护之下才得以免受混沌气流侵蚀之苦,才能安然的成长起来,因此所有的盘古族都对圣山有着深刻的崇敬之情。

而在人群的最前方,盘古族族长古峰,大长老古仇,以及与古峰古仇一同建立盘古族的其余八位族老也都肃然站立。

虽然他们都不是在圣山之中出世与成长,但是如今的圣山俨然已经成为了盘古族的精神信仰。

“古泽……”

忽然,一道有些缥缈的声音传入了众盘古族人耳中。

随后便见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大汉迈步而出……

“轰隆隆……”

大汉一边向着圣山靠近,一边变大身形,突然暴增的体型与空气摩擦更是发出轰隆之声……

而等到魁梧大汉走到圣山之前,抬手便可触摸到圣山之时,大汉的体型也已经达到了如今洪荒极致的三千丈。

抬起双手,调动血脉之中的法则之力,刹那间,魁梧大汉双手之间便升起了一种青灰色相交的朦朦光华。

从本质上来分,洪荒世界中的法则可分为两个大类。

金、木、水、火、土、时间、空间等单一存在的法则为一个大类。

像魁梧大汉体内的这种泽之法则,便是另一大类——变异法则。

“嗡……”

当魁梧大汉将双手贴在圣山上的瞬间,整座圣山仿佛活了一般,开始轻颤……

半晌……

圣山重新恢复平静,魁梧大汉有些无奈的收回手,身躯开始缓缓缩小……

这种百年一度,向圣山中灌输法则之力的传统,盘古族已经持续进行了两个元会的时间。

这是一种炼宝之法,旨在将盘古族圣山炼成一件将来面对兽族时的重器。

但是这种祭炼之法却让很多盘古族人感到了无奈……

两个元会,按照古玄编写的记年之法来算,可就是二十六万年。

这么长的时间,完全能够让每个盘古族人都炼制出不下十件的后天灵宝。

但现在的情况却是,这举族之力祭炼的圣山才仅仅达到了炼宝的第二个阶段——铭刻道则。

起初的一个元会,如此艰难还不算什么,盘古族众人只当这是一种祭祀仪式。

但到了最近的一个元会,随着与兽族的争斗日渐加剧,包括古泽在内的很多盘古族人却都有些急了。

每次在向着圣山灌输法则之力时,他们都会情不自禁的“加大输出,”期望着能够出现什么奇迹,将圣山早日练成。那样他们在面对兽族时起码便不会像现在这般只能被动防守。

只是,他们这样的做法却总是徒劳,圣山的承受力仿佛有限一般,每次都只会接受固定量的法则之力……

“古英……”

等到古泽重新归入人群,那道缥缈的声音紧跟着再次响起。

“轰隆隆……”

一个身穿火红色藤甲,英姿飒爽的女青年大步上前……

与此同时,距离地面万丈处的一个圣山石洞之中,一幅直径数千丈的巨大阵图横陈,而在阵图的五个阵眼之中则是分别有着五道手掐法诀的身影盘坐。

阵图是盘古族传承中的一种逆天阵图,名叫归元聚灵阵,可以将众盘古族人输入圣山中的法则之力,通过五行之力的转化,重新整合成某一种或者几种法则并烙印在圣山之中。

五人则是分别身怀金、木、水、火、土五行法则的盘古族人。

而在在阵图之外,石洞入口处,一身墨绿色短打劲装的古玄盘膝而坐,先前在圣山回荡的缥缈声音便是古玄发出。

看了眼下方一群“小不点”,再感知了下圣山内那已经渐渐形成纹路的法则烙印,古玄不由便是一阵羡慕!

没来盘古族之前,与古峰古仇相遇的那次,古玄也听古峰说起过这座盘古族圣山,但他当时却并未在意,以为古峰只是因尊敬才神化了这座山。

但等他真见到了这座所谓的盘古族圣山,他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这哪里是什么圣山?这压根就是一座与他那混沌顽石棒差不多的变异混沌顽石山啊。

是的,盘古族所谓的圣山,就是一块变异混沌顽石,只不过这块混沌顽石不但比古玄的那块体积更大,其组成成分也与古玄的顽石大棒有些差别。

古玄的顽石大棒是混沌顽石掺杂玄黄之气而成,而盘古族圣山却是一大团玄黄之气之中掺杂了些许混沌顽石。

听听,听听人家这配比!!

不说其他,单单是在炼化与铭刻道则的难易程度上,人家盘古族圣山就把自己的顽石大棒甩出了无数条银河系。

要知道,古玄这么多年下来可从未放松过对顽石大棒的祭炼,但结果却是,花了四个多元会的时间,他却连顽石大棒的五成棒身都未炼化完全。

再看看人家盘古族圣山,早在两个元会之前就已然达到了炼制灵宝的第二个步骤——铭刻道则。

别看现在人家盘古族是举族之力在圣山上铭刻道则,但当年炼宝第一步的炼化,却同样是他古玄一个人在做。

虽然古玄的顽石大棒与盘古族圣山各有优点,比如混沌顽石棒的硬度肯定就比盘古族圣山大。

但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都是混沌顽石与玄黄之气结合所成,差距却这么大,说古玄不郁闷那是假的。

思绪飞转,古玄的大部分心神却一直放在石洞内的阵法之上,感知着阵法中不同法则之力的涌入与消失,古玄口中也随之叫出一个个的盘古族人名。

他这可不是乱叫,盘古族的人口加上他才只有三千之数,每个盘古族人血脉中的法则种类他都记的非常清楚,每次喊出的人名,都是他按照阵法所需而做出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