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六章 苦不堪言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哈哈哈杀死他不,直接打爆他!他就不是碎尸万段,而是变成人渣了”被人架着,随后赶来的柏候舞阳,一见到那个巨大的水球,立即疯狂地大笑,张牙舞爪、手舞足蹈地大叫“这就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进来!千刀万剐的辛然,天打雷劈的辛然,这一回,我看你咋逃脱,打爆他!”

柏候家族的嫡系人员,闻声向前围攻。辛然五内如焚,急得火冒蹿天,却忽然哈哈大笑地叫嚷起来“来的好!快快动手啊!把老子打爆了,来一个水爆龙山,千古奇观啊!舞阳小儿,还是你懂老子”

辛然语速极快,却字字清楚,句句明白“柏候舞阳,你就是老子的福星!老子想修炼,你送个九品莲生给老子老子想炸掉龙山,力度不够,你又来帮忙。真是个好孩子,只可惜不是俺儿子”

“打打打打爆他”柏候舞阳眼珠子喷血,疯狂地叫嚷“谁打爆他,奖励十万正气丹”

砰地一声巨响,柏候祥和一个大耳光,将柏候舞阳抽飞,声色俱厉地指着他喝骂“死不了的祸害!你还真跟他是一伙的不成?真想令龙山和圣气学院,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你怎么不笨死蠢死倘若不是因为你这个蠢货,怎么能招惹出这么大的祸事?事到如今还不思忏悔,有你这种蠢猪,是家族耻辱”

咳咳咳,柏候祥和气得大口咳血,用力喘息。指着柏候舞阳怒目相对,浑身颤抖,一时说不出话来。

柏候舞阳跌落到半山坡上,蒙圈了。俊雅的脸蛋儿,一阵潮红,一阵惨白。一双大眼睛,犹如死鱼,翻着白眼,茫然不知所措。他是又惊又怒,做梦都想不到,会被人打耳光,并被骂成蠢猪

这样的屈辱,他柏候舞阳做梦都没有梦到过。可就这样发生了,并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我说二师兄,你这是在干什么?大敌当前,你怎么跑这歇息了?”叶琳佳娃一惊一乍地出现在柏候舞阳面前,一双妙目,宜嗔宜喜地望着他,好像是什么都不明白。其实前因后果,都早就看在眼里了。

“是啊二师兄,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是不是要攻击打爆大师兄?”火地一脸白痴样地问柏候舞阳。

”哇“柏候舞阳挺身而起,刚刚要说什么,却一句话没有说出,便大口喷血血喷如注,仿佛血雨。

“二师兄,血箭射不破那个大水球!要想射破大水球,得用法箭!”叶琳佳娃做张做智地胡乱嚷嚷“二师兄,这血箭是不是**力?好不好学?保密不保密?要是不保密还好学,小妹也想学一学”

“唔哇”柏候舞阳仿佛被踢了窝心脚,身体弹动不已,连连喷血不止,翻着白眼,晕死过去。

妙音忍俊不禁,差点没笑出声来,急忙掩饰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我不下地狱,你下地狱”

“大师兄,你也太小气了。不教给就不教给,干嘛翻白眼装死”叶琳佳娃不依不饶地继续恶作剧。

“罢了罢了,别添乱了!你们没看出来,大师兄又玩命了!那么大的水球,万一爆炸了,还不把整个圣气学院,半个龙山都炸毁喽。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不能让他爆炸!”钟曲阴不阴阳不阳地插嘴道。

“六师弟言之有理!要我说,大家还是求求大师兄,不要冒傻气。好死不如赖活着,千万别干傻事。”柳飞扬不咸不淡地说道“这大师兄也太不知道好歹了。如此一闹腾,就算不死,天下也再没有他的路了!”

华鹊和申无忌,却相互看了一眼,微微摇头,意味深长地相对一笑。转身去望向越来越大的水球。

辛然真是苦不堪言!大黑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大水球,根本就没有了鱼儿的模样。它已经悬浮在半空中,变成了一座山一样大的大水球!并且,还在迅速扩大,已经开始透明。随时随地,都会爆炸

辛然意识到,大家都把大黑变成的这个大水球,当成他本人了。因为,几次拼命时,他都把自己变成巨大的气球。这已经是人所共知的招牌。因此,所有的人,都误认为这个大水球,就是辛然所化。

可是,这次真不是他。他变幻的气球,受他的控制。可大黑这个大水球,已经完全不爱控制了。

“老鬼老鬼,赶紧帮帮忙,把水停下吧!我求求你了”万般无奈,辛然只能向通天老鬼求救了。

他明知道,通天老鬼不会管他的闲事,却还是忍不住,用意念向老鬼苦苦哀求。他知道,如果老鬼肯帮助他,就一定能接到他的意念。可他却不抱任何幻想,幻想着这个老鬼会为了他这个蝼蚁破戒出手。

尽管知道没希望,辛然还是忍不住死马当成活马医,向通天老鬼苦苦哀求,希望出现奇迹他发善心!

与辛然同样着急的,甚至比他更加着急的是柏候祥和。他已经快被吓死了!看着头上那个遮天蔽日的大水球,犹如一颗巨大无比的大炸弹,随时随地都可能爆炸。柏候祥和的心,都紧张的快要停止跳动。

这个大水球一旦爆炸,圣气学院不用说了,高耸入云的圣地龙山,都有可能会被炸毁。因为,这个大水球里的水,可不是普通的水,而是凤池中的水!凤池之水,不仅仅是无物不沉,还无物不化!

这个强暴无比的水,一旦喷洒到龙山之上,谁也不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无论如何,这个后果都是他,乃至龙山书院和柏候家族,都无法承受!一旦龙山倒塌,千年不倒的柏候家族,也将随之倒下

一想到这,柏候祥和便全身发冷,不寒而栗。整个人都颤抖成一团,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要倒下!

“辛然,停下!我保证,只要你不再破坏龙山,既往不咎!”柏候祥和突然站出来,摆出讲和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