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相助
"爱书网"访问地址更换为 https://m.22ff.org

原来这长老说话的时候并未有所掩饰,故此,引得周围的修士都将此话听了进去,顿时,便引来一阵不满,吵吵闹闹。

只见的从中一个生的秀丽的女子,秀眉微蹙,满面冰霜的问道:“这位长老,这般不合规矩吧,我们在这里斗来斗去,只为争个三六九等,这几人为何连比都不用比,就可列甲级一等。”

说着,又看了云荒一眼道:“莫不是因为占些亲故,就不顾这公允了。”

云荒刚欲解释两句,就见得沈复摆手制止,然后对着这女子说道:“你说的有些道理?如此这般做确实有些公允,灵芸,侯勇,虎威,你们上来。”

话音落下,就见得三人走上前来,众人一见这三人周身气势就知道非比寻常,不说沈灵芸乃是沈复一身真龙精血所成,又有《阴阳化生妙法》相助,乃是实实在在的真龙之体,侯勇,虎威虽然修为上差些,但也是慧根出众,修的有是《大乘三品真经》这样的大教真法,一声法力在同级之中也是浑厚。

见到三人上前,沈复这才朝着这长老问道:“不知这比试是什么规矩?”

这山羊胡子的长老见沈复如此会做事,少了些许麻烦,心中也是松了口气,在加上心中也是想看看这三人的本事,于是开口道:“这个简单,我们这比斗的方式与半月后的诛魔大赛有些相似,分甲乙丙三个擂台,甲等擂台要求最弱,所有修士都可报名比试,但同样的在其中胜出的人,得到的奖励自然也是越好,而乙等擂台只能修行两甲子年月以下的修士,才能报名,这奖励自然就比甲等弱些,而丙等擂台要求则最严,只能一甲子年月下的修士才能报名,这奖励自然就是三等中最少的。不过,也有例外,在甲乙丙三等擂台中的前三名,则有我们申家为期准备的特殊奖励。”

“那这奖励是什么?”

“普通奖励,乃是按照甲乙丙三等,可以在我们申家藏书中挑选撰录一本神通法术,然后在赠送一件法宝,至于这特殊奖励,哈哈,老夫就先买个关子,不过定然不会比这普通奖励差就是了。”

众人即使早已知道这奖励,但如今在听了一遍,眼神还是止不住的漏着贪婪,长吸了一口冷气。

沈复听了,对法宝倒是没多大兴趣,反正他可以自己炼宝,但对于这申家藏书倒是有些意思,想来,这申家藏书中的神通术法,应该不比姜家差才是,说不定,便有上古时期,一些了不得的术法。

于是点点头道:“在下明白了。”

然后,对着女儿和两个弟子道:“既如此,你们自己去挑选个擂台试试,莫要让他人小瞧了。”

“弟子明白!”侯勇,虎威最先应道,两人修为时间尚短,虽说有沈复相助,让他们修为进步极快,但依旧不敢托大,于是选了乙等的擂台,倒是沈灵芸初生牛犊不怕虎,在加上身上宝贝众多,倒也不怕,所以,直接选了甲等。

于是,三人在小厮的指引下,拿了号牌,安排了比试对手轮次后,便静待这他们的场次。

沈复也不愿他们一直待在身边,便对三人说道:“你们随灵芸去四处看看,不用一直待在我身边,多交些朋友也是好的。”

沈灵芸点了点头,待在此地本就无聊,她早就想到处去看看了,侯勇,虎威听了,也是十分恭敬的说道:“是,师尊!”

等到三人离开后,沈复才对着身边的云荒问道:“说来,这申家既然敢和姜家相比,想来这家产也是颇丰,少不了些好东西吧。”

云荒古怪的看了沈复一眼,不明白他此话是何意,但依旧点点头道:“不错,不知沈兄问此话何意?”

“不瞒云兄了,我也是懂得些炼宝的本事,如今,手上整好有件好东西需要炼造,只可惜缺些上好的材料,所以,便想问一问,看能不能从申家找到些好东西。当然,在下也不是白要,申家有什么要求都可一提。”

“那不知沈兄想要些什么材料,炼什么宝贝,不知可否说些一二,在下也好参谋参谋?”

