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五章 瓮中之鳖
"爱书网"访问地址更换为 https://m.22ff.org

且说黑小子见到龙凤宝砚池,立马是垂涎三尺口水横流,不分青红皂白,不管三七二十一。张开大嘴使出全身功力,对着龙凤宝砚池,便猛吸起来。立马便是飞沙走石,电闪雷鸣,地动山摇,天崩地裂。

“该死的吃货!你就不能斯文一些?猪一样呼噜呜噜的,也太难听了!这哪像是我辛然的人,太给我丢人现眼了!以后再也别叫我主人了,我不认识你,跟你丢不起这个人......”辛然兴奋地手舞足蹈,胡乱叫嚷:“所谓盗亦有道!咱们吃货,也得有吃相。别管是什么好东西,咱们也得慢条斯理,有板有眼......”

呜呜呜,一阵龙吟凤鸣,龙飞凤舞。顿时是天旋地转,天翻地覆。仿佛整个天地,都要崩塌了一般。

喀嚓喀嚓,瞬时间,天昏地暗,山崩地裂,龙凤宝砚池,一阵剧烈的晃动,好像真的要被连根拔起。

呜呜呜,又是一阵龙吟凤鸣。不过,这次与前次的鸣叫,是大相径庭。刚刚是惊叫,而这回却是石破天惊的哀鸣。一时间,星空为之战抖,大地为之颤栗......那种悲哀的鸣叫,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即便是对龙山书院和圣气学院都恨之入骨的辛然,恨不能将圣气学院全部毁灭,再浇上一泡N的辛然,都一阵心惊R跳!好像是自己遇到了巨大而悲哀的伤心事,毛骨悚然,心里酸酸的,一个劲地想哭。

“我说大黑啊,黑小子,我怎么心里慌慌的乱乱的,难受的不行行了......是不是有点太过头了......实在不行,就算了吧。该打脸的东西,咱们都拿了,剩下这个池子,就留下吧......”辛然情不自禁地嘟囔。

呜呜呜......呜呜呜......两个呜呜声,同时响起。一个是黑小子的,表示不同意,拼命地较劲吸着。另一个呜呜声,来自虚空。好像是龙在哭,凤在泣。那种悲哀,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不由自主地悲哀。

“我说大黑呀,依我看还是算了吧,这咋像是死了老子娘似的难受,你主人我的这个小心肝儿,实在是受不了了......”辛然一阵哀嚎地嘟囔:“所谓过犹不及。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这心里难过的不行不行的,别是真的太过分了。惹怒了天地,再给咱们挖一个大坛子,那可就真成了坛子里的王八......”

喀嚓喀嚓,霹雳般的响声,从龙凤宝砚池的地下深处炸响,一阵地裂山崩。轰隆隆,一阵惊天动地的水的轰鸣声,震耳欲聋,一股滔天巨浪,从龙凤宝砚池中喷出。惊涛骇浪冲天而起,直扑大黑的嘴巴。

呼啸的巨浪,犹如海啸崩岸,银河翻转,扑入黑小子的大嘴巴里。令辛然是大惊失色,惊恐万状地吼叫:“大黑大黑,别他娘的贪得无厌了,快停下!那是凤池之水,就是撑死你,也吸不完......赶紧逃命!要不然,咱们两个人,真的要成坛子里的王八,等着别人来捉了......你住口住口......停停停......快跑路......”

然而,任凭辛然声嘶力竭地喊破喉咙,大黑就是不理会,仿佛是咬住人手指头的王八一样,来了一个咬定青山不放松,玩命地吸入滔滔不绝的惊涛骇浪。整个身体,迅速膨胀,瞬间,便变成巨大的水球。

“你这个倒霉孩子,该死的吃货,这是坑爹啊......”辛然叫骂到此,骤然住口,胆战心惊,噤若寒蝉。

没办法再叫了。四面八方,蝗虫一般,飞扑来无数的身影。犹如天罗地网,将大黑与他,团团包围。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瞠目结舌、目瞪口呆。想像不出,大盗贼辛然,这又是搞的什么鬼?吸水玩儿,把自己吸成大水球。眼看着,就要爆炸了。这跟报复柏候家族,有什么必然的关联,真正的用意是什么?

轰隆隆,远处的龙山,一阵地动山摇。高耸入云的龙山,剧烈地颤动。仿佛就要倒塌了一般。

“住口!该死的辛然小儿,你真的要毁灭天下道统吗?”柏候祥和惊恐万状,声嘶力竭地怒吼:“就算是你有天大的理由,也不能毁掉龙山!龙山是天下修道之人的龙山,毁灭龙山,就是毁掉天下人的修道之路!毁灭龙山,你将是全天下修道之人的公敌,是千古罪人!会被天谴,万劫不复,永不超生......”

“你乃乃的,这真是黑狗吃食,白狗挡灾!你哪只眼睛看到,是老子干的?”辛然怒不可遏,却不敢出声儿。只能是在心里暗暗叫骂:“明明是大黑这小子嘴巴馋贪吃造成的,怎么就不分青红皂白,硬按在老子头上了?你们这些所谓的正义人士,就是这么干事的?这样糊涂的道统,绝灭了也好,省得误导天下人......我靠,不对劲儿!大黑,赶紧停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万一爆炸了,咱俩都完蛋了!”

辛然猛然意识到不对劲儿,这样下去大黑真的会被撑爆炸,那可就傻*了。急忙用意念与大黑勾通。

“主人主人,不是俺不停下,是俺停不下。主人赶紧想办法,把水停下,要不然,真的完蛋了......”黑小子瓮声瓮气哭叽N腚地求救:“这水太邪门了!一个劲儿地朝俺嘴里灌,根本就抵挡不住了......”

“那赶紧做法,带着俺跑路啊!”辛然急得跳脚,惊骇地叫嚷:“你不会是被定住,跑都跑不了吧?”

“然也!正如主人高瞻远瞩之所见,D若观火之判断,俺被人给黑了,什么法力都使不出了......”黑小子忽然变得文绉绉地,拼命地拍辛然的马P:“主人英明神武伟大光荣正确,一定有办法救俺于水火......”

“去你二大爷的吧!这时候想起我是主人了,吃好东西时,怎么没想想我?”辛然啼笑皆非,气极败坏地叫嚷:“这时候了,别说你口吐莲花,说得不天花乱坠,就是你拉出牡丹花,都没有吊用了......”

辛然心急如焚,火冒三丈,却是无计可施。眼看着越来越小的包围圈,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是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