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零和影(二) 新
"爱书网"访问地址更换为 https://m.22ff.org

东欧,在一处三角地带,无人管辖的荒凉废弃厂房。

灯火通明的夜晚。

无数的残魂成员站在总部大厅内,然后焦急的等待着什么,这个时候,一个少年哼着华夏的歌曲走了进来,然后就看到这样一幅场景,他不由的问道:“怎么了?”

此时,一头白色的长发,没有一丝杂质,一件灰色的紧身吊带背心将她的雪白肩膀,高隆的双胸,还有蜂腰体现的淋漓尽致,下身一条黑色皮短裤,一条腰带束缚在腰间挂着一把手枪。

这个女孩看到少年之后马上道:“你总算回来了,出事了。”

苏牧一怔,然后看着残魂大部分的人都在现场也皱眉起来,残魂一般不会召集这么多的人来总部,这定然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到底怎么了?”

白发女孩着急的看着大厅尽头的铁门道:“零已经进去两个小时了还没出来,好像…好像是触怒了婴…”

苏牧闻言心中就咯噔一声,零这个冰块脸,看似冰冷异常,可却是一个正义感十足的人,在任何任务中,老少,妇弱皆不会动手,这和婴的行事风格异常相悖,苏牧曾经和零聊过此时,当时的零就说,如果要忘记人性,他宁愿退出残魂!

所以这个时候苏牧马上就知道事情不妙。

他快速的冲向前,不过却是被铁门两边的两个人拦住喝道:“影,首领命令,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这个时候,残魂的一部分成员也跑过来,那白发女孩站在苏牧的身后道:“妈的,这都两个小时了,还不让进?”

苏牧回头看了她一眼问道:“零是不是刚做任务回来?”

“对!”

“去的哪?”

“彩砂国。”

苏牧再次皱眉道:“是不是一个月前彩砂国申请的任务?”

白发女孩想了一下点头道:“好像是吧,怎么了?”

糟了!

苏牧听到这里马上就冲向前道:“我有事要找婴汇报……”

“影,你……”

嘭嘭两拳直接打在这两个人的脖子位置,瞬间昏迷的两个大块头让残魂的成员目瞪口呆在现场,这是要造反吗?居然敢对婴的护卫动手了?

所有的残魂成员快速的冲向前来,然后就要出手制止苏牧,佣兵组织,看重的就是忠心,苏牧这样做,完全让所有人都反感了起来。

然而,那白发女孩却是拦住众人道:“各位,先把当前的事情解决掉再说,一会等婴发落可好?我们先冷静一下。”

此时,一个左肩带着眼镜蛇刺青的男子看了一眼白发女孩冷笑道:“狂澜,影的行为已经算是造反了,你认为他还能活着离开这会议大厅么?”

白发女孩闻言一怔,然后呆呆看着苏牧走进去的身影,这个家伙,怎么那么冲动?

而此时,苏牧慢慢的走进房间,然后就看到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正前方的女人,而在这个大厅内,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十几个女孩战战兢兢的站在原地,统一的,全部都是一丝不挂,而且每个女孩的身材和样貌都非常的出众,很明显是挑选出来的……

而此时,坐在这房间内尽头的一个女人翘着二郎腿,血红的双唇给人一种野性的美感,她端着红酒高脚杯,杯内红酒似乎都无法和她的红唇争艳,她挂着迷人的笑容看着苏牧走进来道:“看样子,这残魂是应该整顿一下了嘛……”

零此时也微微的皱眉,然后看了一眼苏牧,不过倒是没说话。

这个时候苏牧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婴的问题,因为这个时期的苏牧,甚至连零都打不过,别说面前的残魂首领婴了。

随后,婴放下酒杯然后坐直身体看着零道:“两个小时的时间到了,零,说说你的决定吧,你是把这十几个女人都一口气给我上了呢,还是退出残魂?”

