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变数
"爱书网"访问地址更换为 https://m.22ff.org

感谢夜色无限大大,感谢无忧大大,苍手满足大大们的期待!

虾兵蟹将被派出头前探路,名为先锋实为炮灰,一见祖龙三者安然无羌,心下大松一口气,领头连对身后方意,自领令回去邀功不提。

当下一躬身向祖龙见礼:“老祖,二位统领,不知论道如何?”

张越心下感叹:人才,吾之麾下何时如龙族一般!闻言却转首毫不客气,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当仁不让斥令:“汝回去禀报,汝族老族与二位统领稍候即归!”

那统领一下明了形势,当下留也不是,走也不是,神色悲戚,怒瞪张越,激起一腔血勇准备时,耳边传来祖龙冷淡喝令:“归去!”

自知修为连塞牙缝也不够,搞不好帮倒忙,无奈一挥手,虾兵蟹将原路返回。

两方复归静默,张越不言走,龙族三准圣不敢走,也不敢言走。

张越还想祖龙开言求将鸿蒙玉碟与天道割裂之法,久不见开口,便知自取死路,眼下自己与龙族关系还不到那一步,虽然小千世界敖汉与自己有一层关系,可惜约好千年,时机未到。

终不忍洪荒龙汉劫起致生灵涂炭,缓缓张口叮嘱:“此间事了,吾便不留诸位,吾预祝龙族得鹿,此道有进无退,还望警谨!”

龙族三准圣等的便是此言,祖龙与霸下将张越话语后半段全然不当回事,龙族一路风风雨雨经历的太多,前怕狼后怕虎如何有如今威势,一旦定下自全族一心勇往直前。

惟螭吻找了个借口,舔着脸留下,对张越恳求:“张越道长,吾不知吾孙近况如何?”

张越有些犯难,听其意是想与敖汉见上一面,祖孙团聚乃天经地义,如只回答一切安好实在敷衍,让祖孙见面,自己与龙族的关系委实冲突,离敌对只差加上一把火!

再者祖孙一旦见面,家常几句小千世界就没有秘密可言,思虑再三一挥手光影浮在螭吻面前。

一幅敖汉挥汗操练军伍景象让螭吻心安,欣慰点头,思念之色淡淡自目中溢出,终连眨龙目复对张越一躬:“道长仁厚,心襟吾不如多矣!吾孙有福遇上贵人,还望担待一二!”

起身拱手相谢:“告辞!”言完毫不留恋转身离去,只是步伐有些肃索,不知是为有一日战场相见担忧,还是为龙族前途忧心!

张越喟叹一声,无奈也无法,人力有穷尽,自己只能做到这个程度,命运无情,命运无常,一日不主宰洪荒,亿亿万万洪荒生灵注定在这乱世挣扎沉浮。

多想无益一闪身站于方寸山上空万丈,一脸无惧自顾自一挥手:“万阵乾坤,芥子须弥,空间吞噬。”

方寸山本落于海面,眼下直直拔起,行进中愈高愈小,至张越手中化为一尘,被其一抓隐没,过程海不起浪,风不变向。

此景落入祖龙目中,心下直抽又有些疑惑:看来不成天道圣人皆为蝼蚁,如此神通手段早可逍遥世间,为何劳心劳力经营势力?

祖龙未有令出,万龙大阵自行变幻,威势愈盛,张越亦静屹半空,真正艺高人胆大,一点也不怵龙族食言。

霸下最是不甘:“父亲!”一声叫唤带着乞求,只待祖龙答应一声,便越疽代疱下令攻击!

被赶来螭吻劝斥:“兄长胡闹,汝不感恩就罢了,汝不惜命亦不怜吾族儿郎乎?”言完目光担忧打量东海,似忆起往昔。

霸下忿怒暴喝:“他张越欺人太甚,吾族尊严何在?!”

螭吻被怼得哑口无言,却被祖龙喝斥:“够了!撤阵!汝代吾送之!”

到底心中憋屈,一口窝囊气出不来,一拂袖来个眼不见心不烦回去闭关。

霸下恨恨一声:“谁知他张越与天道葫芦里卖什么药?所作所为处处算计吾族,恩仇孰大孰小?”言完狠剜一眼螭吻。

这话又堵得螭吻答不上来,恩乃私恩,仇乃公仇,作为龙族一分子螭吻亦只得叹劝:“兄长!莫忘洪荒大势!”

霸下闻言如扎破的车胎瘪了,当下只得垂头丧气近至张越,到底良心未泯,深躬言谢:“前回谢过道长援手之恩,吾在此恭送道长!”

张越见万龙大阵散去,这才转首明言:“道友只是不舍修为,何须客气!”

一言道破当初危情,不然何来后来如此凶厉的气运之龙,饶是霸下脸皮厚似城墙,这下也只得低头不语。

心下对张越升起一丝畏惧,当初确实只要他舍弃与天道因果丝线相连的命运因子,将之逐出体外泯灭,同时将手中的万仙图丢掉,了断因果,自然无虞,只是他悟命运至道升阶准圣,如此一下定降阶大罗,再加之气运与福缘息息相关,自然逞能强撑。

张越见此道一声告辞,一阵涟漪闪过身形杳无形迹,东海上随霸下回归又回复如昔。

此刻鸿钧老祖半点不得空闲,忍痛将分宝岩拿出,件件先天灵在紫宵宫中落了一地,与圆融的三尸一起在其上急急刻画禁制。

终在不周山底盘古神殿传出咚咚咚咚之声之际,分宝岩上满布混沌道纹,鸿钧老祖又狠心拿出几件先天灵宝,皆不入流,将之打入节点之上。

分宝岩一下隐逸虚空,随一阵空间涟漪闪过,无声无息落入东海海底,正正压在海底山脉之尾,钻入其中,将渐有隆起之势一下镇压,盘古神殿顿时止住动静。

内中十二团精血本有合一之势被生生打断,只得继续吸汲地底浊气,静待诞生之日。

回归的路途上,张越在仙岛上拿出方寸山,让其复化山形进入洞中,直直通向洞底。

仔细探查一番无果,犹不死心,再草草搜遍每一寸山石作罢,心中疑惑不已,暗叹与自己无缘,思及方寸山乃四弟筑基之物,心中复又期待起来。

反正肥水不流不外人田,自家兄弟不是外人,到时有何物自会知晓,大不厚着脸皮看看希奇。

命运却与张越开了个玩笑,一界泯灭是何等伟力,界主亦只能保真灵不灭,而此珠分毫未损,如此神异之物哪是轻易发现。

在将其收一入小千世界时,不想原先洞中灰灰处闪过毫光,复回归沉寂,一下为通畅筑基凭添变数!

嗯,苍手跑调又跑回来,请大大们投票,不然又跑上去!嘿嘿,欲知下文请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