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九百四十一章 夜袭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https://m.22ff.org

几乎就在左无忧那句话喊出来的瞬间,庄园上空那漆黑的身影隐有所感,霍地扭头朝这个方向望来。

紧接着,他身形晃动朝这边掠来,径直落在了杨开与左无忧面前,行动间悄无声息,犹如鬼魅。

彼此距离不过十丈!

来人定定地望着杨开与左无忧身处的位置,阴暗中的眸子细细打量,稍有疑惑。

雷影的本命神通加持之下,杨开与左无忧也在望着这个人。

只可惜完全看不清面容,此人一身黑袍,黑兜遮面,将所有的一切都笼罩在阴影之下。

此人望了片刻,没有什么发现,这才闪身离去,再次掠至那庄园上空。

没有丝毫犹豫,他挥拳便朝下方轰去,一道道拳影落下,伴随着神游境力量的宣泄,整个庄园在刹那间化作齑粉。

不过他很快便发现了异常,因为感知之中,整个庄园一片死寂,竟是没有半点生机。

他收拳,落下身去查探,一无所获。

少顷,伴随着一声冷哼,他闪身离去。

半个时辰后,在距离庄园百里之外的丛林中,杨开与左无忧的身影忽然显露,这个位置应该足够安全了。

长时间维持雷影的本命神通让杨开消耗不轻,脸色微微有些发白,左无忧虽没有太大消耗,但此刻却像是失了魂似的,双目无神。

局势一如杨开之前所警惕的那样,正在往最坏的方向发展。

杨开恢复了片刻,这才开口问道:“认出是谁了吗?”

左无忧扭头看他一眼,徐徐摇头:“看不清面容,不知是谁,但那等实力……定是某位旗主无疑!”

“那人倒也小心,从始至终没有催动神念。”神念是极为特殊的力量,每个人的神念波动都不相同,方才那人若是催动了神念,左无忧定能识别出来。

可惜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催动神识之力。

“面容,神念可以隐藏,但身形是掩盖不了的,那些旗主你应该见过,只看身形的话,与谁最相似?”杨开又问道。

左无忧想了想道:“八旗之中,离兑两旗旗主是女性,艮字旗子身形肥硕,巽字旗主年事已高,身形佝偻,应该不是他们四位,至于剩下的四位旗主,相差其实不多,如果那人有意掩盖行迹,身形上必然也会有些伪装。”

杨开颔首:“很好,咱们的目标少了一半。”

左无忧涩声道:“但依然难以断定到底是他们中的哪一位。”

杨开道:“凡事必有因,你传讯回来说圣子出世,结果咱们便被人阴谋算计,换个角度想一下,对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对他有什么好处?”

“目的,好处?”左无忧顺着杨开的思路陷入沉思。

杨开问道:“那楚安和不像是已经投靠墨教的样子,在血姬杀他之前,他还叫嚷着要投效呢,若真早就是墨教中人,必不会是那种反应,会不会是某位旗主,已经被墨之力浸染,暗中投靠了墨教。”

“那不可能!”左无忧断然否决,“杨兄有所不知,神教第一代圣女不但传下了关于圣子的谶言,还留下了一道秘术,此秘术没有旁的用途,但在甄别是否被墨之力沾染,驱散墨之力一事上有奇效,教中高层,但凡神游境之上,每次从外归来,都会有圣女施展那秘术进行甄别,这么多年来,教众确实出现过一些墨教安插进来的细作,但神游境这个层次的高层,从来没有出现过问题。”

杨开恍然道:“就是你之前提到过的濯冶清心术?”

之前被楚安和污蔑为墨教细作的时候,左无忧曾言可直面圣女,由圣女施展着濯冶清心术以证清白。

当时杨开没往心里去,可现在看来,这个第一代圣女传下来的濯冶清心术似乎有些玄妙,若真秘术只能甄别人员是否被墨之力侵染倒也没什么,关键它居然能驱散墨之力,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要知道这个时代的人族,所掌控的驱散墨之力的手段,只有净化之光和驱墨丹两种。

“正是此术。”左无忧颔首,“此术乃教中最高机密,唯有历代圣女才有能力施展出来。”

“既不是投靠了墨教,那便是有别的原因了。”杨开细细思索着:“虽不知具体是什么原因,但我的出现,必然是影响了某些人的利益,可我一个无名之辈,怎能影响到那些大人物的利益……唯有圣子之身才能解释了。”

左无忧听明白了,不解道:“可是杨兄,神教圣子早在十年前就已经秘密出世了,此事乃是教中高层尽知的消息,就算我将你的事传回神教,高层也只会以为有人冒充作假,顶多派人将你带回去查询对峙,怎会截留消息,暗中谋杀?”