“什么?”苏牧闻言大惊,而边上的十几个女孩也惊慌失措起来,但却站在原地一声不敢发出来。

苏牧惊讶的看着婴道:“首领,您这不是为难零吗?你明知道零不沾女色,尤其是对战争中失去家庭的女人,她们更可怜……”

“怎么?你擅闯会议大厅,现在又来教训我?”婴那血红的双唇闪闪发亮,雪白的沟壑呈现在眼前,她微微的向前倾斜身体看着苏牧道:“零不近女色,影,你不会也不接近女色吧?”

苏牧再次皱眉。

“咯咯…”婴改咯咯娇笑了几声,然后猛然的收起笑容道:“这十二个女人,没有一个超过二十四岁,并且,全部都是有男人的人妻,知道这些人是哪来的么?”

“这是零任务的遗漏!让我在彩砂国国王面前好不‘长脸’!堂堂残魂,居然几个老弱病残都解决不了!”婴猛然的站起身盯着下面的零喝道。

这个时候,零淡淡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婴道:“我说过,让我对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女下手,我宁愿退出残魂!”

“零!”苏牧不由的着急,退出残魂岂能是说退就退的?尤其是在这个时期,退出残魂等于是不要命了!

零不语,苏牧着急的看向了婴道:“首领,此事不能怪零,我……”

“任务没完成,不怪他怪我咯?”

“不,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小小的二级成员擅闯会议大厅,谁给你的胆子?还有,你不是想交好这个冰块脸么?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如何?”婴看着苏牧微微的笑道。

苏牧愣神,零绝对不会说软话的,所以这个时候必须苏牧出头了。

只是,这个时候婴笑道:“这十几个女人,你给我在这全部上一遍,让零好好看看,佣兵就应该是什么样子!”

嗜血成性,残忍手段,荒淫无度?

苏牧瞪大了双眼,然后呆呆的看着婴,这个女人,出名的变态,这次也是苏牧第一次看到这个女人变态的一面,简直令人发指。

而且还不等苏牧有所思考就又听到婴道:“我没有时间再等你们两个小时,做决定吧。”

苏牧知道,今天婴是想要彻底的把零除掉,在残魂中,只有零敢对婴的命令违背,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婴心中有怒气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只是没想到婴居然会借助这件事情彻底的要铲除零的存在,这让苏牧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所以,在苏牧看向那十几个光身身体的女孩时候,所有的女孩都畏怯的后退了几步,然后惊恐的看着苏牧,因为光着身体,所以这个时候每个女孩都是捂着自己双腿之间……

“你要是敢动她们就不是我零的兄弟!”零这个时候忽然盯着苏牧说道。

苏牧一怔,零这家伙,正义感太浓了,这些女人都是有老公的,而且大部分都是刚刚结婚,零怎么可能会让人祸害这些女人。

婴这个时候再次娇笑道:“看样子,也只有第一条路可选了,零,自己解决吧。”

零再次皱眉,然后默默的拿出自己的唐刀,而苏牧却是着急的不知道该怎办,婴统治的残魂,退出,则自废双手!这对于一个佣兵而言,比死了更可怕!

可是零的品性导致了他宁愿死也不会去动那十几个女孩的贞洁,所以这个时候苏牧知道,零必然会毫不犹豫的砍掉自己的双手退出残魂!

“零!”苏牧拉住零的手腕道:“不可!”

零看着苏牧,眼神中却是有淡淡的动容之色,不再是那么的冰冷……

只是这个时候婴转过身笑道:“或者,你替他砍下自己的双手也行……”

苏牧再次发呆,而零也是怔然起来。

空气瞬间变得有点尴尬和怪异起来。

不时便又传来婴的笑声道:“看来,在残魂中,他始终都是一个没有朋友没有兄弟的怪物,真正遇到事情的时候,什么狗屁兄弟情义,影,零,你们算是彻底的给我上了一课不是吗?”

苏牧心中激怒,道:“我砍掉自己的双手你就放过零?此话当真?”

“残魂之首,何曾食言?!”

“好!”

“影!”零拦住苏牧要夺刀的手道:“此事因我而起,心意,领了。”

苏牧笑了一声,然后猛然的拍开零的手喝道:“你领个屁!”

唰的一声!

