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八章 控诉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主人,你赶紧躲藏到幻境里,或者能逃过一劫。俺是死定了!”黑小子万般无奈地用意念告诉辛然。

“屁话!你主人我是那种人吗?你死了,我给你陪葬哦,这话是有点不对哈,一般都是女人给男人陪葬。没听说主人给属下陪葬的。好说都不好听”辛然吧嗒着嘴巴,不由自主地停下话语犯起嘀咕。

“主人,别瞎胡扯了!赶紧钻进幻境,保命要紧!我这里,随时随地都要爆炸了!”大黑急忙催促。

辛然苦笑道“这四周都是半圣,法力通天!我即便是钻进了幻境,你一旦爆炸了,我也隐藏不住。”

“那就让他们用运筹帷幄之门,把我丢到荒山野岭去爆炸,你好趁机逃命。”黑小子坚定地说。

“屁话!那咱们不是白忙活了。你主人是干这种赔本买卖的人吗?人家是不到黄河心不死,我是到了黄河也不死心!没到最后一刻,咱们就不能放弃。”辛然不甘心地说到这,突然想起来了一个主意,嘻嘻坏笑道“你现在还有没有能力,把柏候始发的雕像,给我吐出来?”

黑小子有气无力地嘟囔“吐个破雕像,还没问题。可是主人,你要那玩意儿干什么?”

辛然阴险地笑道“那就赶紧给本主人吐出来,本主人自有妙计!”

“都要死了,还有什么妙计。”黑小子嘀咕着,把柏候始发的雕像,吐了出来。

雕像太高大了,九丈九高,九尺九宽,六尺六厚。用手脚根本无法操控。辛然直接释放出一股法力,接住雕像。然后,将它悬浮在外。高声吆喝“柏候老狗,睁大你的狗眼,看看小爷这里有什么好玩意儿!”

巨大的雕像,被辛然有意倒悬着。被天下人尊称为圣人的柏候始发的雕像,以这样滑稽的形态出现。令所有人都大为惊骇,都是目瞪口呆,惶惶然不知所措。

那可是圣人的雕像,就这样被悬浮倒立,实在是太离谱了!凡是柏候始发的信徒,就没有能接受的。

很快,所有人都是一片哗然。怒吼声,叫骂声,威胁声,是此起彼伏。越来越响,渐渐变成雷鸣般。

“嘻嘻,柏候老狗!你的运筹帷幄之门,不是什么都可以搬运嘛。有本事,先把你老祖宗搬回去。”辛然嬉皮笑脸地笑嚷“不过,我可提醒你。雕像上,小爷我可是动了手脚,搬运的过程中,会不会突然爆裂,变成一堆碎石头。小爷我可就不知道了来来来,先搬运一下你的老祖宗,让小爷看看效果!”

“你混蛋!你欺师灭祖,大逆不道”柏候木会气得眼珠子都红了,跳脚大骂,却不敢轻举妄动。

那可是他们的老祖宗的雕像。虽然不是真人,只不过是个雕像。但却比真人还要尊贵!倘若是本人碰破一点皮儿,根本就没什么事。可若是这雕像,在众目睽睽之下,别说碎了,就是掉个胳膊腿,都会是震惊天下的大事!将是龙山书院、圣气学院,乃至柏候家族,都无法承受的巨大地震!

“柏候老狗,来搬运啊!把你老祖宗搬回去,让小爷我看看你运筹帷幄之门的法力。”辛然大声叫号。

辛然一面叫板,一面运用法力。把柏候始发的雕像,左右摇摆,上下翻飞,耍猴子一般地玩弄着。

柏候木会气得暴睛突目,咬碎牙齿,暴跳如雷怒吼“辛然小儿,你竟然如此大逆不道,欺师灭祖”

“住口!柏候老狗,你说什么,小爷我欺师灭祖?”辛然厉声怒吼“这会儿说小爷欺师灭祖了!你们迫害小爷我的时候,怎么没把我当成柏候始发的徒子徒孙?”

辛然运转功力,声达四野“各位老少爷们,值得尊重的师叔们,从前的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你们都大家都知道,我辛然,是经过严格考核,层层选拔,才得到九品九莲生的称号和位置。不料,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个九品九莲生,居然是柏候家族内定给柏候舞阳的。被我这匹黑马,糊里糊涂地给顶替了。于是,柏候舞阳和柏候家族,对我是恨之入骨!开始想方设法地迫害我,手段之无耻,实在是令人发指!在学院之内,他们利用执法殿,来摧残我。其手段,简直是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都无法说出口后来,他们又把我捉拿到龙山,把我与古往今来的大奸巨恶,关押到一起,就是臭名昭著的怯邪洞怯邪洞的风,可以令人血肉消失,只剩下白骨,还不死。让人生不如死!那种罪,简直就不是人受的”

辛然换了一口气,继续控诉“如此对我,还情有可原。毕竟是我抢了柏候舞阳的位置,等于是抢了他的新娘子,代替他入了洞房。怎么折磨我,都也说得过去。最让人发指的是,他们在我逃跑之后,居然拿侍奉我的童子泄愤!把九个无辜的童子,全部毒死。还将他们毁尸灭迹,令他们万劫不复永不超生!各位给评评这个理,他们干的这叫人干的事吗?那是九个天真烂漫、欢蹦乱跳的孩子,他们招谁惹谁了?柏候家人干出这种伤天害理天打雷劈的事,简直就是猪狗不如,畜生一窝,他们还配谈什么尊师重道吗?这样的家族,跟小爷我谈什么欺师灭祖、大逆不道!他们已经连畜生都不如了,还配让我们尊重”

“住口放屁胡说八道信口雌黄信口开河”柏候木会以及别的柏候家人,纷纷叫嚷。

无论如何,他们也不能接受辛然的说法。一旦这个说法传开了,对他们柏候家的声誉将是致命打击!

“大师兄,你们天朝讲究的是,捉贼捉赃,捉奸捉双。你说了半天,有证据吗?”叶琳佳娃叫嚷。

“对呀大师兄,我们圣气学院,是正义的象征,没有证据的话,可是不能乱讲的。”火地也跟着起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