“好说,我要炼的宝贝,唤作五行珠,需要五种上好的五行材料,如今三行材料已全,只差金木二行。。。”

“这。。。”云荒想了想,才犹犹豫豫开口说道:“这金木二行中,木之一行的材料,倒是好说,说不定我便能帮沈兄你解决,但金属性的材料,我就没办法了。”

“哦,当真,若是云兄能帮在下解决这个问题,云兄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办到的,我定然竭尽全力。”

“沈兄不要着急,在下也只是说可能而已,成不成,还要另说,只因那东西在我一族弥足珍贵,只怕我族的长老不会答应。不过,沈兄倒也不用气馁,我可以先帮沈兄问问。”

这倒是让沈复有些惊疑莫定的说道:“无论成不成,云兄如此大恩,在下感激不尽,不知有何事在下能为云兄做的。”

“诶。。沈兄也是个聪明人,我也就不在此强掩心思,在下如此帮沈兄确实是有些私心,还往沈兄能够助我一臂之力。”

云荒如此一说,反倒是让沈复放心不少,开口问道:“云兄但说无妨!!!”

云荒见此,眼神中也是透漏出些许的小心谨慎,看了沈复一眼,方才说道:“此地人多眼杂,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沈兄虽我去房中一叙。”

“也好!”

看来云荒要说的事情,应当是非同一般,故此,才会如此小心谨慎。

于是,沈复在嘱咐了女儿几句后,便与云荒离开了校场,来到了他的居处,云荒奉上好茶,两人就坐后,云荒方才问道:“在说此事前,在下冒昧的问一句,不知沈兄和泾河龙王敖应是何关系?”

这倒是让沈复一惊,眼神带着精光问道:“云兄为何有此一问?”

云荒苦笑道:“不瞒沈兄,我先前曾经告诉过你,我虽是鲛人一族的,但实则和鲛人一族有所不同,其中原因便是我的母亲曾经和应龙相识。。。”

“额。。。”云荒虽然说得比较含蓄,但沈复却完全明白,这不就是说云荒的母亲和应龙有一腿吗?

“所以,其实在下的血脉之中,也有一丝的应龙之血,在下的姐姐也是,故此,当初第一次见到沈兄时在下便觉得有些奇怪的感觉,等在见了灵芸姑娘后,在下便已经可以肯定你我之间有些血亲。”

“怪不得,当初你眼神奇奇怪怪的。”沈复想到,既然如此,他道也没什么否认的理由,于是说道:“不错,我确实算的上是敖兄的兄弟了。”

“那如今沈兄应该也炼就真龙之身了吧。”

“不错。”

“这就好办了。”云荒说道此处,也是拍了下手,然后举起手来,对着沈复拱手行礼,请求道:“还往沈兄此间事了后,随我与北海一行,助我姐姐一臂之力。”

沈复一愣,不明所以的说道:“还请云兄你说个明白,只要在下力所能及,定当鼎力相助。”

“这是自然!其实在下所求不多,只望沈兄虽我去北海之后,助我说服我那姐夫的表妹,让她站在北海一方便成。”

“额。。你这姐夫的表妹与我有何关系?”

“关系自然大了,只因她便是泾河龙王的夫人,如今的泾河龙宫之主。”

“恩!!!什么,敖兄的夫人不是去世了吗?”沈复大惊道。

“这。。。沈兄你是从那听来的。”云荒一脸的莫名其妙。

“没去世就好,没去世就好,如此,我倒也能完成敖兄对我嘱托了。”听到这条消息,沈复心里总算也是一块石头落地,对着云荒说道:“放心,此次就算你不说,这北海我也是非去不成了。不过,你这后面的话是什么意思,为何要我劝她。”

“其中之事,说来也是惭愧。”说道此处,便是云荒也有些脸红道:“泾河龙王乃是应龙之后,更是当初人皇所定的五湖四渎,三江八河之主,可如今,泾河龙王因为犯事被斩后,四海龙王都是眼红这肥沃之地,自然想尽办法想要将其夺走,泾河龙王一死,这泾河龙宫孤儿寡母的自然也守不住这肥沃之地,故此,泾河龙王的夫人变成了这其中的重中之重,只要她站在哪一方,哪一方得到的好处便是最多。”

沈复听完之后,也是忍不住白眼一翻道:“合着你们这是在欺负人家孤儿寡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