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九百四十六章 六姑娘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另外还有一件事值得在意。”黎飞雨道。

“什么?”

“左无忧在数日前曾传消息回来,请求神教派遣高手前去接应,只不过不知道被谁半路截留了,导致我们对此事毫不知情,随后他们在距离圣城一日多路程的小镇上,遭到了以楚安和为首的一群人的袭杀。”

“楚安和?”圣女眸子微微眯起,“没记错的话,他是坤字旗下。”

“是的。”

“能半路将左无忧传递的求援信息截留,可不一般人能做到的。”

“我可以,诸位旗主也可以!”

“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吗?”圣女冷哼,“看样子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那杨开与左无忧才会被逼着放出圣子于天明进城的消息,借此煌煌大势确保自身的安全。”

“必然是如此了。”

“从结果上来看,他们做的不错,左无忧没有这样的心机,应该是出自那个杨开的手笔。”圣女推断着。

“听说他在来神宫的路上还得了民心和天地意志的眷顾?”黎飞雨忽然问道,身为离字旗旗主,情报上的掌握她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所以即使她当时没有看到那三十里长街的情况,也能第一时间得到属下的信息反馈。

“对。”圣女颔首,“这才是我觉得最不可思议的地方。”

“殿下,难道那位真的……”

圣女没有回答,而是起身道:“黎姐姐,我得出宫一趟。”

黎飞雨闻言,面露无奈神色。

圣女拉着她的手:“这次不是去玩闹,是有正事要办。”

“你哪次不是这么说。”黎飞雨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但还是应承下来:“天亮之前,你得回来。”

“放心。”圣女点头,这般说着,从自己的空间戒中取出一物来,那赫然是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

黎飞雨接过,小心翼翼地将那面具贴在圣女脸上,看起来驾轻就熟的样子,显然两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

不片刻功夫,两张一模一样的面容互相对视着,就连嘴角边的一颗美人痣都毫无差别,宛若在照着一面镜子。

紧接着,两人又换了衣服。

黎飞雨接过圣女的白玉权杖,微微叹了口气,坐了下来。

对面处,真正的圣女顶着她的面容,冲她俏皮地笑了笑。

黎飞雨催动玉珏之威,解了大阵。

圣女立刻道:“殿下,属下先告退了。”那声音,几如黎飞雨本人亲自开口。

然后又用自己原本的声音接道:“黎旗主辛苦了,夜已深,好生休息吧。”

圣女转身走出大殿,推门而出,径直朝外行去。

……

夜晚的晨曦城甚至比起白日还要热闹,酒肆茶楼间,人们在说着今日圣子入城之事,说着第一代圣女留下的谶言,每个人的脸上都喜气洋洋,整个城池,好似过节一般。

杨开随着乌邝的指引,在城中走动着。

穿过一条条熙熙攘攘的街道,很快来到一片相对安宁的地界。

即便是在晨曦这样的圣城之中,也是有贫富之分的,富人们聚集在最繁华的中心地段,酒池肉林,豪宅美婢,贫苦人家便只能蜗居城池边缘。

不过晨曦毕竟是神教的圣城,纵有贫富差距,也不至于会出现那种贫苦人家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悲惨,在神教的接济和帮助下,即便再如何贫苦,吃饱肚子这种事还是可以满足的。

此刻的杨开,已经换了一张面孔。

他的空间戒中有许多能够改变容貌的秘宝,都是他弱小之时收集的,白天入城时太多人见过他的面容,若以真面目现身,只怕顷刻间就要搞的满城皆知。

此刻的他,顶着一张不谙世事的少年脸庞,这是很常见的面孔。

左右四望,一座座平矮的房子错落有致地排布在这圣城的边缘处,这里居住着不少人家。

有孩童在嬉闹玩耍。

也有人正虔诚地对着自家门口摆放的雕像祷告,那雕像是木质的,只有十寸高的样子,似乎是个男子,不过面容上一片模糊。

杨开侧耳倾听,只听这人口中低声呢喃“圣子保佑”之类的话。

许多人家的门口都摆放了圣子的雕像,从那些烟熏火燎的痕迹来看,这些人平日里祈祷的次数一定很频繁。

“你确定是这里?”杨开眉头皱起,悄悄给乌邝传音。

“应该没错。”乌邝回道。

“应该?”杨开眉头一跳。

乌邝道:“主身那边的感应,被时空长河隔绝,不怎么清晰,找找看吧。”

杨开无奈,只能四下溜达起来。

他也不知道乌邝到底感应到了什么,但既然是主身那边传来的感应,显然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不过他这样的行为很快引起旁人的警惕。

这里不是什么繁华热闹的地段,鲜少有生面孔会出现,住在这里的街坊邻居彼此间都相熟,一个陌生人闯进来自然会引起关注,尤其是这个陌生人还在不住地四下打量。

杨开只能尽量避开人多的地方。

街角处一颗大榕树下,不少人聚集在这里,趁着月色纳凉。

杨开从旁边走过,似有所感,扭头望去,只见那边纳凉的人群中,一道身影站了起来,冲他招手:“你来了?”

