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狂澜(二)
"爱书网"访问地址更换为 https://m.22ff.org

番外之澜和影

东欧,残魂总部外。

一望无际的荒漠中。

清风吹动。

此时,站在红土荒漠当中三个人谁也不说话。

白色长裙的亡月一脸的坚毅之色,她盯着面前的白发女孩冷笑道:“亡晴亲眼看到你不顾队友安危触发了炸弹爆炸,一百条生命死于在你眼前,你还推卸责任?”

一头白发的狂澜怒不可揭,那头上的长发真正如蚕丝一般的随风飘动,她身穿一件白色的吊带,高隆的胸部无比的惊人,尤其是胸部那一条白皙的沟壑更是让人忍不住的多看几眼,加上狂澜本来肌肤就是雪白,所以那锁骨的位置也异常的让人惊艳。

平坦的小腹在白色的吊带背心下显得圆润摆柳,一条军用帆布腰带紧紧的勒着她的细腰,迷彩裤裹不住狂澜紧致又修长的大腿,加上那一双军用皮靴,给人整体的感觉是英姿飒爽又不失女人的韵味。

她气呼呼的来回走动了几步,然后看向了站在一旁不说话的苏牧。

苏牧看了狂澜一眼,然后又看向亡月道:“我相信澜,她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月月,此事,需要调查清楚再说。”

“还说什么?亡晴亲眼所见,那一百多兄弟都是经牺牲,死无对证,怎么调查?你相信她不相信我?”亡月这个时候也气急败坏,毕竟是死了一百多兄弟。

苏牧皱眉:“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这事太大了,不能轻易的下决定,澜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怎么能轻而易举的就下定论?”

“呵呵,那你还是不相信我了?”

“亡月!你不用逼迫影,这件事情我没错就是没错,而且也不是我做的,就算亡晴当时在场也没有在我们身边,这事绝对是我们内部有奸细,或者说那一百兄弟里面有奸细,怎么可能是我做的?”狂澜双眼泪水打转,这事要是坐实了,一辈子都洗不清了。

亡月冷笑。

狂澜后退了几步,泪水终于忍不住的滑落,作为佣兵,不怕死,不怕累,但最怕就是背叛,而且还是死了一百多人,这种事情,狂澜承认不得。

她猛然的抬起腿,然后一把将大腿上的军刺拔出。

“澜!”苏牧吓了一跳。

亡月冷眼旁观。

狂澜一边哭一边看着苏牧道:“影,这事绝对不是我,这事我一定要调查清楚……”

唰~

“澜!”

狂澜那一头长达一米五的白色长发瞬间飘动起来,在清风的吹动下,是那么的迷人,是那么的惊艳,那,根本不属于凡间的长发……

只看到狂澜在空中猛然的一个旋转,单手握住长发,军刺猛然的来到了她耳朵后面……

唰!

长发,齐齐斩断,一头清爽的白发狂澜呈现在了苏牧二人眼前。

只看到狂澜猛然的将手中的长发抛起……

随着清风,白发像是一根根丝线一样在空气中飞舞了起来,有的落下来,有的飞向了天空,无比的漂亮。

白发魔女变成了短发狂澜,苏牧却是瞪大了双眼,亡月也是有点不可思议。

这一头长发,是狂澜的命!

不知道多少次有人拽狂澜的白发,哪怕是一根都会被狂澜追着打,再有一次狂澜被激怒后,直接将那人手指掰断,之后,所有人都知道狂澜嘴上粗话连篇,任何玩笑都开的,但那一头长发动不得!

不知道多少人想询问狂澜这长发对她到底有什么意义,但是没人敢,也没人去问。

“亡月!我狂澜今天削发立誓,此事绝对不是我狂澜所为,如若是我狂澜所谓,天地不容!”

狂澜泪水哗啦啦的往下流,亡月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个时候,一架飞机慢慢的落下,亡月看了一眼苏牧道:“我去一趟唢钠战区,这事,或许是我多虑了,但是亡晴不会撒谎。”

苏牧点点头。

二人看着飞机慢慢的离开,狂澜委屈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的大哭了起来。

“呜呜~”

一向活泼开朗的狂澜如此的站在苏牧跟前,说实话,那个时候的苏牧心都感觉碎掉了。

要知道,这一头白发,可是狂澜的命一般重要啊,亡月逼迫的狂澜做出这样的事情,苏牧更加确信这件事情不是狂澜所为。

“好了,不要哭了。”苏牧走到狂澜的身边摸着她的短发道:“短发也挺好看的。”

“哇~”狂澜直接抱住苏牧的肩膀痛哭起来。

苏牧只能站在原地抱着她慢慢的拍着她的肩膀。

过了好一会,狂澜擦干眼泪道:“影,你相信我对吗?”

苏牧笑了一下道:“我自始至终都没有怀疑过你。”

“真的?”狂澜闻言露出惊喜的目光来。

苏牧重重的点头道:“是的,你狂澜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这件事情绝对还有别的内幕,所以,不要哭了,我信你就行了。”

“你他娘的重色轻友,你既然相信我还让亡月当面指责我!”

“……”

“还有那什么亡晴,他妈算个屁?凭什么说是我动的手脚?如果让我查出来有人陷害我,影你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亡月也不行!我亲手宰了她!”狂澜狠狠的道。

“哦行行行~别生气了,大不了,我陪着你一起等你的头发再长出来……”苏牧笑了一下。

狂澜闻言脸色泛红,然后再次趴在苏牧的怀中,有时候再火爆的女人,再强悍的女汉子也架不住自己喜欢的男人说出这种话来,所以狂澜心中的委屈也在这瞬间消散了一半……

“既然你那么喜欢他,嫁给他不就好了?”零那冰冷冷的声音忽然从二人身后传来。

狂澜抱着苏牧不松手的哼道:“零,你他妈三秒钟之内不消失老娘扒光你!”

“哼!”零冷哼一声看了一眼狂澜,不过还是瞬间消失在原地,惹得苏牧哈哈大笑。

估计也只有狂澜敢对着零这样说话了,整个残魂,苏牧目前还没有见过谁敢这样和零说话,苏牧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想到这,苏牧问道:“澜。”

“嗯?”

“你能告诉我,你这头长发为什么那么长吗?为什么你视若珍宝?”苏牧问道。

狂澜扭动了一下身体继续趴在苏牧的怀中,胸前太大,搞得有点不贴身,狂澜微羞,不过她还是道:“你真的想知道吗?”

“嗯。”

“那我说了你不准笑话我……”

“说啊。”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