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鸡肋
"爱书网"访问地址更换为 https://m.22ff.org

祖龙闻言神情一滞,立知有戏,当下顺着话头,好以整暇喜笑颜开吐气开声:“难得道友有此雅兴,贵客临门,当宾至如归,请!”

伸手相邀可谓给足张越面子,张越哪能先行,进入护岛大阵后谁知天道会生出什么幺娥子,当下客气回应:“客随主便,道友请!”

“一起!”祖龙与张越并排。

张越与龙族关系不佳,此时不便将天道算计道出,交浅言深只得按下待祖龙与二位族人进入后再炼化护岛大阵的念头,方寸山不似蓬莱与灜洲没有护岛阵法便为洪荒不容,以阵法作为空间界壁。

界壁为空间至道根基,张越一直卡在此处不得寸进,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如今观方寸山隐隐触到一点奥秘,对空间至道又上一层。

既然炼化不得,正欲一挥手将方寸山的护岛大阵灭之,不想其化为一兽钻入方寸山中,心中不免咯噔了一下,当下只得与祖龙走进山中。

祖龙见之顿喜,心下把握满满:如此神异的洞天,难怪他张越心生觊觎,修为通天能算天机,吾不如也,此回定让其讨不到便宜!

一寸山河一寸血,领地作为生存发展的根基,蓬莱仙岛为张越所夺祖龙便是无能,这回三位准圣是说什么也不可能让其在手中失去。

一入山中,独峰满是嶙峋怪石,道路颇是难行,好在一点重力对四者影响不大,张越天目张开,智慧至道满布目中,四下仔细打量,峰中一洞隐有宝光。

祖龙心情轻松,方寸山占领后能跑到哪去,打发张越后有的是时间,不想在张越看向洞口时,宝光闪耀,当下忙不迭一马当先前行,生怕张越先下手为强,暗地里让二位族人拖张越后腿。

这点手段在张越一挥手之下化为无形,以圣人修为施展空间神通哪是一点空间毛皮都摸着二位准圣阻得了的,一个闪烁已将一图捞到手中。

此图乃封神大战时万仙图,通天以此图布下万仙大阵,将阵中仙人修为拧成一股,以量变引起质变,圣人之下修士能与圣人抗衡一二,且一万之数为基,愈多愈益,并无上限一说,只要修为灵仙即可作为阵法节点,端是以弱胜强的利器!

此图一入手,张越便警惕以天目四下打量,意在找出潜藏者,无他,万仙图不过先天,品级不过上品,与混沌至宝差了好几个品级,更无晋升可能,与之前预想不符。

不想此景落入祖龙目中,当下暴怒声色俱厉喝斥:“张越道友,此乃龙族之物,休要放肆,放下好说!”

二位族人手中作势,一见不对便会发难,二方一下势成骑虎,洪荒种族眼下在利益面前俱都赤果果。

张越一抛将万仙图飞向祖龙,此图内中阵法之秘一窥便知全貌,如万阵乾坤图未化界器时倒可吞噬融合,如今只需心念一动便可自生一阵,不过是消耗些资源罢了,且品级更高,一布即恒久,鸡肋之物,半点未入法眼。

饶是如此,天目也将其仔细打量几回,同时口中无半分不舍,颇有些慷慨:“此图倒可作为镇压气运之用,正合汝族!”

语气一转为厉:“龙族果然霸道,此地虽在东海,却也无主,有道见者有份!下回三位当如何?”

这话也没毛病,天赐不取必有其咎,机缘既然遇见了,不可能凭白让它溜走,你龙族若恃强凌弱,张越作为发现者当有一份功劳,少不得要做过一场。

此举正合隐在虚空的鸿钧老祖下怀,万仙图正是随手布下算计手段,好让张越与龙族三准圣火拼,至两败俱伤之际,让在紫宵宫中的三尸操控天道助其一臂之力,作那鹤蚌相争的渔翁!

祖龙自知吃相难看,又有求与张越,可万仙图一入手便再也撒不开,此图正好解决了龙族修为低下族人无法组成种族战阵的难题,可攻可守!

只是张越接下来之言却让其如坠冰窟,一阵冷语响起耳边:“此物只可在灭族之时守护,逆天之物用之耗其族运,还请祖龙道友慎用!”

万仙图一时威力无两,却也导致截教覆灭,连根拔个干净,根源正缘于此。

鸡肋,鸡肋,鸡肋,这下祖龙拿也不是放也不是,握图僵在半空,犹有些不信质问:“道友休要诳吾!还请道个一二?”

张越示意祖龙一位族人上前,此人正修命运,接过祖龙手中之物立开始掐诀卜算,哪知一口口鲜血连吐:“老祖……真!……此物以气运为耗……化不可能为可能……!”

脸色肉眼可见苍白,说至此被祖龙止住,抵其后背欲救其性命,然命运之道凶险莫测,卜算之时因果便与天道相连,万仙图乃鸿钧老祖算计,当下循着因果夺其气运。

命运修士斗法,下者斗因果,中者斗气运,上者斗命格,死法千奇百怪,奇诡无比,身中仙灵起不得半点作用,命数一尽,下场善者如灯灭尚可轮回,下场恶者直接命格破碎,哪怕寿元无尽,然神魂一下泯灭,不过留下一具无意识行尸罢了。

好在电火石光电间张越一挥手,以空间至道斩断其双臂,连带斩断他与万仙图因果丝线,三光神水一沾伤口,肉芽复生,终在命悬一线将其拉了回来。

这也是张越不愿与鸿钧老祖争天道掌控权的原因,哪怕道行比其高深,万一不小心着了道也要阴沟里翻船,再者自己兼修三千大道,比鸿钧专研一道差了不知里计。

如今张越已身界合一,因果只与洪荒世界相连,但凡与天道沾染皆被其斩断,前回与洪荒亿亿万万生灵产生因果,让鸿钧老祖误以为重织天道,当下亳不留情灭之,知道其厉害哪还触霉头,这不见其鸡肋便让予龙族。

此龙族修士恢复后当下躬身言谢:“张越道长仁厚,天道当真不仁,此图似乎做过手脚,主阵之修士以族运抵消反噬之厄,端是歹毒!大恩不言谢!”

让过一旁,此言一出祖龙与另一位龙族连忙齐齐神情惶急惊骇:“鸿蒙玉碟也与天道因果相连,还请张越道长救吾于水火?”

为何此命运修士不急,方寸山蹊跷到底是不是万仙图,请投票,嗯,收藏涨得有点慢!大大们分亨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