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高下立判
"爱书网"访问地址更换为 https://m.22ff.org

另外两准圣也毫不留情,那命运修士双手连连掐诀,一条惟妙惟肖的紫龙在头顶显化出来,正是气运之龙。

此龙非虚非实,乃信念具现凝结,化实一击以势灭敌,对敌者受此龙所集聚整个东海亿亿万万生灵因果信念一击,承受不住立马神魂陨灭,连带身躯化为灰灰!

虚无隐逸无踪,往敌者一扑,如血神子一般,血神子汲尽精血,气运之龙汲噬气运,对敌者若无镇压气运先天灵宝将其阻在身外,或命运之道修为不能将己身气运凝结坚固如石,一旦沾身,气运汲尽,命格便作为气运源头支撑,顷刻间命格好似风吹灰烬,寿元消散天地!

此准圣正是霸下,背负石碑天生合镇压之用,加之东海正是龙族主场,气运之龙格外凝聚,灵性非凡,随其一指亦飞扑向张越。

龙族另一位准圣正是螭吻,周身蓝光闪烁变幻,不时幻化不同色彩,五行至道显是水行圆满,开始衍生五行,头颅回复龙形,大张血口,一颗寒珠在内凝聚。

方寸山气温剧降,周遭寒霜铺面,随之冰坚光滑,更有山石不时涨裂,随着轻轻一吐,寒珠似急还缓飞射向张越。

只见所过之处雨点簇拥化为箭头,寒白耀眼,眨眼工夫万万千千,彼此碰撞间叮当作响,亦化一龙一口吞下寒珠,其势更疾撞向张越!

张越屹立如山,一挥手:“万阵乾坤,乾坤阵法,咫尺天涯。”

本来岌岌可危的围攻之势一变,雨点打在张越身上好似遇上干枯海绵,衣衫未湿半点,青风好的吹入山洞,俱都一股脑成了小千世界的养料,被界壁中混沌灵气一卷,再无声息。

随神通一出,祖龙与螭吻的攻击好似望山跑死马,半点危胁也无,张越好以整暇地望着不受空间至道影响气运之龙,不慌不忙拿出崆峒印轻往上一抛。

崆峒印滴溜溜悬于头顶,气运之龙近不得身来,张越冷怒:“祖龙道友,高下立判,罢手吧!”

虚空中的鸿钧老祖可不想此番雷声大,雨点小,不然如何混水摸鱼行那致命的偷袭,再说连张越底牌到底多少都没个数,就算不偷袭也要知道个大概才好,有龙族三准圣作为炮灰,一点代价都不付的好事,不利用一番岂不可惜。

难得两方干起仗来,怎么地也得给添上一把火,心念一动,天道气运自九天之上一下无声无息降临至气运之龙上。

这下气运之龙如有神助,一下撞飞张越头顶崆峒印,复凶狠一爪撕来,祖龙见此桀桀一笑:“道友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桀桀桀!”

同时奋力前赶,如打了鸡血似的,螭吻也奋力驱动寒珠,白龙愈巨愈耀,俱以为胜利在望,曙光近在眼前,欲行最后一击。

哪知张越以崆峒印防御乃是不愿下死手,一是气运之龙受损龙族必遭劫,轻则霸下反噬而亡,重则不少水族莫名横死,二是结局不好收拾,自己好容易的布局立破不说,还将自己推上前台与龙族成为死敌,再无缓和可能。

淡定对气运之龙一指:“万物有因,结命运之果,现!”

只见一条因果丝线自指尖显化而出,一头连接祖龙,一下拦在爪前,气运之龙乃龙族孕生,灵性本能回避,鸿钧老祖哪里肯依,当下天道气运立马抢夺主导权,气运之龙顿时挣扎起来。

此举可谓一石二鸟,能伤到张越更好,伤不得起码也能在天道气运回归时,掳掠龙族一成气运壮大天道,好歹夯实一下分化八道鸿蒙紫气的虚弱,正是拿手夺人气运的手段。

张越一见顿知龙族着了算计,因果丝线随着指尖几个圈摆,一下将气运之龙缚了个结实,再也无法蹦跶。

心里实不忍无辜无端受累,直言提醒:“散去气运之龙,快,此象乃他人算计夺汝族气运!”

霸下一见气运之龙挣扎,立知不妙,只是悟得神通头一次施展,当下麻了爪,幸得张越提点,当下立马收功。

说时迟那时快,在霸下即将收完功之际,气运之龙眼见挣扎愈甚,被张越指尖几个甩砸,甩出方寸山外,连连在东海上激起几波巨浪,天道气运不得不散去。

无他,气运之龙失了支撑,本就将回归龙族统辖的范围内,张越不过是加快这一过程,终在天道气运抢占主导权之时使之落于东海,如天道再不识趣,只能便宜龙族,谁叫凝结形状乃龙形呢,到是海面之下几个水族得了便宜。

可惜祖龙与螭吻攻势未停,鸿钧老祖也不甘心无功而返,反要为张越的破坏而收拾烂摊子。

攻击终于落在张越身上,此时霸下急声劝阻:“老祖,停……手!”忍不住闭上双目,随即睁开时一脸不可置信!

张越好端端站着,脸不变色心不跳,悠闲一招将崆峒印收回,反观祖龙与其恶尸一脸酱色,落于张越身上之手怎么也抽不回来,挟天地之威的劲力好似被深渊吞噬。

而寒珠被张越另一臂探手一抓握在掌中消弥,一挥手白龙化为万万千千的冰箭击打在远处的山石,山石灰灰大片大片,吹起的激波让龙族三祖圣站立不稳,祖龙与恶尸此时一个踉跄才脱身开来。

就在此时,张越脚底泛起变化,却为鸿钧老祖乘张越放开祖龙,松懈之际出手,原先不见踪迹的护岛阵灵抽猛子偷袭!

一下便将张越包裹化为混沌色一茧,复回缩挤压,化为一人形,然并卵,张越轻跺一足,裹身之茧一下化为无形,护岛阵灵一下落入界壁中,被三千分身一顿收拾,顷刻改姓张。

张越转首对空朗喝:“鸿钧道友,不打不相识,几番算计落空,不打算与吾交待一二!”

鸿钧老祖到底小心,见识张越前后应敌手段如此行云流水,举重若轻,自忖对敌讨不得半点好去,甚有可能在龙族三准圣帮助下饮恨当场。

“张越道友真乃一异数,汝吾未到见面之际,莫急!……莫急!”语气有几分愤慨,又有几分怯懦,远远传来,显是脚底抹油溜了。

这下到了秋后算帐之时,要知张越如何处置龙族三准圣,是否将所言法门授之,请请票后且观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