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三十三章 无极世界,天意如刀
"爱书网"访问地址更换为 https://m.22ff.org

大千世界再加上女娲的啜涕,就像是一个绝望无助的孩子,一个人站在风雨交加的夜晚站在悬崖上,瞧着脚下幽邃的万丈深渊,双目中满是惊惶。

老龟此时伸出粗壮的四肢,梗着脖子看向女娲娘娘:“小皮娘,你若能斩断老龟我的四肢,我便任凭你去撑天地,老龟我绝无怨言!哈哈哈!哈哈哈!”

“太古修士都这么狂吗?”张百仁看的有些无语。

女娲娘娘修炼的是造化道,执掌造化法则,爱大千世界众生,此时眼见着大千世界即将毁灭,不由得心痛万分,双目中满是绝望。

“老龟修成了混沌真身,我怕是奈何不得他!”张百仁心中念动,下一刻忽然间眉宇中一抹璀璨神光迸射,万千法则交织,形成了一道人影。

内世界中

“九千九百八十万里、九千九百八十五万里、九千九百九十九万里……”

“亿万里……”

此时五大魔兽顶天立地,扫视着那无限膨胀的星空,扭曲拉伸的大千世界,双目中满是狂喜:

“哈哈哈。成了!无极世界世界竟然真的成了!”

“哈哈哈!哈哈哈!我等功德圆满,日后便是世界主宰,不死不灭的存在!”

“哈哈哈……不对劲……不对劲!”水魔兽止住了笑声,双目内满是惊悚:“这不是小千世界,这是大千世界!他竟然直接法则圆满,跨入了大千世界的序列!”

“什么!”五大魔兽齐齐一惊,俱都是骇然失色。

外界

张百仁意识一阵波动,大千世界忽然在此时圆满,当然瞒不过他的感知。

不错

他的世界不是小千世界、亦不是中千世界,而是直接进化为大千世界。

小千世界、中千世界、大千世界之间的差别,并非是空间距离,论体积,大千世界也好,小千世界也罢,都是亿万里,然后膨胀为无极世界。

真正的差别是三千大道演化数量,小千世界演化一千大道、中千世界演化两千大道、大千世界演化三千大道。

划分如此简单,但差距却是天差地别。

张百仁的小世界膨胀亿万里,然后演化为无极世界,能容纳下三千大道,那自然就是大千世界。

一蹴而就,直接晋级为大千世界。他不缺法则的感悟,三千大道花开,法则已经圆满,缺的是能容纳三千法则的世界。

世界无量,三千大道交织,衍生出无数法则,仿佛是一张丝网,笼罩整个无极世界。

三千大道的无数虚影重叠,化作了大千世界的天道意志,彻底熔炼为一体,勾勒出了大千世界的时光长河,那大道花混沌缭绕,悬浮于时光长河的尽头。

三千大道花开圆满是什么感觉?

张百仁不知道,他只觉得自己此时无所不能,大千世界在其眼中再无秘密可言,万千法则在其眼中流转而过。

那数千的神祗开始加快孕育,无数草木众生弹指匆匆已经进行演化,数不清的气机在天地间迸射。

山川在拔高、大地变得无限厚重,日月星辰飞速凝实。

他的意志遨游于苍穹之中,穿梭于过去未来之间,念动间天地秩序为之更改。

他是这方大千世界的造物主!

“不对,尚且差了命运法则!”张百仁眉头一皱,双目内满是凝重的扫视着大千世界天道意志,双目内露出些许感慨:“命运法则,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他不知道!

命运法则太过于玄妙,即便是他已经成为了大千世界之主,却依旧无法凝聚出命运法则。

此时天道意志开始涅,化作了一方晶莹如玉的玉盘,刹那间划破时光长河,将大道花吞噬,那玉盘闪烁五彩之光,其上道道恒古符文流转。

“天道!”瞧着那不断旋转的玉盘,张百仁目光凝重起来,那玉盘便是三千大道的聚合,便是主宰内世界运行的天道。

“这就是自己的世界?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走到了这般地步!”张百仁莫名感慨。

外界

女娲娘娘怒视着不断自相残杀的诸神:“奢比尸,尔等好大胆子,竟然敢在这个时候出来作乱。”

“女娲,你虽然修为比我高,但却管不到我头上!如此多的尸体,若是不加以利用,岂非白白浪废了天地造化?”虚空中传来一阵阵阴测测的声响,只见一口朱红色棺木不断吞噬着天地间的尸体,不断对诸神出手,将活着的诸神拉入自己的棺木内。

这一幕顿时气得女娲娘娘气结,捶胸顿足不知该说什么好。

“奢比尸!!!”