杨开大有深意地望着他:“你觉得呢?”

左无忧对上他的双眼,内心深处忽然涌出一个让他惊悚的念头,顿时额头见汗:“杨兄你是说……那个圣子是假的?”

“我可没这么说。”

左无忧仿佛没听到,面上一片恍然大悟的神色:“原来如此,若真是这样,那一切都解释通了。早在十年前,便有人安排冒充了圣子,秘而不宣,此事蒙蔽了神教所有高层,得到了他们的认可,让所有人都以为那是真的圣子,但唯有主谋者才知晓,那是个假货。所以当我将你的消息传回神教的时候,才会引来对方的杀机,甚至不惜亲自出手也要将你抹杀!”

言至此处,左无忧忽有些振奋:“杨兄你才是真正的圣子?”

杨开就叹了口气:“我只是想去见一见你们那位圣女,至于别的,没有想法。”

“不,你是圣子,你是第一代圣女谶言中预兆的那个人,绝对是你!”左无忧坚持己见,这般说着,他又急切道:“可有人在神教中安插了假的圣子,竟还蒙蔽了所有高层,此事事关神教根基,必须想办法揭露此事才行。”

“你有证据吗?”杨开望着他。

左无忧摇头。

“没有证据,就算你有机会见到圣女和那些旗主,说出这番话,也没人会相信你的。”

“无论他们信不信,必须得有人让他们警惕此事,旗主们都是老谋深算之辈,只要他们起了疑心,假的终究是假的,早晚会暴露端倪!”他一边自言自语着,来回度步,显得焦虑不安:“可是咱们眼下的处境不妙,已经被那幕后之人盯上了,恐怕想要进城都是奢望。”

“进城不难。”杨开老神在在,“你忘记自己之前都安排过什么了?”

左无忧怔住,这才想起之前召集那些人手,吩咐他们所行之事,顿时恍然:“原来杨兄早有打算。”

此刻他才明白,为何杨开要自己吩咐那些人那么做,看样子早就对眼下的处境有所预料。

“天亮咱们进城,先休息一下吧。”杨开道。

左无忧应了一声:“好。”

夜色笼罩下的晨曦城依然喧闹无比,这是光明神教的总坛所在,是这一方世界最繁华的城池,即便是午夜时分,一条条街道上的行人也依然川流不止。

繁华热闹的掩盖下,一个消息以星火燎原之势在城中散播开来。

圣子已经现世,将于明日入城!

第一代圣女留下的谶言已经流传了无数年了,所有光明神教的教众都在期盼着那个能救世的圣子的到来,结束这一方世界的苦难。

但无数年来,那谶言中的圣子从来出现过,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出现,是不是真的会出现。

直到今夜,当几座茶楼酒肆中开始传出这个消息之后,当即便以难以遏制的速度朝四方扩散。

只半夜功夫,整个晨曦城的人都听到了这个消息。

无数教众欢欣鼓舞,为之振奋。

城池最中心,最大最高的一片建筑群,乃是神教的根基,光明神宫所在。

午夜之后,一位位神游境强者被征集来此,光明神教诸多高层汇聚一堂!

大殿正中,一位蒙着面纱,让人看不清面容,但身形姣好的女子端坐上方,手持一根白玉权杖。

此女正是这一代光明神教的圣女!

圣女之下,乾坤震巽,离坎艮兑八位旗主分列两旁。

旗主之下,便是各旗的护法,长老……

大殿之中林林总总站了一百多号人,俱都是神游境,人虽多,却鸦雀无声。

许久之后,圣女才开口:“消息大家应该都听说了吧?”

众人七嘴八舌地应着:“听说了。”

“这么晚召集大家过来,就是想问问诸位,此事要如何处理!”圣女又道。

一位护法当即出列,激动道:“圣子出世,印合第一代圣女传下的谶言,此乃我神教之福,属下觉得应该立刻安排人手前去接应,免得给墨教宵小可趁之机!”

当即便有一大群人附和,纷纷言道正该如此!

圣女抬手,喧闹的大殿立刻变得安静,她轻启朱唇道:“是这样的,有些事已经秘而不宣多年了,在场中只有八位旗主知晓此机密,也是事关圣子的,诸位先听过,再做打算。”

她这般说着,朝那八位旗主中年纪最大的一位道:“司空旗主,麻烦你给大家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