一条丝线瞬间出现,然后就看到一块钻石瞬间飞了出去,直奔婴的眉心而来。

此时站在首位的婴不由的冷笑一声。

啪的一声抓住丝线,然后盯着苏牧道:“早就知道野心勃勃,只是,可惜是不忠不义之徒!哼!”

唰……

“啊……”苏牧的身影瞬间被拉了起来,然后直接飞向了婴的位置。

嘭!

噗!

一口鲜血吐出,苏牧的身体瞬间被击飞落在地上。

这个瞬间,苏牧猛然的看着零道:“还愣着做什么?让老子一个人挨揍?!”

零有点懵,造、造反?

不过,随之,零的脑海中就呈现出婴对人性的底线,老弱病残皆杀不误,甚至是几岁的小孩都不放过,只要是任务需要,任何事,任何人都能成为她的刀下魂!

加之今天之事,双手砍掉等同死去,苏牧为了自己擅闯会议大厅已然是造反之罪,加上这大厅中的十几个女孩,零的双眼开始泛起火花……

唰!

唰!

零和影,二人瞬间爆喝而起,快速的冲向了婴的方位。

这个时候,大厅门口瞬间冲进来无数的残魂成员,看到零和影的攻击婴的时候,他们全部傻眼了,这、是要造反吗?

嘭!嘭!

噗噗!

两掌落下,苏牧和零瞬间被击飞,一口鲜血再次吐出,而此时的婴快速的跳跃下来哼了一声:“在残魂,你们想违背组织宗旨,下场就只有一个!零,影,一年前你们就起了造反之心吧?”

苏牧擦了一下嘴角的血渍,吐出一口血水哼道:“虽然我们是亡命之徒,可总归是人,像你这种变态的女人,本来就不应该担任首领,小孩,老人都不放过,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嗯?”

唰!

唰!

轰隆!

一声巨大的声响传来,苏牧整个人被击飞撞击在房间内的铁柱上面,随之就是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当苏牧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却是看到零满身是伤的单膝跪地,此时,零的唐刀已经不知去向,而婴依旧完好的站在原地,虽然她身上的短裙被割开了一道口子,可也只是一道口子而已……

慢慢的爬起来,苏牧站起身便听到身后的狂澜喊道:“影!你他妈疯了?快点跪下认错!”

“哼!终于露出獠牙了,残魂,何时出现过此等不忠之徒?”那刺青眼镜蛇的男子哼了一声。

残魂成员,纷纷抱着自己的胸口看着,一言不发,好像这事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而苏牧此时慢慢的爬起来,然后盯着婴冷笑了一声:“其实,我们今天不造反也走不出这个房间不是吗?残魂之婴!”

咯噔、咯噔…

红色的高跟鞋踩在铁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雪白的双腿呈现在眼前,婴的身材,丰腴而雪白,加上那惊人的容貌和野性的气场,让无数男人不敢直视。

“全部出去!”婴看了一眼狂澜等人喝道。

众人闻言慢慢的退去,然后关上铁门。

她走到苏牧的跟前,然后伸出手,血红的指甲不但让人感觉不夸张,反而这颜色才是婴的专属一样,她直接用左手食指挑着苏牧的下巴笑道:“或许,有办法可以救你们哟。”

苏牧冷笑:“我记得,你对男人并没有多大的需求。”

“呵,但姐姐我对你有需求,如何?”

苏牧愣神,这个女人从来没有和任何男人发生过暧昧,所有想要试图接近他的男人都是一个下场,那就是命根子消失……

啪!

钻石匕首再次刺向婴的喉咙,但是却被婴一把挡住,然后就听到她笑道:“姐姐我这么多年都没有中意过男人,可惜了……”

啪!

婴一把掐住苏牧的喉咙,道:“既然我得不到,那就彻底的摧毁吧,呵呵呵……”

唰……

一把唐刀瞬间出现在婴的背后,紧随着就看到婴直接将苏牧丢出去,然后一个后空翻躲过唐刀。

唰唰唰……

零,影二人再次合力激战,残魂的人虽然在外面等着,但都是一脸的不屑一顾,敢和婴动手,这两个人也是吃错了药!

