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923章 筑基九层!
"爱书网"访问地址更换为 https://m.22ff.org

这样想着,赵大宝难免有些欣喜若狂。

而此时,原本正在闭关修炼的云伶和云氤,都被剧烈的震动声惊动,前来查看原因。

在知道刚才差点将整座山峰崩碎的动静,竟然是赵大宝手上的不起眼的黑剑引起的之后,云伶很是好奇,当即就上前拿起黑剑打量起来。

不过,在云伶将黑剑拿起来的那瞬间,她的脸色就已经完全变了。

好在赵大宝眼疾手快,将快要坠落的黑剑接了起来,这才避免了防御阵法被彻底砸碎的危险。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如此之重”

云伶的俏脸有些发白,哪怕她也是有神力,但是刚才的那种感觉就像是托着浓缩的山峰,要不是她反应快,仓促间脱臼都是正常。

“无锋,这是我的专属宝剑。”

赵大宝的语气难免有些得意,好武器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尤其是这种专门用来肉搏砸人的武器,光是想想以后战斗的场面,用剑来敲人的场景,都感觉美如画。

“切,我的武器马上也孕养出来了,到时候不比你这把破黑剑差。”

看着赵大宝满脸得意的样子,云伶哼哼道。

“孕养什么武器还需要孕养”

赵大宝听的一头雾水,有些好奇的看向了云伶平坦光滑的小腹。

“你想什么呢,这是我的本命神通,告诉你你听不懂,走了氤儿,不跟这个龌蹉的人说话。”

云伶看着赵大宝的目光,脸刷的一下红了,旋即气哼哼的拉着云氤离开了。

她如今这身体,不夸张的说,还是绝对的黄花大闺女,怎么能够那么想她

“我怎么龌蹉了看个肚子都是龌蹉了吗”

看着离开的云伶,赵大宝挠了挠头,旋即转头回到卧室开始修炼。

修行无岁月,对于筑基修士来说,闭关年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等到赵大宝从洞府中出来的时候,天空已经开始飘下来漫天的鹅毛大雪,将整个洞府外的山林全部掩盖在素白的雪景中。

在两个月前,云伶就已经顺利的度过金丹的雷劫,突破成了金丹期的修士了。

而云氤在赵大宝不计其数资源的堆侧下,也顺利突破到了筑基期,算是勉强有了一些自保之力。

至于赵大宝,时至今日,才刚刚突破到筑基九层,真要算起来,倒是三个人中修炼速度最慢的那个了。

不过,这也是他刻意为之。

因为根据自身道基的与众不同,在突破金丹期的雷劫的时候,遇到的雷劫,绝对是最恐怖的。

虽然和那次的天道之眼不能比,但是根据云伶的估算,最起码有着元婴修士突破化神期面临的雷劫的威力。

这种威力,以如今的赵大宝来说,是绝对扛不住的。

所以,现在的赵大宝一直都是在刻意的抑制修炼的速度,但还是在短短数月的时间里,突破到了筑基九层。

这还是他苦苦抑制修为的结果,如果按照正常的修炼速度,现在的他,怕都已经突破到了金丹三层了。

当然,前提是他能够安然无恙的度过雷劫,成功突破到金丹。

抑制修为的方法也很简单,那就是不停的将体内的灵液,全部灌输到手中的无锋剑内。

这把黑剑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哪怕承受了赵大宝堪称是海量的灵力,却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要知道,赵大宝体内的灵液数量,在刚刚筑基一层的时候,就能够比拟筑基九层修士了。

现在他突破到了筑基九层,体内的灵液数量更是堪称海量,怕是要超过同阶修士不知道多少倍。

云伶曾经开玩笑般的说,赵大宝体内灵液的数量,哪怕是凝结十个金丹,都绝对是绰绰有余的。

对此,赵大宝只能报以无奈的笑容。

好在无锋剑内部空间无限,哪怕吃了赵大宝堪称海量的灵液,还是没有一丝溢出的现象。

此时距离赵大宝筑基已经快有一年的时间,而千岭宗内,宗门修士在筑基一年后,是必须要接受宗门任务的。

当然,这些任务的难度并非太高,毕竟筑基修士对于千岭宗来说,也是属于中层的力量了。

哪怕放在方圆千里的范围内,一名筑基修士如果外放,在开枝散叶后,一个中等的修仙世家也就诞生了。

所以,这些任务,对于筑基修士来说还是比较简单的。

赵大宝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修炼,修为已经达到了筑基期的巅峰,如果想要突破金丹,就必须面临天劫的洗礼。

而云伶自从上次在千岭山脉内部渡劫,突破金丹后,虽然她经验丰富,但修炼速度还是缓慢了下来。

当然,这种慢只是和筑基期的时候相比,如果让其他的金丹修士知道,云伶只用了两个月,就从金丹一层突破到二层,怕是会羞愧的想自杀。

毕竟,金丹期的灵力形态又将发生变化,而每个小阶段的提升,都是需要海量的灵力,两个月提升一层这实在太妖孽了。

“闷了这么久,倒也该出去活动筋骨了。”

看着外面漫天的鹅毛大雪,赵大宝面色微微有些暗淡,他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只是在这种场景下,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在世俗界的时光。

虽然那里灵气稀薄,空气污染严重,但是那里有他的亲人,有他的女人,也就是那里,才是他真正的故乡。

“喂,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云伶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打断了赵大宝的思绪。

赵大宝回头,看着人比花娇的云伶,虽然看过无数次了,但还是觉得很惊艳。

这种颜值,哪怕只有十分之一,放在世俗界,都能够秒杀那些所谓的整容韩星了。

“你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我看干嘛不知道对金丹强者的尊重吗小心我教训你。”

云伶被赵大宝看的有些窘迫,龇牙咧嘴的威胁道。

“啧啧,说的现在你好像打的过我似的,不知道谁上次被我一剑敲晕的。”

赵大宝嘿嘿一笑,他说的是三天前两人之间的比试,哪怕云伶突破到了金丹期,真实战斗力堪比金丹高阶修士。

但是被他在背后放黑剑偷袭的情况下,还是不小心中招,然后就昏了整整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