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有熊国
"爱书网"访问地址更换为 https://m.22ff.org

真所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世代生活在荆山脚下,荆山村的村民们这月余来,当真是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这事还要从月余前说起。。。

在荆山以北不远的地方,有座巨大的湖泊,唤作鲛泪湖,据传这湖泊乃是由鲛人的眼泪所成。

此湖也是颇大,站在湖边远远望不到边际,犹如个内海一般,在加上这湖与北海相连,故此,水产丰富,荆山上的村民们经常在这湖中捕鱼,然后去远处的城市中换些钱财,衣物,以此来度日,百年下来,虽有小灾,但绝无大祸,一直以来可以称得上是相安无事,安居乐业。

可就在月余前,一个水雾弥漫的早晨,当荆山村的村民起床,去这鲛泪湖上捕鱼的时候,却惊恐的发现,在这湖中央,宛若神迹一般,不知什么时候升起了一坐巨大的岛屿,上面隐隐可见一座城池。

这让荆山村的村民惊恐异常,再也不敢去这湖中捕鱼,只怕惹怒了神仙。

而就在那天后,荆山的村民就发现自己的村子中突然开始出现一些外来的人,而且这些外来人似乎都是腾云驾雾的神人,本事十分厉害。

一开始,来村子中的外来人还算是十分安生,出手也是豪爽,故此,荆山村的村民对于这些外来人十分客气,可以说是热情无比,好生招待。

可随着时间慢慢过去,不知何时,慢慢的这些外来人之间开始大大出手,而且,从不顾及这些村民的死活,于是,这月余下来,受这些外来人打斗的波及,荆山的村民已经死了有五十多人,有老人,有小孩,也有青壮年。

而对此,有些客气的还会出些钱财,说些道歉的话,但更多的却是直接离开,毫不在乎。

一开始,这些村民因为畏惧这些外来人,虽有亲人死亡,却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打碎牙齿和血吞,但最近死的人越来越多,而且,这些外来之人打斗的也越来越频繁,将整个村落都破坏的七零八落的。

于是,今日,整个村子的居民聚在屋中,开始商议起来,究竟要怎么办?

“大家说说吧,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我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躲,往哪躲,我们祖辈世世代代居住在此地,可以说根就在这里,你让我们躲去何处?”

“可我们不躲能怎么办?难道我们打的过他们吗?”

“我看,我们还是迁离此地的好,虽然背井离乡,但总好过命都没了。”

村民你一言,我一语都是说了起来,言语之中满是无可奈何,以及对那些外来人的惧怕。村中的村长乃是一位年过半百的老者,头发鬓白,身子也是佝偻了下来。

对他来说,他半辈子的根都在这荆山上,如今,让他背井离乡迁离此地,他固然心中是不愿意的。

可想了想,这月余来的事情,却又无可奈何,长叹一声道:“好了,既然大家都没有主意,老夫身为村里的里正,就由我来下决心吧。”

说完,就见到村民带着各种目光望着他,有不舍,也有害怕的,老者此刻也只能带着十分苍老的言语说道:“大家回去收拾收拾,我们举村迁离吧。”

话音落下,就听到村民中传出一阵的哄闹声,但终归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只是眼中满是不舍之意。

老者也知道大家在此地生活了几百年,怎么可能舍得下这荆山村,可为了活下去。。。

“好了,大家散了吧,早些收拾好,我们三日后动身。”

说完,有对门口三个年轻人说道:“你们三人,这几日多注意些,若是有外人来,提醒大家注意,不要惹怒了他们。”

“是。”

安排好了一切后,村民也开始慢慢散去。

那村长则是佝偻着身子,慢慢的朝着村头走去,在哪里有一座小庙,里面除了龙王像之外,还有荆山村民历代来祖宗的牌位。

如今,整个村子都要背井离乡,离开世代居住的家乡,他必须去庙中恳求祖宗的原谅。

就在他在庙中烧完香,祭拜完毕,重新出来时,忽然听的村口有吵闹声传来,他如今年过半百,老眼昏花,看不清楚,也听不真切,故此,不知道村口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这时,先前嘱咐过的三个年轻人中,一个个子有些矮胖的青年小跑地走了过来,对着老者说道:“村长不好了。”

这慌得老者战战兢兢,急促的说道:“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注意些,不要惹那些异人吗?”

“不是我们,是村口刚刚来了四个外人,还没进村子,便被另外一些人围住了,两方打了起来。”

“那结果如此,村民可有伤亡。”

“没有,没有,那四人十分厉害,只是一个照面,就把那些人收拾了。故此,没有惹出祸端来。”

“既如此,你慌张什么啊?”

“因为那四人觉得那些人是咱们村子里的。”

“啊。。。还耽搁什么,快带我过去。”

说着,老者便和这年轻人来到了村口,果真见到一个雄姿英发,气宇轩昂的男子,旁边站着个小女孩,两人身后,则是一个童子,一个莽汉。

而在他们脚下,则躺着几个外来之人,身上捆着一根青色的绳子,显然,这绳子非同一般,捆的他们动弹不得,面色惨白,说不出话来。

于是,老者急忙上前,拱手解释道:“误会了,误会了,这些人并非是我们村子的,我们荆山村的村民,素来良善,是不会做这种强盗事情的。”

“素来良善,我看不像吧,从我等进了村子,诸位就一副恨不得要扒了我们皮的模样。”沈复开口说道,这四人真是从深山清修中出来的沈复,沈灵芸以及侯勇,虎威。

“就是,就是,还说我们是什么坏人,岂有此理!”沈灵芸也是附和道。

老者一听,也是脸色一变,明白过来其中看来另有缘由,于是对着村民吼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时那年轻人抓着头,低声说道:“是几个家里有遭了难的,见到这四个外来之人,言语里就说的难听了些。”

“你们。。。”老者一听,也是叹了口气,也不好在多做责怪,只好对着沈复说道:“抱歉了,这位客人,是因为先前有些外来之人,在打斗的时候,误伤了村民的性命,所以,大家心怀芥蒂,说话便有些重了,还望这位客人海涵。”

“算了,我也不曾放在心上。我也只是求个说法而已。”沈复说完,老者也是长松了口气道:“多谢客人海涵。不如,随老夫去村中,老夫好一尽地主之谊,也算是老夫带村子赔礼道歉了。”

“不用了。”沈复摆了摆手说道:“我们也是由其他事情想要问一问,故此,才来到这里。”

“客人请讲?”

“不知老人家知道有熊之国在何地?我先前打听似乎就在此地,但不知为何,未曾见到。”

“有熊之国?”老者听了也是一愣,摇了摇头道:“这老夫还从未听说过,我还以为客人也是为了那鲛泪湖上的神迹而来。”

“鲛泪湖,神迹这有是什么?”

沈复疑惑的问完,就听到脚下被捆起来的几人中,有一人突然开口说道:“那神迹就是有熊之国?”

“什么!!!”

沈复一惊,看了脚下这修士,厉声道:“快说,这是怎么回事?”

“我说了之后,不知兄台能放过在下吗?”这修士问道。

“不要废话,你先说在说。”

“当初商周之战,死了无数的练气之士,传说,姜子牙将这些死去练气之士的法宝,功法都收集了起来,留给了自己的后人,为了防止外人觊觎,他便请了南海的鲛人氏族,为他的后人修建了一座都城,掩藏在了这鲛泪湖之下。而因为姜子牙道号飞熊,故此,这都城也称作有熊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