然而,零和影虽然遍体鳞伤,可是越打越强,从开始无法近身婴的身体,到现在频繁的击中婴的身体,一来二去,战斗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这个时候残魂的人却是按耐不住了,然而却是没有听到婴的命令,所以众人只能站在原地等着……

只是,这一等就是三天的时间!

这个时候,众人终于按耐不住了,所以在所有人的商议下,决定打开铁门……

从开始激战到三天后的筋疲力尽……

噗嗤!

匕首,深深的刺进了婴的左胸口,那雪白光滑的肌肤上瞬间淌出鲜血,高隆的双胸,油光白皙的沟壑,加上婴那白如雪一样的肌肤,这个女人,本来应该是尤物……

然而这一刻,刚刚打开铁门的的人震惊的无以复加……

噗滋!

匕首在婴的胸口转动了几下,而婴身上那雪白的肌肤此时被汗水打湿,就像是一层油光一样靠在座位上,而苏牧双手摁这匕首,并且颤抖着……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婴这个时候却是挂着一脸的微笑看着苏牧道:“我、早就应该想到…你来自华夏苏家!”

苏牧盯着婴那疲惫而惊艳的面容却是狠狠的道:“还记得一年前,你亲手击杀的八岁女孩吗?她现在已经一周年了,孩子的母亲为此失疯,家庭彻底的解散!”

“八个月前,你杀了七个不满十岁的孩子。”

“七个月前,因为阻挡了你的任务,你屠杀了X国一个村子,其中,八十岁老人六个,怀孕的女人三个,孩子十七个!”

“半年前,残魂十九号福尔类因为违抗你的命令被砍去双手逐出残魂,三天后在X国河内看到他的尸体……”

“还有……”

“呵呵…说、这些让我后悔?太天真了…吧影……其实、死在我想死的人手里、很、爽!桀桀……”

苏牧紧皱眉头,这个女人,她就是一个变态!彻头彻尾的女变态!

噗滋!

匕首再次深入她那雪白的胸口,此时的婴上半身几乎没有遮挡了一样,全部都变得破烂不堪!

噗的一声!

匕首拔出,婴也带着那变态的笑容咽气。

而苏牧,慢慢的转过身,看着震惊到无以复加的狂澜和残魂成员,他慢慢的走到大厅中间,然后一瘸一拐的扶起躺在地上的零……

后者夹住苏牧的肩膀,然后淡淡的道:“你隐瞒够深。”

苏牧哈哈一笑,嘴角传来疼痛,一脸的乌青和左臂的骨折让他忍无可忍,可相比较零的双腿脱臼外加肋骨骨折三根来说,苏牧反而是比较轻的……

两个人像是残疾人一样走到了狂澜等人的面前,然后看了残魂的众人一眼道:“我和零,今天不动手是死,同时,我们不屑与婴的杀戮,今天之事,不悔,不惧,不低头!”

众人纷纷的散开,看着苏牧和零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这个时候,狂澜却是激动的双眼冒着泪花道:“残魂之影!”

众人再次惊讶!

可是,事已至此,残魂,只能是苏牧担任首领了!

“残魂之影!”

“残魂之影!”

苏牧和零停在原地,零微微一笑,那双眼已经睁不开的样子完全和酷酷的零不在一个画风上,不过他难得的露出笑容道:“残魂之影,谢了,兄弟。”

苏牧莞尔,不出意外的话,这是零第一次喊别人兄弟了。

因为零非常清楚,如果不是苏牧冲进来,他今天必死无疑,如果不是苏牧选择造反,他们两个人都要死,更重要的是,房间内的十几个女孩都会被婴折磨至死,甚至是羞辱虐待至死,同时,婴不除,以后还会有更多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不管从情义上来说还是从人品上来说,苏牧都值得零喊一声兄弟!

“哈哈!兄弟!”苏牧哈哈大笑。

零也微笑,虽然不出声,可却是苏牧认识他一来笑的最长最开心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