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只影月下长相回忆
"爱书网"访问地址更换为 https://m.22ff.org

家以后,小影不停得回想着恒佳的一番话。

也许我真的做错了。我是不是应该努力的挽回呢。

小影站在窗沿,看着下面的川流不息的人群。

小影想象着一切的场景:也许他就站在这样的夜里这样的人群因为思念默默看着她,而自己也看到了他,那就会飞奔下去紧紧地抱住他。

也许他正在默默的站在门外,没有按门铃,等着自己心心相通去开门的惊喜。那她就会把他的行李提进门说“回家啦?累了吧?洗个澡吧,水都放好了。”

也许他这几天偷偷去跑云南买小影曾经提到过喜欢缅甸玉心锁,在烟雨迷蒙的云南石板路摔伤了腿在养伤,等着伤好了,回来和小影求婚。

也许,也许他也偷偷去了北京,带了一整包的凉茶去找自己,在偌大的北京城找不到自己,又不肯打电话……因为按照排期,自己正好今天回来。

也许,也许……还有一个也许,他正抱着一个自己这辈子都不想见到的女人,也是这样的夜里,也在这样的城市,也倚在窗沿甜蜜的看着夜景……想不起自己,记不得自己,或者压根无所谓想起没想起,就想以往吃过一个美味的蛋糕或者喝过的某种爽口的咖啡,曾经的某种美好不一定要一辈子相随。

小影忍不住又泪流满面。

他在哪里?他在干么?他是否在她的身旁偷偷想起了我,就想在我身旁时偷偷的想起她一样?

屋里熟悉的一切,很不由自主的想起他,又很害怕的想起他。小影悲哀自己像一个被冷落独守佛灯的后宫嫔妃,不停的通过回忆来维持生命,又害怕回忆带给自己短暂的一瞬间和无止境的痛……

如果每天都这样回忆一点,回忆一滴,是不是最后回忆都用完了?我也死了?