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章 帮场子
"爱书网"访问地址更换为 https://m.22ff.org

“哇”柏候木会气得一口鲜血喷出,差点儿没气死过去。自己就够无赖了,想不到还有比自己更无赖的。与辛然小儿一比,自己真称得上是小巫见大巫。这无赖耍的,让人想不佩服都不行。真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啊!

“大师兄,我可要开打了!你屁股可别使劲儿,要不然,将你打出屁来,把祖师爷的雕像给崩破了。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任!”叶琳佳娃极其庄重地说着屁话,拉开架势,双手一挥,骤然爆发一股暴风雪

“躲开!别添乱了!”柏候木会气得嘴歪眼斜,一挥手,将叶琳佳娃扫到一边。叶琳佳娃聚起的暴风雪,也随之消失。柏候木会真怕叶琳佳娃,同辛然里应外合,故意出错,把祖师爷的雕像,给打碎喽。

真要是打碎了,倒也罢了。就怕传扬出去,说祖师爷的雕像,是被辛然的屁崩碎的,那可就糗大了!堂堂地仙,天下唯一的人皇,雕像被不肖子孙的屁,给崩碎了。这要传扬开来,得是多大的笑话?!

柏候木会宁可自己把雕像打碎,背上不肖子孙的罪名,也不能让祖师爷的雕像,受到那种奇耻大辱!

于是,柏候木会将叶琳佳娃一巴掌扫到一边后,咬牙切齿,举起右手,声色俱厉地吼叫“柏候家族的子孙,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面对邪恶之徒,将不惜任何代价,与之抗争到底!运筹帷幄之门,准备搬运水球!”

“我靠你不顾忌你老祖宗的雕像,被打碎了?”辛然大急,情不自禁地叫喊“你大逆不道”

柏候木会面目狰狞,噗嗵一下,凭空跪下,冲着龙山方向叩首道“老祖宗见谅!弟子不肖,恐怕要惊扰您老人家的雕像了。但为了不向邪恶的罪人低头,弟子宁可打碎您的雕像。等到将罪人绳之以法后,弟子将为您老人家塑金身,以赎弟子惊扰之罪!”

“他奶奶的,小爷我今天才知道,什么叫不肖子孙!”辛然气极败坏地叫嚷“柏候老祖啊,你的所谓的孝子贤孙,居然要亲手打碎您的雕像。还美其名曰,这是为了不向邪恶低头,到底谁才更邪恶”

辛然一边嬉笑怒骂拖延时间,一边抓耳挠腮飞快地转动脑筋,想主意。可却一脑袋浆糊,苦思无计。

“主人,别折腾了!俺感觉到,就要爆炸了。你还是赶紧钻进幻界,争取保住性命,再想法逃脱吧!”大黑悲哀地苦笑道“如果主人能逃脱,记着把俺的心脏收齐。如若能收集完整,或者将来能将俺复活。”

“是吗还有这么一说?”辛然惊喜地叫嚷“这就好办了!我先用幻境将你的五脏六腑,都包裹起来。然后,你就准备爆炸。在狗东西们一动手的时候,你就自己引爆。即便是炸毁不了龙山,也把他们的那个破门,给我炸个稀巴烂!”

“好的主人,今天,咱们就给他们来一个鱼死网破!”大黑瓮声瓮气地叫嚷。

“好,就来个鱼死网破!”辛然疯狂地叫嚣着,祭出两个幻界,把自己和大黑的五脏六腑都包裹起来。

“各位半圣副掌教,我请求你们,撑起防护网,保护住龙山。咱们绝对不能让辛然小儿的邪恶目的得逞!运筹帷幄之门,准备启动!”柏候木会疯狂地叫喊着,准备冒险一搏。

轰隆一声,龙山灵光闪耀,巨大的能量波,化为一层薄雾,将面对水球的龙山这面,防护起来。

“他奶奶的,你们也太有出息了!整个龙山的半圣和掌教,一起出手对付小爷我。即便是小爷我死了,也是虽死犹荣!”辛然暴跳如雷,大发雷霆地狂吼“来吧,不要脸的半圣们,一起来对付小爷我”

“哈哈哈呆子,真有你的!真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不过一晚。真的就跑这来报仇了!你这个做派,姐姐我喜欢!”八哥小玉,闪电一般地出现,哈哈大笑道“呆子,姐姐来帮场子来了这帮乌龟王八蛋,就会仗势欺人,以众欺寡!这是欺负我们呆子,娘家没人还是咋地?打群架好哇”

八哥小玉一边叫嚣着,一边喷射出巨大的火焰,直接烧向半圣们布置下的防护网,首先挑起战火。

辛然喜出望外,却又惶恐不安。急忙叫喊“姐姐别添乱!你赶紧躲开,我这里就要爆炸了!一旦爆炸开来,怕是会伤到你。你不知道,我这个球里,是凤池之水。无物不毁,没有什么法力可以抵挡。”

“呵呵,谢谢兄弟的关心!姐姐我还没有那么衰弱不堪。别说凤池这个小水坑的水,就是天河之水,也伤害不到姐姐一点皮毛!”八哥小玉骄傲地叫嚷“倒是傻弟弟你,是不是要把自己给撑爆了?对了,看这样子,也不像是你的杰作?你撑不了这么大的喂,一旦爆炸,会不会把你自己也炸成人渣渣了?”

辛然苦笑。谁知道这会不会是作茧自缚,把自己炸成漫天的碎片。但他还是嘻笑道“姐姐放心,小弟能做成这个局,自然不会把自己搁进去。你弟弟这么聪明,怎么会自己给自己挖坑,把自己埋葬了呢?”

“玉主人姐姐,别听俺主人瞎吹了。俺们是被困在这里了,俺已经自己顾不了自己了。正好您来了,赶紧把他带走。俺随时随地都要爆炸了!”大黑急不可耐地叫嚷起来,把辛然的牛皮,一下子给捅破了。

“哈哈,是大黑是吧?你怎么变成了这样了?”八哥小玉乐不可支地哈哈大笑。

“俺想吞噬这个啥龙凤池子来着。不料,这池子连通龙山和凤池,一下就把俺拴住了,摆脱不掉了。并且,吞噬停不下来了。就这样,俺变成了大水球,越来越大,随时都可能爆炸。”黑小子瓮声瓮气地说过了前因后果,然后催促道“玉主人姐姐,你赶紧带着我主人逃命去吧。晚了点,都不知道会不会炸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