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7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大殿神像前,五心朝天跌坐静修的小和尚白袍雪雪,唇红齿白,眼眸微闭,一动也不动。

叶真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大殿门口,静静的注视着这个小和尚,就那样站在那里,静静的注视着,也是一动也不动。

叶真不动,小和尚恍若未觉。

山风吹过,小和尚塞在袖口的赤色旗样汗巾忽地轻颤起来。

叶真依旧不动,只是嘴角突地挂上了一抹笑意,笑意中,却带着浓浓的嘲讽。

小和尚就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般,似也看到了叶真嘴角挂着浓浓嘲讽之色,再也坐不住。

一声长叹之后,小和尚忽地转生,一脸稚嫩像,却发出了垂垂老音。

这是日月道祖的声音。

“叶道友,何苦赶尽杀绝?

到了你我这个程度,何不留一线善缘,以待将来!”小和尚忽地现出一脸苦色。

叶真并不接话,但是嘴角的嘲讽之意更浓,看向这日月道祖道身附体的小和尚的目光中,更满是鄙视。

不错,鄙视!

甚至是鄙夷!

堂堂天庙日月道祖,竟然贪生怕死到如此程度。

这样的人,在叶真看来,已经不配做他的对手了。

日月道祖感受到了叶真眼眸中那浓浓的鄙夷之色,附身的小和尚俊美的脸庞忽地涨得通红。

虽然战败,他也是要几分面皮的。

“当年,你若是我给我师尊陆离留下一线生机以作善缘,今日自然少不了你一线生机。

当日你若给我那五师兄许进留下一线生机,今日自然少不了你的善缘!

当日你若心头对这无数年因为魔族入侵而惨死的洪荒人族一点点善缘,你就不会有今日!”

说到这里,叶真声音一沉,声如雷霆叱道,“自作孽,不可活!”

几乎是叶真话音响起的刹那,无数雷光、火光、金光、煞气就从四面八方席卷向了日月道祖所夺舍的白衣小和尚。

庇守印垂下道道光幕,罩定了这一座大殿,隔绝内外,也让大殿内所有的气息都无法外逃分毫。

天诛弓更是微张在侧,任何漏网之鱼,都逃不过天诛弓的追击。

日月道祖所夺舍的小和尚,在雷光火光之下化成飞灰,不过,小和尚身下的阴阳蒲团与日月阴阳旗,却没有马上崩散,还在左冲右突,意图逃出生天。

只是,日月道祖全盛之时,都不是叶真的对手,更别提现在了。

仅存的阴阳蒲团与日月阴阳旗,只是日月道祖证道之物的一点本源力量而已,也寄托着日月道祖玄煌最后的真灵!

随着叶真发出一声冷哼,天诛弓弓弦微震,两道流光轰出,立时就将寄托了日月道祖真灵的阴阳蒲团与日月阴阳旗的最后一点本源力量击的粉碎!

当场烟消云散。

刹那间,眼前的大殿与庙宇也全数崩毁当场。

几乎是同一刹那,洪荒大陆内,所有天庙庙宇内主殿供奉的三大道祖神像居中的日月道祖神像,忽然间就彻底崩碎,化成了一堆没有任何气息的废墟!

洪荒内外,发现这一幕的天庙弟子纷纷震惊莫名,惊恐万状!

大周洛邑皇宫内,感应到这一幕的大周开国太祖姬邦的脸色间变得无比难看。

“彻底抹杀!”

“叶真竟然彻底抹杀了玄煌这老贼,虽然解恨,但是......”姬邦虽然是在感叹日月道祖玄煌的遭遇,但其实未尝不是在述说自己目前的尴尬!

日月道祖玄煌这一死,大周开国太祖姬邦就处在一个极度尴尬无比的位置。

因为他当年出卖陆离的原因,叶真肯定会杀上门来。

仅凭大周祖神真身,肯定挡不住叶真。

若想挡住叶真,除非当年的祖神殿开国大首祭崔洛复生。

只是现在,别说是崔洛,就是大周开国军师王猛也于之前的大战中陨落,身边可容商议的重臣,唯有于仲文与大司天张巡二人。

“二位爱卿可有阻敌之法?”姬邦冲着紧急入宫的于仲文与张巡询问道。

于仲文和张巡均是一脸的无奈。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要想对付叶真,就是与叶真的敌人联手。

可现在放眼诸天万界,日月道祖玄煌被叶真所斩之后,天庙的雷狱道祖与青黎道祖也是岌岌可危。

更无奈的是,大周祖神真身现在也不敢去救援雷狱道祖与青黎道祖。

叶真斩杀了日月道祖玄煌之后,已然无人能制,若是大周祖神真身敢擅自插手玄机道门的复仇之战,必定会招致叶真的雷霆一击。

到时候雷狱道祖与青黎道祖没有救出来,却让叶真却先灭了大周祖神真身,招的叶真先来灭了姬邦,那就得不偿失了。

“难道真的没有可行之策了?”姬邦愕然。

“陛下,叶真重情,原本可以长乐公主为凭,只是皇后殿下离开时,一并带走了长乐公主。”大司天张巡沉声道。

“重情?”

