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四章 天塌地陷
"爱书网"访问地址更换为 https://m.22ff.org

轰隆轰隆,又是一阵地动山摇的震荡,令整个圣气学院都战栗摇晃。

“怎么了?龙山要崩塌了吗......”所有人都大惊失色,好像末日来临一般!

“天啊,是龙凤宝砚池遇到大劫......杀千刀的辛然小儿,他是如何知道这个天大秘密......”柏候祥和哭了。他被一件件惊天大事,刺激的已然衰弱不堪。当感受到龙山的根本,龙凤宝砚池遇到劫难时,再也撑不住了。这一刹那,堂堂圣气学院大长老,柏候家族在世俗界的第一人,居然如妇孺一般嚎啕大哭。

宝砚池,全名龙凤宝砚池。处于龙山与凤池的中心交界处。形状是龙头凤尾,头朝东,尾向西。长达九丈九,宽约两丈七。其黑如墨,其红如血。时黑时红,非黑非红,变幻莫测。无论何时,都是烟云笼罩,霞光闪耀。晴天之时,氤氲之气犹如火凤飞舞,夜色之中,便会是墨龙盘旋,实在是一件宝物。

不知情都,都认为这龙凤宝砚池,是圣气学院的一件宝贝。而柏候祥和作为圣气学院的大长老,却是深深地知道,这龙凤宝砚池,根本就不是圣气学院所属。而是龙山书院最大的宝物!是天地孕育的灵宝,是龙山和凤池的心脏。蕴含着龙山与凤池的精髓。测验品级,只不过是龙凤宝砚池一个小小的副业。

它真正的作用,是维护调节龙山和凤池的灵气!一旦它被破坏,龙山将倒塌,凤池会干枯。那么一来,龙山书院和圣气学院赖以生存的环境,将被直接毁灭!对人皇柏候始发这一脉,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这样巨大的打击,一旦变成事实,就仿佛是人类看到太阳爆炸毁灭消失了一样,根本不是柏候祥和这个大长老所能担当和承受的。所以,他直接就崩溃了。歇斯底里地嚎啕大哭:“龙山大劫,柏候家大劫......溺爱如刀......还没有杀死被溺爱者......却已经毁灭了我家族的根本......这真是造孽......自作孽不可活......”

柏候祥和后悔莫及,万般后悔!他猛然间意识到,这一切,都是因为家族的某些人,使用不正当的手段,为柏候舞阳谋取九莲生造成的。事后,不但不知道忏悔,反而变本加厉,致使事实发展到现在,这不可收拾的地步。眼下,是说什么都晚了!世界上,卖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卖后悔药的。

既然已经不可收拾,那就抓住罪魁祸首,把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把他全家都千刀万剐,灭九族!

意识到这里,柏候祥和一把抹去鼻涕眼泪,腾地跳起来,面目狰狞地跺脚吼叫:“所有人听令!立即包围龙凤宝砚池,捉拿十恶不赦的大盗辛然!活捉其人,奖正气丹十万!杀死他的人,奖正气丹五万......”

“是.......好......尊命......”所有的人都从惊愕着醒来,乱七八糟地应着,嚎叫着向龙凤宝砚包围过去。

眼前的一切,令几个人面面相觑,茫然不知所措。他们就是闻迅而来的剩余的七个九莲生。

无极帝国陈州人氏的申无忌,无极帝国毫州人氏华鹊,无极帝国柳州人氏柳飞扬,无极帝国荆州人氏钟曲,冰魔帝国女王子叶琳佳娃,天蛮大陆的火地,西天佛国的西天妙音。

这么些日子以来,他们一直四面八方马不停蹄地参与追捕辛然的行动。结果,不是遇到了抓不住,便是石沉大海,根本就没有音信。申无忌、华鹊、柳飞扬、钟曲四人,是什么想法,没有人知道。而叶琳佳娃、火地、妙音三人,却明显地表露出,是支持辛然这个大师兄的。不惜冒险帮助他。

最近,他们又被调回到圣气学院,参与伏击辛然。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辛然会傻到跑回圣气学院。所以,一个个都是阳奉阴违,根本就不当回事。有一搭无一搭地消极怠工,积极地加强自己的修炼。

不料,令他们万万想不到甚至不敢相信的是,辛然这个大师兄,还真的自投罗网,跑回学院闹事了!

这又一次证明了一个真理,真正的敌人,才是知己!辛然这个柏候舞阳最大的敌人,再次被柏候舞阳给猜中了。当真是胆大包天,居然真的跑回到圣气学院的宝库来,进行惊天大盗了!

并且,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居然来了一票大的,将学院的宝库一扫而空不说,还捎带着,把圣气学院的象征,柏候始发的雕像,给连根拔起,偷跑了。更加恐怖的是,竟然将圣气学院的镇院之宝,春秋之笔和铁卷丹书,给一锅端了。别说柏候家族的嫡系人员,就是他们这些辛然的同情支持者,都惊骇莫名,一阵晕头转向,心惊肉跳,甚至觉得,大师兄的戏,有点太过了。这可是挖柏候家族的祖坟啊!

“大师兄啊,你这也太能折腾了!你这么一闹腾,等于是把圣气学院的祖坟都给掘了!眼看着,圣气学院就要毁灭了,我们上哪修炼去......”叶琳佳娃哭笑不得地嘀咕。

“哼!掘了也好!要不然,好东西都被他们嫡系霸占了,我们也没啥好处!”火地愤愤不平地嘟囔。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正所谓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啊!”妙音面无表情,双手合什,喃喃地念佛。虽然好像是什么都没说,却又仿佛是什么都说了。话中之音,就看听者,怎么去理解了。

“罢了,罢了,大长老命所有人前去捉拿罪魁祸首。大家就不要在这胡乱议论了,还是赶紧行动吧!”申无忌面无表情,提醒大家道。

“三师兄,有九大长老,还有那么多的高手赶赴过去,我等就不要去添乱了吧?”叶琳佳娃嘟囔。

“师妹呀,有些事情,虽然说是干与不干都是一样,但却是干了要比不干的好!”华鹊嘻笑道。

“没错。咱们就是不能帮助,也能站脚助威。走吧。”柳飞扬认真的说着,率先而去。

“对啊!看看大师兄的风采也好......”叶琳佳娃嚷嚷着追上去。大家相互看看,也尾随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