“哈哈哈,你这蠢货,天都塌了,地都陷了,你还想拯救天地?你连你自己都拯救不了!”奢比尸仰天大笑。

“呜呜呜,谁来救救我啊!”女娲娘娘在啜涕,晶莹泪水散发着造化之光,落地处无数死去的尸体竟然纷纷复活。

“哈哈哈!哈哈哈!天地乾坤终于毁灭,我等兄弟可以回归混沌了!”五大魔兽仰天咆哮,在大千世界卷起无尽动荡,惹得岌岌可危的大千世界,变得更加危机,似乎弹指间便会破灭。

“五大魔兽!”女娲娘娘恨得咬牙切齿。

此时大千世界一片大乱,根本就无法自救。

“小皮娘,老祖我说话算话,只要你能斩断我的四肢,老祖我就心甘情愿用自己的四肢去撑天地!罢了,这也太为难你,不如这样,只要是你大千世界的生灵,能斩断老祖我的四肢,老祖我便甘愿奉献自己的四肢,如何?”龟丞相立于灭世大劫中仰天狂笑,声音里满是得意。

他乃混沌神灵,岂是大千世界内生灵能伤害的?

“灭世乃是大势所趋,你莫要做无谓抵抗了,不如你给老龟我做一个童子如何?老龟我保证你熬过灭世大劫,等候下一次开天辟地!”龟丞相的话语里满是得意,时不时伸出脑袋去吞噬着大千世界的无尽生灵,眼睛里满是陶醉。

“哦?你说只要有人能斩断你的四肢,你便心甘情愿贡献四肢去撑天地,毫无怨言?”一道淡然的声音响彻于天地间,翻腾的地水风火似乎遇见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竟然纷纷止歇,就此消停。

那本来崩溃的大千世界,刹那间顿住。

“你是谁!老龟我……”

龟丞相瞧着一道那周身朦胧的身影,双目中满是不敢置信,露出一抹骇然:“怎么可能!”

“既然如此,阁下的四肢,我收下了!”张百仁指尖一把晶莹如之刀缓缓凝聚,刀芒上闪烁着无穷纹理,刀身上印刻着一枚符文。

“天意如刀!天意如刀!那是他的绝学!你根本就不是这个纪元的人!你从哪里冒出来的!”老龟瞧着张百仁手中的刀光,似乎遇见鬼了一般,双目中满是不敢置信:“你竟然跨越了无数的混沌大劫转世而来,你这混账……啊……。”

刀芒闪烁,血光冲霄,龟丞相四肢飞出,坠落于北海之上。

“有劳娘娘!”张百仁看向女娲。

“不敢当阁下如此尊讳,阁下如此神通伟力,若瞧得起在下,唤我一声;娲。便是了。”

女娲娘娘一伸手,便将龟丞相的四肢收起来,那老龟面色凶戾,仰天咆哮:“还我四肢!”

一边说着,脑袋向女娲娘娘咬去。

“你的脑袋莫非也不想要了吗?”张百仁淡然的话语响彻于龟丞相耳边。

“你……你……”龟丞相动作顿住,双目中满是委屈:“好歹未来咱们也算是朋友,你就这般待我的?”

龟丞相脑袋逐渐收了回去,双目中满是委屈之色。

张百仁没有理会龟丞相,他此时脑袋中出现了无数的记忆,就仿佛那些记忆被遗忘,那无数记忆本来就属于他,忽然间想起来了而已。

却见女娲娘娘手中造物法诀流转,造化仙光笼罩四肢,然后女娲娘娘手掌一抛,四肢飞出,落于那不周山倒塌之地,呈现四方形阵法,将倾覆的苍穹支撑住。

“成了!”女娲娘娘欢呼雀跃,双目中满是欣喜,天地不在倾覆、塌陷,危机得以遏制。

只是不周山留下的大窟窿,却依旧迟迟不曾修复,涛涛灭世洪水自天空中滚滚而下,欲要毁灭世间的一切。

“这苍穹上的大窟窿,不知该如何是好!”张百仁看向女娲娘娘。

女娲娘娘略作沉吟:“此事无碍,我有造化之力,可以熔炼五彩石补天地。”

话语落下,女娲娘娘手掌一伸,天边有五色之光飞来,落入其手中。

然后那五彩之光不断熔炼,化作了一滩液体。

女娲娘娘看向张百仁:“有劳阁下出手,暂且封住那苍穹之水,容我用五彩石补天。”

“何须那么麻烦,将这老龟填上去,直接补住苍穹漏洞,岂非是更好!”张百仁淡然一笑。

“小子,你过分了啊!”老龟一听顿时毛都炸了,双目中满是不乐意:“我说你小子别太过,否则别怪我日后对不起你。”

“不可!老龟四肢撑天地,有大功德在身,当有一线生机!”女娲娘娘阻止了张百仁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