姬邦目光看向了北海的方向,“若是那样做,有没有成功的可能性?”

姬邦这是打算以与叶真有亲密关系的亲人朋友做人质来保命了,颇有几分病急乱投医的意思。

见状,于仲文长揖到底道,“陛下,没有用的,没有成功的机会的,那样做,唯一的可能,就是丢掉大周的国祚!”

“叶真独力斩杀日月道祖玄煌,这已经是有史以来的最强道祖境强者,连当年的陆离道尊都有所不如,早已经不能以常理考虑了。

陛下,此时此刻,不若先安排一下大周未来国事,再做其它!”

于仲文这算是犯颜直谏了,让姬邦的脸色瞬息间变得难看无比。

“于仲文,你的意思是让朕退位让贤然后等死吗?”姬邦怒喝。

“臣不敢!”

于仲文低头,但面容依旧倔强,“若大周国祚在,陛下就将万世留名。

而且,陛下是当局者迷,陛下的生机,其实不在叶真身上。”

姬邦目光一凝,“不在叶真那边,你是说?”

“陛下,你若有生机,当应在皇后殿下身上。”于仲文说道。

姬邦能成为开国太祖,心思自然玲珑,之前只是当局者迷,此时听于仲文一提醒,就立时想明白了。

缓缓点了点头,“老于你这也算是老成之言,朕明白了.......”

话未说完,姬邦忽地看向了雷狱道宫的方向,“他回来了!”

雷狱道宫前,雷火漫天,韩世哲正在与雷狱道祖大战,战的分外惨烈!

韩世哲纯粹是以命换命的打法。

雷狱道祖却因为日月道祖玄煌之死,心存悲惧,加上之前的伤势一直未复,尤其是证道之物雷狱山崩碎,实力大减,此时被拼命的韩世哲打的狼狈无比,连肉身也失去了三分之一。

此时叶真忽地重回洪荒,出现在雷狱道宫上空,更令雷狱道祖惊慌失措,进退失据。

而七师兄韩世哲,看着叶真出现,忽地凝声道,“掌教师弟,有一件事还要请掌教师弟知晓!”

叶真心头忽地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但还是道,“七师兄请讲。”

“掌教师弟,我从未背叛过师尊,也未背叛过玄机道门,但是当年的玄机道门被攻破,却有我之故。

我向天庙泄露了师尊炼制的封神榜、造化神庭祖印的核心禁法,导致玄机道门的山门大阵轻易被攻破,此乃我之罪,今日,我当斩杀紫无归老贼以谢罪!”

几乎是同一刹那,韩世哲的催身与神源突地一分为二,分别化成一轮大日与一轮明月。

刹那间,洪荒大陆高空就出现了两轮大日与两轮明月。

不过,还不等洪荒众生惊诧,日月神君所化的大日与明月就发吊带两道巨大无比的流星一般,轰向了雷狱道祖。

招妖幡的光华猛地亮起,长幡化成万里如龙,如飓风一样极其短暂的困住了雷狱道祖。

这种困住,只是短短的一刹那。

但是此时此刻,却已经足够了。

招妖幡所化的万里长幡中,一只九尾小狐狸的虚影浮现,张开双臂,迎向了疾轰过来的韩世哲所化的大日与明月。

下一刹那,大日与明月碰撞在一起,天地间一片寂静,灭世一般的光华波动,以碰撞的中心点、也就是招妖幡困住雷狱道祖的方向爆发开来。

一切归于虚无。

也就在这一切归于虚无的刹那,招妖幡内的九尾小狐狸的虚影,与玄天真君韩世哲所化的大日明月,终于合拥在一起!

见状,叶真却是轻叹一声。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轻叹声中,庇守印飞出,将太阳星与太阴星碰撞之后化成的灭世劫波,限定在雷狱道宫这一方虚空中。

雷狱道祖紫无归灭!

大周洛邑皇宫内,姬邦震惊当场。

他没想到,韩世哲的抉择竟然如此暴烈,不惜已身,选择与雷狱道祖同归于尽!

青黎道宫前,正在围困青黎道祖的陆曼歌忽地一怔,神情变悲,悲呼起来,“七师弟!”

随后,符苏等人的悲呼声响成一片。

“七师弟!”

“七师弟!”

........

“七师兄!”

韩世哲与雷狱道祖的同归于尽,玄机道门一众师兄弟悲痛之下,保持运转的玄心都天等身大阵运转立时就出现了滞涩和破绽,让被困在大阵中的青黎道祖有了脱身之机。

瞬息间遁出了玄心都天等身大阵。

不过,遁出玄心都天等身大阵的青黎道祖,并没有逃遁诸天,而是看着日月道宫与雷狱道宫的方向,长叹一声,继而径自回转了青黎道宫,静坐而守!

符苏等人尽皆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