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姗姗来迟
"爱书网"访问地址更换为 https://m.22ff.org

经此一役,龙族三准圣立知踢到铁板,眼下俱都神情戒备,一有不对便行玉石俱焚之举,皆体内仙元激荡,只是目光皆莫名,莫名中深深潜藏一丝希翼。

东海乃龙族主场,尤其气运之龙在海面消散,方寸山变化前后历时虽然不足半个时辰,这段时间足够反应过来,事关龙族领袖安危,一下尽起东海之兵,陆续赶到。

最先乃是以防万一的手段,龙之九子所率的种族战阵之兵,一下将方寸山围个水泄不通,在鸿钧老祖走后周遭自成阵法,

随后为后援后备,为种族战阵战斗补充,乃是祖龙晋阶大罗后有感对阵张越不足,以其对大道领悟融入种族战阵,在万龙大阵外围又布一阵,一为九龙损耗补充替代,二是操控天地灵气为九龙输送,此阵不破九龙法力似圣人源源不绝!

加之九龙主阵修士在祖龙几位大罗以损耗修为的代价,行醍醐灌顶的手段,修为皆晋阶大罗。

万龙大阵此时九龙威力更上一层楼,已然攻击不比天道圣人弱,九龙合一是一点不输混元分毫,此时万龙大阵威力端是恐怖,毁天灭地不在话下。

轻易不敢在洪荒施展,更不敢东海放肆,一旦收不住势,东海势必天崩地裂,龙族自不会如此不智。

跳出包围圈的鸿钧老祖心下庆幸:还好走得早,不愧乃开天四统领后裔,端是不可小觑,看来今后谋划要从长计议矣!

张越似未半点觉察外面变化,冷冷盯着不言不语,如此让龙族三准圣忌惮,更是一动不敢动,场面变成:

瞅我干啥!

瞅你咋地!

瞅我不咋地!

嗯,我继续瞅!

……

僵持之势终因方寸山外传来问询之声告破:“老祖可好?两位兄长(弟弟)可好?”

怎么回答,说好是骗鬼,这么大动静,久不见自方寸中出来,没一点事谁信;说不好,张越在一旁虎视耽耽,一个不好惹怒了他,想全身而退是休想,搞不好轻则留一者亡命断后,重则俱殒命在此。

生死之间最是考验人性,龙族不愧为洪荒第一种族,三准圣继续沉默,显是父子情深,虽是帝王之家,却也历经风波,明白一旦开口,便弱了气势,至于心思皆映了张越炯目中。

蝼蚁尚且偷生,祖龙不愧为霸主,目光坚定镇定自若,螭吻亦目光平静,可谓身教言传的表态,子孙皆出类拔萃,先有南海龙王,后有南海太子,只是霸主在两者身后目微有惧色,见识了张越神通手段,深明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三者断无幸免之理。

方寸山外的万龙大阵就是个笑话,在空间至道下龙族半点没有困住张越之机,除非整个龙族不计生死前赴后续行阻盘古开天之举,才有一丝战胜可能,在此之前,三者是死是活就看张越心情好坏,这不这么久还没下杀手呢!

不想张越替其回应,冷声朗笑:“莫急莫慌,汝族老祖与兄弟在此与吾论道矣!”

方寸山外之下麻瓜了,万龙大阵威力大增不假,这下投鼠忌器,论道谁信谁倒霉,莫不是成了俘虏?到底生死如何,只得派虾兵蟹将打探虚实!

方寸山外心急惶惶,其洞内不想张越真准备论道,这不手一挥,咫尺天涯神通再施方寸山洞外,煮茶品茗开始,只是这茶配不上准圣身份,乃悟道茶也。

龙族三准圣俱心下大松一口气,祖龙更是抹了抹此时涔涔冷汗,忙不迭服软赔罪:“对不住道友!”

态度良好,可惜口惠实不至,好比打人打脸后说声对不起就想了帐,张越冷目一扫螭吻与霸下,让两者熄了乘其不备心思。

以其准圣修为一旦作为万龙大阵主阵阵眼,张越虽是不怕,却也不想在小千世界晋升之际多生事端。

二者在张越炯目逼视下不得不与祖龙一起走近几前盘坐,皆讷讷不言,一副滚刀肉的作派,脸皮可谓厚如城墙。

张越也不揭破,作为霸主,若只凭一腔热血,打打杀杀只图一时痛快,乃是愣头青,中二少年,非智者也。

既然龙族三准圣识趣,所谓论道不过是给龙族一个台阶,名为论道实则谈判,显然龙族如今形势乃人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丧权辱国是必然之势!

如今局势亦不是龙族三准圣所愿,本为交好张越讨得解套之法,谁知变肘顿生,事关种族气运,岂有歉让之理,不争一番这龙族队伍以后怎么带,可惜如今才知张越铁板一块,一下碰个头破血流,现今更不敢先开口,惹张越不快,到时宰得更狠。

张越麾下势力初成,战利品便只能三者择一,小千世界龙族还未归附,再多便危一分,三才宫福地尚顾不过来,加之东海与雪茵草原分界未有一点接壤,割地丝毫无用,唯剩狠宰让龙族痛彻心靡才能长教训,不敢轻易进犯三才宫。

哼声冷厉:“祖龙道友这脚下洞天可是允也?”言完张越炯目再不掩饰杀机,静待回应!

祖龙无奈哀叹,其声低沉:“允!”言完低头再不多言一字,螭吻与霸下闻声亦丧气低头,形势比人强,总不能以卵击石,将家大业大的大本营砸个稀烂,当龙族儿郎生命如草芥。

接下来张越之言让龙族三准圣松了口气,“前回集市吾售储物袋与空间饰品尽皆后天之物,吾志让洪荒仙灵俱有,细水长流,汝龙族必欲也,吾让麾下代吾来汝族互通有无,允乎?”

“允!”祖龙正愁台阶,这下对族人有个托辞,哪有不答应之理,不想螭吻在一旁急得跳脚,欲言又止,明白此举乃温水煮青蛙,为张越持续输血,不过相比一下赔尽家财到底温和太多,只是日后族人以前日子怕是一去不复返,终按捺下来。

张越见此言语转柔,轻啜一口:“如此因果了结,今日之后吾定观汝族之行,若犯吾三才宫定诛之!”

此时虾兵蟹将才姗姗来迟,龙族三准圣是否甘心,张越是否顺利将方寸山收入囊中?请投票!投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