杨开抬眼望去,看清说话之人的面孔,整个人怔在原地。

乌邝的声音也在耳畔边响起,满是不可思议:“居然会是这样!”

“六姑娘,认识这个小伙子?”有上了年纪的老头子饶有兴致地问道。

被唤作六姑娘的女子含笑点头:“是我一个旧识。”

这般说着,她走出人群,径直来到杨开面前,微微颔首示意:“随我来吧,一路辛苦了。”

她身上明明没有半点修为的痕迹,可那清澈如明珠般的眸子却似乎能洞穿世上任何伪装,直视在那伪装下杨开真正的面容。

杨开连忙应道:“好。”

六姑娘便领着他,朝一个方向行去。

待他们走后,榕树下纳凉的人们才陆续开口。

有人叹息道:“六姑娘也是难,年纪已经不小了,却一直没有成家。”

有人接到:“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家大姑娘还拖着一个酱油瓶,怕也找不到婆家。”

“她就是放不下小十一。”有知情人道:“前年不是有人给她说媒嘛,那户人家家境殷实,小伙子长的也不错,还是神教的人,说是只要她将小十一送出去,便明媒正娶了她,可六姑娘不同意啊。”

“小十一也是可怜人,无父无母,是六姑娘在外捡到,一手拉扯大的,他们虽以姐弟相称,可于母子无异,又有哪个做娘的舍得丢掉自己的孩子?”

一阵闲说,众人都是叹息不已,为六姑娘的坎坷而感到惋惜。

“都是墨教害的,这世上不知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若非如此,小十一也不会变成孤儿,六姑娘又何至于蹉跎至今。”

“圣子已经出世,早晚能结束这一场苦难!”

众人的神色顿时虔诚起来,默默祷祝。

杨开跟在那位叫六姑娘的女子身后,一路朝偏僻的位置行去,内心深处一阵惊涛骇浪。

他怎么也没想到,乌邝主身感受到的指引,竟是这么一回事。

“六姑娘……”乌邝的声音在杨开脑海中响起,“是了,她在十人当中排行第六,怪不得会以此自称。”

“那你呢?”杨开好奇问道。

乌邝道:“我是我,噬是噬,噬的话,排行老八。”

“那小十一又是什么情况?”

“我怎么知道?”乌邝回应道:“噬的真灵本就不太完整,我没有继承太完整的东西。”

杨开微微颔首,不再多言。

很快,两人便来到一处简陋的房屋前,虽然简陋,还门前还是用篱笆圈了一个小院子,院中挂着一些晾晒的衣物,有女子的,也有小孩子的。

六姑娘推门而入,杨开紧随其后,四下打量。

屋内布置简陋至极,一如一个正常的贫苦人家。

六姑娘取来油灯点燃了,请杨开落座,昏暗的灯光摇曳起来,她又倒来一杯茶水递给杨开:“寒舍简陋,没什么好招待的。”

杨开起身,接过那杯茶水,这才正色一礼:“晚辈杨开,见过牧前辈!”

是的,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六姑娘,赫然便是牧!

杨开曾经是见过牧的,那是人族大军第一次远征初天大禁的时候,战局崩溃,墨几乎要脱困而出,最终牧留下的后手被激发,所有能量化作一道巨大的凛然不可侵犯的身影,拥抱那墨的海洋,最终让墨陷入了沉睡之中。

当时在战场中的所有人族,都见到了那传说中的女子的模样。

尽管只是惊鸿一瞥,可谁又能够忘怀?

所以当杨开来到这里,被她唤住之后,便第一时间将她认出来了。

她是牧,是十位武祖之一,也是最强的一位武祖。

人族眼下能有如此局面,牧功不可没。

她当年催发的后手还有余韵,隐藏在初天大禁最深处,那是一条横亘在虚空中的巨大的时空长河,让人望而惊叹。

乌邝主身感受到的指引,应该便是牧的指引,只不过因为时空长河的隔绝,主身那边传递来的信息不太清晰,所以跟随在杨开这边的分魂也没搞清楚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只指引杨开来此寻觅,直到见到牧的那一刻,乌邝才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